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变形金刚]从前有个机 作者:蓝珑琼(下)

字体:[ ]

 
 
    第90章 花絮:有关送货上门OR愿者上钩?-1
 
    
 
    1
 
    大概是以往的经历的缘故,漂移对‘救赎’这件事没辙。
 
    或许是出自一种怀念或者自我治疗,漂移总是往医疗室跑,大概‘医疗’这种行为能让他联想到治愈,让他自我救赎。
 
    哦,当然医疗室的主管人救护车对于这种行为烦透了,你问为什么?还有什么比一个冷酷又理智的理性主义者,遇到一个天天念叨有关神喻的感性主义者更火花四溅的?更何况曾经的曾经,救护车所认识的漂移是多么正常一个小混混啊!后来?成了霸天虎。后来?又成了个汽车人剑士。现在变成一个神神叨叨的剑士。有什么比这看着更芯烦的!你还不如就当从前那个混混比较好呢,哼。
 
    所以,这一天在医疗室又看到漂移,救护车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就开始毒舌攻击。
 
    “哦,看来我们的神棍今天很悠闲啊,怎么没有去做你日常任务,去舔补天士的后挡板?”
 
    好吧,也许这个毒舌POWER已经是毁灭级别,如果换做任何一个TF听到这么侮辱性的言辞,足够以此为借口挑战救护车一百次。
 
    意想不到的是剑士今天精神状态颓废还是怎么的,似乎没意识到这句话的恶毒程度,只是随便找个角落靠墙坐下,光学镜盯着自己的膝盖一副出神的样子。
 
    “去了,没舔成。”
 
    救护车一时错手,差点没把正在维修的装置的线路剪断。他好奇的看向剑士,这可不是他正常的状态。
 
    “发生了什么事?”
 
    “通天晓来了,把我揍出来了。普神,都告诉他了只是练剑的时候补天士没站稳所以我们才滑到了,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噗,抱歉。但是这不是所有对吧小炉渣,这么点事不至于让你被打击成这样。”
 
    救护车还是了解漂移的脸皮厚度。话说,漂移完全是被补天士利用了。新一任的PRIME跟擎天柱不同,非常热情狂放,对于自己的感情也愿意120%的张扬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补天士跟通天晓关系相当好不是秘密,但是两人的关系只停留到朋友的程度并不是很多人知晓。哦,这都多亏了补天士利用任何机会摆明了自己跟大副之间不止有一腿,唯有当事人通天晓完全没有察觉事态。
 
    尤其在通天晓暴露真身之后,补天士更加兴致冲冲,但是奈何木头是无法用逻辑讲得通。所以,漂移完全是被他的损友利用,红果果的躺枪掉。
 
    话说协助补天士的时候就该想到自己会被躺枪吧,那么这个表现又是怎么回事?救护车有些好奇后续剧情。
 
    “为证明,我跟补天士只是纯粹的友谊关系,我让感知器教授帮我作证……哦,我当然知道如果让你作证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医官大人了解的点头,没错,他能证明漂移的确没跟补天士有一腿,通过鉴定双方机体上的电子脉冲是否有混入对方的脉冲这种方式。问题在于他虽然能证明漂移没有跟补天士有一腿,但是他也能证明都有谁跟补天士有一腿。相信他,对于刚才漂移说的那种事态而言,只会更糟。
 
    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救护车可不会在鉴定上说谎,他会全无保留说出来。哦,但是感知器就不一样,虽然感知器也不会说谎,但是感知器可以选择不说那些会恶化事态的部分。
 
    “好吧,到这里都可以理解,后面发生了什么?感知器教授说了不该说的?”
 
    救护车的追问令漂移举起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哦,感知器误会了我说的意思,我跟他说,需要让他帮我证明我的对象不是补天士,结果……”
 
    结果??
 
    “结果他解开装甲,跟我说:‘来吧。离我下次实验还有一个塞时,动作快点。’”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漂移,这实在是,哈哈哈哈哈!!!”
 
    救护车笑的眼泪都彪出来了,他拼命拍打着手术台,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爆笑的冲动。
 
    漂移悲愤的抬起头:“这一点都不好笑!!”
 
    救护车揉着肚子憋笑道:“咳咳,这不是好事吗,被告白是值得庆祝的事。”
 
    “告白个头啊!我吓傻了,呆呆问了他一句被你的伴侣知道怎么办,他竟然回答我说放心,不会让他知道。我从没跟他提过任何要求,所以一旦提了他一定不会拒绝。”
 
    哦,这就挺严重的。救护车怜悯的看向漂移,第一,感知器有伴侣——虽然不知道那是谁;第二,从感知器的语境来看,他对漂移予以所求完全是为了报恩。
 
    “哦,孩子,想开点,还会遇到更好的。”
 
    救护车走过去蹲下,拍了拍漂移的肩膀劝说道。
 
    “不是那样。”漂移沮丧的喃语着,“我还以为他们是我的朋友,是的,我一直觉得他们很高兴做我的朋友。其实不是这样是吗?除了你,在这艘船上我竟然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哦,看看他,这个小炉渣,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缩在角落里沮丧极了,这情景真的让老医生挺想K他的。
 
    “很遗憾,我也不是你的朋友。”
 
    医生回答,从他一向冷漠的表情,你无从分辨他是在认真还是说笑。
 
    “我,还有擎天柱,我们是你的家人。在擎天柱带回来你的那天,在我治好你的那天,过去的那个小混混已经不在了。好吧,虽然你后来加入霸天虎的事让我们很生气,但是我知道你是抱着理想跟希望去战斗,为了舍弃曾经颓废又浑浑噩噩的自己。遗憾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你好像跟当年没有多大差别,还是个没长大的小炉渣。”
 
    “哦,救护车,你就不能对我说点好听的?就跟上次药师……”
 
    漂移打住了话头,因为救护车的脸色变得相当可怕。
 
    不能提起药师,尤其在确认药师自那个事件都没有死之后。
 
    这让漂移隐隐感到嫉妒,能让这位嘴硬心软的医生动摇的,除了擎天柱恐怕就是药师了。擎天柱——那是理所当然的,救护车跟擎天柱认识的时间能追溯到战前擎天柱还未获得领袖模块,还没有任何一个其他拥簇者。以至于就连威震天都认识救护车,那时候他跟擎天柱还是朋友,是擎天柱为他们做的介绍。
 
    但是有关药师的事,漂移就不太清楚了。他唯一能清晰回忆起来的是当他为了阻止药师开枪,一剑斩断药师双手后,救护车看着沿飞船下落的机体时所露出的惊愕表情。
 
    为什么惊讶?为药师开枪?为自己砍断药师的手腕,还是为药师的‘死’?后来漂移没有问,因为他跟救护车都以为药师死定了。漂移不喜欢别人问他有关飞翼的事,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没有去追问有关药师的过去。但是,药师还活着,而且对救护车依然相当的执着。
 
    “能跟我说说药师吗?”漂移伸出手去碰眼前过于严肃紧绷的面孔,“他,曾经是你的朋友对吗?”
 
    “……”
 
    “救护车,这不公平。你说你跟擎天柱是我的家人,你们知道我所有的事,但是我却对你们知之甚少。我了解擎天柱,当然,尽管大部分是侧面了解,自从他成了名人他的很多事都不再是秘密。但是你的事我却一点都不知道。药师差点杀死了你,我差点杀死了他,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还会碰上。你不能让我对他一无所知,这会导致我失败。救护车,你得对我公平点,别让我这么容易被干掉好吗?”
 
    救护车不知道这个小炉渣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从霸天虎身上?还是当混混的那段时光?但是不可否认,轻轻抚过自己面庞的手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
 
    是的,都是过去了,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他不想说,只是讨厌别人对自己了解太多,这侵犯了他刻意营造的医生的独立性与距离感。但是既然漂移给了他理由,那么他没有拒绝的道理。
 
    
 
    第91章 花絮:有关送货上门OR愿者上钩?-2,3
 
    
 
    2
 
    其实有个很大的误会在里面,救护车跟药师从来都不是朋友。
 
    凭良心说,救护车是个相当高傲的人。好吧,虽然你不常看到老医生的这一面,但是谁都有年轻的时候不是吗?
 
    跟其他医生不同,救护车几乎没有正规上过学。他自学了汽修跟外科医疗,他是在非法行医之后很久才给自己通过关系弄了个证件,在他准备开始合法行医之时不得不弄一个学位的当紧,才不得不进入医学院。鉴于他卓越的技术跟奥利安帮他找的关系人物,他免掉了大部分学科,只要修几门理论课就能拿到学位。显然这样的‘成就’让医学院的其他学生羡慕加嫉妒的同时,又无比崇拜。
 
    是的,崇拜。只要你见过救护车动手术的情景,你就会有点相信功能主义的说法了——有的机天生就有了特定的使命,这种天赋别人无法学来只有羡慕的份。
 
    药师?药师就是那所医学院的学生,正规途径进去的,跟其他学生没有两样,比较特别的是药师的成绩全院校第一,仅此而已。
 
    哦,别责怪救护车没有注意这个医学院的学生,天才多的是,但是这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当时救护车唯一放在心上的就是怎么弄到手一个合法执照。
 
    所以,严格来讲药师跟救护车并不熟。
 
    “那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漂移一边轻声问着,一边将抚着医者面甲的手指缓慢的,悄悄的向下微微移动,扫过颈部,划上背部的机甲。嗯,其实他很想多留恋一下医生的脖子,但是剑士知道对衔接头部的部位过分挑衅会引发一个TF下意识的警觉,他不想让医者从回忆中醒悟,察觉他的小动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