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伴你侠客行+番外 作者:兮叶宛宛

字体:[ ]

 
 
文案
《侠客行》同人
穿越时空而来,却意外失忆,前途渺茫,不知该往何处去,就在此时,石中玉遇到了与自己有九分相似的石破天。
石破天自出江湖以来,人人皆把他错认成花心纨绔的石中玉,只有他不会认错他。
由相遇,到相知,相爱,这个人始终陪在他身边。
 
健气阳光开朗受vs天然黑□□武功高强攻
**************
会不定时修文,毕竟写着写着有时就又有新灵感了。
 
内容标签:年下 武侠 穿越时空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中玉,石破天 ┃ 配角:叮叮当当,侍剑,阿绣,李信 ┃ 其它:雪山派,长乐帮,侠客岛,兄弟,同人
 
 
 
 
  ☆、第一章 失忆
 
  “唔……”头好痛,青年男子按着额头,企图缓解头痛,一边用另一只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一边也慢慢睁开了眼,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个什么情况?
  粉色的帐顶,身边浑身赤、裸的女子,和同样浑身赤、裸的自己,房内一片衣裳凌乱,暧昧的气息挥散不去。
  这是哪里?青年男子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青年男子的的动作已经把身边的女子吵醒了,那女子娇喘一声:“哎呦,石公子,您醒啦?”说着就要靠过来。
  青年男子往旁边一侧,躲过了女子的靠近,他又不认识她,而且还没穿衣服。对了,衣服!青年男子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自顾自地穿了起来,可是地上衣裳散乱,时不时还拿到了女子的衣物,害得他费了好大一番劲才总算是把衣裳穿好。
  女子看到他这一番手忙脚乱,兀自咯咯笑个不停:“石公子,您着什么急啊,您昨天晚上不还说要醉卧温柔乡吗?”
  “石公子?”是在叫他吗?可是他不姓石啊,他姓……姓什么来着?记不起来了!他叫什么名字?他是谁?男子双手抱头拼命地回想,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你说,我是谁?叫什么名字?”男子焦急问起了房中的另一个人。
  “石公子,您怎么啦?您没事吧?”女子见他这个样子,也着急了,万一他出了什么事,自己的招牌也就被砸了,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要出事也得等出了这个门再出啊。
  “没事。”男子经过这一番,也稍稍冷静下来了,“这是哪里?还有你是谁?”
  “石公子,这是丽春院啊。您昨晚可是点了奴家依云的的名啊,怎么才过一晚上就不记得奴家了呢。”女子娇嗔道。
  丽春院?而且昨晚上……
  男子觉得头更痛了,扶额:“闭嘴,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我叫什么名字?”
  “公子名叫石中玉。”女子见他不耐烦了,也不敢多说。
  石中玉?这是自己的名字?完全没有印象,算了,不想了,越想头越疼。首先,还是先离开这个地方吧,这味道真不舒服。这番思量了一会,穿戴整齐的石中玉就径自出门去了。
  此时他还不知道,“石中玉”这个名字究竟是多么深的坑。
  此时他正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闲逛,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街道和房屋,一方面感到新奇好玩,另一方面却是茫然。他总觉得周围的事物都十分的陌生,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而自己也失去了记忆,只觉得未来一片渺茫,有种天大地大无处可安家的失落感。摇了摇头,抛去这种感觉,现在不是文艺的时候,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
  石中玉随便找了个客栈住下,掏钱的时候发现自己还真是有钱,金银珠宝一样不缺,怪不得一醒来就是在那什么丽春院了里。额……不对,自己怎么会在青楼里,他不记得自己喜欢逛青楼啊,他可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不对,我本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喜不喜欢逛青楼自然也不记得了……石中玉领了房间号,边走向自己的房间,边胡思乱想着。
  石中玉进了房间首先叫小二烧了一桶热水,洗去身上的脂粉味,这味道真难受。再叫上热菜热饭,吃饱喝足以后,一股倦意涌上心头。今早忙活了这么多事,昨晚大概也没睡好,现在心理和生理都感到了疲累,是应该休息一下了。于是石中玉便爬到床上开始了补眠。
  一觉醒来,日已近黄昏。叫小二打了水进来,洗个脸,顺便端详一下自己的相貌,长得倒是端正,唇红齿白,一副富家公子模样,只是眉眼间有些轻佻。整理稍毕,石中玉见外面天色已经昏暗,也就不打算出去了,径自在房里用了晚饭,思考今后的日子该何去何从。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请大家多多谅解。
 
  ☆、第二章 逃命
 
  寂静的乡野间,一名男子正行色匆匆,他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头发也披散着,从披散在额前的头发间依稀可以看出他黝黑的肤色,还有那一双粗得不像话的眉毛和拉碴的胡子。
  这名青年便是石中玉了,要说他为什么这幅打扮,则要说起两天前的事了。说到那石中玉失了忆,找个客栈住了下来,寻思着先打听清楚这个小镇的情况再做下一步的打算。自己现在失忆,可以说是举目无亲了,先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认识的人,之后再从长计议。没成想还真给石中玉遇上了故人,可惜这个故人是仇人,这就是所谓的万里他乡遇故知——仇人吧。
  那日他正悠闲地在街上散步,他对于这里的一切事物都好奇极了,看到什么都想摸一下。
  “石中玉,你给我站住!”一声怒喝从后面传来。
  石中玉听到有人叫自己,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只见一把剑向他刺来。
  “啊!”他慌忙就地一滚,躲过了那一剑。正想开口问清情由,才刚说了个“你……”,那人不依不饶,又是一剑横劈过来,他急忙又是一个打滚,再次躲了过去。石中玉全部的精神都用来躲闪剑招了,根本没机会开口说话。还好原来的石中玉毕竟是会些武功的,身手也还灵敏,这两招勉强给他躲了过去。但毕竟现在的石中玉不懂武功,只是靠着身体的本能反应,两人这样你刺我躲的过了几十招后,很快石中玉身上便挂了彩。
  石中玉眼看这样下去自己输定了,不禁着急了起来,越急越乱,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石中玉不由感到绝望,难道要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了吗,他根本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了,只觉得是无妄之灾。
  原来这人便是雪山派的呼延万善了,雪山派之前到长乐帮擒了他们的帮主回来,不成想被人趁乱救走了,前些天闻万夫又被石中玉这小子打伤了,现在雪山派众人正在四处寻找。现下雪山派正好停留在了这个小镇,呼延万善是出来买东西的,却正巧遇上了出来闲逛的石中玉。呼延万善心里想,上一次给他逃了,这回只有他一个人,这次一定要抓住他。呼延万善一边同石中玉打斗,一边给雪山派发了信号,请他们过来支援。
  其实这个石中玉并不是前些日子他们擒住的“长乐帮帮主”,石中玉早在半年前便逃出了长乐帮,他们擒住的那个人只是和石中玉相貌十分相似而已,如今他们倒是见到了正主。
  话不多说,石中玉招架了十几招,已经快撑不住了,如果没人来相救的话,很可能就会被呼延万善捉回去了。也是石中玉运气好,两人在路中间就打起来了,不知从哪来了一匹失控的马,直直就向他们二人冲过来了。路边的人纷纷闪躲,耿万忠也不敢忽视这疯马,正想抓住石中玉躲到一边。石中玉却趁着这个混乱,钻到人群里消失了踪影。
  石中玉好不容易从耿万忠手里逃了出来,现在还惊魂未定,心里还有着委屈,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莫名其妙地被人在大街上打了一顿,他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
  石中玉也不敢再闲逛了,抄小路回到客栈收拾了行李,就打算从后门偷偷离开这里。这时还不到吃饭的时候,经过厨房时里面也没人,石中玉想了想,还是进到了厨房里,从灶炉里抹了一把灰,把脸抹黑了,眉毛也画粗了,再添上两撇小胡子,头发也把它披散了下来。嗯……这衣服,也得换了,不过现在得赶快离开这里,万一被那个人找到就惨了。想了想,再抓了一把灰把衣服都抹上,在地上又滚了一圈,这样就不信他们还认得出。
  石中玉易容了一番之后,就从后门离开了客栈,期间倒是遇上了雪山派的其他人,凭着这易容竟也给他躲了过去。出了这小镇,石中玉也不知该往哪儿去,来了个投石问路,随便选了一条路就向前出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明白为什么主角要经历这么多磨难了,原来虐自己笔下主角的感觉真的好爽?(^?^*)。
 
  ☆、第三章 初遇
 
  话说石中玉乔装打扮(把脸抹黑)了一下,躲过了雪山派的搜查,出来小镇,随便寻了个方向走了。石中玉心里是慌得很,不明原因地被追杀,那人见了他就拔剑,根本没机会开口说话问明缘由,别提有多郁闷了。石中玉出了小镇,只是认了个方向随便乱走,也不知到底是哪。走了半天,竟走到了一个渡口。想着一定要远离这些追杀自己的人,干脆到渡口租了条乌篷船,在江上慢悠悠地晃荡着,就不信江上那么多小船他们还能一眼认出来,待走远了,就不用躲着他们了。
  石中玉思量着,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只要不再遇到他们,应该就没事了……吧?哈哈,有点不确定啊,该死的,竟然失忆了,见到仇人也不认识啊。越想越糟糕的样子,石中玉刚刚逃出生天的喜悦也没了,整个人都蔫了。
  江水悠悠,几只乌篷船飘荡在江上,石中玉坐在船上看着风景,只觉心情开阔了不少,正想说些什么来抒发一下激荡的心情的时候……
  砰!“哎呦!”石中玉痛呼一声,不知谁扔进来的东西,直接砸到了石中玉身上。这被扔进来的便是石破天了,叮叮当当为救情郎,眼见十日之期已到,便将石破天捆成粽子,趁机扔到了擦舟而过的小船船舱里。江水湍流,风劲水急,小船很快驶远。
  再说那石破天被叮叮当当直接扔了出去,耳畔呼呼风响,身子在空中转了半个圈,落下时脸孔朝下俯仰,但觉着身处甚是柔软,到也不感疼痛。但听得耳边有人痛呼,微一定神,发现自己竟是压在了他人身上。听声音是个男子,他的头埋在了那人的颈侧,脸颊似乎擦过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耳边感觉到有人的呼吸,有些痒痒的。
  “谁乱扔东西!”石中玉生气地说道,说着就要去把身上压着的东西推开,却发现压在身上的是一个人,而且竟然是一个男人。
  “对……对不起。”石破天赶忙道歉。
  石中玉把石破天从身上推开,坐到了一边,此时已经入夜,船舱中黑漆漆的,只能勉强看清那人的轮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船里?”
  石破天直愣愣地平躺在船舱里,刚刚男子把他翻了过来,身下似乎是被褥,还带着那人的体温。才知丁珰这么一掷,恰巧将他摔进了这艘小船的船舱里,更糟糕的是,自己刚好摔倒了男子身上,还好男子将他翻了过来。
  石破天穴道未解,浑身动弹不得。“我……我是被人扔进来的。”
  “你怎么会被人扔进来的?”石中玉刚刚推开他时,也摸到了他身上的绳子,知道他被人绑了。
  “丁三爷爷要杀我,叮叮当当又怪我不听话,点了我的穴,把我绑了起来,投入江中,幸好你的船只从旁经过,否则……否则……。”
  “否则你就掉进江里,沉尸水底啦。”石中玉接道,不过,“丁三爷爷是谁,叮叮当当又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丁三爷爷要我在十天内打败白师傅,可是……可是我打不过,爷爷就要杀我。”
  白师傅,又冒出了个新人名,好像会很麻烦的样子,不过看着小子也不像是坏人,而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现在那船也早已远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