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神话同人)天宫包邮 作者:輕薄的假象/轻薄的假象(上)

字体:[ ]

 第1章 宝莲灯
  
  苗知尘打开后备箱,还剩下一个包裹,送完了这一单,他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苗知尘吹着口哨,查看包裹上的地址,收件人一栏是空白,地址写着“天宫”两个字。
  苗知尘纳闷了,天宫是什么地方?他在这个城市土生土长二十多年了也没听过有什么地方叫做天宫的。莫非是新开的高级会所?他拿出手机用GPS定位查找,一无所获。
  苗知尘想,这又是一个寄不出的包裹了。
  苗知尘当了两年快递,见过的稀奇古怪的事也不少,他遇到过有人要把包裹寄送到墓地,寄送到二次元,甚至寄送到外星球,那收货地点写得五花八门的。当然,这种包裹要么是根本不给寄送,要么就是退回原处,也不知这个天宫包裹是怎么混进来的,连个退件地址都没有。
  这一天的事差不多搞定,苗知尘坐上车,打算回公司报个到就回家了。
  这个点正值下班高峰期,公路上的车多得要命,红绿灯拼命跳来跳去,堵车堵得人心烦气躁。苗知尘低头玩手机,下完一盘五子棋后前面的车总算动了,他连忙跟上。接下来的这一路都开得挺顺畅,苗知尘down到谷底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可这车开着开着,就不对劲儿了,道路旁的车辆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白雾,那白雾像是有生命般地涌动着,争先恐后地扑向苗知尘。
  苗知尘觉得心里不太踏实,莫非雾霾又严重了?今天的天气预报不是说天朗气清么!他踩下油门,加快车速,但无论他如何行使都开不出这片白雾区域。
  苗知尘额头冒出了冷汗,这事儿不对劲!白雾从车窗的缝隙涌入,很快就充满了车厢,再然后,苗知尘两眼一翻,晕了。
  苗知尘是在一阵嘈杂声中醒来的,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就是仓库分配快件时把包裹甩来甩去的声音。
  原来那奇怪的白雾是一场梦,他这么想着,就睁开了眼,挂上习惯性的笑容。在家以外的地方,他始终都是笑着的,礼貌而帅气,这能让他给别人留下很好的第一印象,对于他们干快递这一行的人来说非常重要。可不一大会儿,他又把眼给闭上了,笑容也没了,还在做梦呢,再睡半小时好了。
  “小伙子,装睡可不好。”一个鹤发童颜的人捋着自己的胡须说道,“六十亿人中能选中你也是缘分了,快,别睡了,起来干活吧。”
  这人在苗知尘肚子上打了下,苗知尘顿觉一团温暖的气体被打进了体内,游走于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无比舒畅,瞬间就精神奕奕的,这使得他再也无法装睡了。
  苗知尘不情不愿地下了床,用一双眼尾泛红的桃花眼戒备地盯白胡子,问:“你是谁?这是哪里?”
  白胡子笑眯眯的,一脸和善,他说:“对了,你们凡人讲究自我介绍,我是太白金星,我找你来是为了……”
  苗知尘想着这个梦真是好奇怪又爬回床上去了,他还是继续睡吧。
  太白金星把苗知尘拉起来,说:“你这孩子,怎么不把别人的话听完呢?”
  苗知尘眯缝着眼,整个人就软软地往床上倒,说:“老大爷,您是古装剧看多了吗?”
  太白金星惊诧地说:“什么老大爷,我可是正值壮年呢!你看我这脸,有皱纹吗?有眼纹吗?这皮肤分明是光滑粉嫩吹弹可破,你怎么叫得出大爷两个字来!”
  苗知尘对着太白金星定睛一瞧,果真见这白发白须的人竟是有着一张年轻到可说是幼稚的面孔,若是把他这胡须给剃了,恐怕也就才十几岁的模样。
  苗知尘扯住太白金星的胡子,用力往下拉扯,太白金星痛叫一声,去打苗知尘的手,“你怎么能乱动别人的胡子呢?!”
  苗知尘拽着一根被他扯掉的胡须,惊悚了,说:“你这胡子不是假的?”
  太白金星说:“这是货真价实的好么!我的胡子在天宫可是有名的美髯呢。哼,你们凡人就是不懂欣赏。”
  太白金星转了一个圈,他的周身散发出盈盈白光,当白光消散,他的胡须不见了,白色的发和眉毛也都成了黑色,赫然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儿!
  太白金星得意地说:“这下你就抓不到我的胡子了。”
  苗知尘:“……”他一定是见鬼了。
  苗知尘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胆小的人,他看鬼片面不改色,去鬼屋不动如山,但太白金星这一秒换装确实让他小心肝一颤,在震惊后他白眼一翻,晕了。
  太白金星:“……”凡人真是脆弱。
  太白金星强制弄醒了苗知尘,在他的眉间一点,送去一缕仙气,这样就算苗知尘吓破了胆也不会晕倒了。
  太白金星说:“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神仙。”
  苗知尘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好吧,你是神仙,那么神仙大爷,你要我做什么?”
  太白金星瞪眼,叉腰,“我都说过了我不是大爷!”
  苗知尘说:“可是在神话传说里太白金星就是个老大爷啊。”
  太白金星说:“你们的印象是错误的!我会扮成老头的模样那是为了让自己显得稳重些,哼,我在神仙里地位可是很高的,仅在三清之下,但是我的容貌和我的地位不太符合,所以我才会扮成老头的。”
  苗知尘说:“好吧,太白金星,我姑且就当你是真神仙不是骗子吧,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
  太白金星说:“你居然怀疑我是骗子!说吧,你要我做什么来证明我是真的神仙?点石成金吗?我做给你看!”
  太白金星没等苗知尘点头,就对着苗知尘的皮带一指,苗知尘的皮带刹那间就变成了纯金的,重量陡增,压得苗知尘的裤腰直往下掉。
  苗知尘提着自己的裤腰,摸了摸皮带,确认这是不掺假的金子,咽了口口水,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好吧,我信你了,你能把皮带给我变回来吗?”
  太白金星说:“诶?你不要金皮带吗?我记得凡人是很喜欢金子的。”
  苗知尘说:“我喜欢金子,但我更喜欢自己衣冠齐整。”半身裸奔这种事太有伤风化了好么!
  太白金星在前边领路,苗知尘就在后边跟着。
  苗知尘边走边观察这个地方,这里很大,处处都是亭台楼阁,建筑风格很是复古,或者说,根本就是古代的建筑群。地面上飘着一层薄薄的白雾,像是云朵般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有的像是软软的棉花糖,有的像是丝滑的牛奶,给此处平添了几分仙气儿。
  苗知尘问了太白金星这是何处,太白金星头也不回地说是天宫。
  两人在一个大房间外停下。
  房间的门大大敞开,里面全是各种箱子,有人在将这些箱子从一处搬到另一处,应该是在按照一定的规律重新排列组合——苗知尘起先听到的仓库整理快件的声音就是从这房子里传出的。
  太白金星走进房间,从一大堆箱子里翻出一个来,那个包装苗知尘太眼熟了,不正是他剩下的最后一个包裹么。
  太白金星说:“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包裹送给刘沉香。”
  苗知尘掏掏耳朵,问:“你说送给谁?”
  太白金星说:“刘沉香。”
  苗知尘说:“你说的刘沉香难道是劈山救母的那个刘沉香?就是那个拿着宝莲灯到处跑被舅舅打得哭爹喊娘还要去华山救人的刘沉香?”
  太白金星说:“对对对,就是他,没想到你这个年轻人还有点见识。”
  苗知尘问:“我为什么要把这个包裹送给刘沉香?我要怎么送给他?他是神话里的人物又不是真实存在的?这个包裹里到底是什么?”
  太白金星说:“哎,你问题这么多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苗知尘说:“慢慢回答,我不着急。”
  太白金星变回老头子的模样,摸着自己的胡须,组织了下语言,给苗知尘讲述了有关天宫的事。
  在人间界,是流传着许多关于神仙的故事的,比如宝莲灯,封神榜,夸父追日,盘古开天辟地等等。也许如今的人绝大多数都认为神话只是前人的臆想,但事实上,神话都是真实存在的,正是因为有了神,有了神话,才会有人类和人类的历史。
  太白金星说:“前不久,天宫的时间轴出现了混乱,很多神话变得支离破碎,甚至不复存在,长此以往下去,这些神话就会从人类的记忆中消失。你要知道,人类的信奉对于神仙来说是很重要的,而神仙的存在对人类来说也同样重要。如果人类再也记不得神话,那么他们就不会相信神仙了,没有人相信的神仙就会陨灭,而神仙一旦陨灭了,那么一切历史都将重写,人类将会灭亡!”
  苗知尘咀嚼着太白金星的话,他说:“你的意思是说,若是没有把支离破碎的神话给修复好的话,那人类就会迎来世界末日了?”
  太白金星欣慰地点头,说:“孺子可教也。”
  苗知尘疑惑地问:“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难道我还能拯救世界?”
  太白金星说:“哦,你不能拯救世界,拯救世界这种事是我们神仙做的,不过呢,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神话故事之所以会支离破碎,那是因为这每一个故事中都缺少了能完成故事的关键物品,当这些关键物品都不在故事当中,这个故事就无法完成了。
  苗知尘要做的,就是把缺少的关键物品送到相应故事里指定的人手中。
  
  第2章 宝莲灯
  
  太白金星要派给苗知尘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送宝莲灯。
  在沉香救母这个故事里,宝莲灯是至关重要的存在。若是没了这个灯,刘沉香不会恢复记忆,被封印的仙法也无法释放,如此别提救母,这辈子怕是连母亲是谁都想不起。
  太白金星说:“你一定要把这灯送到刘沉香手里。”
  苗知尘问:“如果没送到呢?”他记得在沉香救母这个故事中宝莲灯遗失了好几次,都是被二郎神给弄走的。
  太白金星说:“那就抢回来,再送给他。快递员的任务不就是把包裹完好的送给客户吗?我看过你的履历,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快递员,你一定能做到的。”他这么说着看了看手腕上根本不存在的手表,说,“哎呀,时间不多了!再不去就跟不上故事的节奏了。”
  太白金星不由分说地把宝莲灯塞给苗知尘,然后飞起一脚,把苗知尘给踢到了天边!
  这天边隐藏着通往尘世的隧道,名为凡尘道。
  苗知尘就直直坠入这凡尘道中,穿越过白云万丈,就到了凡间。
  苗知尘屁股着地,摔得嗷呜惨叫,一大群人围拢过来,盯着苗知尘瞧稀奇。
  苗知尘环顾四周,见这些人都是穿的汉代服饰,便明白自己这是被太白金星一脚踹进了沉香救母的世界。他顿时有了骂娘的冲动,这个糟老头什么都没交代清楚,他要怎么去送快递?他一没刘沉香的联络方式,二没刘沉香的住家地址,三不知刘沉香的年岁相貌,他要怎么才能把东西送到刘沉香手中?靠第六感吗?!
  苗知尘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对围观众人露出了微笑,他这一笑,好几个不经事的小姑娘都红了脸,被自家大人拎着耳朵拖回了屋,另外的人也就三三两两地散了,剩下一个中年汉子。
  汉子说:“哟,小年轻,你是哪家的娃娃啊?”
  娃娃这两个字让苗知尘嘴角抽了抽,但他仍维持着得体的笑容,站起身,拍了拍灰,说:“我是外地来的,请问这里是哪里?”
  汉子说:“你可不是外地来的,你是天上来的。”他指了指天,说,“咱们都是瞧着你从天上掉下来的。”
  苗知尘冷静地否认道:“不,你看错了。”
  汉子说:“诶,我懂我懂,神仙么,总要保持点神秘感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