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陆小凤同人之人间难留 作者:奚光舒

字体:[ ]

 
 
文案:
心不死,欲高飞,那是霍天青。
以剑入道,只求剑之极,那是西门吹雪。
关中叶家三子,天生能言,传言其父抱过刚出生的三子时,三子就口出其名“叶久柳”,七岁聪慧异常,然身体孱弱,当世神僧为其批命,命批不祥,唯善能解,其家人遍积功德,唯望留住幼子性命。世人皆道,天下善人莫过于叶家人,因而大多数人都愿给叶家人方便,叶家的生意也越发兴盛 
章台杨柳,人间难留,王孙公子,举止优容。居江湖高富帅榜第七,江湖才俊榜第三。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满楼叶久柳 ┃ 配角:姜小白 ┃ 其它:
==================
 
  ☆、NO ZUO NO DIE
 
  花满楼,江南首富花家七子,八岁目盲,热爱生命,乐观度日,习听声辩位,经年后举止如常人,十四岁自创流云飞袖,为人谦和温柔,如浴春风,于弱冠之年结识陆小凤,从此陷入一个又一个麻烦,现居百花楼。
  鲜花满楼,灼灼如花,君子如玉,自当求之。居江湖高富帅榜第三,江湖才俊榜第七。
  叶久柳,漠北巨擘叶家三子,天生能言,传言其父抱过刚出生的三子时,三子就口出其名“叶久柳”,七岁聪慧异常,然身体孱弱,当世神僧为其批命,命批不祥,唯善能解,其家人遍积功德,唯望留住幼子性命。世人皆道,天下善人莫过于叶家人,因而大多数人都愿给叶家人方便,叶家的生意也越发兴盛。
  章台杨柳,人间难留,王孙公子,举止优容。居江湖高富帅榜第七,江湖才俊榜第三。
  ----------出自江湖日报第七八一期
  南京的秦淮河烟波浩渺,摇橹声声,两岸女子红袖招,鲜衣少年春衫薄,秦淮不管过多少年都是这样的温柔多情,这样的美最是让人不免叹句人间难留。
  人间难留,善财久柳。
  这句话不是叶久柳说的,也不知是谁说出来,只是看到叶久柳那张终日有些苍白却充满明媚笑容的脸大家都会叹一句人间难留。
  叶久柳总是喜欢救人,救各种人,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救人,或许因为那个神僧批命,唯善能解,或许因为家人们多年的行善,渐渐让他习惯了随手救人,又或许他喜欢他人望向他那种感激热切的目光。
  一朝家破的世家骄子,心怀正义被陷害的武林大侠,俗世愁苦的贩夫走卒,江湖上有多少找麻烦的人,江湖上就有多少经叶家救治的人。
  江湖人都讲究知恩图报,那些人被救后有的用自己的力量在商场上尽量帮助叶家,有的无处可去便留了下来,保护病弱的叶久柳。
  叶久柳倒是运气不错,没有出现斗升米斗升恩的情况,反而自家生意是越来越好,家中子弟出外行走江湖,众人都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尽力照拂一下,叶家子弟也没有不堪之处,反之叶家抚穴手渐渐在江湖上闯出名头。
  因而,当江湖上的人,不管是得到他帮扶的人,还是他的那些朋友闻知他被家人送到南京养病时,都赶去看望他。
  气爽,风柔,午后,春风楼。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腾身一跃,从窗口跃进,身影一动便在春风楼二楼站定,少年面目俊秀,星目剑眉,一笑仿若山花绽燃,一身气派,像个走马章台的鲜衣公子,只是言辞轻浮,嬉笑间尽是风流之色。
  “姜小白。你的江湖日报又在写什么?伪善那家伙怎么只居江湖高富帅第七,”莫柏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满是嬉笑。
  伪善,江南叶家叶久柳的两个好友对他的昵称。
  “万梅山庄的剑神西门吹雪,西域魔教的少主玉天宝,南海白云城的剑仙叶孤城,还有那几个,你觉得我们的伪善大人还喜欢排在他们哪个前面。”
  埋头算账的少女头也不抬,一手珠算啪啪作响,一连串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少年才俊随口蹦出,和着姜小白轻灵的嗓音,如听泉打山间石。
  这声音听上去是个十几岁极美好的少女,实际上,如果忽略这个少女是江湖日报的创办者,并且将一份极正规的报纸变为相亲参考,将八卦作为终身爱好的话,那么这个还是成立的。
  “你也不该用七,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对七这个数字有多介怀。” 莫柏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像是开玩笑道。
  “柳家与江南花家七子多好的亲事,对方身家清白,才情具备,又是大善之家,命格更是相合。”
  “对方是个男的。”莫柏古怪的说道。
  “一对真心相爱的人是不在乎性别的。”姜小白幽幽的说。
  “哈哈,”莫柏突然大笑,“这几天送拜帖的想把女儿嫁给伪善的也多啊,这不是你的手笔?”
  “总是要有人提醒他们,时光大好不宜蹉跎。”姜小白不作嬉笑,神色严肃道,“而且这几天下帖子的人也不多,几百个吧,大抵都是些生意上的往来。”
  “该在的不在,不想见的却在,我都到了这大半个时辰不见伪善,”莫栢语带一丝幸灾乐祸,拖长声音道。“伪善那小子不会将你抛下,又跑去和他那小妻子交流感情了吧。”
  “。。。。。”珠算声明显小了。
  姜小白深深吐了一口气,她是不是让莫柏这家伙太闲了。
  姜小白是叶久柳七岁那年逃家游玩救下的,姜小白第一次见到叶久柳时,叶久柳还是一个胖乎乎有些天真的富家小少爷,穿着老家主特意从织锦堂定制的华裳,黑法束得高高,一张包子脸挂着极灿烂的微笑,最喜欢嚷着,“这个不错,爷要全买下,小爷不缺银子。”
  姜小白当时就想,这就是个二货,分分钟都在说,钱多人傻速来坑。
  叶久柳第一次遇见姜小白时,姜小白刚从红楼里逃出来,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只有一双眼睛,璨璨如星,倔强而明亮。
  叶久柳笑了,心想,有了这只花猫在,爹娘就不会再说我皮了。
  “爷要买下她,爷有钱。”叶久柳甩出一叠银票给追来的红楼的人,很理所应当的说道。尚未变声的少年声音带着软软的嗓音,有种阳光的温暖,让久居黑暗中的人忍不住沉沦。
  “跟我走吧,我叫叶久柳。你叫什么?”
  原本见财起意的红楼打手听到叶久柳这个名字,吓白了脸。
  关中柳家,只四个字就让他们生什么其他心思。
  就这样,叶久柳收养了姜小白,打打闹闹。
  直到少年变成如今喜欢随手助人的佳公子,少女变成了喜欢给自家好友相亲的八卦女。
  “你最好不要在花满楼面前这么说,毕竟有只挖了三天地的陆小鸡就是你的榜样。”江小白翻了个白眼,觉得这货就是no zuo no die的代表。
  上次赖在这里喝了三天三夜,整整喝完叶久柳视若命根子的十几坛梨花白,被怒极的叶久柳支使了三个月,将整个大庆几乎跑了一遍才放过他。
  两人很明显都想到这件事,想到陆小凤走的时候一身的狼狈,真是,真是太难得了。
  “哈哈”
  “好了,我说是时候把他捉回来了。”姜小白心生愉悦,明显这季度又赚了不少,但是明显不能抹杀对叶久柳逃家的奴役。
  “话说,花满楼好像被一个破落的公主盯上了,就是不知道我们的伪善抢得过还是抢不过那貌美如花的公主”莫柏声音中带着一点幸灾乐祸。
  “去看吧,伪善这家伙可还欠着我东西呢。还有你走了,那些人怎么办?他们可是这往这里赶过来?”少女手脚利落在身后的墙上一顿敲打,墙上不断出现暗格弹出,锁住,不一会儿原本放在桌子上的一堆账本和印章之类的就都消失不见了。
  “还是不管看几次,都觉得这堵墙真是神奇。”莫柏在这个书房里最喜欢的就是这堵什么都没能放下的墙壁,他曾经向叶久柳将书房专门借过来几天,用各种方法研究了几天,就是不知道那些机关是用什么运作的,那些装进去的东西又放在哪里。
  “别想了,上次你不是自己试过了吗?"
  “呵呵”莫柏神色尴尬地,想起自己为了借到这书房种种幼稚行为,最后还是不明白柜子根本就只是一个幌子,真真的机关就在墙里面,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叶障目,自以为是地坚持自己的观点。
  随后赶来看望叶久柳的好友面对的只有一座空空的南京别院,只能心酸的领会了关于呵呵两字的奥义。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写手,多多包涵
 
  ☆、鲜花满楼
 
  花满楼对鲜花总是有种强烈的热爱,正如他热爱所有的生命一样。 
  黄昏时,他总是喜欢坐在窗前的夕阳下,轻抚着情人嘴唇般柔软的花瓣,领略着情人呼吸般美妙的花香。现在正是黄昏,夕阳温暖,暮风柔软。 
  小楼上和平而宁静,他独自坐在窗前,心里充满着感激,感激上天赐给他如此美妙的生命,让他能享受如此美妙的人生。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楼梯上响起了一阵很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匆匆奔上了楼,神情很惊慌,呼吸也很急促。 
  她并不能算太美,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却非常灵活聪敏,只可惜现在她眼睛里也带着种说不出的惊慌和恐惧。花满楼转过身,面对着她。 
  他并不认得这个女孩子,但态度还是很温和,而且显得很关心:“姑娘莫非出了什么事?” 
  小姑娘喘息着,道:“后面有人在追我,我能不能在你这里躲一躲?” 
  “能!”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只不过一声明显出自屋内几乎完全没有考虑的花满楼,另一声却是从门外传进来,倒是一个极好听的温润声音,像是冬日的暖阳,只是他说出的话并没有这么温暖。 
  “你来了。”花满楼颇无奈的一笑,但明显语气中带着一点欣喜。
  毕竟遇到童年玩伴是件极高兴的事,哪怕他的童年玩伴极不靠谱,老是喜欢叫他娘子。
  “我来了,毕竟我家娘子是个时不时就引来野蝶飞燕的花仙。”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倚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花满楼,他的五官精致而俊逸,细目剑眉,墨发如瀑,只用一根墨色的绸带高高束起,此时他的神情专注望着花满楼,好像他的世界只能容下他眼中的那个人。
  被这样看着的女人无疑是极幸福的,是极为让人感动地。
  但花满楼是一个男人,哪怕是一个常常被盼女心切的母亲当做女儿许人的家中幼子。
  若是寻常男人,怕是早冲上去用武力解决。
  花满楼却一点特殊的反应也没有,当然,任是一个脸皮再薄的人被同一个人这样看了三年,他也会习以为常,处之若素,
  “不是说在南京养病吗?小白怎么将你放出来?”花满楼浅浅笑着,有些打趣的说道。
  “还不是快要到查账的日子了,这时候不走,难不成真要我耗死在账目上。”叶久柳撇撇嘴,颇为孩子气的说道,他本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少年,这个幼稚的动作做来倒是平添了几分清朗的阳光,“哎哎,花满楼,你不关心一下我的病情吗?”
  “你呀。”花满楼淡淡的笑了,好友依旧不着调的口气并没有让花满楼感到不舒服,反而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本来前一刻,我还以为你真的病重了呢。”
  “现在呢?”
  花满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扯着嘴角轻轻的笑。
  两个许久未见的人总是有许多话要讲,只是此时此地尚还有其他人存在,无言的默契让两人仅仅是对面站着就有一种没有第三者能插足的氛围。
  两人这样子似是将楼中另一个人忘记了。若是往常花满楼绝不会这样不顾别人的感受,他总是为别人想得多,总是体贴别人,照顾别人的感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