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倚天屠龙记同人]倚天歪传之画意 作者:灵芙素手

字体:[ ]

 
    《倚天歪传之画意》灵芙素手
 
文案
赵敏×周芷若
觉得敏敏比较攻
有极少部分涉及“射雕三部曲”前两部的内容
按着自己性子写的
剧情参照了原著和03版电视剧,还有原创,可能写到哪算哪了,尽量不出纰漏
初次写文,可能会有用词错误和语法错误,还望海涵。
【画意】的来源是:敏敏:mean-意;芷若:draw-画
就这样音译+意译,我觉得非常的妙
 
内容标签:武侠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敏,周芷若 ┃ 配角:张无忌等倚天人物 ┃ 其它:百合大法好
    
 
    第1章 第一章
 
    
 
    自南宋末年郭靖夫妇及其独子破虏一同殉襄阳城以来,蒙古大军南下进攻南宋之势就像驰骋在大草原上的野马一般迅猛。1276年,元军占领临安,三年后,元军在崖山一役中消灭南宋流亡政权,南宋灭亡。
 
    元统治者将全国人民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等级为蒙古人,即“国族”,享有特权;第二等级为色目人,乃原西夏人和吐蕃、畏兀儿等族人以及来华的中亚、西亚、欧洲人,其地位待遇仅次于蒙古人;第三等级为汉人,是原金政权统治下的女真、契丹和汉族人;第四等级为南人,是原南宋统治下的汉族及其他各族人,身份地位最卑贱。此举让百姓很是不满,社会矛盾异常激烈,但吃亏的总是南人,武林中人多是以前帮助过郭靖大侠力守襄阳的好汉子孙,对鞑子胡闹的统治非常不满。但自新老五绝先后逝世、郭靖夫妇殉城以来,武林中如九阴真经、蛤蟆功、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落英神剑掌、一阳指等高深武功几乎都已失传,即便有传下来的,也都被些乱七八糟的阿猫阿狗(像什么武青婴、朱长龄这等宵小之辈)学去了,威力当然是大不如前,整个武林的总体水平下降,而且分帮立派,与朝廷对抗的实力却是极低。越是斗不过,对鞑子就越是痛恨。而统治阶级作威作福,经常看到一些不济的武林人士像表演节目一样自取其辱,生活煞是快活。
 
    汝阳王察罕特穆尔育有一女,敏敏特穆尔,和一子库库特穆尔,汝阳王屡立战功,当然虎父无犬女,敏敏给自己取了个汉人名字——赵敏(不知道为什么她给自己的姓是南宋统治者的姓),赵敏时常女扮男装出外替父亲办事,人人都赞其足智多谋,天下无双,倒似占了南宋末年黄蓉女侠七八分智慧;妹妹聪明机智,可这哥哥的资质么,倒是平常得紧,不但给自己起了个不伦不类的汉名——王保保,而且也没有立过什么值得一提的功。
 
    郭黄的二女儿郭襄创立了峨嵋派,现已传至第三代——灭绝师太,这老尼虽然固执,但也想明白了“团结就是力量”这个道理,决定联合六大派围攻光明顶,要铲除魔教。明教也是可怜,不但受朝廷敌视,还遭武林各派排挤。
 
    这灭绝老尼有个美若天仙的女弟子——周芷若,秀若兰芝,温婉斯文,深得灭绝喜欢,但也因此受到某些同门弟子的嫉妒和排挤。芷若年方十八,已颇有当初古墓传人小龙女的清冷绝俗和秀丽,峨嵋派一路走着,一路都有不少老的少的男人盯着周芷若看,这些眼光当真令人讨厌。
 
    周芷若一路皱着眉,一路略微摇头晃脑的躲避那些猥琐的目光。要知道,缘分天注定。周芷若在某一次头那么一摇,非常巧的瞧见了一个人。那人身着淡鹅黄色衣衫,手执一把精致玉扇,一根淡蓝束发扎出一个精神饱满的额头,周芷若不远不近的觉着这位公子相貌真是好看,女儿家总有这点心思,何况那位公子也没有在看自己,于是周芷若便悄悄的看了他几秒,才跟着师姐们离去。
 
    那执扇男子正是赵敏,着了男装出来打探六大派的消息,虽然看似在把玩路边小摊的玩意,实则余光已看到刚才峨嵋几个弟子经过,当然,也看到了那个悄悄瞧了自己一小会的青衫女子。适才用余光,只觉得不近不远处开了一朵兰花,虽不见那人面貌,但那人真有一种兰芝的气质。赵敏想看看那朵“兰花”长什么样,于是跟着峨嵋几个人进了一家客栈。峨嵋出战的人不少,但整体行动多有不便,也招人耳目,因此化整为零,周芷若只跟着两个师姐同行。此时周芷若正在楼上跟小二交代住宿事宜,哪知她的“缘分”已到了楼下。“你们是峨嵋派的么?”赵敏一甩手,打开了扇子摇了摇,好一个潇洒俊俏的人儿!两个峨嵋弟子毕竟看的男人少,也被惊到了,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是,敢问阁下……”赵敏在带头那人说“是”的时候眼睛已经瞄到两人的衣衫,并无一人是青衫,当下有些不满,她在哪儿?哼,看我把她吓出来。“啪——嗒嗒——”赵敏竟与那两人动起手来,那两个峨嵋弟子反应迟钝,等她们反应过来,已经各自挨了一下,双剑出鞘。听得楼下有打斗声,周芷若立即提剑从二楼往楼下大厅跳下去。赵敏究是玩心甚重,打得开心,敌人又很渣,一脚踢飞一个,当真有趣得紧。突然楼上又飞来一个人,准备直接把她踢到边上,目光一转,啊!青色衣服!好像就是她!对,就是她!刚才的感觉也是这样的。赵敏立马收腿,但周芷若的剑没有犹豫,赵敏努力躲掉,还是划破了衣衫。“你是谁?干么打伤我师姐?”周芷若嗔道。“好可爱的姑娘,在下——”赵敏想着不能说真名,(其时各个民族和国度混杂,语言也是如满天星斗)赵敏平日与人打交道,不但精通汉语,还学了些洋文)嗯,赵敏,敏念作mean,“在下赵意,适才这两位姐姐盯着我看,让我很是不舒服,这次动起手来,失礼了。敢问姑娘芳名。”赵敏作了一个揖,显得彬彬有礼,同时并不十分刻意地打量起周芷若来,只觉得她好看极了。周芷若发现是先前自己留意过一小片刻的人,想不到这么一个俊俏的公子哥竟然如此任性野蛮,但此刻不失礼数,倒是好生奇怪,只好回礼:“峨嵋派,周芷若。”嗯,周芷若,好名字,“果真是人如其名啊,姑娘美貌,世所罕见,连我见了,也欢喜得紧呢。我还有事,先走了。告辞!”说完,又看了周芷若两眼,两只眼睛把周芷若脸都烫红了。看着他离去,也不再说什么,只觉得哪里怪怪的,似是庆幸他走了,又似是不舍。
 
    
 
    第2章 第二章
 
    
 
    周芷若看到刚才被赵敏踢飞的两个师姐,连忙上前搀扶,那个早年被人称作“毒手无盐”的丁敏君一把抓住周芷若,急得直喊:“芷若!快!别让他跑了,你去把他抓回来!臭小子,敢踢我!”丁敏君说话做事向来不经过大脑思考,她现在只是满腔怒火不甘,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踢飞,这人可丢大了。她哪里想到周芷若怎么可能打得赢刚才那个叫赵意的。周芷若也不敢拒绝,只好施展轻功追了出去。看到赵意背影,周芷若脚步慢下来,开始犹豫,不敢继续上前,一方面知道自己打不过那个任性蛮横的人,心里有点怕;另一方面是女儿家羞涩腼腆的性格,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一个俏公子止步。犹豫再三,还是回到了客栈。
 
    “怎么,你没追到他吗?”丁敏君一看到周芷若进门就问。“嗯……我出去后怎么都找不到他。何况……何况就算找到了,在街上跟一个男的莫名其妙的打起来也太不得体了……”周芷若有点心虚。“哼,芷若,你莫不是看上那小子了吧?不管师姐了,啊?”丁敏君又是不满。“师姐,你别胡说八道,咱们峨嵋派修行讲究的是清心寡欲,我怎么会看上这种……这种富家子弟……”周芷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越说越觉得心虚。我又不喜欢他,怎么说话不是理直气壮地一口气说完?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腾,掌柜的害怕那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公子爷要回来找麻烦,为免受池鱼之灾,就婉言让周芷若她们去找别家客栈落脚了。
 
    而赵敏刚才已经看出来峨嵋派化整为零于光明顶会合的计划,早就听说峨嵋派有把倚天剑,可惜在灭绝老尼手里,眼下峨嵋派人手分散,趁现在抢来倒是个好机会。可是魔教纵使四分五裂,教中仍然高手如云,是让这老尼仗着兵刃之利帮自己多灭掉几个魔教人物,顺便看看这倚天剑有何了不起之处呢,还是趁现在抢过来?嗯,他们拼斗完后,必定两败俱伤,到时候再抢也未尝不可。赵敏一个心上生了六七八个窍,一件事总喜欢详细思量。这么想着,对那倚天剑越发感兴趣。
 
    此刻蛛儿正拉着曾阿牛找客栈落脚。周芷若一行人找了另一家客栈,正要出去添办些物事。缘分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刚要出门,就看到赵意经过门外,此时丁敏君已经好多了,本来伤的也不重,只是咽不下那口气。这会儿一看到门外的赵意,就怒火中烧,拽着周芷若就出门,可一出门就撞上了蛛儿。蛛儿拉着架子上的曾阿牛走了好几天,早就累得不行,现在又被人一撞,丁敏君嫌蛛儿碍事,蛛儿恼她无礼,两人就起了冲突。丁敏君一剑刺出,蛛儿侧身一避,出手迅捷,捏住了丁敏君的手腕,暗暗施出了千蛛万毒手,丁敏君连忙运劲甩开蛛儿。蛛儿出手成功,心中偷乐,但装作被打倒在地,心有不甘地瞪着丁敏君。丁敏君不但不道歉,还骂:“看什么看,丑八怪!好狗不挡道,走开!”周芷若被丁敏君拽了出去,只是匆匆对蛛儿和架子上的那人道了声:“对不起,我师姐她……”话都没说完,人已经走掉了。曾阿牛被周芷若的美貌惊呆了,一时看得出神,结果被蛛儿扇了一巴掌。
 
    刚才蛛儿和丁敏君动手,赵敏就看出来,蛛儿相貌丑陋并不是天生的,脸丑得这么不自然,一定是练了什么邪功、毒功,而且突然的落败也是故意的,看来那个周芷若的泼妇师姐这下有得苦咯。咦,怎么我想的是“那个周芷若的”泼妇师姐?
 
    “站住!臭小子,说话颠三倒四的,干么无缘无故踢飞我?我又没有盯着你看,你怎么这般不讲道理?”丁敏君喝住了赵敏。“丁师姐……我们人少,而且还有要事,别惹事端……”周芷若劝了起来,但是软软的,一点劝说的效果都没有。赵敏转过身来,看到丁敏君和周芷若,又是厌恶又是有点小小的欣喜。她也来了呀。第一印象总是重要的,赵敏对丁敏君印象极差,就是一个长得难看还总是欺压同门师妹的泼妇,而这个周姑娘么,嘿嘿,可是可爱的紧,不知是她好看一些呢,还是自己好看一些。看这泼妇对周姑娘呼来喝去的,可要好好损她一番。赵敏说道:“噢?周芷若,怎么,只分开一会儿你就想我啦?”赵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好好的一个姑娘家怎么对别的姑娘油嘴滑舌了起来。“你!望公子自重。”周芷若实在不想起冲突,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人的胡说八道竟然并不十分气恼,甚至,好像自己确实有点想他。周芷若立时心中羞涩起来,脸上泛着桃花红。赵敏瞥了一眼面如桃花的周芷若,心中一动,随即对丁敏君不冷不热地道:“你姓丁?长那么丑,莫非是叫丁丑?哈哈。”丁敏君听了这话,又羞又气。因她生辰八字中带有“丁丑”二字,而且姓丁,她爹娘怀着“女孩贱名好养活”的心态就给她取名“丁丑”,后来因缘际会进了峨嵋派,掌门觉得这名字着实不雅,才给她换了个名字,此后就一直唤作丁敏君。如今这个贱名竟被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子叫了出来,又惊又怒,气得一张脸涨成了猪肝也似的紫酱色,拔剑就往赵敏刺去:“你胡说什么!”赵敏一闪,退开了,潇洒地打开折扇摇了摇,转身离去:“我不跟丑人过招,再说,我也不趁人之危,周姑娘,你还是赶紧找人来救救你这位丁丑师姐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丁敏君忙提气上前追去,这一提气,就催动了体内千蛛万毒手的毒素,一只右手手掌胀得似一只猪蹄一般,又气又晕,身子再也支撑不住,就要往下倒去,还好周芷若扶住了她。“师姐,我们先走吧。”周芷若扶着丁敏君回到客栈,一路上都在想着赵敏那句“我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这次围攻光明顶,搞不好自己就死了,也不知是不是能后会有期。想到此处,周芷若心里一酸,但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天哪,我……我怎么如此牵挂那个赵意?我……我喜欢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