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贾赦为皇 作者:区区某某

字体:[ ]

 
  黛玉进府,贾赦为何避而不见?
  因为互换灵魂啦
  贾赦表示:
  一朝魂代九五至尊,恰逢皇子斗政局动荡不安。
  从此君王不早朝,翻内库拿珍宝跑路!
  司徒锦表示:
  陡然骤变纨绔子弟,从此君王不早朝。
  收拾家宅安后院,实权爵爷定朝纲。
  芙蓉帐里揍贾赦,记住后宫不许去!
  扫雷:
  1皇帝和贾赦灵魂互换,后期没准换回来
  2本文酸爽小白文,狗血颇多,没准神展开
  3时间轴打乱,夹带私人喜恶,不会特意救任何人内容标签:红楼梦 灵魂转换 励志人生 甜文搜索关键字:主角:贾赦司徒锦 ┃ 配角:贾家众人皇家 ┃ 其它:
    晋江银牌推荐:黛玉进府,贾赦为何避而不见? 因为互换灵魂啦!贾赦表示自己一朝成为九五至尊  ,恰逢皇子争斗、政局动荡不安。这个烂摊子究竟要如何摆平,真的不能从此君王不早朝吗?!本文设定新颖有趣,皇帝和贾赦两人灵魂互换。作者文笔细腻,描写生动,贾赦穿  成皇帝的表现,皇帝穿成贾赦后的反差,都刻画的趣味十足,令人期待。
  ==================
  
  ☆、 第1章 缘起
  
  荣国府赦大老爷此刻很烦躁,非常的烦躁!!!
  原因在于,他外甥女林黛玉要进府了。
  原本区区一个小女孩,进就进,反正偌大荣国府也不会亏待了她去。
  可是,他跟她娘,嫡亲的妹子贾敏,关系很冷淡!!而他一个虚爵将军不喜读书爱金石古玩的,自然跟读书人探花妹夫也说不上话来。大家原本就是面子交情,那么相见,摆个面子情,他也摆得起。
  但是,他刚才收到消息,贾老二这家伙明明知道林外甥女来了,居然去斋戒了!
  斋!戒!了!
  呵呵,这个时间点挑的真好。
  他们关系好也去不见,作什么要他呆在屋子里一整天??显得他眼巴巴林家似的……
  真是越想越烦躁,心里愈发的不舒坦,贾赦也想甩袖出去,到古玩街转悠一圈淘点宝贝,或者谁家楼里新来的姐儿唱个小曲舒缓舒缓心情!!但是,蹙蹙眉头,老太太近些日子,他次次请安就絮叨着小妹闺阁如何如何,算计着林外甥女到来时间,若说他不知晓,如今人已经在后院,他又找不出什么好正经的借口,总不能也说自己斋戒去了吧?
  一家子都去斋戒了??
  贾赦坐在楠木椅上,仰头看着房梁上的雕花,手里转悠着白玉狮子,放空脑袋想主意。
  其实,见见外甥女,这大舅情谊他也是给的,但心里总归就咽不下这口气。
  他有四个妹妹,三个庶妹,一个嫡妹。
  三个庶妹或多或少初次学针线给个荷包偶尔弄个糕点,求他办个事儿,让他有些为兄长的优越感。但是这妹子,就像他当初知道太太生弟弟,心中无比喜悦,撒娇求着祖父祖母给弄了他最喜欢的玩器,每样都积攒的,等弟弟长大了一起玩。
  可是现实就像一盆冷水,把他傻愣愣的泼醒了。
  这妹子也这般!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每每看着他们兄妹说说笑笑,太太慈爱有加,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所幸,他还有祖母。祖母走后,娘子也是温柔体贴的。
  但是……
  “噼里啪啦……”镜片落地激起一阵响动似乎还回响在耳边。
  贾赦心一惊,揉揉太阳穴,脑海里浮现出镜碎的那一幕彻底熄了兄妹的情谊。
  这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
  不过一玻璃炕屏,待嫁的贾敏瞧上了!虽然是珍稀货,他豪掷万金,刚淘来的。但喜事当头,说几句好听的话语,没准他就给了。可千不该万不该,贾敏话里画外拿着银钱说事,暗指他乱支名目用公库银子充私人。
  他从小养在祖父母膝下,老一辈大多,严儿子,宠孙子。他也是被人娇宠长大,这性子对上同样被父母娇宠长大的妹子,那就是针尖对麦芒了。
  区区几万两的银子他从未放在心上,而且,他压根从不入公中账房!!!原以为是一时气急口不择言给他扣上几乎“盗取”这帽子,待后来争吵之中说道私房,他才恍然大悟。
  他手里一向疏阔,不过于娘子嫁妆丰厚,且又是经营有方的,又把他的私产打理的蒸蒸日上。虽然祖母私房大部分留给了他!除却几样女子特有的饰物,还有明面上店铺田庄银两分给了众人,其余私下里的都给了他,但是祖母唯恐她走后,人心不古,他又无力经营,都折算了不会贬值的黄金,埋于密库里。
  不过……他也没脸去挖祖母的私房。
  他一时语滞,对方咄咄逼人,争辩不过,不想提私房一事,直接摔了玻璃炕屏,兄妹关系冷入低谷。
  暮然回首当初,年少气盛,如今人都……
  正愣怔之际,便有穿红绫袄青绸掐牙背心的一个丫鬟走来,俯身行礼之后,笑道:“大老爷,林姑娘来了,大太太请您过去。”
  “好!”贾赦起身,刚踏步外走,目光不其然的对上书房内的螭龙彩屏。
  心里忽地一笑,螭龙寓意美好,吉祥,也寓意男女的感情和和睦睦。这彩屏还是祖母陪嫁之物,年代虽久,但乃是珍品,上面还有前朝名动天下女先生的亲笔落下的祝福,原本他听着张氏的宽慰,想拿这个去赔礼道歉,虽然他不觉得自己错了什么。
  可是他是大哥,又有父母施压! 秉持跟小丫头片子计较丢面子的念头,他郑重上门,但是人避而不见。
  一次看妹子出嫁份上,忍!
  两次后面有父母在,忍!!
  第三次,还不见,谁跟你低声下气!
  直接自己用!
  有钱,就任性!!
  --
  脚步一滞,回忆往日,贾赦摸摸屏幕,上面的螭龙遨游,飞腾空中,栩栩如生。
  忽地,手指微微传来刺疼,贾赦忙收回手,但是下一瞬脑袋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识。
  细微的血丝流入螭龙眼中,泛起一道微不可查的金芒。
  “大老爷~
  许久不见人动,丫鬟观之神色,缓缓叫道。
  “嗯?”听到声音,司徒锦陡然闪过一道狐疑神色,斜看了一眼出声的丫鬟,还有背后站立的小厮,瞬间脸色陡然突变!冷冷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满满的四排珍宝阁,上面的珍奇古玩种类繁多,墙壁上悬挂着大大的玉扇,展开一副敖菊立秋图,临窗摆放案几,靠墙有一排楠木书柜,零零散散的堆放几本书籍……
  这地方……
  司徒锦微垂眼眸,瞬间想到了夺舍移魂之说,宽大袖子里的双手不由紧紧的拽紧。
  逆子,一定是那帮逆子,想要谋朝篡位!!
  他一个月前下旨废太子,不过短短三十日之内,上奏折重立太子之声堆满了奏折,更有老三老五下跪叩求,代父请杀太子。
  还有术士陈情,言之太子乃是魔障邪风入体。
  国之将乱,必有妖孽!!
  不过一瞬,汉武戾太子蛊毒之乱,忽地在他脑海凸显。
  他今日与御案之上,看着奏折,怒气攻心,摔了茶盏,不慎割破手指,正呵斥戴权不要兴师动众之际,下一瞬,他便来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方。
  习惯性的抬手想要曲起手指,思考,目光不其然的看到了一双白皙修长保养良好,竟然一点茧子都没有的双手!当下心中一怒,此身躯定然文不成武不就。想他,政务繁多,但闲暇之时,也文成武功,样样皆学,恨不得挤出时间来学。否则,若不懂,如何来驾驭文臣武将?!
  但是眼下……思绪翻飞之时,只听得那丫鬟又道:“大爷,林姑娘正等您去见呢~”
  “大爷,您若是不喜欢,那边……”旁边有贴身小厮观主子神情,略微思忖一番,机灵道:“林姑娘不过是小辈,您近日以来身子不好着,舅舅也有理由不见……”
  “嗯?”司徒锦蹙蹙眉,眼前的情况似乎对方并不知移魂之事,难道不是刻意串通好的,要不然便是演技太好?不过这奴才颠倒黑白的能力也颇为厉害,张嘴便来!
  但是看他说话与原身熟稔程度,恐怕……
  司徒锦眼眸暗了暗,嘴角一勾,淡淡道:“那该如何说呢?”
  话音一落,玳安心忽地砰砰直跳,但是他身为贾赦贴身小厮,知晓主子的脾气,且哄得大爷开心之后,赏赐多多,于是忽略了心里这莫名涌出的害怕胆怯之情,道:“大爷,您不妨这般……”
  司徒锦闻言一讪,他初来,若是没有理顺关系,贸然出言坏了事可不过,细看了一眼眉宇间带着得意的小厮,宛转道:“朕……整日身上忽地不舒坦,且见了姑娘彼此伤心,暂不忍相见。劝姑娘不必伤怀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是和家里一样的。姐妹们虽拙,大家一处作伴,也可以解些烦闷。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别外道了才是!”
  说完,司徒锦心里愈发不舒坦了。他一向开口威严深重,而这副身躯,连音色也浮色轻飘,没点稳重大气。
  “是。”丫鬟领命而去。
  挥挥手,司徒锦示意众小厮丫鬟退下,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屋中,想要寻找身份的象征。
  翻阅桌案上的印章。
  司徒锦不啻晴天霹雳,瞬间脸色阴沉如墨。
  一等神威将军贾赦!
  荣国府!
  贾、赦!
  鼎鼎有名的纨绔,连他都知晓,马棚将军!
  当家家主无能到住马棚边,御史前阵子刚借此上奏,暗刺他宠溺幼子,到时嫡子落的贾赦这般地步。
  他借机敲点诸皇子,但身为当事人被参之后,只言是为让老二贴近孝顺,愚孝的名号倒是在清流之中,洗刷了一丝的污名。
  但是,他知晓,并不因为此。
  乃是荣国府家中有一携玉而生的哥儿宝玉。
  携玉而生!
  正面篆刻: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反面云: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
  倘若真有大造化,这贾家是想造化成皇家?
  玉,权势之征。
  
  ☆、 第2章 记忆
  
  正当司徒锦熟悉周边环境之际,穿越成皇帝的贾赦看着入目的明黄,感受到龙座的威慑,两眼一番,直挺挺的倒下了!
  惊的众人叠声唤御医。
  耳朵边嗡嗡作响,吵着人晕乎乎的脑子疼的厉害,简直是扰人清梦。贾赦拧眉刚想呵斥玳安,身为爷的贴身小厮,竟然让人扰得爷睡觉都不安稳。
  没赏银了!
  但是,一睁开眼,入目皆是明黄。
  明黄的帘幕!
  头上的床梁刻着威风凛凛的五爪大金龙!!
  垂眸低头,身上里衣也隐隐用金线暗绣着大金龙!!
  微微偏头,忽视乌压压跪地一片的脑袋,低调奢侈的摆设他一一不陈诉,入目皆是龙龙龙龙,明黄明黄明黄!!!贾赦心头一紧,依稀还看见跪地,前头的那一串皇子,他个个认识。
  尤其是最前头的那个太子,不,如今的忠义亲王。
  他两个月前,还跟人逛过同一家青楼,并且太子老人家请他喝过茶,他回去还沾沾自喜过!
  现在--
  “父皇,您……”
  还没听人说完过,瞬间胸口一滞,贾赦又昏了过去。
  天哪,要折寿的,太子管他叫父皇!
  他到底在做什么胆大包天的噩梦?!
  ---
  噩!梦!!
  他怎么还醒不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