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同人)[古剑]百里屠苏不知道的事+番外 作者:弥默

字体:[ ]

☆、【正】报答平生未展眉
 
 
  我是ALL越党,也是大师兄党,但是也很心疼天气娘。
  死的人并不痛苦,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忘不掉,死不了,等不来。
  陵越等了屠苏一生,晴雪也是寻了屠苏一世的。
  这文就是一小段一小段,出来第五段铁柱观那里爆字数,其他的都不是很长
  希望喜欢古剑的孩子们都能耐心看完,顺便留一发脚印吧!
  就当是为了纪念这个夏天了。
  话说写到最后发现居然被恭殇虐到了- -
  最后,专栏求收藏啊嗷嗷嗷
  【序】
  “恭喜大师兄接任掌教。”
  声音犹在耳,陵越站在天墉城的城门口,三年复三年,每当到三年之期,陵越便会站在这里,他在等一个人,等一个说过会回来做他的执剑长老的人,他多希望,那个人下一刻就会出现在他眼前,对他说,“恭喜师兄。”即使他知道,他所等之人,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
  “掌门......”芙蕖站在陵越身后,她陪着他等了许久,从天明等到了天黑,可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人,陵越低低叹了口气,转头低声道:“回去吧。”
  回来吧...屠苏......
  当百里屠苏魂飞破灭之时,眼角缓缓的落下了一滴泪,他不怕死,他来蓬莱时的打算便是同欧阳少恭同归于尽,只是到了真正死的那一刻,百里屠苏却发现自己其实舍不得。
  不是舍不得这繁华的大千世界,也不舍不得那些许许多多美好的事情,他只是舍不得一个人,一个他与之定下了三年之约,答应他三年之后一定会去做他的执剑长老的人。
  对不起,师兄...屠苏不能守约了......他闭上眼,那滴泪缓缓的,自他脸颊落下。
  之于陵越,百里屠苏其实有很多事情不知道,陵越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可惜的是,这些事,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而他也有一件事,也永远无法告诉陵越了。
  这大概是百里屠苏此生到死,最为遗憾的事情了。
  【之一】
  百里屠苏第一次在天墉城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年,少年告诉他,“我叫陵越,是天墉城的大弟子。”
  “陵越......”那时还不叫百里屠苏的韩云溪小声的重复着那个名字,这是他记忆中听到的第一个名字,也是他记忆中见到的第一个人,有时候,生命中的每一个第一次,都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屠绝鬼气,苏醒灵魂,屠苏,百里屠苏。
  后来他改名百里屠苏,韩云溪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名字的过往便成了过眼云烟,师尊时常闭关,百里屠苏跟随着陵越,两人同吃同住,日复一日,年复一日。
  那时百里屠苏并不知道,当他慢慢长大以后,他遇到了很多人,他心中渐渐开始向往天墉城外面的世界,终有一天,他离开了天墉城,离开了他的师兄,离开了他的陵越,而等他想回来时,却已经永远都无法回来了。
  正如他并不知道,在他昏睡的时候,陵越一直在他床边守候,他昏睡了多久,陵越便守了多久,寸步不离。
  【之二】
  “你就是个怪物!”
  陵端的恶言恶语还在耳边久久不散,百里屠苏冰冷着脸,眼底一抹红光闪过。
  那夜他跪在师尊闭关的门前,天空中下着大雨,他被雨淋湿了全身,他说,“师尊,当年您把徒儿带回天墉城,徒儿一直把这里当做家一样,这么多年来徒儿怕自己的煞气伤及同门,除了师兄以外不敢亲近任何人,徒儿自问从未伤害过他人,但为何今日陵端陷害我,掌教真人罚我的时候,在场的师兄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说话!”
  大雨落在他的身上脸上,竟像是落了泪一样,但百里屠苏当然没有哭,他只是气愤,不满,还有一些委屈,这些气愤不满和委屈一日一日的增加,最终成了他离开天墉城的最大契机,“徒儿身负凶剑煞气,不能下山行侠仗义,日复一日,徒儿到底为何执剑,又能做些什么呢?”
  “克己复礼,明辨本心,为义执剑,坦荡无愧。”那日紫胤真人闭关的门前浮现了四句话,屠苏说他明白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完全明白,他也并不知道,在这个大雨滂沱的雨夜,有一个人站在他身后,默默不语的望了他许久,然后默默不语的离开。
  他的脸上有自责有心疼,他知道你受焚祭煞气之苦,他责怪自己不能为你分担,哪怕是一丝一毫,他为了你不远千里的跑到幽都寻找风晴雪,但当他回来时,听到的,却是你离开天墉城的消息。
  【之三】
  在琴川,百里屠苏遇到了风晴雪,遇到了欧阳少恭,遇到了方兰生,没有陵端的不断挑衅和其他同门师兄弟的冷眼相对,百里屠苏觉得,离开了天墉城,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然而他心里始终有一块地方觉得空落落的,他有时会站在方家门口,像是再等什么人,偶尔方兰生会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见到他便问,“屠苏,你怎么又站在门口啊,你是在等人吗?”一边说着,一边到处东张西望。
  那时百里屠苏便会冷着脸拨开他,一个人慢慢的走远,因为他无法回答方兰生的问题,他是在等人吗?他并不知道,他只是隐隐约约期待着,哪一日当他站到方家的门口时,能看到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百里屠苏并没有想到,那一日来的,居然那么的快。
  那时他并没有站在方家的门口,那时他刚刚通过灵蝶与风晴雪说完话,他想着风晴雪方才对他说的话,脸颊有些烫,心跳也比往常要快了些。
  这时阿翔在他面前飞了一圈,嘴里“啾——”的叫着,像是在催促在百里屠苏跟它走,百里屠苏也的确跟它走了,他并没有想到的是,阿翔带他去见了一个人。
  在见到陵越的那一刻,百里屠苏便知晓了,他心中隐隐期待的能够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如今真真正正的站在了他面前,百里屠苏呆呆的望着陵越,呐呐道:“师兄......”他的话一出口,便看到对面的男人缓缓的笑了下。
  百里屠苏瞬间感到脸更热了,就连夜晚的凉风也无法使他脸上的热度降下去,他的心狂跳着,似乎在催促着他赶快跑过去抱住眼前的男人,但他终究是没有。
  陵越与百里屠苏一起回了方家,方家很大,有很多空房间,但陵越还是习惯性的同自己的师弟睡在一间屋子里,他这次下山,是要带屠苏回天墉城的,但看到屠苏与风晴雪,欧阳少恭,方兰生相处时隐约带着笑意的眼,那句,“屠苏,跟我回天墉城。”还是没有说出口。
  再等等吧,他想,忽略掉了心底那抹失落。
  他的师弟,当年瘦小的男孩,终于还是长大了......
  百里屠苏说,“师兄不会为了我徇私。”然而你并不知道,那日陵越回了天墉城,听到你杀了肇临畏罪潜逃的消息后,屈身跪在了向来只是弯下腰的掌教真人面前,他说:“那我就替屠苏顶罪,杀了我吧。”
  他不会为了你徇私,但他却能为了你去死。
  【之四】
  陵越还是将那句,“屠苏,跟我回天墉城。”说了出来,他当然看到屠苏脸上的不愿,但他比无他法,“这里不像天墉城,有足够的灵气来压制你体内的煞气。”他这样说着,但他知道,他内心还有一种自私的想法,他想要带着屠苏回天墉城,因为那里,没有风晴雪,没有欧阳少恭,没有方兰生,只有百里屠苏和陵越。
  然而令陵越并没有想到是,百里屠苏居然拒绝了,他的眼睛几乎就在屠苏拒绝的那一瞬间暗了下去,同时暗下去的,还有他的心。
  陵越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沉着脸牵着百里屠苏的手便往外走,这时方家的小少爷方兰生挡在了他们面前,“唉,你要走你自己走,干嘛非逼着屠苏跟你一起走,你没有听说过强扭的瓜不甜,他在天墉城一点都不好!你看屠苏这张苦瓜脸,你是他师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屠苏他一点都不想跟你走。”
  陵越的心一颤,他下意识的看向百里屠苏,他当然能看的出屠苏不想跟他走,所以他害怕,他更想要带屠苏走,他心中隐隐觉得,终有一天,百里屠苏便不再是当初他的师弟了......
  陵越看着他,他多么想听到屠苏开口说,“不,不是的,师兄对我很好。”但是百里屠苏没有,他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陵越的神色更暗了,原来我对你的好,在你的心中,什么都不是......
  他感到胸口就像是万箭穿心一般,痛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然后,他缓缓的放开了紧拉着的,百里屠苏的手。
  百里屠苏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然而当他看到陵越脸上的表情时,心中竟然有一些慌乱,陵越脸上的神色其实并没有多少变化,但百里屠苏却感觉到了一股悲伤,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抓住陵越的手对他说,“师兄,我跟你回去。”但是他没有。
  肇临的死还没有查清,他还不能回去,百里屠苏想,但他并不知道,当他在琴川抓采花贼行侠仗义的时候,陵越与芙蕖站在天墉城的门口,看着那能够离开天墉城的长长阶梯,陵越叹道:“当年就在这里,我答应过屠苏,等他除去煞气之后,我就带他下山,但他现在下山了,我却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是那样的后悔和自责,你通通不知道。
  【之五】
  陵越并没有在琴川呆太久,解决了翻云寨的事情后,陵越得之陵端获掌教真人之命下山抓屠苏,陵越皱着眉,对屠苏道,“你们先离开琴川,我想办法揽住陵端。”
  百里屠苏看着眼前略显几分焦急的人,微微张了张嘴,陵越能下山来琴川找他,虽然他嘴上没说,但心中却是很高兴的,虽然陵越来的初衷也是想要带他回天墉城,但百里屠苏心中却并不想他这样快就离开。
  但已到了嘴边的阻拦的话却又被他咽了下去,百里屠苏冲着陵越点点头,“好,师兄一路保重。”他不知道留下陵越的理由是什么,亦说不出阻拦他的话。
  陵越扯着嘴角笑了笑,缓缓的低下了头,他原本是不想要跟屠苏告别的,可......陵越摇了下头,抬手拍了拍百里屠苏的肩膀,便离开了方家,百里屠苏的手不自觉的抚上刚刚陵越拍过的地方,低下头微微笑了笑。
  然而陵越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陵端,当他回到天墉城时,陵端早就下了山,陵越没有来得及多做停留,便又匆匆下山。
  听到大师兄回山后的芙蕖连忙兴冲冲的跑来,却只看到了一抹淡紫色的光,芙蕖脸上的笑瞬间散了去,她嘟了嘟嘴,埋怨道:“怎么一个一个都往山下跑,屠苏是,大师兄也是...莫非是喜欢上了哪家的姑娘?”
  陵越下山后,百里屠苏正在与陵端对峙,陵越见百里屠苏脸色异常,连忙出手打断了他们二人,屠苏吐了口血,转头看到是陵越,不由心中一喜,“师兄......”陵越点了下头,对陵端道:“屠苏已经一忍再忍,你们何不见好就收,掌教真人给你们的法宝,是让你们来伤害同门师弟的吗?”
  陵端心中大怒,大师兄从小就护着百里屠苏,现在他杀了肇临,大师兄居然还要护着他,真不知道这个怪物到底给大师兄下了什么迷魂药!陵端眯了眯眼,怒极反笑道:“大师兄,我可是奉了掌教真人之命下山抓百里屠苏的,大师兄是要包庇他吗?”
  陵越看了眼他手中的天方残光剑,脸色微变,刚想要说些什么打发了陵端,却不料陵端继续口出不逊,“大师兄平日里是怎么教导我们的,要恪守门规,怎么到了屠苏这里,就开始包庇起来了。”
  屠苏听陵端对师兄出言不逊,心中一怒,不管身受重伤便站到陵越身前,“陵越知道陵端不会这么容易便收手,又听屠苏说现在还不能跟他回天墉城,心中不免又急又气,只得敲昏了屠苏。
  马上便是月圆之夜,陵越并没有将屠苏带回天墉城,而是将他先带到了铁柱观,陵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抓拿屠苏的好机会,自然也是跟着陵越他们一起去了铁柱观,陵越为防止陵端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带走屠苏,只好在门口下了封印。
  但让陵越没有想到的事,陵端居然在月圆之夜打破了他的封印,并跟屠苏,风晴雪还有襄铃到了禁地,还意外的点亮了火把,破坏了封印,湖底妖兽长啸不止,引得铁柱观主带领一群人来灭了火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