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K+综漫]论草薙出云的属性 作者:雨戊

字体:[ ]

 
文案
 
草薙出云一直以为所有事情都已经结束,
他的王,安息了。
但是当他再睁眼见到那抹耀眼的红发时、当他再触摸到完好的小吧台时...
一切,又会有什么不同?
“欢迎回家,你们这群家伙。”
注意:
1.此文综漫,主要走K剧情,另有原创情节。
2.本文主角草薙出云,性格尽量不崩,cp未下决定。
3.不接受无理取闹型负分评,有什么错误可以指出来,但不要浪费作者辛勤的结果。
4.前20章大概,基本是K世界的日常,不想看平凡日常的人可以从第二个世界开始看。
 
 
内容标签:综漫 少年漫 重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草薙出云 ┃ 配角:吠舞罗,S4,综漫 ┃ 其它:综漫主K
==================
 
  ☆、KO1
 
  王权之剑悬浮在半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红光,霎时死气弥漫,沉重的剑身便俯掠向大地。
  剑锋所指的方向,那个红发的男人唇角带笑。
  他从容的张开双臂,闭阖上了双眼。
  ——血色飞溅。
  ......
  “尊!”
  床上熟睡的金发少年猛然惊醒,冷汗浸透了额角,正顺着放大的深色瞳孔流下。
  “...真是的,又是这种梦吗...”
  拂去下滑的汗水,他快步走到浴室把头探到冷水下冲洗,再睁眼时,瞳孔恢复一片清冷。
  侧头望向镜子里那张略带稚气的脸庞,少年叹气,拿起一旁的毛巾盖在头上缓慢揉搓着。
  草薙出云,26岁,是名副其实的HOMRA酒吧的老板。
  自从吠舞罗失去了核心骨,赤王也换了新人,他就一直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里。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某次他终于忍不住倦意趴在吧台上昏睡之后,醒来时就已经变成了18岁的小鬼。
  不..准确的说,是18岁的他本人。
  虽然18岁少年样的脸蛋实在让他很是怀念,但现如今,这张脸却成了他唯恐不及的存在。
  如果他昨晚翻出的学生证不是伪造的话,那么这刚好是使他的人生变得一团糟的一年,周防尊也好十束多多良也好,这两个家伙最后都是撒手走人,然后剩余的烂摊子就要他来收场。
  这样的话,死了都不放过他是要怎样啊......
  后知后觉的发现头型已经被自己摧残的差不多了,草薙把接下来的胡思乱想扼杀在脑海里,习惯性将手抚上鼻梁,然后...他愣在了原地。
  重生来的突兀而又意味不明,他竟然忘记了这时候的自己还只是个自然卷的愣小子。
  “我说,这不是真的吧...”草薙干脆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交给了身后的墙壁,也就是说,他有很多事情都要重新接触一遍。
  比如说那双奇怪的眼镜,时刻弥漫在鼻翼间的香烟气息,以及...他挚爱的小酒吧。
  似乎事情比想象中的棘手,草薙感叹着走出浴室。
  趁时间还早,他再次核对一遍学生证上的信息,在确认学校还是镇目高校后,他才得以安心的走出家门。
  直到房门闭合,草薙走下楼,又想起什么似的僵硬了表情。
  ——虽然已经来不及了,但18岁时的自己...貌似总是将钥匙挂在客厅的架子上。
  &lt&lt&lt
  醒来后这几天不是十分顺利。
  直到坐列车到达了学校门口,草薙在书包里四处摸索钥匙的手指依旧没有任何喜人的收获。这也就代表着,他今晚十分可能沦落到露宿街头的下场。
  虽然草薙在经商方面才能横溢,酒吧也是在他很年轻时就开始掌管的,但纵使如此,用口袋里始终都只能是一束花价钱的3000日圆做些什么确实有些为难他了。
  草薙苦笑着揉了揉蜷曲的金发,修长的身影挺立在校门口,透过阳光嘴角略有不真实的弧度让凑近的女孩微微红了脸庞:
  “那个...校门要关了,同学你不进去吗?”
  “喔...”
  醒悟般立刻几步绕过正在关合的大门,草薙听到上课的铃声打响,不得以将脚下的步子拐了个弯,边小跑向教学楼一边向身后看着他的女孩招了招手:“多谢你了,可爱的小姐。”
  女孩闻言抿嘴浅笑,也紧随少年的步伐走进了教学楼。
  春季的风正暖,路旁的樱花随之在空中打转,少年耀眼的发色消失在空地上,发丝软绵得如同他的口音。
  草薙出云,就在这样一个温暖而又美好的季节里获得了他的第二次生命。
  ......
  教室里窸窸窣窣泛着学生们的窃窃私语,讲台前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不断留下字迹。静谧了一会儿,她停下笔,转身面朝瞬间安静下来的一屋子同学。目光在人群中扫视,轻声叫道:
  “草薙出云。”
  被叫到名字的草薙意料中听见后桌的叹息。
  ...也对,任凭谁在一堂课上被叫到五六次也不能视若无睹。
  顶着一众看好戏的视线起身,他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老师,我不舒服,可以去医护室?”
  “好好,草薙同学别耽误身体!”
  得到许可,草薙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些,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脚走出了正享受着午后暖洋洋日光的教室。
  或许...以后最好别来上实习女老师的课。
  他的表情一瞬间微妙起来。
  ......
  瘫坐在走廊的拐角,草薙打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亏他还拥有与外表不相符的精神年龄,居然沦落到要用外表做事。最重要的是:
  ——好(yan)想(yin)抽(fan)烟(le)。
  没了眼镜遮挡的双眼微眯,有些不适应光线的直接照射。草薙摸索空荡荡的上衣口袋,猛然了悟以前的自己是不会抽烟的。
  为什么会开始抽烟呢?...
  草薙用食指抚过眼角,似乎自己身上还有清淡的烟草气味,他闭上眼漫不经心的想到上一世的种种,一瞬间仿佛又看见了那人的耳环点缀着赤色的光。
  ......什么啊。
  腿有些发麻,草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开始漫无目的的在学校内闲逛。
  心里果然还是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不真实,他走过校内小路两旁的花圃,迈上一阶一阶的楼梯...脚步终于停歇的时候,草薙被冷风吹了一个机灵。
  抬眼,入眼的事物让他的表情有些扭曲,紧接着演变为像是哭笑不得的模样。
  有所感应般,察觉到头顶多出来的一片阴凉,躲在天台小憩的红发少年懒洋洋的睁开那双金色的眼。
  首先入眼的是一头堪比阳光灿烂的金发,站在身前的人他从未见过,但对方眼里那种奇怪的感情不像是透过他看向更遥远的熟识,这让周防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两人对视半晌,还是草薙先向对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京都口音显得温柔又带了点固执,
  “这位同学,借支烟如何?”
  “......”
  几分钟后,真的接过一支烟的草薙出云看似淡然的把它衔在嘴边,点火,道了声谢后便迫不及待的逃离天台,也就忘记了将手里的打火机归还给原主。
  “还真是孽缘。”
  感叹着,用余光打量着手里反射光辉的金属打火机,草薙纤长的手指在上面轻柔的摩挲。
  过了片刻,少年歪歪唇角笑开了。
  还完全不够啊,现在的尊。
  他眼里的神色莫名。
  八年后的你对我们来说,可是最棒的王......而现在,你也只是别人眼中的不良学生、一个小鬼罢了。
  ——随意让人回到过去,作为补偿,至少你这家伙给我快些长大吧。
  沐浴柔和的日光,草薙最后望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天台,随意坐在正对教学楼的长椅上,有些疲惫的阖上双眼。
  &lt&lt&lt
  “同学...醒醒,同学?...”
  怔忪间被肩膀处的摇晃所震醒,草薙微眯起眼,看到了一片夜色,
  “晚上了啊...”
  “现在的学生怎么都逃课...”
  路过的教师有些无奈的轻声呢喃,却还是尽职的摇晃着面前还有些迷糊的少年,用手掌在对方的眼前摆了摆:
  “已经放学了,如果不想错过最后一列电车的话就尽快吧。我还有事,旁边长椅上的同学就由你负责叫醒了。”
  草薙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直到夜晚的寒风吹得他一个激灵从而彻底清醒时,那位老师的背影已消失在远处的路灯下。他紧了紧身上的校服瞧向一旁的靠椅。
  “同学,醒一醒...诶,尊?”
  几乎下意识喊出那人的名字,作为回应,靠椅上红发少年的眼皮微动,却没有苏醒的趋势。
  草薙出云:“......”
  算了,把人丢在这里也不厚道。
  草薙妥协的走到红发少年身后,用手穿过对方的腋下,将对方半扶起来。
  “还真是重啊。”
  抱怨着,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怒意,金发少年一侧的肩膀被对方压得倾斜,两人就这样缓慢的移动到了电车上。
  在接触到座椅的瞬间,草薙终于松开了手,红发少年的身躯便侧倒在他身旁。看着对方沉睡的侧脸,草薙甚至怀疑自家年幼的王此时已经得了嗜睡症。
  他突然想起获得力量后的尊眼下青黑的痕迹,不禁伸手摸了摸身旁人红色的发,然后触电般移开。
  ——也罢,趁现在安宁的日子里多睡一会儿吧。
  草薙苦笑,他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嗯...”
  身边突兀响起一声无意义的短音,草薙转头,正对上一双金色慵懒的眸子,
  “你醒了。”
  周防尊点头,朝他伸出手:“火机。”
  草薙:“......”
  见草薙许久没有动作,红发少年收回手,不再言语。
  “这算是送给我了吗...”
  电车开始行驶,草薙出云凝视着对面玻璃上两人并排而坐的身影,像是前辈在看小一届的后辈,眼神里透露零星的怀念。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要回打火机?”
  “啊。”
  “自己没有了吗?”
  “啊。”
  按照以前多年来积累的经验,草薙几乎可以断定此时的周防并没有在认真听他说话,他不禁略微加重了语气:
  “草薙出云,我的名字。作为答谢,改天请你吃饭如何,可爱的(重音)学弟?”
  周防这才侧眼仔细的打量身旁的金发少年,气势仿佛一头散漫的雄狮,已有了日后的威慑力。
  “周防尊。”
  简洁的回答,再没了下文。
  “那么我们就算认识了,周防尊学弟,请叫我学长...顺便提醒,下车后请注意不要过马路时睡着。”
  周防尊听言斜瞥了草薙一眼,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感情:
  “...会的。”
  接下来短暂的路途中,车内一片寂静,唯一不同的大概是车内的温度稍稍上升了几个刻度。
  月光不知何时挥洒在窗外的海面,和记忆里一样的风景。
  草薙闭眼试图回忆上一世他第一次遇见周防尊的场景,却发现记忆一团模糊,唯独对方死亡时漫天鲜艳的赤色在脑海中徘徊不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