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夏目友人帐]一路光荫 作者:樱月羽空

字体:[ ]

 
文案:
     年龄修订为10岁和16岁
 
10岁才有正太感!!16岁才是青葱好少年!!鬼畜也带感!!
 
于是文案稍改。。。
 
如果夏目最先遇上的不是猫咪老师名取田沼,
 
而是与他立场相对地的场静司,那么故事会怎样发展呢?
 
此文设定为10岁的小正太夏目贵志被送到京都,遇见了16岁的鬼畜少年除妖师的场静司。
 
主线就是的场和夏目,温馨向,结局HE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的场静司x夏目贵志 ┃ 配角:妖怪众,名取猫咪 ┃ 其它:耽美养成
 
 
==================
 
  ☆、不同的世界
 
  夏目贵志是个很奇怪的人。
  这当然不是说他长相难看或者怪异,单从外表来说,也是个漂亮可爱的孩子,走在街上也一定会吸引很多爱惜的目光。
  要说夏目贵志究竟哪里奇怪呢?收养过他的年长人士会说。
  [夏目贵志?那个不诚实的孩子?总是说看到这里有姐姐那里有个哥哥的,不讨人喜欢。]
  同龄的小孩子们会用厌恶的口气说。
  [那个奇怪的家伙?爸爸妈妈说要我们离他远点,他自己也老是一惊一咋的,天天说看到了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很莫名其妙的一个人。]
  就算是他住过的任何地方附近的邻居长辈谈起他也会是一副排斥的样子,故意用同情的语气说话。
  [夏目贵志啊,那个据说家里父母车祸都死了,到处被丢来丢去的,不晓得是不是脑子不好,总是说看得见奇怪的东西。]
  综上所述,夏目贵志是一个父母双亡的,无家可归的,还被评价为不诚实的奇怪的孩子。
  但事实上,没有人知道的是,名叫夏目贵志的,现年只有10岁的孩子,拥有一双能够看见他人不能见的存在的眼睛。
  那他人不能见的存在,就是只有故事传说里才会出现的妖怪。
  在一次又一次被人斥责骗子,说谎后,夏目贵志也终于明白那些奇怪的或者温柔的东西只有自己才能看见。
  [我是奇怪的人,看得见奇怪的东西,不能说出来我所看见的东西。]
  抱有这样的想法,年幼的夏目贵志在亲戚之间不停流转,战战兢兢的过着寄人篱下的与妖怪为伴的日子。
  上一次居住的地方是居酒屋还是孤儿院?夏目完全没有印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在现任养父母,一对普通的中年夫妇告诉他说要送他去别的地方时,也没有太多感想。
  只不过是又要换一个地方而已,大概过不了多久又会离开。夏目想着,忍住快要哭泣的冲动跟着养父母去他即将要入住的新家。
  路上免不了被养母絮絮叨叨的嘱咐。
  [别说那些你看得见奇怪东西的话,小小年纪说谎可不行。]
  [听到没有?不然就打你!]
  茶棕色发发的孩子身体颤了颤,怯怯地点头,口中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终是沉默。
  新的养父母住在京都,是一户开温泉旅馆的青年夫妇。丈夫叫做山本和,妻子叫做山本纯子,听说都是性格温和的人,但对夏目贵志来说,也没有多少区别。
  去京都需要乘坐新干线,夏目第一次出远门,小孩子好奇的天性让他睁大眼睛观察车窗外飞掠的风景,偶尔也会看看电车上的乘客,视线投注在相互交谈的穿工作服的大人,和背着书包三三两两打闹的学生身上。
  电车驶进广阔的原野。天色已近黄昏,是不属于人类世界的物种活动的时间。夏目正看着原野的风景,突然瞪大眼睛,迅速扭过脸,牙关咬紧,额上冒出冷汗。
  他又看见了。
  那是一个倒吊在窗户上面的有着长脖颈和羽翼的黑色妖怪,紧紧趴在玻璃上,刚才恰好和夏目面对面,夏目甚至可以看清那妖怪绷紧的面部和皮肤上一道道坚硬的痕迹,甚至好像感觉到妖怪呼吸吐出的气息。
  不能说出自己又看到了!
  夏目绷着身体,稍稍向旁边挪动,确保离那妖怪足够远。养父母正在闲聊,并未注意夏目的动作。夏目舒了口气,把视线移回车厢内部。
  晚霞的光半边笼在车厢内部,光明和黑暗径渭分明的把车厢分成两半。车厢里的人比起先前少了许多,被黑暗笼罩的那半边只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坐着,像是沉睡般闭着眼。
  夏目看了看那个安静的沉睡的少年,感到几分好奇。那少年穿着西装校服,书包斜挎在肩上,一边躺着弓箭。头歪在靠背上,黑色扎起的长发与夜色近乎融为一体,大半散在脸上遮住了样貌,隐约看见右眼覆着一块画着奇怪花纹的纸张。
  是一个与周围环境完全格格不入的人,他的装扮令他看上去相当奇怪。
  夏目正欲再看几眼,列车到站的提示音传来,养父母推怂着夏目下车,夏目回头看那边,见那少年也站起来,转向面对夏目的方向,夏目这才有机会看清少年的长相。
  那是一张皮肤苍白表情冷漠的削瘦的脸,一只眼睛被画着奇怪花纹的纸遮住,露出来的眼睛是如血那般鲜艳的红色,眼角上翘,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周身散发一种无法描述的威严。
  若是放在人群中,那一定是一副能够引起女性尖叫的帅气面孔,而彼时的夏目还不明白所谓帅气的定义,只是单纯的觉得,那是个令他印象深刻的人。
  少年似乎没有发觉夏目的视线,拎着书包和弓箭缓缓走在夏目和夏目的养父母后面,看起来似乎是同一个方向。
  夏目偶尔回头瞟那少年一眼又快速转回头,害怕那少年发现自己的目光。
  山本夫妇开的那家温泉旅馆在市区背后的山下。穿过几个小巷子就到了郊区的山中。夏目忍不住回头又看一眼,见那少年转身上了山,黑色的身影消失在树叶交映的深山之中。
  夏目有些失落的转过头,闷闷不乐的看着脚下。
  山里的路十分静谧,偶尔有蟋蟀的鸣叫和草叶晃动的声音,敲打着夏目的耳膜。
  夏目时不时抬头向周围看几眼,又飞快低下头。这里的妖怪比之前待过的任何一个地方的妖怪都多,各式各样,躲藏在树后面,草丛里,或者是在林间跳跃,也有看向这边和试图靠近这边的妖怪。
  夏目觉得后背发凉,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叫声,加快脚步跟上养父母。
  温泉旅馆在又一个转弯之后就到了。养母和养父交谈几句就双双先进去,夏目留在外面,不安的看着面前有着巨大招牌的三层建筑。
  很快养父母带着一对年轻男女走出来。女性有着棕色长发和温和的深蓝眼睛,男性是亚麻色的短发和黑色眼睛。
  [是这个孩子吗?]
  女人弯下腰靠近夏目,温柔的抚摸着夏目的头发,偏头和养母谈话。
  [很可爱呢,真的要交给和君和我吗?]
  [是啊是啊,这孩子可不是那种乖巧的孩子,经常说些讨人厌的话,我是没有办法才拜托给纯子你的。]
  养母口气中满是嫌弃。夏目低着头毫无反应。
  在夏目自父母去世后的7年生活里,因为看得见妖怪而被不理解和排斥早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一任又一任养父母在背后议论他是说谎的小孩或者当面责备。10岁的夏目贵志,饱经来自人类的冷漠,难过到麻木。
  尽管也会期盼,有一天,能够遇见理解他的人。
  [别说这种话,你们说过的事情我也了解,这样说一个孩子很过分。]
  反驳的话出自那个被称作纯子的年轻女性口中。她又稍稍用力把夏目抱起来,交到立于一边的男性手中。
  [和君,带他进去吧,贵志,对吧?和和叔叔一起回家好不好?]
  夏目怔了怔,望着纯子的眼睛氤氲着水雾。他有多久没听过家这个词了。那些人收养他,又把他当作包袱一样丢弃。从来没有人会像爸爸妈妈那样对他说回家。
  小小的孩子仰着脸,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
  [好的,纯子阿姨。]
  一楼和二楼是旅馆房间,三楼则是山本夫妇二人的住处。夏目的房间被安排在夫妇二人的房间隔壁。
  那个房间不算宽敞,中央是铺着蓝色床单的单人床,床头安置有两个押柜。窗户正对着山,能够清楚的到山中的森林和山头的太阳。
  此时是冬末,风从半开的窗户中吹进来,夏目睡的迷迷糊糊的有些寒冷,他踮着脚要关上窗,却在手触到窗户的那刻被眼前所见的事物吓得险些摔倒。
  又是一个绿色的妖怪在窗外跳来跳去,尖尖的耳朵搭在脑袋上,皱皱巴巴的面孔。
  夏目把身体缩进被子里,不敢再往窗外看,祈祷着那妖怪赶紧离开。
  在明白只有自己能看见那些非人类的事物后,夏目早已学会沉默的面对,承受看见妖怪带来的惊吓。
  呐,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呢?
  为什么,要给我这样一双眼睛呢?
  年幼的孩子用被子埋着头,眼泪浸湿了被褥。那种无法言喻的孤独和悲伤,他不得不日日夜夜一个人独自忍受。
  第二天早上醒来不可避免的被纯子阿姨发现被褥上的水渍,夏目红着眼睛,忐忑不安的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又会被讨厌吧,弄脏了被子,又会被责骂吧。
  而纯子阿姨笑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没关系,家人之间不需要道歉,我知道贵志是想家了对吧?不过这里就是贵志的家,我们没有孩子,贵志就是我们的孩子啊。]
  不仅没有被责骂,反而被温柔的安慰。夏目感动的快要流泪。
  [纯子阿姨…谢谢你。]
  纯子想起夏目刚被送到这里来是极度孤僻又没有笑容的样子,不由有些难过,夏目是个很乖的孩子,也是个令人心疼的孩子,真希望他能露出笑容来。
  [呐贵志。]
  纯子伸手拍拍夏目银色的头发。
  [我们是一家人呢。]
  [我知道了,纯子阿姨。]
  夏目揉揉泛红的眼睛,露出一个微笑。温暖弥漫在不大的卧室里,若认真观察,那一定是一种叫做家庭的气氛吧。 
  吃过早餐就要去学校,夏目背着书包站在玄关有些犹豫,说实话他真的不知道现在自己要念哪一所学校。
  [夏目,快过来阿。]
  循声望去见院子里和叔坐在一辆机车上正在向自己挥手。
  [再不过来就要迟到了哟。]
  [和叔要送我去学校吗?]
  和叔用大力揉了揉夏目的头发说道。[那是自然,贵志要去新的学校,我还要带你去认班级。]
  被和叔抱上后座,夏目开始侧头打量四周后退的风景。大约是在山边的缘故,又是早夏,映入眼帘的都是大片浓郁的树林,不时有野兔松鼠这样的小生物越过来越过去。当然,妖怪的存在也是必不可少。
  好几个昨天见过的绿色妖怪从树桠之间穿过去。夏目赶快把头埋起来,不停念叨着看不见看不见。他不希望被和叔发现自己的异常,一点都不想失去现在的家人,就算要尽力隐藏看得见妖怪的事也必须做到。在这世界,不存在能与他看见相同事物的人。
  机车停在一堵灰色的围墙边。被和叔抱下车,夏目抬头仔细端详了一下校门。京都第一小学?这就是他以后要念的学校吗?
  [来吧,贵志,我们去看看你的新班级。]
  被和叔带去学校里大概是理事长办公室的地方。夏目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见和叔走出来说是手续没有问题,可以直接插进这边的四年级就读。
  夏目站在新班级的讲台上,颇有些紧张的打量教室里那些正盯着他的同龄人。
  导师在黑板上写下夏目的名字,示意夏目说话。夏目清了清嗓子,声音有些干涩。
  [那个,我叫做夏目贵志,大家好,今后,会和大家,一起念书,请多关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