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摩诃同人)回村的诱惑 作者:我不是基佬

字体:[ ]

 
 
  ☆、一、回村的诱惑之象屯的豪门破灭
 
  
  “检票检票!”
  “小哥,刚才不是给你看过了么?怎么又检一次啊?”双胞胎弟弟一手一个已经没多余的手掏口袋里的火车票了。眨巴着眼睛,迷茫的看着列车员。
  “这是你的,他们的呢?”检票小哥指了指他身边的几个孩子,没好气的问。
  “小哥,不是学龄前儿童免票么,我弟弟们都还是孩子呢,怎么能要票呢?”迦尔纳把左手抱着的无种递给里座的阿周那,掏出口袋中的票:“卖票的姐姐是这样跟我说的,没过一米二的学龄前儿童是免票的。”
  “是这样没错,但你这个弟弟似乎体重是超标了吧?孩子都比大人占的位子都大了。”列车员指了指手里抓着零食的怖军:“唉,不是不给你通融,大过年的回趟家不容易。这样吧,你这个弟弟,我收半票,其他的孩子就都按免票算,成不成?”从挎包里掏出车票撕下来递给迦尔纳:“最大的让步了,这孩子可看着一点儿也不苦啊。”
  “成,我们补票。”看了看自己的弟弟,无法反驳什么,叹了口气,掏钱补票。
  列车员离开后,他点了点口袋里仅剩的一点钱,叹了口气:“工作没了,这点儿钱,哪够给父母置办年货的呀。”
  “哥,是不是我吃的太多了……”怖军看到哥哥叹气,停下了往嘴里塞食物的小胖手,低下了头。
  “没有,怎么会吃太多啊?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吃的太少可长不高。瘦巴巴的,怎么帮哥哥干活儿啊?”迦尔纳抬手摸了摸弟弟的脑袋。
  “大哥偏心,我和坚战哥哥都没怖军哥哥吃得好,明明我们也帮大哥干活儿了!”阿周那爬上了列车的凳子,撅嘴摇着哥哥的肩膀。
  “别闹了,你把无种都吓哭了。”忘记了自己还抱着弟弟,被哥哥提醒了才发现惊着了他。一向很疼弟弟的他赶紧坐下哄。
  “是哥哥没用,没办法把家撑起来。放心吧,过完了年肯定会有好转的。你们跟哥哥在外面奔波了一年也辛苦了,回家让妈给咱们炖肉吃。”
  “好啊~吃肉!”怖军挥舞着小胖手欢呼。坚战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摇头叹气,阿周那则抱着弟弟哄个不停。
  在火车上的硬座挨了一天一夜的哥六个,下车之后一脸茫然。没睡饱的阿周那抱着哥哥的大腿打盹儿,坚战打着哈欠牵着贪吃鬼怖军。迦尔纳则怀中一个背后一个用花棉布包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
  “坚战,帮哥拎个包,阿周那,你抱着谐天。怖军你别吃了!帮哥哥抱着无种。”安排完弟弟们的工作后,背上大行李包,手里拎着铺盖和打包的衣物,让弟弟们拉着自己的衣角,像鼹鼠一样的穿过火车站的人潮。
  “迦尔纳今天中午回家,现在就把饭菜做全会不会太早了?”般度询问着妻子。
  “怎么会呢,都摆上桌孩子们看着肯定高兴。终于都回来了,这一年真的想死我了。不知道孩子们长没长高。”贡蒂把最后一道菜炒好端上桌,打开电视:“今天大年三十,给不给你哥打个电话?”
  “不了……他肯定恨死我了,打电话也只是让他心情不好。”般度叹了口气,坐在妻子旁边。
  其实早年前般度与他哥哥持国和三弟维度罗出生在一个十分富裕的家庭。父亲奇武的财产被称为与国王相当。直到父亲去世前,兄弟们的感情都还是很好的。可是精湛的商人永远都是短命的,过劳死的奇武留给了三个孩子一笔巨大的财富。老三维度罗是个学者,无心财产,放弃争夺。而般度一开始也是想把家族企业的继承权交给身为长子的哥哥,可当时却听了奶奶与伯父的建议,一时也觉得身为盲人的哥哥无法管理家族企业,结果兄弟俩闹上了官司。
  结果很容易得见,法律支持的还是身为拥有最大继承权的长子。即便是之后输掉了官司躲在象屯种地,却依然无法磨灭当初对哥哥的伤害给自己带来的愧疚。兄弟二人数年间都没有联系,可过年的时候总还是会惦记一下。
  “过去那么久了,大哥应该早就原谅你了。”
  “可是我没办法原谅自己,放弃在公司辅佐哥哥的机会是我对自己的惩罚。只是苦了孩子们,迦尔纳未成年就要出门打拼,坚战他们书都还没念。”般度叹气摇头。
  “别想了,日子会好起来的。”拍着丈夫的后背安慰,却偷偷的用般度的手机给持国发了条短信。
  坐上回家的大巴,略有所思的想着。到村口停车时迦尔纳才想到了些什么,把行李交给弟弟,让他们回家。自己坐上回程车去了俱卢县城。
  “喂?”
  “难敌,是我。”拨通了那个不太愿意拨通的电话。难敌是他伯父持国的长子,俩人从小的交情很好,到高中都是一个班,整天腻在一起,直到父亲的官司败诉。
  “迦尔纳?哈~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喂,这是什么号码啊?为什么之前的是空号啊?哦对了,我马上要上俱卢大学了,你考上哪儿了?诶呀,今天不该说这些的,新年快乐!”难敌对迦尔纳一向视为最重要的存在,迦尔纳一家搬走之后他尝试了各种方式联系,可就是没办法。这让他苦恼的生了场大病。
  “难敌,我,我早就辍学了。”握住手机的手在颤抖,他听到这最熟悉的声音很想哭,想起来辍学后拼生活的委屈,想哭的要命。
  “辍学?叔叔跟我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现在住在哪儿?做什么?我很担心你!”电话那头的难敌匆忙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找他。
  “难敌,别问了。借我点儿钱,我没脸回家见父母了。”最后还是哭了,委屈的要死,明明努力了一整年,到头来却什么也没办法带给父母。
  “要多少,你在哪儿?”没问原因,往钱包里塞了张卡,匆匆跑出门。
  在客厅坐着的持国听到了儿子的脚步声,开口询问:“臭小子,大过年的不在家呆着要去见谁!”
  “女朋友啊老爸!”摇了摇头,匆匆换上鞋跑出门。
  “……注意安全。爸爸就是没注意安全措施,跟你妈生了一百个……”后面喊得那句估计儿子是没听到,不过也无所谓了:“超生罚款不知道交了多少……”
  没有目的的往外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回头去车库取了车。拨通刚刚挂断了的电话:“迦尔纳,你在哪儿?”
  “我在离你家最近的那个巴士站。”
  “我马上到!”一脚油门,风驰电掣的往那边赶。
  另一边,看到一群小豆丁拎着大包小包进了家门的贡蒂被吓着了,这群孩子是把大哥丢了么?
  “迦尔纳呢?”接过阿周那和怖军抱着的双胞胎,向门外看。
  “哥哥说有事要办,让我们先回来。”擦了擦鼻涕的坚战看着妈妈笑。
  “快进屋快进屋,怎么穿的这么少……”突然想起来,孩子们早已经不是当初的豪门小少爷了,叹了口气,蹲下紧紧抱住几个娃娃:“别怪你们哥哥,他带着你们外出打拼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些都是爸爸妈妈的错。”
  “我们怪哥哥做什么?大哥很宠我们的。他晚上几乎不吃饭,留着每天在工厂领的盒饭带回来给我们吃。”阿周那摇摇头,表示过的并不艰苦。
  “我吃的最多,嘿嘿嘿~”怖军挠挠鼻子:“妈妈,我饿了,我想吃饭。”小胖墩看着桌上满满的食物流口水。
  “那就先不等迦尔纳了,你们先上桌吃吧,再不吃就凉了。我给他打个电话催催。”般度牵着怖军的手,领着三个小东西上桌。
  “还是等哥哥一会儿吧,难得今天这么多好吃的……”怖军上了桌又垂下头。一家人陷入了奇怪的氛围,明明鞭炮声没停,电视里播的热闹,又是满桌的美食,可迦尔纳不在,大家就是开心不起来。
  火速赶到巴士站的难敌看到了在年三十还衣着单薄的迦尔纳,赶紧下车把外套披在他身上,拽上了车。
  “到底是怎么了!谁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穿成这样!辍学是怎么回事!叔叔呢?叔叔和婶婶虐待你么?你犯错了?”难敌心疼的一边搓着迦尔纳冰冷的手,一边皱眉问。
  “没有,他们对我很好。只是,长子养家不是应该的事情么?坚战到上学的年纪了,怖军和阿周那也离的不远。我不多赚些钱供养他们,他们就上不了学了……”迦尔纳的声音很小,在曾经的挚友面前,显得很自卑。
  “哈?上不了学?俱卢最大产业的后人竟然上不起学?你开什么玩笑!官司输了之后是我爸赶叔叔走了么?我爸做的么?”说着说着生了气:“跟我回家,我要跟他理论。”
  “别!别去。产业是我爸爸放弃的,跟伯父没关系。与其说受害,伯父才是受害方。被自己信任的兄弟告上法庭,心肯定都碎了……”叹着气,抽出双手:“难敌,借我些钱吧。我被辞退了,过完年,就又要继续找工作了。这段时间,太拮据我怕家人受罪。我是长子,没关系的,弟弟们这么小就要过这么拮据的生活,我不忍心。”
  “这个拿去。”掏出钱包,本想把里层所有的钱给他,可想了想,干脆只把身份证拿出来,钱包塞给他:“最上面那张卡的密码是你生日,还有两张是我爸的副卡没有密码。”
  “不行,难敌,这个我不能收……”
  “拿着!不拿着我会哭死的!算我求你,我见不得你吃苦!”
  “难敌……”后面迦尔纳说了句什么,难敌没听见,被鞭炮声音盖过了,可印在唇上的吻,让他忽略了那句可有可无的话。
  “语音短信:哥哥,新年快乐,般度。”手边的手机传来了一条语音消息。合着眼的持国微笑着摇头:“舍得联系我了?新年快乐,般度……”
  屋外的鞭炮声音盖过了好多东西,但总而言之,在这一天,即便在深的怨念,都让他过去吧。                        
     
 
  ☆、?回村的诱惑之俱卢县城财阀的爱情
 
  一家人围着餐桌苦眉愁脸的时候,迦尔纳笑着推门进屋,拎着大包小包:“怎么灯还亮着呀?嗯?爸,妈,怎么没让弟弟们睡觉啊,这都几点了呀?”
  见大儿子回家,贡蒂赶紧起身帮他拿包:“他们非要等大哥回来再开饭,怖军也都还饿肚子呢。你跑哪儿去了呀,手机也打不通,再晚点你爸就要报警了。”这会儿一家人才露出笑容。小豆丁们一窝蜂的跳下凳子扑到大哥腿上。
  “过年了,总要给弟弟们添置点儿新衣服才行啊。爸妈也是,忙活了一年,穿戴些好的才过得去嘛。”蹲下身把一个个袋子拆开:“本来能早点回来的,但是怖军的6个Xl太难买了,我几乎跑遍了俱卢县城所有营业的童装店。呼~还好,买到了。”
  “哥,哥!你对怖军偏心!肥老三的衣服根本就不用买,拿个面口袋剪俩窟窿套上就行了嘛!”阿周那抱着大哥的大腿跳着喊。
  “你叫谁肥老三!阿周那我要吃光你的那份红烧肉!”怖军嘟着嘴,扭着小屁股,爬上餐桌。
  “……你们已经不是五六岁的孩子了,别闹了好么?哥,你倒是管管他们。”坚战把阿周那从大哥的腿上拽下来,一副小老人的样儿摇头。
  “一个七岁一个八岁,确实不是五六岁的孩子了。”贡蒂捂嘴笑着,帮迦尔纳拆开衣服的包装:“来来来,试试你们大哥给你们买的衣服。怖军,别吃了!爸妈还没上桌呢!”快走两步到餐桌前,拎着怖军的耳朵把他拽下凳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