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霹雳]意醉天下醒不归 作者:清都无我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会坑很久的坑,这是一个因脑残而出现的文,最终我只有一句话想要表述:“壮哉!吾之剑宿!”
 
各位道友,跳坑需谨慎!此坑绝对没品!!而且……没节操没下限!!
 
内容标签: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意琦行 ┃ 配角:霹雳里不定时抽风配角以及众炮灰 ┃ 其它:
 
 
==================
 
  ☆、第 1 章
 
  一个小孩独自坐在山崖之上,小小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脸也泛着青黄之色,一看便知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小孩有一头白色的头发,此时看上去有些灰蒙,丝毫没有光泽。小孩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却由于坐的太久,又加上气力不济腿上一麻,脚上一个踉跄,人便向前扑了出去,转眼整个人就半挂在悬崖之边。
  只见小孩奋力的抓着凸出的石壁,努力把身子往上提,想要爬上断崖,眼睛却丝毫不敢往下看。可惜长期的饥饿让他几乎没有太多的气力往上攀,渐渐地,手再也抓不住石壁,随着‘啪啦啪啦’的声音小孩终于松开了手往悬崖之下坠落。
  就在小孩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坠地之刻的剧痛与死亡之时,忽感一阵柔和之力包裹着自己,预想当中的剧痛也未袭身,小孩惊奇的睁开漂亮的紫色眼睛入目所见是一位白发白衣俊逸超尘的男子,而他正被这名男子揪着衣衫拎在手里。
  “小娃儿小小年纪,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居然要跳崖?”
  小孩声音略带局促参杂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吾没有,吾只是失足。”
  “原来如此,断崖危险,以后莫要一个人站在断崖边上了。”男子说着便将人轻轻的放回了地上。
  小孩站定后乖巧的作了一揖:“多谢你救了我。”
  “吾不过恰巧经过,顺手而为,不必言谢。”白衣男子本已想离开,却不知为何在看见面前孩子眼底的暗色后改变了主意问道:“小娃儿,你家在何处,吾送你回家如何?”
  小孩闻言摇了摇头的垂下了眼眸:“多谢,不过吾已经没有家了。”
  白衣男子闻言蹙了一下眉心,随即冷漠的目光落在眼前瘦弱的身躯之上,细细打量之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然后说道:“吾姻缘之下救了你,也算与你有缘,再者吾观汝身有武骨,可愿一入吾武道七修?”
  小孩仰起头看着男子眼中掠过一抹浅浅的思绪,而男子也不催促,只任孩子审视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我愿意。”半晌,孩子点了头,神色之间已经带上了一点恭敬之色。
  孩子经过思考后落下的决定以及决定之后顷刻改变的神色落在男子眼中,更得了一分赞赏,小小年纪已如此通慧灵秀,此子来日可期矣。
  “汝名为何?”
  “吾名,绮罗生。”
  “吾名意琦行,乃七修之剑修,今日便代七修武始传汝七修武道。”
  绮罗生闻言就要跪下拜师,却被意琦行制止:“不必如此,这头你若想磕,待日后见到七修创者后再磕也不迟。”
  “好。”
  “你想学什么?剑?刀?戟?掌?还是其他?”
  绮罗生闻言想也未想便脱口说道:“吾想学刀。”
  “这是七修刀谱,待汝有所得之时,可来叫唤渊薮,汝之同修皆在此地。”
  “吾明白了。”
  意琦行将刀谱给了绮罗生,又顺便留一些银两便辞别了绮罗生,这一别便是五年之久。
  五年之后,一身白衣的绮罗生来到了这个名叫叫唤渊薮的地方。
  站在高耸而立的叫唤渊薮之前,绮罗生仰头而看,脸上尽是犹豫之色。
  这几年他独自习刀虽未大成却也有所得,只是一人习刀终是有些寂寥,何况武学之上遇到问题他也没有人能同他一起参详,不由就想起了这里,只是来到崖前……他犹豫了,恐高的人你伤不起啊……
  良久,绮罗生轻叹一声,罢了,自己修就自己修吧,了不起便提早入那江湖以刀决补足自己的缺失,这崖还是不要上了。
  就在绮罗生转身离开之际,身后高处传来一道甚为清冷的声音:“既然来了,又为何在叫唤渊薮之下徘徊?”
  绮罗生闻声而转,便见意琦行自崖上飘了下来,风姿傲然,冷霜之容更盛五年之前。
  意琦行站定,孤高清冷的蓝眸以十分凌厉的目光审视着绮罗生。
  绮罗生不以为意,美丽的脸上扬起温润的笑容:“绮罗生修刀五年,如今依约而来。”
  意琦行闻言拂尘一扬,一道剑气挥向绮罗生,绮罗生手执折扇亦挥出一道刀气迎向剑气。
  刀剑之气消弭之间,意琦行心中闪过一丝满意不过脸上依旧窥不出一点只是淡然的道:“五年刀修,果然不错,只可惜还是不够强。”
  绮罗生笑了笑:“小生日后自当继续勉励,勤学不辍。”
  这种态度让意琦行又添了几分满意,便又问道:“汝既来了叫唤渊薮为何过门不入反而要走?”
  这下,绮罗生脸上的笑带上了一丝苦恼之色不过却也坦然:“吾习刀五年,功力不够,上不去。”
  “倒是吾疏忽了。”也不待绮罗生再说话,意琦行便扣住了他的腰,提气纵身。
  被带离地面的绮罗生心中微微一颤,却只抬头仰看越来越近的崖顶,中途一直不曾向下看过。
  到了崖顶,意琦行便松开了扣在绮罗生腰上的手,只是眉心有些微蹙,这人这五年来难道只长个子不长肉么?怎么分量和五年前也没有太大区别?
  见意琦行蹙着眉心,绮罗生也不探寻,只是环顾了一下四周问道:“不是说此地还有其他同修么?”
  意琦行闻言松开眉头,用依然清冷的声音回道:“自然是有的,此地现在还有一位戟修,而其他同修外出修行,已不在叫唤渊薮之上。”
  “那那位戟修在哪?为何未曾看见?”
  意琦行想到那名不羁的同修便有些无奈:“他外出了,吾想不久之后汝便会见到他。汝既然来此,便安心在此修炼吧。”说完又顿了顿接着道:“若习武之时有地方不懂或是想要找人切磋皆可来寻吾。“随后便冷然离去。
  绮罗生失笑,这位同修人虽然冷了些傲了些,但性格却出人意料的有些别扭啊,关心之语也说的这么扭捏。
  绮罗生摇摇头,打开折扇举步围着叫唤渊薮走了遍,随后选了一个地方便开始席地打坐。
  “咦,啊呀呀,吾不过外出数日,叫唤渊薮上居然多了一名外客,意琦行汝何时转了性了?”
  只闻一声冷哼,一留衣似也习惯,转而看向绮罗生:“这位小兄弟,汝是何人?可是意琦行强行带你上来的?莫怕,来来,告诉吾,吾为汝撑腰。”
  “一留衣,汝若是觉得最近骨头太紧,吾不介意帮汝松上一松。”
  绮罗生从地上站了起来略微仰头笑道:“吾虽是意琦行带上来的,却非强行,只不过是他未曾征询吾之意见而已。初次见面,吾名绮罗生,为七修之刀修。”
  看似帮意琦行说话,实则也有调笑挤兑之意,不过这番话倒是对了一留衣的胃口。
  “原来是同修啊,吾名一留衣,我们伟大的剑宿向来不会寻问他人意见,时间一长汝习惯就好了。”
  “一留衣!”一声重喝,意琦行踏步而出,随之而来的还有数道剑气。
  “哎呀,好友,麦动气,吾不过说事实而已。”一留衣笑容不变,语气依旧轻佻,手上动作却不慢,挥戟迎向意琦行:“而且好友汝是不是有点区别对待了,这话又不光是吾一人再说。”
  意琦行手上动作没有停顿,冷声叱道:“废言。”
  绮罗生柔美的脸上更添笑意,扇着折扇站在一边看着两人剑去戟往,紫色如琉璃一般的眼中亦透着趣味与温柔,自己不在是一个人,这样的感觉确实不差。
  片刻后一留衣停下攻击:“不打了,不打了,你看吾和汝切磋都把新同修给冷落了。”
  意琦行闻言亦停下了攻击朝绮罗生看去,不想正看见晚霞的余辉打在绮罗生的脸上,配着柔和脸庞竟让意琦行瞬间晃了一下神。
  “那汝便与绮罗生好生相处吧。”
  “好友,吾说笑的,汝这是要去作甚?”
  “修剑当修心,心易动则于剑不利。”莫名说了一句,意琦行也不再去看一留衣与绮罗生便拂袖而去。
  一留衣摇摇头:“真是太认真了,莫非剑修都是如此么,太可怕了,还好吾与汝不是这样,否则这叫唤渊薮还不得把人闷死。”
  绮罗生笑道:“终有一日,他终将站在剑之顶峰,让世人仰望。”
  一留衣闻言亦眉间闪现傲然之色:“当然,其实吾一直觉得他已经站在了让世人仰望的地方了,倒是你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也会如他一般步入各自修行的顶峰。”
  “哈。”轻轻一笑,绮罗生虽未附言,但飞扬的眉目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以及自信。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一袭晨光之中,一道白影随光而舞,荧荧刀气流转,交织出一片艳光之色。
  “汝几年不变的练,也不曾下过山,难道就不会觉得厌烦么?”不远处,一手支着脑袋的一留衣看着眼前飘雅的身姿,神情显得十分慵懒。
  “所以好友才时不时的下叫唤渊薮去外面的世界行走一番么?”待得刀招收回,绮罗生回身笑问道。
  “啊呀呀,吾辈习武,自当要随时锄强扶弱,行侠仗义,在叫唤渊薮可做不了这些。”
  “那好友打算何时再下叫唤渊薮锄强扶弱?”
  “这嘛……等意琦行回来吧,吾还在好奇这次他是不是会再带个同修回来。”
  “哈,多带一个同修,你就更不会觉得寂寞了。”
  “啧啧,这话说的,好像吾平时有多寂寞一样的。”
  “耶,最是春闺少男心,小生虽未体验但也能理解好友。”
  “呵呵,绮罗生,这算是冷笑话么?”
  “当然不是,这叫幽默感。”
  “那这幽默感也真是冷。”一留衣一脸的谢绝不敏。
  “好友的这句夸奖,绮罗生就收起来了。”
  一留衣翻了翻白眼,当初到底是谁觉得这小子内向柔弱羞涩来着的?简直就是人不可貌相的典型代表啊!
  心中腹诽了一番一留衣转开了话题:“说起来,好友一直不曾佩刀,汝打算何时去寻找适合汝的佩刀?”
  “这嘛……”
  “很难回答么?”
  “无,不过是吾还未想过而已。”
  “哈,刀中快手却不思自己的佩刀,好友汝真是让吾开了眼界,那好友汝便好好想想吧,否则以后出了江湖被人说吾等武道七修之人穷的连刀都买不起的,那样面子可是丢大了。”
  “哈。”轻轻一声笑,还不待言,一股剑上威压突现五感之内,绮罗生与一留衣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向了悬崖外面。
  “古岂无人,孤标凌云谁与朋。高冢笑卧,天下澡雪任琦行。”随诗号而来的是一抹孤高绝傲的身影,身后斜背着一把剑,赫然是下崖已有数月不见的意琦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