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执事同人]那个执事,永恒+番外 作者:Lydeist

字体:[ ]

 
 
 
文案 
--能否,你不再用公式化的笑容面对我
--能否,我不再是你的主人
--能否,和你一起到达永恒
 
 
PS:本人会尽量接近原著的.赛夏王道~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尔,塞巴斯蒂安 ┃ 配角: ┃ 其它:
 
 
 
楔子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不再挣扎
  不再痛苦
  已将灵魂给予了恶魔
  在黑暗中一点一点消亡
 
  不需要怜悯
  不需要救赎
  要的只是
  仇恨
  和 恶魔眼中炽热如火焰般的凝望
 
  沉沦吧
  堕落吧
  不需要任何的顾忌
  因为明天已没有太阳
 
  [任何人都可以背叛我,只有你永远不可以背叛我]
  [我会陪着您,直到地狱的尽头,my lord]
 
 
 
 
 
 
一  浓雾
 
 
  十九世纪的伦敦,工业迅速崛起。到处耸立着的如森林般的烟囱,从不停息地吐着黑烟。
  浓雾,那伦敦的象征,像挥之不去的阴霾,总是弥漫在上空。在浓雾的笼罩下,一切都看不真切,罪恶,堕落,肮脏,都如水中月镜中花般带上了美妙的外衣。所有空气都像被浓雾充斥着,压抑,让人喘不过气。
  灰色的天空总透不过太阳,亦明亦暗。
  “灰色总是那么让人觉得肮脏,还是黑色比较纯粹。”消瘦的少年轻轻地皱了下眉头,裹紧了黑色的风衣,“哼~我居然会觉得黑暗是纯粹的。”少年自嘲般地笑了下。
  “怎么了,少爷?”紧跟在少年身后的优雅的黑衣男子开口问到。
  “没什么。不过是天气让人感觉不大舒服罢了。”
  “少爷。”男子顿了顿,脸上是无懈可击的笑容,“城里的空气不适合少爷的身体,还是家那边的比较好。少爷还是少进伦敦城里,这对少爷的身体好。”
  “哼,用不着你操心。”少年加快了脚步。(别扭的孩子又开始别扭了…|||)
  “是的,少爷。”男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两人从热闹的街道拐进一个僻静的小巷,小巷的尽头围满了人群。人群的中心站着一些警察,封锁线围起了一个圈。封锁线的中央横卧着一具尸体,四肢被摆成了十字型,面容狰狞,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空,充满恐惧。
  男子拨开人群让少年进到中心。
  “这里不能靠近。”一个警察冷冷地对少年说。
  “我要查看尸体。”少年丝毫不理会警察的阻止。
  “你个小孩不要来这里捣乱!”
  “发生了什么事?”看起来像是警长的中年男人从后面走了上来。
  少年看着那个中年男人,从怀理掏出了一封信,向男人展示过后又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随即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请便”。
  “塞巴斯,查看尸体。”少年对身后的男子下了简单的命令。
  男子上前在尸体旁蹲下,迅速地检查起来。过了一会男子便起身回到了少年的身边。少年看了一眼面前的中年男人,转身离去。
  “警长,那个孩子是什么人?”警察不解,一个孩子怎么能表现得如此的冷静,而且警长居然对那样小的孩子妥协。
  “他就是传说中的‘女王的番犬’——夏尔·凡多姆海伍。”警长叹了口气。
  “怎么会?”警察吓了一跳,“那样小的孩子。”
  “他不是孩子,他是‘恶之贵族’。”
  远去的那两个一高一矮的黑色身影,竟是如此的契合。
 
  回到凡多姆海伍宅邸,夏尔便进了书房,拿起今早女王派人送来的消息研究起来。
  “少爷,您的红茶。”塞巴斯已将泡好的红茶和甜点送了进来。
  红茶的浓度恰到好处,不会太过浓烈,却也香醇。
  “塞巴斯,你觉得这次的任务怎么样?”
  听到主人的询问,塞巴斯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答到:“恐怕这次,少爷要费点脑子了。”
  这次的案子是不简单,夏尔斟酌了起来。“威士忌”,这个听起来马上让人想到那种爱丁堡盛产的酒的名字,属于英国一个贵族写作协会。这个协会的成员全都以笔名发表作品,进行交流。本是一个充满优雅气息的协会最近却不平静,几个协会的成员在近些日子相继死去。毕竟死去的人都是贵族,所以事件惊动了女王。
  “这次的死者是威尔士的本·伊利休斯爵士,他在‘威士忌’里的笔名是‘Big Ben’。同其他受害人一样,他是被人割断四肢大动脉失血过多导致窒息而亡的。四肢也同样被人摆成了十字形。”塞巴斯向夏尔汇报着收集到的信息。
  “是窒息而亡吗?原来不是血尽而亡啊。”夏尔自顾自地呢喃,“就像是耶稣受难时一样啊。”
  “是的,正如您所说的,少爷。”
  “哼~真是有意思。看来是个不错的游戏。被浓雾掩盖的真相。”夏尔嘲弄地笑了起来,“塞巴斯!我要入‘威士忌’,笔名就叫‘arc-en-ciel’。”
  “少爷,这真是个不错的笔名呢,法语中的‘彩虹’吗。‘arc-en-ciel’,‘天空之桥’,本就跟您的名字‘Ciel’有联系。想要用彩虹的绚烂来掩盖住您的黑暗吗?谁都不会将这个词语与您联系起来吧。真是聪明呢,少爷。”
  “用不着你说。明天就开始行动,塞巴斯。”
  “Yes,my lord.”
 
 
 
 
 
 
二  面纱
 
  “咔”的一声,书房的门被打开了。塞巴斯推着放有红茶的手推车轻声走了进去。
  “少爷。”塞巴斯倒了一杯红茶递给夏尔,优雅而谦恭。“您已经写了很长一段时间了,需要休息一下。”
  夏尔轻呷了一口香气四溢的红茶,叹了口气说道:“真的是很麻烦呢。塞巴斯,这是什么茶?”陌生的味道让夏尔有一种新鲜感。
  “这是刘大人特地送来的中国上等铁观音,说是可以缓解精神疲劳。”
  这个刘,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可又让人觉得他其实什么都不懂,危险的人物。夏尔心里寻思着。
  铁观音不同于英国生产的红茶,里面有一种微微的苦涩,倒是让夏尔重新提起了精神。
  “塞巴斯,我一开始还真没想到要融入‘威士忌’那么困难,要写那么多毫无意义的无病呻吟的诗歌。”夏尔苦恼的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少爷,那叫‘抒情’,是作者表达内心感情的一种方式。”看来少爷的文学课要加强了,塞巴斯担心起夏尔的文学修养来。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还有,塞巴斯,你有什么不满吗?”夏尔挑起一边眉毛,冷冷的看着塞巴斯,自己这个恶魔执事又不知道在心里想些什么东西。(少爷啊~小赛想的东西可关乎你往后美好的生活呢|||)
  “不,没什么,少爷。”
  “没什么就好!”哼,料你也不敢怎么样。“你帮我继续写入会文章,我写不下去了。”夏尔朝塞巴斯摆了摆手。
  在塞巴斯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夏尔又开口道:“哦~还有,我要甜点。”
  塞巴斯叹了口气,他这个任性的少爷啊。
 
  在夏尔命令之后,塞巴斯在工作的空闲时间完成了以“arc-en-ciel”署名的几首诗歌。其间帮“笨蛋三人组”善后了一次,去会见经常出现在凡多姆海伍花园理的黑猫一次,以及回应夏尔的召唤若干次。
  送去“威士忌”本部的申请也得到了回应,协会会长通过了夏尔的入会申请,并邀请他参加星期五的聚会。
  “哦?原来恶魔写出的文章也能得到人类的欣赏?是恶魔能把握好人类的想法呢,还是人类本就懂得欣赏恶魔的美学?”夏尔拿着回函饶有兴致地问。
  “我想都有吧,少爷。”
  也是,恶魔啊,本来就依赖于人类那些贪婪的想法而诱使人类上钩的,上钩的人类最后也不过成了恶魔肚子里的美味吧。那,我也是那样的下场吧。夏尔感到一丝丝的不甘,不甘成为眼前这个恶魔肚子里的美味,不,不是不甘成为,而是不甘只是成为。哼,我在期待着什么?真是可笑。
  “那做准备吧,我们星期五去‘威士忌’看看,希望能发现点什么。”
  “是,少爷。那少爷,现在是您就寝的时间了。我给您准备了热牛奶,您最近太累了,热牛奶可以帮您拥有好的睡眠。”塞巴斯体贴(?)地说。
  “哦。”
  热的牛奶,可以在睡前缓解精神压力,帮助睡眠。恶魔啊,总能适时地拿出人类需要的东西。虚假的温暖吧。
  “塞巴斯,在这里待着,直到我睡着。”即使是虚假的温暖,自己也还是姑且贪恋着吧。
 
  星期五塞巴斯在服侍完夏尔用早膳后,严厉地对“笨蛋三人组”交代了他不在家里是的相关事宜(小赛啊,你所谓的相关事宜无外乎是:你们!不许搞破坏!好好待着!)。
  夏尔悠闲地坐上马车驱车前往伦敦城里。
  马车一路平缓而快速的奔驰着,塞巴斯将它驾驶得没有一点颠簸。执事的美学里主人的舒适是非常重要的。
  不同以往的是,今天的马车上没有那个大大的凡多姆海伍家徽,毕竟“威士忌”里会员们都只知道他人的笔名,所以为了不让人认出“arc-en-ciel”就是自家少爷,塞巴斯特地将马车换成了纯黑色的普通贵族马车。
  马车行进在伦敦喧闹的大街上,一转弯便驶进了一条两旁尽是华美建筑的安静街道。看样子,是贵族聚集的地方。
  一幢三层的巴洛克式的房子矗立在街边,同周边的房子一样,平淡无奇。门额上的一块牌匾上写的“Whiskey”才让人明白这里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威士忌”作家协会的本部。
  塞巴斯将马车停好,与夏尔一道进入了那幢洋房。
  大厅是一个椭圆形,普通的贵族装饰,比起一个协会活动的地方,更让人感觉是一个贵族的家。唯一不同的是大厅的正对大门的地方有一个大阶梯,四周有六个小阶梯,让人才不透它们的功能。一般的房子里是不需要那么多个楼梯的吧。
  按照回函的说明,夏尔他们由左边的第二个楼梯上楼。上到二楼是一间虽然小却舒适的隔间,应该通往隔间外面的地方挂着一块及地的金色绣花黑色门纱。一把贵族扶手椅面对门纱放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