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奇谭同人]蹭吃蹭喝蹭被窝 作者:尹瑞泽(下)

字体:[ ]

=================
意。”
 
    “噗……你给了她什么回答?”又把人搂的紧些,既然端儿愿意为了他拒绝,也
 
就是还要陪在他身边,可还是想听他再说一遍,谁料陵端听到他的问话鼻子哼哼
 
,“我不告诉你。”
 
    “又调皮!”相处下来知道陵端小性子也是不少,估计虽然回绝了寂桐,心理却
 
也是不快活,心中生出几分心疼,拍拍陵端的脊背道,“委屈你了。”
 
    “知道我委屈了,以后就别再欺负我。”
 
    “我哪里欺负你了?”一直都是宠还来不及。
 
    “床上。”陵端答得干脆无比,叫少恭一时间竟然接不上话。
 
    反应过来挠着咯吱窝道,“那怎么是欺负,可都是端儿喜欢的!”陵端耐不住痒
 
,一挠就手忙脚乱的拍打着,被欧阳少恭寻到机会在脸上啃了好几口,推着少恭
 
的脸道,“我没……啊……少恭你又要……”
 
    亲吻愈甚,只是身体相触便不觉想要拥抱,手已经滑入衣衫四处点火,却仍旧
 
顾虑着,“端儿不愿意在这里的话,我们回房。”说话间喘息粗重,明显是忍得辛
 
苦。
 
    “不用……嗯,快点……”不愿麻烦,甚至主动曲起腿来,刻意磨蹭着,叫少恭
 
愈加兴奋,既然你们喜欢,就交给你们听听,寂桐也是,青玉坛弟子也是,便是
 
觉得他天生浪荡,他也要告诉众人,他是爱着少恭的。
 
    “端儿,叫我的名字。”陵端唤他的时候,总是带着朦胧羞意,总叫他更为兴奋
 
 
    “嗯……少恭……”除却马车上那一回,初次尝试有些害怕,此后再未介意过,
 
少恭喜欢听,他就愿意喊,只是叫着爱人的名字,心中总是悸动不已,不觉有些
 
发颤。
 
    “呼……少恭……等一下。”双手抱着少恭的头才叫人不要继续啃,少恭伏在他
 
身上,嘴里还含着乳珠,虽然没有再动,可是舌尖不安分的打着圈,陵端气喘吁
 
吁地说道,“少恭,以后,你不要骗我。”
 
    少恭抬头,看陵端罕见的一脸认真,微微一笑,“自然,你要在我身边寸步不离
 
,我又何须骗你。”覆上一吻,陵端双手圈着少恭的脖颈,眼睛虽是闭着,却落下
 
一串泪珠。
 
    
 
    ☆、第61章 落花流水(六十一)
 
    
 
    寂桐问过陵端好几次,你到底知道什么,陵端只说,我凭什么告诉你。
 
    似是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少恭抱着陵端的时候总劝他想开些,陵
 
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少恭,“我怎么会跟他们置气。”
 
    “是不是在这里太闷了?”自从来了青玉坛总部,陵端就没有离开过这个院子,
 
总将他拘束在这里,虽然陵端不说,少恭还是觉得有些委屈他了,明明是那么贪
 
玩的人。
 
    “还好。”陵端晃晃脑袋,他并不是闲不住的人,在天墉城上的时候,如果没有
 
任务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个人修炼。正是因为不喜吵闹所以才会寻得清净地一个人
 
打坐,和师弟们在一起总会被打搅。如今在青玉坛,少恭在的时候自然是两个人
 
如胶似漆,便是听着他弹琴,也觉得舒爽,他不在的时候自己只想好好睡一觉,
 
至于寂桐,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偶尔替少恭不值,也料定了她不会跟少恭说
 
些。
 
    “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青玉坛最近来了什么客人?”要少恭出面接待的客人,
 
总不会是普通人。
 
    “只是其他的门派来寻医问药的,怎么,你要加入青玉坛?”他倒是不在意,反
 
正陵端就在这里,他若是愿意加入,自然也是极好的,有他在不会叫陵端吃亏,
 
只要陪着自己就好。
 
    “怎么可能……”给一个鄙视的眼神,雷严贪心不足,即便是少恭放过他,日后
 
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连天墉城都不是怎么在意,又怎么会加入青玉坛,更何
 
况……
 
    “加入青玉坛有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陵端看着天,看样子来人不一般,少恭是答应过不会骗他,可
 
是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回答,他也不愿纠缠,顺着少恭的话往下说,“只不过,青
 
玉坛里我只想见你。”
 
    “端儿喜欢我可以直说。”厚脸皮的精神发挥起来从来都不吃亏。
 
    “是啊,我喜欢欧阳少恭,不是喜欢丹芷长老。”任由少恭啃着,反而主动扑进
 
怀里,有些事情总要做个了结,而在有结果之前,他只想尽情的放纵一回。
 
    青玉坛的丹芷长老到底要做些什么陵端一直都不太清楚,也不想问。只是少恭
 
离开后再看看自己的衣服,来了青玉坛之后少恭履行前言爽快地叫来了裁缝重新
 
做了几声衣服,和天墉城弟子装颜色差不多的深紫色长袍。亮瞎眼的颜色穿在身
 
上明艳非常,少恭喜欢他也就认了,可是穿着这么招摇的衣服在全是青衣的青玉
 
坛走动……
 
    陵端在箱子里翻翻捡捡总算是找到了之前在双河镇穿得那两身弟子服,不太合
 
身但至少传出去走动起来方便一点。踏出大门才后悔,早知道叫少恭带自己转转
 
就好了,完全不认识路。
 
    舒展一下身体,感概自己居然还能活蹦乱跳。一路踩着屋脊把青玉坛摊了个遍
 
,全凭衣服区分是不是青玉坛弟子。青玉坛的布局并不复杂,大门进来就是主厅
 
,少恭在西边的单独小院里。
 
    主厅里正坐着一堆“客人”陵端看不清脸,只得从侧面踩过去,到了跟前从屋顶
 
上跳下来钻进树冠。隔着拂来摆去的枝叶勉强看得到厅中两排人,虽然是看不清
 
脸,但是凭身形认出来青玉坛一个长老,欧阳少恭,还有另外一位客人,瞬间明
 
白了少恭为什么只想打岔。
 
    从树上落下来,看准那人回头的功夫一溜烟蹿走,刻意用两脚走路,留下一个
 
背影。
 
    回到小院里陵端望着天,自己到这里多久了?从肇临离开来到青玉坛总部也有
 
一个多月了,荒废了整整一个月,他也觉得差不多了。察觉到来人,也不说话,
 
打个哈欠,寻个舒服的姿势坐下。
 
    总归是要回去的,巽芳那边也刺激的差不多了,似乎是万事俱备,但是他还有
 
个问题,朝着那人藏身的地方看去,也不说话,只是双眼看着,脸上露出冷笑。
 
    “二师兄。”知道被发现了,陵岚也自觉出现,站在陵端跟前,紧张的手脚都不
 
知道怎么放,他一直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人,在双河镇就是,明知道就在身
 
旁,明明很想见面,但就是不敢。
 
    “你已经离开了天墉城,早已不必叫我师兄。”陵端淡然,当年陵岚也是在他毒
 
发昏厥之时私上翠微峰,被师父发现后几乎打死,只是看着凝丹长老规劝的份上
 
,才叫他滚出天墉城。
 
    “师兄,我知道我错了,可是……”陵岚低着头,却不住的抬眼看他,“我只是想
 
看看你,我已经好几年没看到你了。”
 
    “哼。”陵端只是冷笑。
 
    “师兄,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不想叫你难受,可是……我真的只想看看你。
 
 
    “你现在是唐家堡来的客人,不要回去么?”
 
    “师兄你都知道了?”陵岚愕然,他只是想来看看,他打听过陵端的事情,他应
 
该不知道唐家堡和青玉坛之间的合作,更不知道自己的事情,秉着几分侥幸才敢
 
靠近,谁知一见面就被说中了,早知如此,不如在双河镇的时候就来相见,“我现
 
在是叫唐岚。”
 
    “我问你,肇临身上的毒,是不是你动的手?”别的他都可以忍,但是陵岚如果
 
敢对肇临下手,同门相残,就怪不得他了。
 
    “怎么可能!”陵岚急着争辩,想要是上前,但是走出两步看到陵端满是嫌恶的
 
眼神又停住脚步,只是不住得解释道,“肇临也是我的师弟,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