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蓬莱之主,君临天下+番外 作者:吴邪_静候灵归/乔清越

字体:[ ]

 
 
  ☆、第一章
 
  不周山,龙冢。
  他知道自己快死了。岁月长河无尽,而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悭臾。
  太古时期,他是那条通天彻地的应龙,他是触怒众神躲入不周山惹下大祸的罪龙,他是和长琴一起被天界惩罚的龙。
  他庞大的龙身蜷成一团,金色的瞳孔里,是复杂难言的感情,积累千年的难言之情。
  他这一生,漫长,太过漫长。可是,这漫长时光里,又有多少,是在悔恨与屈辱中度过。被人当作座骑,永失自由。这其中的苦与怨,他又向谁来诉说。
  待我修成通天彻地的应龙,我就让你坐在我的龙角旁,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
  其实还有一句,却没有在洪荒古卷里留下。
  等我修成应龙,就来娶你。
  他甚至,都不曾对他说出口。
  他是地位尊崇的仙界太子,而自己,只是一条小小水虺,就连与他并肩站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
  长琴。是他心底最深处的伤,一触碰,便是撕心裂肺的痛。
  是他,害的他坠入凡尘。
  龙爪动了动,翻出一物来。
  那是一片烛龙鳞。能够看到时光影像的烛龙鳞。
  回忆起,在之前见到的长琴转世。即使转换了姓名与样貌,可他身上的气息,却依然是自己所熟悉的。
  用我最后的力量,助你逃离困境,这,恐怕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
  灵力注入其中,模糊的印象渐渐变得清晰。
  可呈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长琴。
  那是谁。
  那一抹单薄的红色身影。他是谁?为何显现的不是那个什么百里屠苏。
  红衣的男子,紧闭着双眸,了无声息。白皙的手垂落身侧,苍白而无力。
  那个美貌的女子抱着他,让他靠在自己肩头。
  滔天的火焰在他们身旁,熊熊燃烧。
  记得他带那些人离开时,居于一侧的就是这个人。惊鸿一瞥,甚至连面容都来不及看清,自己就匆匆离去。
  为何,为何,为何。
  悭臾的瞳孔睁大,显示的镜像转化成另一幅光景。却是那红衣似火的男子,在众人中央,吐出的些话:当年,悭臾曾与我约定被天道责罚不再是太子长琴
  像惊雷在他脑海中轰然炸响。
  长琴,他才是长琴,他才是长琴。
  自己竟然就那样与他擦肩而过。
  天道不公。
  必须马上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宿体。
  龙身再现,隐没云霄。
  玉衡,它的灵力蕴藏极大。它在吞噬着悭臾魂体的同时,悭臾也在汲取着它的灵力,用来固化身体,
  隐匿气息。
  昆仑山。
  云雾缭绕处。
  紫胤掐指算了算,眸中晦暗难辨。
  他感觉刚才有什么进入了昆仑山内。
  这是一种隐隐的感觉,全凭直觉的感应。
  可是如果有异物出现,应该不至于动静如此之小。
  欧阳少恭已经死去,那么,这又到底是何变数呢?
  另一边。
  陵越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着辟谷之术。
  识海中突然闯入一股强大的力量,他还没来得及抵抗,便失去了意识。
  陵越的眸子蓦然睁开,眼中迸射出两道精光。
  那双眼,深如潭水。仿佛看穿了这万年的沧桑。
     
     
 
  ☆、第二章
 
  人死如灯灭。
  作为上古的战龙,悭臾的魂灵在离开躯体时还未消散。他悬浮于空中,看着自己庞大的龙身渐渐逸散
  ,变得灰败。相信过不了多久,这龙身便会变成一具枯骨,甚至化为灰烬。
  死亡,无法避免。
  可他绝不能就这样死去。绝不能。
  那时他在榣山遇见长琴,不,或许可以说是百里屠苏时,他虽惊讶于他气息的变化,却并未多想。现
  在想来,还有许多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如果长琴就是百里屠苏,那么他现在可以安然赴死,毕竟他此
  生两个心愿已经了结。可是,现如今,他却发现长琴是另一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百里屠苏身体里只有一半仙灵,那另一半在哪里?
  力量渐渐流失。如果再在这种魂魄离体的情况下待下去,很快他的魂灵就会去往幽都,重入轮回。
  他还不能死。
  龙灵腾空而起,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蓬莱。
  战后的蓬莱,只留下一片废墟。
  焚寂之火已经焚烧殆尽,灰尘在风中被卷上半空,四散飞扬。
  如果悭臾能够在大战之时来临,他便可以看见那红衣似火的蓬莱君主,君临天下的英姿。
  凤翔于九天之上,雷鸣于东海之滨。
  举手间,山崩地裂。
  这样一个人,生得雍容无双,死得风华绝代。
  龙灵渐渐虚化,悭臾的魂魄在蓬莱上空盘旋。他昂首发出凄厉的龙吟之声,狂躁随着灵体的消散在他
  心中涌起。他离开这里,却又回到这里。可是,这座空城里却没有人能给他一个回应。
  难道他就要带着不甘寂灭在这天地间吗?
  他突然感觉到隐匿在空气中的一丝不同寻常。
  金色的龙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龙尾蓄力一甩,庞大的龙身消失在视野中。
  跃入海面,潜入深海,在庞大的蓬莱宫殿之下,有什么在发着幽幽的光芒,吸引着人前去探索。
  拨开层层海水,那物在眼前显现出来。
  一块玉石。
  看似普通,却蕴含着通天彻地的力量。在它的光华逸动间,空间被撕裂出道道痕迹。
  神物。
  悭臾眸光中闪现一丝笑意,灵体往玉衡飞去。
  海面腾起巨浪,悭臾的龙型灵体出现在巨浪中央。
  蓬莱仙山像是突然失去了支撑一样,飞快地没入海面。
  悭臾的身体在龙型和人型之间转换。他感受到了体内汹涌的灵力,于是人型悭臾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可那笑容很快就僵硬在嘴角。因为他感觉那玉,想要把他的灵体吞噬。
  这玉衡,本是远古龙渊部族用于引出魂魄,操纵灵魂之力的邪物。即使现在没人操纵,它也遵循着本能地吞噬着。更何况现如今悭臾只是个连实体都没有的魂灵。如此此消彼涨,自己恐怕讨不了好。
  必须马上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宿体。
  龙身再现,隐没云霄。
  玉衡,它的灵力蕴藏极大。它在吞噬着悭臾魂体的同时,悭臾也在汲取着它的灵力,用来固化身体,
  隐匿气息。
  昆仑山。
  云雾缭绕处。
  紫胤掐指算了算,眸中晦暗难辨。
  他感觉刚才有什么进入了昆仑山内。
  这是一种隐隐的感觉,全凭直觉的感应。
  可是如果有异物出现,应该不至于动静如此之小。
  欧阳少恭已经死去,那么,这又到底是何变数呢?
  另一边。
  陵越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着辟谷之术。
  识海中突然闯入一股强大的力量,他还没来得及抵抗,便失去了意识。
  陵越的眸子蓦然睁开,眼中迸射出两道精光。
  那双眼,深如潭水。仿佛看穿了这万年的沧桑。
     
     
 
  ☆、第三章
 
  潮湿,阴冷,晦暗。
  腐朽的潮湿的气息侵袭着人体。
  残留在记忆里的是那那汹涌的火。
  那时他已经死去。灵魂悬在肉体上方,看那火焰将自己与巽芳,重重包围。
  他的妻子,巽芳。
  他以为她已经死去,于是失去了巽芳的欧阳少恭想要复活她,想要复活这整个蓬莱。
  却不曾想到,她却一直就待在自己身边。以寂桐的名义,随侍左右。她在这漫漫人间寻找着自己,直到寿元耗去大半,容颜变得苍老。她找寻着她的夫君,整整数百年。
  太子长琴,获罪于天,寡亲缘情缘,命主孤煞,凶煞非常。
  上天存好生之德,那上天为何不顾念太子长琴,要令他堕入凡尘,永受磨难!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思及当日自己问天的话,只觉得悲伤。
  不入轮回。辗转人世间,以渡魂之术勉强苟延残喘。每一次渡魂,都要经受记忆紊乱的痛苦。被世人,目为异类,被称之为,怪物。
  韩云溪,或者说,百里屠苏,他比自己幸运多了。纵然也是半魂之人,他却有那么多能甘然与之进退的同伴。
  呵,可笑,当真可笑。
  凡事求个结果。他的巽芳,在他身边,出现又失去。本应该一同葬身火海,可如今,自己却拖着这残损的躯体,出现在这不知名的地方。
  韩云溪,你们如果知道即使是拼尽全力都没能杀死我,你们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黑暗中,那双冷洌的双眸在夜色里,折射出如狼一般凶狠的光芒。
  他勉强撑着坐了起来。却又突然吐出一大口黑血。
  运行灵力运转周身,法印在他手中成型,灵力笼罩下,呼吸渐渐平复,进入一种平衡的状态。
  身体舒适了许多。
  很明显,有什么东西已经悄悄地变化了。
  灵体存于这具身体不再显得那么难受,而且,残缺的灵魂的力量也不再有消退的趋势。
  他原来的状态就像一个削去一半的水囊,因为残缺,所以水渐渐流失,而他束手无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找回另一半上。
  可现在,好像有什么力量,在保护着他。就如同在那水囊外包裹了一层不透水的膜,从而让水,无法泄漏。
  之前与百里屠苏大战,后来焚寂之火灼烧天际。
  焚寂,本就是他另一半仙灵所化。后来灵体和部分焚寂之力被注入韩云溪体内,可焚寂中依然保留着大部分仙灵的力量。后来决战时焚寂之火燃起,其中的力量也被释放,没想到,却被自己吸收了去。
  这是否能叫做因祸得福?
  谁,又能想到呢?
  他,欧阳少恭,从火海里,活着回来了。
     
     
 
  ☆、第四章
 
  千载光阴,转瞬即逝。凤来原身被毁,仙灵被捕获铸剑。仙灵被迫一分为二——灵体被生生撕裂的痛苦,又有谁知晓?后来辗转人间,因为身为半魂之人,被世人排斥,隔离,又有谁知道他的痛苦?
  受尽世间磨难,千年他都走过来了。他只想好好地活着,可上天连他这一丝小小的心愿都不让他达成。一半仙灵,就像残破的盛水器具,如果不与另一半融合,恐怕不出几载光阴,他便会灰飞烟灭,在这世间消散。
  人类的身躯如何能承受住他的仙灵?两相抵触,他便久久承受这其中苦痛。这让他如何能不迫切地找寻焚寂,找回自己残缺的另一半,以阻止自己的消亡。
  可惜,他精心布局,耐心等待,却还是功亏一篑。
  若是与巽芳一同死去,或许不是一个好的结局。可是,如今自己从火海中逃生,那巽芳呢?她是否还活着?
  他隐约记得灵体未离身躯时,焚寂之火烧灼自身时,有一股外力在保护着他。那么强盛而柔和的力量,不属于自己,同样也不属于巽芳,仿佛隐隐带着洪荒的苍老气息。那究竟是什么?难道在大战之时,还有第三方在一旁?如果真有人存在,有能顺利地隐匿气息以至于不会被自己发现,那这人的力量究竟到达了什么地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