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小说]真相帝养成系统 作者:莫瑜夜OR茗筱(下)

字体:[ ]

 
  
 
    转眼又是一年三九。江云瑟的势力做的很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这皇后的位置坐得稳稳当当。没有什么后位空悬,就算冷昱再怀念那个人,他也有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就像皇上的妃子纳了一批又一批,却从来没碰过,江云瑟真应了云清河的吉言生了一对龙凤胎,她和冷昱的关系却依旧是那样虚情假意,却看似琴瑟和鸣。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他们都活着,活得那样好。
 
    正如世上那么多的痴情只为无情苦,却没几个人真正殉情。人生就是这样,总不能为谁的消亡放弃自己的生活,无论怎样,终归要活下去。谁都没有退路,这条路只能往前走,就连回头都不肯。
 
    后来的某一夜她登上才修好的观星楼,燕京风景尽收眼底。今晚阴云遮月,她心里没有来由的发闷,莫名地想喊一声,又像个孩子一样茫然无措地呆呆坐下,把脸埋在膝盖里。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喊什么好,就算喊,她也喊不出什么名堂。
 
    猛然瞥见当今圣上也和她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两个人格外心有灵犀地傻愣愣抬起头来盯着对方,颇为搞笑。然后对面的装逼犯站起来抚了抚黄袍上的灰尘,盯着外面的漆黑一片,忽然说了一句话:“高处不胜寒。”
 
    “那人”这个词,也不过只是一个代词。它通常代表某个说出来就会让人或恐惧或愤怒或悲伤的词,因为害怕失态,所以只能用这个代词来代替那个可能他们一生都不再敢说出来了的名字。
 
    这两个叱咤风云的人像两个傻小孩一样在风那么大那么冷的楼顶坐到半夜,第二天全部得了风寒。江云瑟烧的比冷昱糊涂,午夜梦回突然惊醒,吵闹着要去看梨花,太医哭笑不得地上报,冷昱头上蒙了冰袋也是形象全无,听到江云瑟的要求同样不由得失笑。
 
    风陌无言花易落,放灯河上,情至荼蘼,生死苍茫。那年春日梨花纷飞,轻云成片,坠成今日燕京城大雪。他来时无人知晓,走时排场倒是够大,送葬的路上尽是梨花,恰如今日这漫天白雪,四散飘摇,不知归处。
 
    作者有话要说:
 
    “那人”这个词,也不过只是一个代词。它通常代表某个说出来就会让人或恐惧或愤怒或悲伤的词,因为害怕失态,所以只能用这个代词来代替那个可能他们一生都不再敢说出来了的名字。
 
    
 
    第107章 十五世界
 
    
 
    很多年后,江南春早,烟云浮沉,归于聚拢。这条长街里安静得像每一个江南小镇一样,小男孩的身影突然显现在长街尽头。男孩身着白衣,神色困惑迷茫。看上去风韵仍存的妇人拄着拐杖从街的那一边走过来,动作利落地蹲在他身前。
 
    那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妇人摘下发间梨花,她有一头极好的长发,只是尽为雪白,分不清是梨花还是华发。她身形也很是窈窕,并不佝偻,如果从头以下看,真看不出她如今的年岁。只是满脸细小皱纹里尽是沧桑,而声音也苍老沙哑得不成样子:“阿囝,你叫什么名字?”
 
    “黎莫归。我是孤儿。”小童仍旧垂着头,低低的应了一声,继续摆弄手里的莲子。又等了一会,见妇人不回话,他的唇角隐隐勾了勾,拽着妇人的袖子将她的注意力转移过来,开口问道:“阿婆,这里是什么地方?”
 
    “啊,清河长街。这里是清河长街。”妇人似是才反应过来一般,带着些歉意回答道。她很轻松地便将身量极轻的小童抱了起来,让他和她对视。小童很乖,并未挣扎,只是仍旧低着头不肯抬起来。
 
    于是那老妇人便笑着夸赞道:“黎莫归吗…黎莫归,离莫归。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我叫江惜若,阿囝叫我阿娘就好。”“嗯。”黎莫归很乖的点点头,甚至没有计较面前这个奇怪的妇人乱认娘亲的行为,他只不过伸出手,将一直在把玩的莲子递给她,“阿娘,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
 
    她的神色间闪过一丝惊讶:“这是…红莲的莲子?”“嗯。”莫归仍旧用单音节回答她的问题。
 
    惜若轻轻地笑,像是突发奇想一般,询问他:“唔…阿囝,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好啊。”莫归欣然应允,竟然半分怀疑防范也无。两人笑语晏晏地往巷子深处走,云枫就站在一个死角里,笑容半是苦涩半是温柔。
 
    恰是早春。枝头梨花盛绽,莹莹如玉,清风拂来,花枝轻颤,花瓣悠然飞落,偶有几片想要停留在他飘飘衣袂之上。那白衣人没有侧身,花瓣透过他宛如实体的身影,簌簌坠落,重归于土。
 
    而今再没有苍茫大雪北国风光,只有江惜若与黎莫归,只有江南吴侬软语。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黎莫归与江惜若共同生活了十七年,江惜若死之时,黎莫归进京赶考不过半天。她恍惚间似乎看见当年那青年站在这长街里的某一处,噙着笑看向她,然后轻声说,“惜若,我等了你十七年。你看看那池里再走,如此可好?”
 
    她混沌之中将轻飘飘的身体拉向池边,不出意料的看到她洒在池中未曾发芽的红莲,一夜之间发芽生叶开花结果,池里尽是红莲升腾如火,十七年间沉眠在地下的蝉刚刚破茧,清脆地发出今年夏天的第一声蝉鸣。
 
    夹竹桃盛开的时节,莫锦瑟饶有兴致地坚持穿着戏服坐二十个小时的火车去浙北某个叫桃源村的地方取景COS,也不知道她COS的是谁。只是向来以面瘫著称面瘫为外号面瘫为标签的某人很少能像这样热衷于一件事,大家便也由着她了。
 
    其实刚来到这个小镇上的时候她就想说,这地方她莫名其妙的熟悉。她知道左拐是一条小巷,抄近路可以快速抵达某座桥,上了这个桥右拐第三个门没有落锁,前院里种满梨花,院子后面是一片池塘,如今也过了千年了不知道那红莲还开的好不好。
 
    当她真的看到那片含苞待放的红莲的时候,面部表情已经彻底瘫痪了。
 
    朔北江南,寒来暑往。天空飘着细密的雨丝,她浑浑噩噩地往来时的桥上走,桥下河水波光粼粼,人为饲养的锦鲤惬意的跃出水面又重新落入水中,将同伴灿烂的剪影破碎成一片金光。
 
    一把油纸伞撑在她头上,挡住细密的雨丝。她逆光望去,看见个笑盈盈的青年,那青年徐徐一笑,身上也穿着白色的戏服,扮得似是小生,他笑起来的一瞬间似是风华霁月。两人目光触及,莫锦瑟看到的,是格外熟悉的温柔。
 
    同行的基友们说,他叫林昔辞。
 
    她有心结识奈何有缘无分,于是两人的故事也就只能定格在当日纷飞的细雨里。“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她记得是晏几道的词,说不出名头来,不算著名,她却格外喜欢。
 
    后来那COS就被她自顾自命名为了临江仙,虽然没有什么江也没什么仙。
 
    那许久过去,日子一天天的流逝,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而昨日种种,就像那天滴入荷塘里的雨,惊起荷香半塘,然后重归于寂,余香飘渺之后,再无半点痕迹。
 
    “诶?林哥,你这手上的漆红金线镯成色不错,哪儿整的?”
 
    他眯了眯眼,笑容惬意:“秘密。”
 
    此时正值江南夏末,阳光出奇的好,凉风吹拂在清河长街某户人家的屋檐上。
 
    一条崭新的红线随风飘起,在青瓦白墙的衬托下倒显得醒目极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铃铛声格外空灵清脆。
 
    作者有话要说:
 
    此章节不科学,此章节作者脑洞太大…OTZ十六世界
 
    
 
    第108章 十六世界
 
    
 
    凌零
 
    〔〕胤
 
    『』云枫
 
    “ ”正常对话
 
    ——————————————————
 
    天刚破晓,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
 
    【早上好】
 
    『……好』明显呆愣了一下,云枫有些惊讶,因为按常理来说系统这朵奇葩是不会那么乖巧的问好的,除非……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额……好消息』果然,做贼心虚的系统x1!
 
    【上个世界你完成的不错,所以这次的世界会简单不少】『那……坏消息呢』
 
    【既然简单那我就要去休假了所以胤会再一次引导你啦啦啦啦啦啦】这种心虚卖萌的系统音要不要那么扯!
 
    『不要!我才不要这个二货系统呢』
 
    〔由不得你〕浓浓的怨念黑烟冒出……
 
    『咿~突然间冒出来要吓死人啊』被吓了一大跳的云枫没好气的骂道。
 
    【哈哈哈哈哈哈云枫要和胤相亲相爱啊我先走啦】『凌零酷爱给我回来!』
 
    ……于是到最后场面就变成了这样
 
    〔你很不想我来引导你嘛〕好浓重的怨气啊……
 
    『呵呵呵呵哪有我很期待呀你没看到我都笑得那么开心吖』云枫你笑的好牵强我就不说些什么了……
 
    〔你就那么想要和凌零在一起吗?〕
 
    『哪有我最讨厌那个系统音了』(作者:……那你这种傲娇风是怎么回事←_←)
 
    〔呵呵呵呵,我不跟你废话了!就开始我们在一次旅行吧~因为我生气了所以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任务是什么只有你遇到那个人我才会告诉你这个任务的233333〕『别呀我错了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