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奇谭同人]蹭吃蹭喝蹭被窝 作者:尹瑞泽(上)

字体:[ ]

 
    书名:蹭吃蹭喝蹭被窝
 
    作者:尹瑞泽
 
    文案
 
    上有圣父大师兄,下有玛丽苏师弟,前有腹黑大boss,后有一众主角团,身为二师兄除了制造点内部矛盾全方位衬托主角光彩还可以做什么?
 
    身为穿越者的二师兄思考良久,要么,我安安心心打个酱油,蹭点吃的喝的,图个温饱,促进天墉城上下和谐,避开正邪大战吧?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二师兄 ┃ 配角: ┃ 其它:想逃逃不掉
 
==================
 
    ☆、 天墉城上(一)
 
    “新来的可以四处瞧瞧,但不许乱走啊!”
 
    刚刚才上了天墉城,没想到排队的人还不少,也不知是没到时辰还是人手不足,偌大的天墉城,只有几名弟子在前,连个主事的都没有,弟子们简单问一下身世便让他们自己瞧瞧。
 
    少恭觉得无聊,晴雪倒是欢喜,趁着没人管拉着少恭往大殿上走去,看着殿前丈高的铜香炉和飘舞着的旌旗不住地惊讶,只觉得天墉城果真气派,后头少恭看着,笑而不语。虽说是修仙之地,清气集聚,大殿修得确实气派非凡,但是比起天庭却差的太多。可是对于凡人来说却是惊奇的,所以他也就看着晴雪四处感叹。
 
    “新来的,干嘛呢,回来回来!谁让你们跑到那里去了!”召集他们的就是刚才给他们登记名册的天墉城弟子,似乎有些烦燥,直接冲着两人吼了起来,晴雪听了浑身一僵,面色难看的瞧着少恭。
 
    “回去吧。”少恭微微一笑,才来第一天就闹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晴雪撇撇嘴也只得兴致缺缺的回去。少恭正打算转身,却看到自黄色铜香炉后露出一截紫色的衣摆,普通弟子不过穿着深紫色镶边的袍服,这种深色的衣摆当是品级较高的天墉城弟子才对。
 
    一时好奇也就慢了脚步,正欲上前,就看到不远处年轻的女子撅着嘴巴一脸怒意的跑来,边走还边喊着,“二师兄你去哪儿了!”
 
    果然,一听这身影铜香炉后面闷闷一声响。
 
    “嗯?”似乎是听到了响声,少女走到这边,看到少恭直接问道,“你是新入门的弟子吧,有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子么?穿着直系弟子的衣服?”少女正对着少恭,少恭越过女子肩膀可以看到铜香炉后面露出一张脸来。
 
    十五六岁,干净雪白的脸,五官还算端正,只是拼命的朝少恭挤着眼睛,右手伸出食指挡在唇前,分明是求他别说的意思。
 
    于是少恭露出恍然的表情,对着少女说道,“师姐,是不是跟你一样穿着深紫色衣摆的少年男子?”
 
    “对对对!就是他!”一听到少恭的形容,女子立刻笑了起来,“看到他在哪儿了么?”
 
    听到两人的对话,香炉后的少年白眼一翻,身子就往铜香炉上一歪,一只手就扒着铜香炉,似乎整个人都要滑下来。
 
    “方才在下无意间看到他往那边去了。”少恭伸出手,指着芙蕖来的反方向。
 
    “哼,果然!”女子自鼻子里哼出一声,狠狠说道,“谢啦,我叫芙蕖,算是你的师姐,刚才你看到就是二师兄陵端,看我怎么收拾他!”
 
    言罢已经气势汹汹的朝着少恭指的方向走去,香炉后的少年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对着少恭举起大拇指,脸上全是赞赏。
 
    “对了!”芙蕖忽然转过身来,陵端立刻往香炉后一缩,像只老鼠般只露出发髻朝着芙蕖的方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在下欧阳少恭,是新入门的弟子。”少恭微微一拱手,虽然不是来拜师学艺的,但是要装总要装得像一点,对着芙蕖行礼,自然也就错过香炉后少年刹那间的错愕表情。
 
    “少恭是吧,我记住了,一定叫二师兄要你!”芙蕖似乎心情很好,连步子都轻快了几分,等少恭从芙蕖的背影上挪开眼睛,只看到香炉后的陵端趴在香炉上狠命地揉着额头,似乎非常苦恼。
 
    “怎么,二师兄似乎很怕芙蕖师姐。”少恭看着陵端头疼的样子,莫名觉得心情不错。
 
    “谁会怕她啊!”陵端从香炉后走出来,依旧揉着额头,看着芙蕖离去的方向到,“我那是宠着她,照顾她是我师妹,我才不会怕她。”
 
    “是么?”少恭的语气里三分讽刺七分笑意。
 
    果然,听闻少恭所言,陵端看一眼少恭,立刻拍着胸脯说道,“欧阳小师弟啊,你是还不知道,日后你就知道了,二师兄我绝对是天墉城上最善待师弟师妹的好师兄!”
 
    说道后面愈发激昂起来,“少恭小师弟,你放心,就凭今日咱俩这交情,日后你就是我兄弟,我肯定照顾你!”
 
    少恭脸上笑意更盛,他大概是忘了方才是谁帮他躲过一劫……只不过,这位天墉城的二师兄,看起来尚未成年,说是二弟子,年纪也小了些,再怎么有天赋,不到年纪修为是上不去的,难道是天墉城无人,只叫这些小弟子?
 
    “哎,日后你就信了,今天多谢,我走了~”看着少恭脸上全是不信,陵端也不多说,招招手就打算走,可是没走几步,从后面蹿出几个人影,竟然是刚开始负责招新的几名天墉城弟子,一起扑在陵端身上,把人拦住。
 
    “快来!我抓住二师兄了!”带头的喊了一句。
 
    “二师兄,这回你可千万别跑,不然师父会责罚的!”年轻师弟声音都要哭了叫出来。
 
    “这是掌教下的令啊,二师兄!”又一位要哭的。
 
    “二师兄,别怪我们,你总该为我们考虑。”总算来了个正常点的,只不过……
 
    “等下,肇临你拿绳子干什么!”这次换成陵端在喊了,“不就是招个新人,有必要把我捆起来么!”
 
    “二师兄,你要知道我这是情非得已,芙蕖师姐都拿你没办法,我们只能这样了。”不顾陵端的挣扎往他身上套着绳子。
 
    “好了!行了!”陵端扬手间带着几丝剑气,将不知是何材质的绳子砍成几段,拍了拍衣袖,“不就招个新人么,我去不就行了,用得着这么大排场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犯了什么事。”
 
    看样子虽然调皮了些,道行还是有的,随手挥出剑气。少恭也收敛了笑意,默默回到新人队伍里去。
 
    “二师兄,给,这是花名册。”方才要绑陵端的肇临已经将登记好众人姓名生辰的花名册双手捧着恭恭敬敬递给陵端。
 
    “不用了,直接叫他们都站好了。”陵端一挥手,径自走上前去,留下几个刚才扑向他的弟子窃窃私语。
 
    “二师兄今年怎么了,居然没看花名册就开始调教新人?”
 
    “谁知道呢,兴许这几天吃错药了。”
 
    “别胡说,这事能乱说?”
 
    “可是真的很奇怪啊,二师兄哪年不是要死要活的非要仔仔细细看了花名册才肯管新人,今年也是躲得连芙蕖师姐都找不到,为这都给掌教罚了几回,今年怎么就直接管了。”
 
    “说不准二师兄性子改……”话说到一般看到慢悠悠跟在后面的欧阳少恭,立刻声音提高了指着欧阳少恭道,“新人还不快过去,没看到二师兄都去了么,快去到队伍里站好!”
 
    本来打算跟在后面听些天墉城的故事,毕竟也是天墉城的二师兄,不过好像这几人不太愿意自己这个新入门的来听他的故事,也就微微一笑自觉走到了队伍里,陵端站在正前,背着双手看着这些新弟子,与方才不同,脸色严肃,似乎有些阴沉,惹得新人一个个都不敢说话。
 
    陵端站得很直,如松柏立地,不似方才玩笑的脸色,人也显得高大不少,纵然是年纪轻轻的脸也叫人不可小觑,方才落后他的几名天墉城弟子,已经开始打开花名册,一一点名。
 
    听到风晴雪与欧阳少恭的名字,陵端严肃的脸上,嘴角微微一弯,立刻又压了下去,真是,好一出旷世奇谭,本来是有意避免,看样子有些事真是,逃避不得。
 
    等点名完毕,陵端扫了一眼众人到,“各位既然有意入我天墉城,那便要按照我天墉城的规矩,接受入门测试。在测试之前,有几件事要告诉大家。”
 
    众人也看出来眼前人在天墉城地位不低,都静静地听着。
 
    “其一,我是天墉城十二代的二弟子,名唤陵端,你们叫我二师兄即可;其二,不论你们来天墉城之前是何种身份,既然要入天墉城,必要将真实身份禀告,如若心怀不轨,另有目的,我断不会轻饶!”
 
    说道最后竟然冷眼一扫众人,顿时犀利起来的眼神叫众人心中一寒,陵端身后的诸弟子对对眼神,怎么觉得今年的二师兄杀气格外重。
 
    “入门第一场测试在晚上,现在大家可以休息片刻,稍后去饭堂吃饭,记得不要吃太多,吃了饭会有人带你们去测试地点。”说道这里脸上也慢慢浮出笑意,特别是说道吃饭,眼睛几乎要冒出光来,看的台下众人不知该说些什么。
 
    后面的陵羽陵川肇临不禁摇头扶额,自家二师兄就算再怎么装正经,一碰到吃的,也还是那副德行。
 
    陵端自然是看到了这些师弟的交流,却也不在乎,打着哈欠转身就要往回走,可是没走几步方才离去的芙蕖就已经堵了上来。
 
    陵端一脸被麻烦找上门的无奈看着芙蕖,“干什么?招新我都解决了。”
 
    芙蕖脸上撤去怒意,换上笑容,也不知对陵端轻声说了些什么,只间刚才还很正常的陵端一声吼道,“他来干什么!谁叫他来的!”
 
    芙蕖急得连忙做出噤声的动作对把陵端拉倒了一旁,新人只看到两人都走了,天墉城弟子一边张望着,一边赶着新人去了饭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