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扶棣+番外 作者:萍翳

字体:[ ]

 
 
《扶棣》作者:萍翳
 
    文案:
 
    百工之人系列之二【巫。一念楼】
 
    温柔木讷师兄*聪明伶俐师弟
 
    排雷:装神弄鬼,慢热,配角多,佛道巫蛊法器法术等不可考,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灵异神怪 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搜索关键字:主角:狄良,唐笙 ┃ 配角:卫珠庭,沈容,邱盈,尹子骏,华妍,褚霖,陈玉玲,商小武,李昭昭 ┃ 其它:一棵哀怨
 
    第1章 一
 
    
 
    (一)
 
    狄良环抱着刀,已在门外站了半个时辰。
 
    佣人仆妇,丫头小厮,对面廊下三两作堆,指指点点,塌眉皱腮。几个丫头装作无心,拿手绢捂着嘴咬耳朵,偷偷飞他一两眼。
 
    狄良轻咳一声,抱着刀,动也没动。
 
    又过了一刻钟,镂花格子门一开,廊下坐着的全都站了起来。
 
    狄良道:“妍姐,怎样?”
 
    出来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圆脸大眼,素襦绛裙,系一条红花顶巾,也袖着刀。正是腊月里,额上却挂着些许汗,脸带红晕,道:“不成,换你去。”
 
    狄良吃惊道:“怎么?”
 
    华妍怒道:“他不与我说话,嫌我是女人!”
 
    狄良道:“她难道不是女人?”
 
    华妍揪了他后领就往屋里推:“他要喜欢女人,何必找上个女人?”
 
    九天神雷咵嚓一声,对面众人登时外焦里嫩。一个嬷嬷反应快些,大呼:“哎哎!姑娘的闺房,这位坛保进不得呀!”
 
    华妍一眼瞪回去,道:“想要姑娘便等着!这会儿里头那个可不是你家姑娘!”
 
    对面不敢做声了,华妍一手把垂死挣扎的狄良扔进屋里,“砰”地关上了门。
 
    华妍在前面慢慢地走,拿着一幅纸儿,边读边笑。
 
    狄良在后面慢慢地跟,单手拎着包袱,僵着脸,道:“妍姐,你看得懂么?”
 
    “哈哈哈哈……”华妍甩手将纸条抛回给他,把脸一抹,故意道,“看不懂,回家去问大姐姐。哈哈哈哈……”
 
    狄良将纸折了,收进怀里,苦笑道:“这样稀罕事,第一次遇见。”
 
    华妍笑道:“进去半日,还与你诉了什么衷肠,讲来听听?”
 
    狄良道:“姐,莫取笑了……”
 
    话未说完,一物咻然破空,迎面飞来。狄良劈手一接,是个干柳条儿编的小篓,里面兜着几颗石子。
 
    华妍抬眼一望,朝着道旁一株大柏树笑道:“小唐下来!今儿没事了!”
 
    “哗”地一声,一人从树上倒挂下来,扭身勾着树枝一荡,单膝落地,将背后缚着的箭囊一扶,笑嘻嘻地道:“我也要听。”
 
    华妍道:“耳朵好尖,你叫二哥来,一块儿听。”
 
    狄良老实,知道不过是打趣,也笑着摇了摇头。
 
    唐笙点点头,摘了身上长弓,摸出一支短箭,朝东边天上开了。那弓遍体朱红流黯,非木非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那箭却打着旋子,连声唿哨,是支响箭。
 
    唐笙复又背了弓,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和柏叶,道:“今儿省事,是个什么?”。他戴着皮护指,麻葛包头,一身短褐,扎着宽腰封,干净利落,如个小猎户一般。狄良和华妍却皆是素袄红罗,巾履光鲜。
 
    “被你算到了,就是,”华妍伸手拎了狄良的手,将方才他接中的那物摆了摆,“这个。”
 
    唐笙故意一挑眉:“石头?”
 
    华妍道:“外面包的。”
 
    唐笙呵着手道:“大冷天的,毛都冻断了。还要出来作怪,你们可看清楚了,头上剩几片叶子?”
 
    两人都被他逗乐了。华妍道:“天冷,心热,还留了首情诗与你三哥。”
 
    唐笙大奇:“哎哎哎?”
 
    狄良未料到又绕回到自己身上,只得道:“回头给你们说。”
 
    唐笙道:“情诗在哪里?先拿我看看。”伸手去掏他怀里。狄良作势要打他,两人闹成一团。
 
    华妍却在旁笑着唤道:“尹哥。”
 
    说话间又来一人,二十七八年纪,身材颇高大,也着褐衣,平眉鹤目,气色和善,道:“这么高兴?可都还顺?”
 
    唐笙放了手,狄良一巴掌本要拍到他头上,硬生生收住了,道:“是个柳树。”
 
    尹子骏道:“柳树?为何寻上了陶家那女孩儿?”
 
    华妍道:“他家女孩儿醒来说,是月中看太常寺打野胡,见了个俊俏郎君……”
 
    狄良奇道:“她还说了这个?”
 
    华妍白他一眼:“这种事,和爹娘自是说不出口,更不要说给你们男人听。”又道,“谁知竟不是要勾搭她,是附了她的身子,想等上元节,再去寻些……男人。”
 
    尹子骏也奇道:“还有这种事?”
 
    唐笙道:“怎么盘出来的?三哥使美男计?”
 
    狄良刚才收住的一巴掌“啪”地拍在他头上。
 
    华妍掩口笑道:“我进去时,哪里像个女孩儿,叉着腿坐在那里,架子好大。认出了刀,虽是怕,却死活不睬我,道女人懂些什么。我恼了,就……就着老三进去和他计较。”
 
    唐笙道:“果然还是美男计,三哥你说的什么?”
 
    狄良不理他,对尹子骏道:“自然是先礼后兵,先道人家姑娘是老实人,既没有害人的心,我们也不为难他,何苦图一时快活,坏了人家的名声。”
 
    唐笙装模作样闭目道:“阿弥陀佛。”说话间却偷睁了一只眼,挑眉看他。
 
    尹子骏道:“若听得进去,是不用为难他。难怪今日消停。”
 
    狄良道:“一开始也不听,淌眼抹泪地念叨,我半天才听懂,想等上元节,去寻甚么人。我攥着刀,就不敢松手。好容易说完了,又找笔留了字,才走。”
 
    唐笙道:“对了,情诗情诗!”
 
    狄良被他闹得没法,怀里掏了那纸,道:“在这里了。”
 
    吴王山上无人处,几度临风学舞腰。
 
    如线如丝正牵恨,王孙归路一何遥。
 
    唐笙咂舌道:“字儿不错,还是个读过书的。”
 
    尹子骏看了,只觉若不论男女,倒也司空见惯,叹道:“看着也苦,让他走了就是了。你们和陶家如何说的?”
 
    华妍道:“只说是打野胡那天撞了东西,眼下走了,人也醒转了。没多说。”
 
    尹子骏点头,又问:“给了多少?”
 
    狄良道:“一锭差不多五两,还有一吊钱,一坛酒,道给外头的。”
 
    唐笙笑道:“倒懂规矩,是常撞东西罢。”
 
    坛保入宅,外头往往布置法阵合围,怕万一是邪祟,走脱了拦不住。是故这日狄良和华妍进了陶家,唐笙和尹子骏一东一西,在外守着。
 
    尹子骏本来和善,看他神色,如长兄宠幼弟一般,道:“今日不错,也都累了,天还亮些,赶紧回去歇着罢。”
 
    唐笙道:“我们都平常,就三哥使计,劳累了。”
 
    狄良:“……”
 
    日头已经开始西斜,四人却是在向城外走,影子一个拖一个摊在地上。
 
    尹子骏领先,华妍落后半步,和他低声说着什么。狄良和唐笙在后面并肩慢慢地走,两人年纪相若,狄良高大沉稳些,却不如唐笙英气。而唐笙若不开口,一双眼睛乌溜溜地看人,只是个俊秀少年,古灵精怪肚子里藏好了,一丝风儿不露。
 
    单看神气,四人便如寻常人家兄妹姐弟一般,而除却衣裳,还有一样不寻常——
 
    四人腰间都仗一柄横刀,不足三尺,一样的形制,云纹柄首月牙挡,乌木鞘颇磨损了些,隐隐透着一层暗沉沉的光。
 
    二门廊下本倚着个长身少年,见四人入得外院来,一骨碌翻下,道:“哥哥辛苦了。”
 
    这是个精乖的,说着便去接狄良手中那包袱。众人一路穿堂,各自摘刀除箭。才进正厅里,尹子骏先觉出不对,道:“阿霖,盈姐呢?”
 
    褚霖应道:“今早你们出门不久,西城地保来说,西市骑楼角儿上见了东西,大姐姐带着小武和玉玲去了。让我告二哥,不是个事,不用担心。”
 
    尹子骏点头道:“好,那你们歇着,我去点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