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越苏这会换我等你 短篇+番外 作者:烟殇暝月

字体:[ ]

 
 
文案
我不怕等你,我就怕我等不到你====陵越
师兄,我回来了,你还在吗?=====屠苏
 
再相见的时候,两人都怀着自己的心事,往往到最后的时候,才会说出对彼此的心意。
屠苏,你回来,师兄真的很高兴,但是,师兄却不能陪你了,陪你看尽千山万水,踏遍山河,师兄失约了。
师兄,我回来了,可是你却不在了,你等了屠苏百年,这一次,换屠苏等你,不管多久。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陵越屠苏 ┃ 配角:晴雪芙蕖 ┃ 其它:重生怅然若失情深虐重
 
  ☆、一 时间转瞬即逝
 
  蓬莱一战,已过去十年,当年那个眉间一点朱红、喜欢穿红色衣袍、笑起来有酒窝的少年已在那战斗中消散人世,只剩下那把暗红色的剑,和还有那没来的急诉说的思念。
  十年时间回转,陵越接掌天庸城已有七年,紫胤真人在陵越接管掌门的同年,辞去了执剑长老的位置,陵越起初不同意,但紫胤真人的一句话,让他无言相对。
  “你不是早已选好了执剑长老的人选?”
  “如果有朝一日,我接任掌门之位,执剑长老的位置定会为你而留。”
  “三年之约,你说过你会回来的,所以我等你。”
  是啊,当初的话,当初的约定还历历在目,怎么能忘?
  芙蕖成了天庸城的妙法长老,容貌依旧如当初般天真无邪,只是眼中多了丝忧愁。
  除了每日督促弟子学习、除妖,基本上其他的时间陵越都是在剑阁和玄古居度过,有时候就站在门前对着山下眺望,眼中藏着期待、希望,但是每每到最后变成了失望,他依旧坚信他会回来,所以不管多久都要等他。
  天庸城除了知道他们师叔,百里屠苏存在的弟子,其他弟子很是好奇,为何他们的掌门如此年轻,却早已是银发苍苍,还经常站在门口眺望山下,似乎在等什么人?却又不是,十年来,除了新进弟子,还有那个自称是掌门的弟弟的人来之外,就没见过其他的人上天庸城,掌门到底在等谁,成为了天庸城众弟子心中的疑惑。
  百里屠苏是谁?为何执剑长老的位置一直空缺无人接任?
  这一个个问题都在困扰着天庸城的弟子。
  这一天陵越依旧如平时一般现在门口向山下眺望,眼中期待、失望,来回充斥着他的双眼。
  “屠苏,十年了,你还不愿意回来吗?”陵越满言沧桑失望道。
  “师兄,天墉城永远,都是屠苏的家。”
  “师兄,待我驱除煞气,你带我踏遍山河可好?”
  “如果有朝一日,你身上的煞气驱除,师兄定带你踏遍山河、仗剑天涯。”
  “师兄,三年后,我定会回来,做你的执剑长老。”
  “师兄。。。。。。”
  “师兄。。。。。。”
  昔日的话,还历历在目,陵越的眼神却是沧桑巨变、没有一丝精神生气。
  “难道你已忘了我们的三年之约?忘了,在昆仑山天庸城还有一个叫陵越的人在等你?忘了,还有天庸城这个家吗?”
  “你说过,你要回来的,为什么现在了,你还不愿意回来?”
  芙蕖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伸手捂住嘴,泪水不住的往下流。
  “屠苏,你快点回来吧,师兄他还在等你,他还没告诉你,他爱你,你忍心看他天天在此无尽的等待吗??三年又三年,已经过去了三个三年,你还不愿意回来吗?当年的约定虽过了,但是师兄还是没有放弃等你,屠苏,快点回来吧,屠苏。。。”
  时光飞逝,转眼间百年过去了,放眼昆山上下,景色依旧如当初,只是人已不复完人。
  五十年前,陵越修炼成剑仙,继紫胤第二人在短短数十年的时间修炼成仙,容貌依旧,却已白发苍苍。
  四十年后,陵越将掌门之位传给大弟子秉吾,执剑长老百年终有人继承,是他的嫡传二弟子玉泱,传位之后,陵越便回玄古居居住市场闭关修炼,陪在他身边的是拿一把秀红的焚寂剑。自从屠苏走后,玄古居就只有他和芙蕖两人在,玉泱跟秉吾也是被叫到时才会偶然去一两次,也不做久留,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师傅喜欢清静。
  虽陵越隐居退位,但有时候,秉吾也会请陵越在他不在时管理教中大小,陵越每每想拒绝,秉吾却每次都理由让他推脱不了。
  还有一个习惯是陵越百年来都不曾改变的,那就是,他总是会每隔几天在天庸城门前站几个小时,月圆之夜的那几天就会一连几天站着,眼神幽遂地望着远方,天庸城的弟子、长老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作者有话要说:  暝月虽不是第一次写文,但是也有很多的改正,希望各位 能给予我改进的或者不好之处,也希望能说出来,谢谢。
 
  ☆、二 晴雪来信  (修)
 
  二晴雪来信
  一个月后,陵越收到了幽都晴雪的来信,有点惊讶晴雪会给他写信,虽心里充满惊讶与讶异,陵越还是拆开了信,细细阅读,看到信中的内容,陵越眼中充满了震惊、不敢置信,甚至眼睛都不敢眨上一眨,就怕错过什么,眼底被浓重的喜悦、激动所取代。
  信中大致的内容是说:
  晴雪已经将屠苏的魂魄全数招回,并用避邪之骨将其肉体复原,但是,肉体与魂魄离得时间太久而不得融合,致使一直昏迷不醒。而十年间晴雪因为寻屠苏,找寻避邪之骨,重塑百里屠苏的肉体,肉身已得已重塑,但,因为常年不在身体里,魂魄跟肉体不合,至今尚未苏醒,晴雪灵力已不能再使用,念知陵越苏苏生前就特别宠爱屠苏,斗胆请陵越大哥前往幽都,一起救活苏苏。
  晴雪敬上。
  秉吾与玉泱也因山下除妖之事,将天庸城交于他,无奈他也只好找芙蕖了。
  当日,芙蕖就被陵越叫到玄古居,将一切事情与芙蕖说明,芙蕖一听有关屠苏的事,自然也激动不已,未等陵越先说,芙蕖就领下了,天庸城的大大小小的事物,让陵越放心去幽都,最好能将屠苏带回来。
  如果芙蕖知道,陵越为了救屠苏而散去百年的修为,一兮之间重伤,芙蕖断然不会答应陵越。当然,这已是后话。
  第二日,陵越御剑早早就往幽都出发,喜悦、紧张、激动,不断充斥着他的整个身体,本该半天的路程,被他两个小时就到了。
  “晴雪姑娘,许久未见。”不管何时陵越还是如此的俊逸非凡,举止优雅,不失风度,言语周到。这是晴雪在次见陵越的评价。
  “陵越大哥,还是如当初一般,桀骜不驯。”温温芊道,淡笑回肠,倾国倾城,百年来,谁也没人这人身上夺走一丝青春,美颜依旧。这亦是陵越再次见到晴雪时中肯的评价。
  如果屠苏能醒,自己也该放手了,此女子才是屠苏最好的人选。
  如果苏苏醒了,自己自然不能强留,陵越大哥对他的情意,我又怎么会不明白?百年的时间已到,从此不得踏出幽都一步,又怎么舍得,苏苏与自己一直困在这个地方,终老?
  两人各有不一样的思绪,归根结底,都围绕着同一个人。
  撂了几句家常,晴雪带着陵越去到了屠苏的房间,自己则以有事,将空间留给二人,静然离去。
  陵越缓步走至锈红大床,一步步接近,心愈紧张,跳动的愈强烈,魂不知飞往何处了。
  直至床前,陵越才感觉自己是圆满的。
  看着床上闭眼静躺的人,陵越只觉得这一百年不是白等的,虽然他不在天庸城,至少他还活在与他同一片蓝天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屠苏,你终于回来了。师兄,知道你不会消失的,一定会回来的。
  瞬间,陵越只觉得视线模糊,伸手摸上脸颊,原来在不知道不觉中,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撩起袖子擦掉那苦咸的雨珠。
  移步坐在床塌边,看着熟睡,长长的睫毛盖住那双明亮的双眼,如果,此番他是醒着的,定是会柔声叫着自己:“师兄。”
  “屠苏,师兄好想你。”温柔宠溺地眼神,腻死人的嗓音,可惜,睡梦中的人儿,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看到了。
  陵越俯下身轻轻抱住屠苏,头埋在他的颈项,允吸着他身上的体香,和那熟悉的气息,泪水,一滴滴滑落在枕头上,脖子上。
  陵越嘴里苦涩,带着沙哑哽咽的嗓音喃喃道:
  “屠苏,你可知道师兄等了你,等了多久?你个不听话的孩子,竟然让师兄等了这么久,等你醒来后,师兄一定会找你算账的,一定的。”
  “还好,你回来,我的屠苏,你回来。师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抬头充满深情的眼眸,嘴角微勾,盯着屠苏紧闭双眼的美艳脸庞,心“扑通,扑通”地跳,他才知道,他的心原来只为这一任跳动。
  伸手摸上屠苏稚嫩的脸,额头、眉毛、眼睛、鼻子、脸颊、最后停留在他够红润的薄唇上,指腹来回摩擦。
  倾身,温柔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手摸上屠苏被子里的手,握在手上,十指相扣,陵越望着屠苏,什么也不做,就那样静静地坐着。
  夜幕悄悄来临,是否预示着明天也会悄然到来,带来喜悦?
  转头看向窗外,时间也不早了。
  手把上屠苏左手的脉门,陵越有一秒的微愣,再看了一眼屠苏后,随即领悟地笑了。
  将屠苏盘腿做好,自己盘腿坐在他的身后,双手来回上下左右叠起,蓝色的光芒愈见发大,双手掌心抵在屠苏的身后,闭上眼睛,不一会儿,蓝色的光芒将两人紧紧包围住,可,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陵越身上的灵气不断地过度到屠苏的身上,源源不断地。。。
  屠苏是否能平安无事?是否能够与陵越一起仗剑天涯,就看明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  彼岸花间过,忘川桥头望。
  彼岸花,
  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
  终生相生相错。
  
 
  ☆、三 苏醒  (修)
 
  三苏醒
  第二日,晴雪一大早站在门口等候。
  站在门口的晴雪,抬头望着天上的白云蓝天,心情是这一百年来不曾有过的激动与紧张。
  苏苏,你一定要醒过来,我和陵越大哥,还有一直期待你的人都在等你,所以你一定要醒过来。你还没有听到陵越大哥对你的情,他默默等了你百年,不为那个承诺,为的是你这个人。
  苏苏,如果,你醒过来,我真的不希望你离我而去,但,与其让你跟我在这永不见天日的幽都,还不如让你跟着陵越大哥一起闯荡江湖,执剑天涯。这是你一直的愿望,晴雪不能陪你去了,苏苏。。。。。。
  将近两天一夜的努力,陵越成功将屠苏唤醒,但是,还等上一会
  儿,才会苏醒,陵越扶着屠苏躺下,为他盖好被子。
  屠苏,你没事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好吗?起身刚想走,突然,陵越倒在地上,脸色苍白,颤颤抖抖地扶着地面坐起来盘腿调息,几分钟后,脸色有色红润,觉得看不出什么问题后,站起身,身体还是有些不稳,他不能在留下去,屠苏很快就醒了,他不能让屠苏看到他这个样子,在他醒来前,先走。
  转头看了屠苏最后一眼,决然离去。
  傍晚时分,日暮昏黄,紧闭的房门被打开,晴雪转身看着走出来的人,眼中藏不住的想要知道结果。
  “陵越大哥。。。。”
  “屠苏没事了,你且去看他吧。”陵越步门而出,带着他那迷人的笑意。心急的晴雪没有注意到陵越脸色的苍白与垂直的手在瑟瑟发抖。
  “谢谢陵越大哥。”语毕晴雪越过陵越跑入房中,在快走过陵越进门时,陵越提了一个请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