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真人同人]纸飞机 作者:浮尘未老

字体:[ ]

 
书名:纸飞机
作者:浮尘未老
 
文案:
     纸飞机 纸飞机 请带我飞过那片无边的海洋
 
你是我生命里不会迷失的导航
 
纸飞机 纸飞机 请带我离开那个迷茫的地方
 
我想变成一架纸飞机自由的在天空飞翔
 
    
 
纸飞机 纸飞机 请你带我飞过这段哭泣的时光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浩,左溢 ┃ 配角:朱元冰,刘俊麟 ┃ 其它:
 
 
==================
 
  ☆、<五月的天空?sky>
 
  这个世界没有爱。
  ———题记
  当徐浩从长沙赶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到达左溢家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那栋曾经辉煌的花园别墅的门打开着,在黑夜里像一只妖怪的大嘴巴,随时随地要吞噬着什么。
  据说明天会有人来封掉这栋房子,把里面的家具和值钱物品拍卖掉,把钱交给债主,已凑欠债。
  自己还是来晚了。
  徐浩拨打左溢的手机,通了,但是没有人接,那首熟悉的旋律一直不停地响着,直到一个温柔的女声提醒他:对不起,这个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播。
  徐浩离开别墅,走到大街上,拦了辆出租车说出了朱朱家的地址。
  已经来上海都是住左溢家,现在找不到左溢一时竟然有些迷茫,徐浩打开窗户,晚风顺着窗户的缝隙吹了进来。
  外面非常的黑,几乎看不到一点点风景,天气十分阴冷,飘着毛毛细雨,虽然是五月,晚上竟然如此的冷,这样的天气,除了家,左溢会去哪儿呢。
  左溢是个乖孩子,除了学校、家、图书馆、自己和朱朱家,哪里都不去,这么冷的天气,爸妈不在,家无法回,他到底去哪里了呢。
  第一次见到左溢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没有受过任何磨难就幸福长大的孩子,接触了之后,果然是,他很喜欢笑,一笑就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天真的像小孩子。
  比起从小经历坎坷的徐浩,左溢是幸福的。
  也许就是过于的幸福,使得他现在面临所遇到的挫折变得无法面对。
  朱朱家很快到了,徐浩站在楼下,看着黑漆漆的楼洞,走了进去。
  左溢和自己介绍朱元冰时说“这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徐浩当时就想到了“青梅竹马”这个词。
  从左溢对朱元冰的种种举动来看,他真的把朱朱当成交心的兄弟,朱元冰在他心里一定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但只局限于兄弟。
  但徐浩一眼就看出在朱元冰心里左溢可不仅是兄弟这么简单,他也很大方地承认自己对左溢的心思。
  他毫不掩饰地说,从8岁开始,自己就认定左溢了。
  徐浩有些惊讶,竟然这样就承认了,如果自己告诉左溢,以左溢的性格估计会被吓的看到他就躲。
  徐浩一开始觉得,这就是个奇怪的人。
  一开始认识他,被他的外表所蒙蔽,还以为他是一个很安静内向的人,不久后才知道根本相反,这么些年左溢是怎么会和这样的人玩成兄弟的,又熟悉了些之后,觉得这真是个有趣的人。
  可惜人家心里早就有左溢了。
  徐浩觉得,左溢真是一个幸运的人,完美的家庭背景,幸福的童年,没一点坎坷经历的成长,如此忠心的朋友,还有这么好的父母,对于徐浩来说,都是想都不敢想的,可是都这么聚集在了一个人身上。
  也许就是太过于圆满的关顾,上帝都嫉妒了,就把这一切突然的切断了。
  已经快十一点了,朱元冰是很嗜睡的,可是现在他却没有睡,不用问也知道,左溢出了事他怎么睡得着。
  打开门朱元冰就瞪着徐浩,想冲上去给他一拳,但是为了左溢没有下手。
  “你还没睡?第二天不用去学校?”虽然知道原因,但徐浩还是装作不知道,这么问了。
  “左溢呢?”朱元冰从衣架拉过一件外套裹在身上,看着徐浩不用招呼就坐下来找吃的的随意举动,皱着眉头,忍住要打架的冲动。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来看你。”徐浩头也不抬地在桌子上找吃的,好像问题里的人名和自己没有一点点关系。
  朱元冰看着他无所谓的样子,忍无可忍的上前揪住他的衣领,瞪着他大声地说:“没有左溢你滚来干什么?出去!”
  松开手把徐浩往外推,如果不是为了左溢,他真想马上把这个人痛扁一顿。
  徐浩停住身子,慢慢直起腰,站直,背对着朱元冰,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转过身来,轻声地问了一句:“如果没有左溢,你根本不会理我,对吗?”
  “对,就是这样!你给我滚啊!”朱元冰上前打开门把徐浩使劲往外面推,气的气息絮乱,“没有左溢你就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门“嘭”地一声合上了,很有力地在寂静的黑夜像一声痛苦的嘶吼,徐浩背对着门站了一会儿,嘴角慢慢上扬,走了。
  虽然本来知道也就是这个结果,但还是来了,但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很难受啊。
  徐浩想想朱元冰刚才的话,同样凶狠的话,自己不也对左溢说过吗,一样的毫不留情,一样的伤人。
  左溢听到的时候,也是这么难受吗。
  用手机反复的拨打着那个没有人的号码,传来反复是播音小姐甜美的声音。
  这个号码再也不会被他的主人接起了吧。
  徐浩蹲在地上,哭了。
  心像裂开的饼,裂成两半重重的砸在地上,砸碎了自己的感情,砸裂了过去的记忆,也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人。
  赶走了徐浩,朱元冰跌坐在沙发上,像完成了一件大事,长舒了一口气,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感情是该爱还是该恨。
  伸手摸到旁边座位凹下去的一个坑,朱元冰的手指触碰到一片陷下去的柔软。
  这是左溢的位置。
  左溢虽然长得很高,常常让人误以为很大,但是他就是一个天真的小孩,每次到自己家来,他都喜欢坐在这个位置上,靠着右边的扶手。
  左溢说,只有靠着什么,才会觉得安心。
  他的家庭很美满,他的父母都是大型企业的CEO,家境很好,也许在外人看,左溢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孩子。
  但是他真的是否快乐,只有朱元冰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清楚。
  左溢的性格很倔强,就算是在自己面前,也常常不会说实话,总是藏着伤口对自己微笑,但是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他的每一个表情朱元冰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就算他不说,朱元冰也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情。
  所以每件事朱元冰都会帮他解决。
  这让朱元冰觉得安心,即使他只是把自己当朋友,但至少只有自己是在他身边的,不是吗。
  从前一直是,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徐浩。
  朱元冰不知道他和左溢是怎么遇上的,就像火星撞地球,突然的让人措手不及,这份珍贵还没有来及好好珍藏,就被突然而来的入侵者破坏了。
  左溢和自己说起徐浩时的眼神,神情,朱元冰,语调,朱元冰都太清楚了,这和自己对左溢说话的模样一样。
  因为这个,自己对徐浩尤其关注,他很想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左溢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可是让朱元冰吃惊的是徐浩的反应。
  左溢是个单纯的孩子,和自己在一起十几年了还没有看出自己对他的感情。
  可是朱元冰不傻,他不像左溢,他能感觉到徐浩的感情,所以他揍了徐浩一拳。
  左溢喜欢的人,别说自己不喜欢,就算喜欢他也不会接受。
  后来竟然发现,徐浩也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不光是有钱,各种势力延伸向黑暗和光明两个世界,就像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表面光鲜干净的CEO,另一个是亚洲地下军事基地的元老。
  左溢怎么会碰上这样的人呢,他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呢。
  再知道了徐浩对自己的感情后,朱元冰更加小心这个人来,他多次劝左溢离徐浩远一点,可是爱情中的人都是瞎子,而且自己也不一样,死守着不愿意放,虽然对象不一样,但这一点他们真的很像。
  “吱呀——”
  卧室的门开了,是俊麟。
  俊麟望着朱元冰,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朱朱的焦躁不安。
  虽然他认识朱朱的时间不长,但是很多时候,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朱朱烦什么,担心什么。
  “左溢不会有事的。”
  俊麟看着朱元冰,刘俊麟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他对任何事情都分析的很清楚,他知道自己的位置,他知道左溢对朱元冰的重要,也明白朱元冰对徐浩的态度是出于什么原因。
  他是一个孤儿,孤儿院的那片土地被一个富二代看上后,房子就被强力拆迁了,很多孩子都被人领养走了,只有不讨喜的他没有人要,最后孤儿院的院长和老师都走了,他还是一个人,没有人要。
  直到朱家把自己捡回家,不夸张地说,真的是捡回家,就像捡路边的流浪猫流浪狗一样,把自己带回家,如果不是朱朱,他刘俊麟早就死在街头了,自己这条命就是朱元冰的。
  朱元冰,没关系,不管是谁发生了什么,我一定会在你身边。
     
 
  ☆、<天空的眼泪?tears>
 
  徐浩最后还是回到了左溢家的花园别墅,他想在那里呆最后一晚上,明天这栋有过那么多美好记忆和欢笑的房子就会不复存在了。
  而且,那里有左溢的味道,有朱元冰的气息,有很多美好和悲伤的片段。
  大门已经被封住了,一串粗的像成年男人手臂一样的铁链锁的死死的,徐浩用力推了一下,大门带着沉重的铁链一起轻微的晃动起来,“咯吱咯吱”地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异常刺耳。
  徐浩也没有继续研究怎么开门,直接绕道别墅的后面,拨开墙角处的一丛杂草,几只飞虫从里面飞了出来,朝着徐浩的脸上飞来,徐浩皱着眉头挥了挥手,费了半天的劲,把草都压平,伸手把灰尘掸干净,墙壁上这才露出一个小小的墙洞。
  这是左溢告诉自己的,左溢小时候很好动,整天都是跑来跑去的,因为房子很大,所以常在房子跑的大家都找不到,这个小门就是左溢小时候常玩的。
  徐浩弯下腰蹲下身子刚好能过去。
  周围已经长了一圈的青苔和杂草,看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动过这个门了。
  这个门是直通左溢的卧室的,这样更方便左溢跑来跑去的。
  徐浩爬起身来,因为这个通道左溢长大后就几乎没有怎么玩过了,所以很多灰尘,左溢还开玩笑地说过,要留给自己以后的孩子玩。
  徐浩狼狈的整理着衣服,心里想着,要是让自己的下属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亚洲地下军事的老大居然在这所快被拆掉的房子里爬墙洞。
  这间卧室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变,很像左溢的风格,这张床也足够大,左溢睡觉喜欢翻身,所以这张床足够他翻的。
  第一次认识左溢,他就是迷迷糊糊像随时要睡倒的样子,也许是那天自己心情好,平时不会管闲事的徐浩,也稀里糊涂的把吐的稀里糊涂的左溢背回了家。
  看上去挺乖的一孩子,怎么喝成这样,徐浩纳闷着。
  左溢醒了后抓着脑袋笑的傻傻的,同学生日,玩真心话大冒险输的。
  徐浩挑了挑眉,那你同学呢,怎么跑到一个都不见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