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足坛]橙子和陈皮 作者:EmberCelica

字体:[ ]

 
 
文案
一只已经变成陈皮的老橙子重生到平行世界,捡漏捡成世界冠军,和上辈子“既生瑜何生亮”的队友过上画风迥异的幸福生活。
 
除了新月之外的每天晚上,克拉斯有两个小时变成兔子,大概是他重活一次最大的变数。
克拉斯这辈子只有三个愿望:踢主力、没伤病、拿冠军。
至于上辈子国家队的那位队长,他真没多想。
现实却跟他开了个玩笑,他们这辈子注定要纠缠不清。
 
CP:罗宾.范佩西x克拉斯.扬.亨特拉尔
 
【注】
魔幻CP,平行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亨特拉尔,范佩西 ┃ 配角: ┃ 其它:橙衣军团
 
 
 
 
  ☆、傻白从来不甜
 
  ·2014年6月
  “比起三中卫和四后卫的争议,我还是更在乎是不是双前锋。”
  赛前发布会上,面对记者关于荷兰队主帅范加尔选用阵型的问题,荷兰前锋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在更衣室里留意发布会情况,随时准备出场接受采访的范加尔,面无表情地摸出小本子,默默勾出首发十一人,笔尖自动从Klaas上略了过去。
  可惜还在严肃认真进行发布会的亨特拉尔浑然未觉自己已经捅了篓子。
  等发布会结束,荷兰队出席的一行人回到酒店,亨特拉尔回到房间,没有看到他队长兼室友的身影。
  罗宾大概是去找阿尔扬了,没办法,谁让他们总是混一块儿。亨特拉尔这么想着,准备脱衣服去洗澡。
  哪想他刚刚脱掉T恤,房门传来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罗宾……”还没等他来得及把话说完,一具再熟悉的不过的身体几乎贴上他的后背,这让亨特拉尔的声音瞬间卡壳,后面的话愣是没有说出来。
  “克拉斯,我觉得有个问题我们必须得谈谈。”范佩西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本来只是发愣的亨特拉尔头皮发麻。
  他转过身来,对上范佩西的目光,他以猎人的名义发誓,现在的罗宾看上去比当初他们吵架要分手的时候更可怕。
  是的,他,克拉斯·扬·亨特拉尔和罗宾·范佩西是恋人关系。
  这大概是除了他始终为阿贾克斯效力之外,重生以来最大的转变。
  “战术是教练来选择,我们球员则需要去实现他的战术,你知道那番话会造成什么影响吗?如果媒体刻意曲解,也许就是球员质疑主帅的战术,或者暗示教练应该按你的意思排兵布阵。我们荷兰的更衣室,在大的赛事里往往不像表面的那么和谐,这点我以为你六年前就应该看得出来。”
  “罗宾,你的想法会不会太阴谋论了?”我只是希望能和你一起首发,这句亨特拉尔说在心里,他烦躁地挠了挠头,“我们到了这里,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指责我,真是够了。好吧,我会去找教练解释,谁让他已经跟曼联签约了呢。”
  亨特拉尔本来就心直口快的一人,心里有点什么事根本藏不住,最后一句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去,没办法收回,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范佩西摔门离开,走之前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嘿,看看,这就是你交往了那么多年的男朋友,克拉斯你白白活过一辈子,当年到底什么眼光。
  自带“转身就忘”属性的亨特拉尔自嘲之后往浴室走去,刚碰到门把手,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晃,哪里还有人的影子?
  只见浴室门前,一坨毛球从橙色的T恤中冒出头来。
  摔门而出的范佩西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他有点好笑自己刚刚的愤怒,对着的是那个人啊,那个说话不走心、就算捅了大篓子还是傻里傻气完全不知道闯祸的亨特拉尔,就算有一天他被气死了,那人也不会明白为什么吧。
  这么想着,荷兰队长折返脚步,刚打开门,就看到房间里趴在自己床上的那坨毛球。
  看了一眼浴室门前留下的衣物,和还没打开的门,范佩西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克拉斯,你澡还没洗吧?”
  于是某只变成兔子的家伙就被拎着后颈提进了浴室。
  本来被放到浴缸边上,乖乖坐着毛球,终于在看见他的队长脱掉自己衣服的时候,猛地起身,没想到脚下一滑,反倒掉进了没有装水的浴缸里。
  范佩西除掉自己的衣物,回过头瞥了一眼挣扎着要从浴缸里爬出来的兔子,凉凉地说道:“你放心吧,我还没有饥渴到对着一只兔子也能发情。”说着,从浴缸里把挣扎的兔子捞出起来,打开花洒试了试水温,取了沐浴露给这只黑白色的毛球洗澡。
  当修长的手指揉到胸口那片黑色绒毛,范佩西明显感觉到手下的兔身变得僵硬,他不动声色地把泡沫冲干净,然后拍了一把兔子的屁股,将其搁到柔软的浴巾上。
  正要转过身给自己洗澡的范佩西盯着那坨用屁股对着他,明显还处在僵硬中的毛球,嗤笑道:“克拉斯,都三十岁的人了,你怎么还那么纯情?”
  被嘲讽了!他又被嘲讽了!
  在浴巾上打了个滚,把自己裹起来的亨特拉尔转过身,破罐子破摔地看起了眼前这个人洗澡。
  你不是说老子纯情吗!老子就看你洗澡,把你看光光!
  “……”结果克拉斯·扬·纯情少年·亨特拉尔还是在一览无余恋人的身体后,不争气地脸红了。
  荷兰队长发出会心一击:“得了吧,克拉斯,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摸过?”
  亨特拉尔,完败。
  两个小时后,看着解除变身已经熟睡的亨特拉尔霸占掉自己的半张床,范佩西给他拉好被子,自己则躺到另一张空床上。
  正如前一天范佩西担心的那样,第二天的赛前首发用的是单箭头。
  听完名单,他第一时间去找他那位傻白的男朋友,却发现更衣室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影子。
  克拉斯会不会难过?走在球员通道里,荷兰队长一边跟他的队副交谈,心里有些放心不下不知跑到哪儿去的亨特拉尔。
  等他走出通道,看到在他们一号门将西莱森身边蹦跶的人,范佩西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他怎么可以忘记那个家伙的天然程度!
  “罗宾,你在看什么?”小飞侠注意到自家队长的走神,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里是正在陪西莱森热身的亨特拉尔,“克拉斯那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不过说起来,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用过单前锋了。”也许对上老对手西班牙,变阵会是一件好事?
  “这样挺好的。”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范佩西迅速补充了一句,“对上西班牙,结果不会再一样了。”
  正在跟俱乐部队友热身的亨特拉尔完全不知道他已经在荷兰队长和队副的对话中走了一遍。
  刚才知道首发人员后,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没有获得首发感到遗憾,而是他们赢定了。
  和上辈子一样的人选,一样的阵型,当然也会再一次见到他的队长那一记美妙的头球。
  但有一件事,让他始终无法安心,他的队长,这一次是带着伤参加比赛。或者说,范佩西在过去的六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伤病中度过,而带伤上阵已然成了一种习惯,这一次同样是隐瞒伤病参加世界杯。
  自从04年,范佩西转会加盟英超阿森纳之后,不到两小时的列车变成了耗费半天的飞机,他们一年只有两次见面的机会。如果对方刻意隐瞒伤病,他根本不可能知道。
  范佩西也同样这么做了,他之所以知道,完全是凭借上一世的记忆。世界杯之后,罗宾带伤出战的消息被揭露,荷兰国内一些媒体和部分名宿更是因此对他多有指责。
  罗宾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指责,他是荷兰的英雄!
  哪怕是这样,亨特拉尔也从来没有想过干涉范佩西的选择,因为只有拥有那样的履历,范佩西才会变成世界级的前锋。
  对面迟迟没等到球的西莱森跟门柱玩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他的队友时而阴郁时而阴转多云的表情,尤其是对方明显在走神,他忍不住出声加强自己的存在感,“喂,克拉斯,你傻了吗?”
  “抱歉,我在想事情。”亨特拉尔歉意地笑笑,继续刚才停下的事情。
  “如果是因为首发,你不需要太在意,你和罗宾的组合已经是一个标志……”西莱森试图安慰他的好朋友。
  “不,不是因为这个。”亨特拉尔摇头。
  “那好吧,不要影响到你的状态就好。”西莱森走过来,拍了拍这个荷甲射手王队友的肩膀。
  他回以一笑,“你就放心吧。”
  远处,正在跟大部队热身的范佩西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他周身的气息令人直觉感到危险。
  “罗宾?”罗本看了眼他的队长。
  “没什么。”范佩西这么说着,那股气息一下散开去,好像之前只是错觉。
  他的男朋友总是这样,不仅不会吃醋,更不知道他会吃醋,究竟当年自己是怎么看上这个人的?范佩西深深感到,他有必要提醒亨特拉尔一些事情,免得对方总是忘记身为一个有夫之夫的自觉,否则迟早有一天自己会被他给气死。
  范佩西旁边的罗本有些困惑,罗宾嘴上说没什么,可不知为何,总感觉他们的队长非常不对劲,就好像随时会把谁叫去谈人生一样。
  作为当事人的亨特拉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列入欠收拾的目标。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会先写是叛逆少年和傻白猴当年的事,然后下下章再回来继续虐板鸭。
  阿灰被母上拉去当苦力,只能用爪机尽量码,请不要放弃我!
 
  ☆、荷兰兔与叛逆少年
 
  ·2001年
  考虑到上辈子他在伊比利亚和亚平宁的遭遇,如果不是最后在德甲的沙尔克04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亨特拉尔也许连2012年的欧洲杯都无法参加。
  当他上一世还在PSV二队效力时,房间里就挂满了阿贾克斯队旗和海报,更别提他还在Ajax拿到了两次金靴,有什么能比加入自己最喜欢的俱乐部更美好的事呢?所以亨特拉尔选择直接到阿贾克斯试训,并且成功地在17岁那年带着青年队最佳射手的名号升入了一线队。
  亨特拉尔进到一线队的首个赛季,就在荷甲的第16轮客场面对费耶诺德的比赛中首发登场,这是他本赛季第7次首发,自从他在对PSV的比赛中替补登场后的射门为球队拿下宝贵的三分,主帅阿德里安塞就给了他极大的信任。
  阿姆斯特丹与鹿特丹作为荷兰的第一和第二大城市,他们的两家俱乐部——阿贾克斯和费耶诺德之间势同水火,作为荷兰国内的死敌,两队球迷之间的冲突一直不断,最严重的一次冲突发生在1997年,甚至有一位阿贾克斯的球迷在该事件中丧生。
  暴力事件的发生令人悲痛,但这也说明了国家德比的重要和火爆。
  亨特拉尔作为“曾经”蝉联两届荷甲金靴的射手,在比赛开始的第7分钟,就在禁区前接队友回敲破门得分,为阿贾克斯先下一城。
  随球队一起远道而来的阿贾克斯球迷集体高喊他们为进球功臣起的爱称,“Hunter!Hunter!”猎人的呼声在德库伊普球场回响。
  费耶诺德球迷眼睁睁地看着死敌的25号在他们的主场打入进球,对此他们爆发出漫天的嘘声,企图用气势压倒对方。
  国家德比前,总会有各方声音号召双方的球员和球迷不要有过激的行为,阿贾克斯作为客场作战的一方开场就取得了领先,无疑是给死敌一个天大的“见面礼”。作为进球的功臣,亨特拉尔没有过分地庆祝进球,和队友拥抱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等待开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