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英美]王的绅士 作者:风鸣录

字体:[ ]

 
 
文案:
蛋西是个街头小子,成天打诨混日子,终于出了大麻烦,却平安无事地被摆平了。
蛋西看到了轻易为自己解决麻烦的人。
一名贵族绅士加拉哈德出现在他的面前,用无法拒绝的神情对他说:“跟我来。”
 
加拉哈德教导他如何成为一名绅士,成为一名王的绅士。
当一切步入正轨时,加拉哈德却突然死了。
蛋西将自己活成了加拉哈德。本尊却又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成为了“王”。
 
阅读提示:
1)HE,甜宠文
2)英伦特工日常甜糖向,打怪虐菜秀恩爱,以闪瞎同事和反派们的狗眼为己任。
3)现代架空,任务中无影射任何时政真人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西方罗曼 甜文 英美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HE ┃ 配角: ┃ 其它:亚瑟王,圆桌骑士
 
 
  ☆、第1章
 
  Manners maketh man.
  当艾格西拯救完世界回来,扣上酒吧门的插销,自信洋溢、绅士风度地说出这句古老格言,他挥动手中的伞柄勾过酒杯,笔直击中身后的那个恶徒。
  艾格西感到哈利并未死去——是的,他看着屏幕目击了哈利在他眼前被枪杀死去——但此时,他穿着与哈利一致的定制西装,佩戴着和哈利一致的蓝斜纹领带,用与哈利一致的黑伞作武器,从口中吐出哈利说过的格言,艾格西模仿着哈利的一举一动,在与恶徒的格斗中,艾格西感到哈利并未死去,哈利仍然活着,就活在他的身上,活在他的精神中。
  艾格西露出微笑,行云流水地结束了一场争斗,以绅士的方式。
  艾格西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哈利仍然与他一起活着,这种感觉。所以他在哈利死后,带着自信,甚至是轻松的,拯救了世界。
  肾上腺素的上升使他感到哈利的音容浮现在他的脸上,如果他此时照镜子,他会看到出现在镜中的除了自己,还有哈利。
  然后他对他的母亲说:“来吧,去看我们的新家吧。”
  精神传承。
  艾格西曾经看过一部电影,电影里是这么说的:一个人死了,但他并未真的死去,他会在另个人的身上继续活下去,如果他们的精神一致的话。他会在他的身上生命永驻。
  艾格西为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在治安不错的住宅区购置了一栋温馨的房舍,用他拯救世界获得的第一笔薪水。
  米歇尔看到眼前屋子,不可置信地说道:“天啊,你真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这分配的福利也太好了吧?”
  米歇尔不带任何怀疑,只是感动惊喜,艾格西是个能让她信得过的儿子。
  艾格西跟母亲讲,这是工作分配给他的房子,显然他才工作没多久,就有钱去购得起一所住宅的话就反而显得他的这份工作令人惊奇了。
  而Kingsman的工作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家人,不然反而会给家人带来危险。
  艾格西穿着他的高级定制西装,走进先前的家里,帮妈妈搬家。在穷人区里,他这一丝不苟的一身反而显得格格不入。
  当米歇尔关上住了多年的住所的房门时,又从上到下地仔细打量了儿子一遍,不禁陡生感楚,喜悦地掉下泪来道:“艾格西,我的好儿子,这身衣服真适合你,衬得你很帅。我的儿子出息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很棒的。”
  这句话也许说得违心,当她把艾格西从皇家海军陆战队哭诉回来后,但没有哪个母亲会不希冀自己的儿子有出息。
  换了以前,艾格西也许会用手蹭蹭鼻子觉得害臊地跟米歇尔说,妈,快别这么说了,邻居都看着呢。
  大男孩的尴尬点。
  但现在,艾格西只是带着笑意地从口袋里抽出方巾,为母亲拭去泪水,道:“我从不会令你失望。”
  穷人区公寓的构造像个大纸方块,当你搬了一堆东西在房门口,还又是笑又是掉眼泪的时候,总是会吸引来好奇心,或者说八卦心失足的邻居伫足观看,他们或刚从超市买完限时特惠食物回来,或正要出去打第二份工。
  艾格西的妹妹坐在小孩推车上,不知情况却莫名笑得欢乐地扯了扯妈妈的衣角,发出咿呀声,“妈,妈妈。”然后拍了拍稚嫩的小手。
  米歇尔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因为在这个实在算不上好也算不上温馨的屋子里,既没有太多值得她带走也没有太多值得她留念的东西。特别是艾格西跟她说,工作分配的屋子里一应俱全,要什么也都可以买,他现在的薪水足够支付得起这些,让他的家人过上好日子。
  所以米歇尔抱起女儿,拎着一个背包,艾格西帮忙拎着另个袋子就轻装上路了。
  当搬完家,吃完晚餐。
  艾格西要与母亲做了贴面吻告辞时。
  米歇尔才惊讶道:“咦?你不住这儿?”
  “这是工作分配的家属住宅,我住在离上班更近的地方。”艾格西答道。善意的谎言不算谎言,这亦是绅士的格言之一。特别出于这份工作的特殊性,艾格西不得不对母亲这么说。
  米歇尔点了点头,和儿子道了晚安,艾格西又与妹妹说了好梦。
  艾格西回到自己的住所,在洗浴完后,换了一身红色的睡袍。这正是哈利的睡袍。
  他现在住在哈利的住宅中。
  艾格西成了加拉哈德,他继承了前任加拉哈德的一切。前任加拉哈德的工作,前任加拉哈德的住宅,前任加拉哈德的衣物,以及前任加拉哈德本身。
  一个人的住所,总显得静谧。
  这与艾格西曾经住在继父的房子里不同,那里不管白天夜里总是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艾格西站到衣帽镜前,带着哈利般的笑容,对着镜子说道:“晚安,哈利。”
  新的一天来临。
  晨光洒在加拉哈德的床上。
  艾格西睁开眼醒来,起床,洗漱,穿衣,将自己梳理得精致风度。
  “早安,哈利。”艾格西微笑着。
  “又一个美好的一天,希望今天世界也是和平无事的一天。”艾格西对着镜子说道。
  然后扯了扯领带,确认光直无暇后,带着清新的心情出了门,去Kingsman总部上班。
  “早上好,兰斯洛特。”
  “睡得好吗?加拉哈德。”
  “早上好,高文。”
  “我发现了一家不错的甜甜圈店,杰兰特。”
  艾格西和同事们例行打过招呼,走进圆桌厅进行会议。
  当艾格西坐在圆桌前,等待会议开始时。
  他做了一件从哈利死后至今最不绅士的一件事。
  艾格西正喝着咖啡——现在,他恨死在早会上提供咖啡的后勤人员了,结果一口咖啡全喷了出来。
  不巧梅林站得离他近,他几乎看到梅林的眼镜和光头上都滴下了咖啡来。
  所有Kingsman都齐刷刷地注目向了失态的艾格西。
  艾格西再顾不得什么绅士风度,赶紧站起身来为梅林擦拭眼镜和光头上的咖啡,连连道歉道:“对不起,抱歉。”
  “加拉哈德,我听梅林说你成为了一名有风度的绅士。看来梅林对于我不在期间的境况,说的也不全是真话。”哈利哈特出现在了圆桌厅,看到艾格西这冒失的一幕,颇有微词地指出道。
  艾格西惊愕得几乎下巴都要掉下来,“哈,哈利?......哈利!”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令艾格西惊异。
  因为他看到哈利不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活生生的,哈利还走到了圆桌的主席边,在亚瑟的位置上落座了。
  梅林因被艾格西喷了咖啡,还被亚瑟数落自己上交的汇报有失,光头上几欲要暴跳起青筋。若不是他多年来处事不惊的历练将他的心头的暴风雨压了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梅林,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艾格西坐回自己的座位急问道,如果现在不是在圆桌厅,而是在自己家的话,他几乎要冲上去好好扒拉哈利一番,亲眼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哈利,是不是哈利活过来了!
  虽然哈利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做,会只用一根手指抵住他的脑门封锁他的行动,然后冷静地向他娓娓道来一切。
  而不管哈利说什么,艾格西都肯定会信,哪怕哈利告诉他自己是银弹头星来的外星人。艾格西都会一声,哇,酷。然后就接受了这个真相。
  但前提是艾格西认为哈利并不会骗自己,没有必要骗自己。
  其他的Kingsman看不过去了,咳了几声暗示艾格西镇定。心里腹诽,这平民小子是什么情况?前阵子不还好好地犹如一位真正的绅士吗?怎么这才没多久就破功,原形毕露了?
  “梅林,跟大家讲解下情况吧。”哈利坐在亚瑟王座上说道,“不然我怕我们这圆桌就要被加拉哈德挠破了。”
 
  ☆、第2章
 
  梅林的声音,艾格西感觉听不真切。
  艾格西终于镇定下来,恢复了绅士该有的冷静,于是他一直盯着坐在亚瑟王位上的哈利看,一种接近于入神又接近于出神的状态。
  艾格西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哈利。梅林的讲解大意就是,感谢瓦伦丁这个怕血的反派,他在体验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开枪杀人后,光顾着恐血而没有去检查哈利的生死,更没有补上一刀就匆匆地走人了。——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反派不补刀就敢走,出生入死便是人生日常的Kingsman又哪那么容易真的被干掉呢?
  而在哈利的养伤期间,由于要交接亚瑟之位,事务繁多,便让梅林向众人保密以免出现纰漏,梅林也主张在亚瑟恢复伤情之前,不应受到其他人的打扰。
  “我?连我也不能说吗?”艾格西心中困惑,言下之意,哈利可是我的推荐人,我的导师啊!
  他的继承者。
  艾格西既难过因自己被实情排除在外,但又明白哈利的决定总是对的。
  “一名Kingsman,应当承受得起同伴的亡故而不影响心智地继续任务,这也是你的考核的一环,加拉哈德。”梅林说道。
  哈利感到艾格西一直盯着自己看,终于看向了艾格西,与之视线对视,正视道:“加拉哈德,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像一名老师问一个学生,一直看着自己是对这道题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
  “不,没有问题了。”艾格西摇了摇头,没有什么比哈利能回来更好,其余皆都是不足一提之小事。
  艾格西展现了他的标志性笑容,对哈利道:“欢迎你回来,哈利。”
  其余众人亦表示了对哈利回归的高兴,他们虽没像艾格西这样表露得如此直接,但心中没有哪个是不激动与感谢上帝的——即便他们不一定信教。
  “欢迎回来,亚瑟。”圆桌众骑士道。
  “加拉哈德,瓦伦丁事件,你做得很好。”哈利翻开公文,赞扬了艾格西拯救了的世界的行为,“兰斯洛特,你也是。”
  就在艾格西差点要因这句话露出不合时宜的憨笑时,坐在旁边的兰斯洛特紧急地救了艾格西一把,她在桌下猛拧了下艾格西的大腿,才让艾格西收敛了咧开嘴的笑,变成了得体的领受夸奖的适度的笑。
  “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艾格西道。
  但哈利的这一句话,对他认同与赞赏,比任何拯救世界能得到的奖励更棒。
  这是艾格西不曾明白的感楚。
  兰斯洛特看了艾格西一眼,却了然地扯着嘴角笑了笑,看着艾格西的模样,像一个缺少父爱的小孩,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世界上最棒的礼物——一个来自父亲般长辈的夸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