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同人)清减 作者:冰雪双鱼丢丢

字体:[ ]

 
 
文案
故事从吴邪的一顿挨打开始……
 
盗笔同人,瓶邪夫夫不下斗所经历的现实向生活狗血剧!
狗血必须的,虐不虐看心情,各个人物都来串场一把。
黑花纯打酱油也来露脸。
就酱……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黑瞎子,解语花。 ┃ 其它:
 
 
  ☆、说明
 
  本故事为《盗墓笔记》瓶邪同人小说,半架空,非下斗非阴谋非解密,纯生活文,并非接盗八。
  人物设定中,三叔没有失踪,潘子也未死,闷油瓶也未去长白山。
  本文出现的相关地名、体制、头街、单位等一些名称,皆为了故事需要而设,并未经过严格确认,与实际情况必有所偏差,请读者见谅,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  
 
  ☆、楔子
 
  在认识闷油瓶前,吴邪觉得生命里最可怕的是死亡,死亡一定是人生中最痛苦又最无奈的必然,虽然他还很年轻很年轻,可是死亡总是用固定的速度和脚步,一点点地向所有人逼近,每个人都用一种绝望却又拼命遗忘的心态从出生开始就面对着越来越近的死神。
  后来,吴邪认识了闷油瓶,他们一起下斗,一起出生入死,他们经历了许多难以想象的死亡威胁,不仅仅是来自墓中的恐惧,粽子的袭击,还在于人心的疏离,亲人的欺骗,以及所有假象背后的巨大阴谋……可当所有的一切以一种似是而非的结论宣告暂时结束时,吴邪第一次对死亡感到了疲倦,他甚至没有了最初面对死亡时剧烈的恐惧感,带着麻木而鄙夷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切,就算是那些所谓天大的阴谋,惊天的利益,突破生死的诱惑,他发现自己都已经不是太在乎。
  只不过,他并非是心死,也并非是超然,那是因为他的身心已经完全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他为他揪心为他痴迷,看似强大而淡然的闷油瓶,在其他人眼里是神,在吴邪眼里,却不仅仅是神,也是一个需要心疼需要关怀,需要一个家的孤单漂泊者。
  所以在经历了一切以后,他用生平最大的勇气,向闷油瓶伸出了手。
  “小哥,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我要回杭州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吗?”
  “……”
  “小哥,我们回去过平淡日子,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再也不管这些事情,好吗?”
  “……”
  “小哥,我喜欢你!……不是兄弟之间的友情,而是……那种独一无二的喜欢!我就是想和你过一辈子,很好很好地过一辈子,就咱们两个人,你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吗?”
  “……”
  闷油瓶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平淡表情,但是他的眼睛,却从来没有如此明亮。
  “那么……小哥……我说的这些……你觉得如何?”
  吴邪被他看得紧张得脸上发烫,心都要跳出来,可是他却知道,闷油瓶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厌恶,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在认真倾听着,他从来没有看过闷油瓶如此专注的眼神,记忆中,即使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闷油瓶也没有如此专注过,他只是习惯对着天花板或者闭上眼睛顾自思索。
  所以吴邪有了很大的信心,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出来,一定会遗憾一辈子的。
  可是终究还是没法把话说全,毕竟这些肉麻兮兮的话,放在两个大男人之间实在难以说出口,更何况他连个恋爱的经验也没有,以前就算对着女孩子,也是从来没有说过的。
  等了就像一个世纪般长久,久到吴邪开始有点崩溃和绝望。
  难道真的是自己表错情了?
  机场外面,催航的飞机在停机坪上发出了轰轰的启动声。
  终于,闷油瓶说话了。
  “吴邪。”
  “恩?”
  “我跟你回家。”
  “啊?”他使劲地抑制住自己因为过于雀跃而想发出的欢呼声。
  “我不下斗了,吴邪。”闷油瓶上前一步,与他从来没有相距如此近过。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身形和身高,让两人的目光完全被对方吸住,“我们一起回家。”
  “……小哥!——”
  “一辈子,你刚刚说的。”闷油瓶重复着他的话,声音竟然也有些微微的激动。
  吴邪终于放开怀地笑了起来,很开心很开心地笑。
  就像生命里最困难最可怕的东西已经完全离他而去,包括死亡。
  这一刻,死亡再也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因为——有这个人陪自己到临终的一刻,完全不再可怕,一定是件很温暖的事情。
  不知道是谁主动,两人几乎同时伸出了胳膊,紧紧地拥抱住了对方。
  身体不是没有接触过,在斗里,他们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曾经或抱或背,或护或救,都被对方碰触过,当时身处险境,谁也没有想过太多。但是这一刻吴邪才知道,闷油瓶的怀抱和手臂即使是一个单纯的拥抱,通过厚厚的外衣的传达,竟也充满了如此奇异的、颤抖的、热烈的感觉。
  吴邪清楚地记得那个冬天,北方很冷很冷的冬天,当一切结束,当所有人都各自散开,他却仍然拼命地跟随着闷油瓶,用前所未有的韧性和毅力,阻止了闷油瓶长久以来又要继续走下去的一个人的孤独之旅。
  终于,他成功了。
  他赢得了闷油瓶的拥抱和承诺。
  他们将一起离开寒冷刺骨的北方,到湿润美丽的杭州去。
  他们在杭州安了家。
  吴邪天真地以为,这是他们平淡生活的开始。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阴谋诡计后,彼此都知道,平淡,才是真正的幸福完美。
  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走下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
  仅仅只是过了半年,过了半年而已……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吴邪才明白,原来人生最可怕的不是生死离别,不是阴谋诡计,不是轰轰烈烈的拼死杀戮,却是普通生活中那些无处不在的人情世故,无可推却的家庭责任,必须遵守的社会风评,以及墨守成规的道德标准……
  没有对错之分,没有善恶之别,就是这些普通人群里的生活规则,却恶狠狠地打败了他们。
  即使是在斗里砍粽子呼风唤雨,强大到如神佛一般的闷油瓶,要想在现实生活中过得如鱼得水,也不得不去适应这些必须要适应的规则。
  原来每一段平淡走到最后的幸福,都是充满了坎坷艰辛,需要经历过一场又一场没有杀戮的血雨腥风。
  人生,没有任何事是称心如意,十全十美的。
  要想得到,总会需要相等的付出和妥协。
  无所谓值不值得,仅仅在于是否坚持,是否心甘情愿。
  幸福并不完美。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该做和必须做的事情,却有可能离自己想要的越来越远……
  最最重要的在于,是否能够坚持下去!
  相信自己,相信对方。
  即使再困难再绝望,心里,总有一个地方要为你而留。
  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回到我心里为你筑起的无坚不摧的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 得不到的祝福(一)
 
  八月份,杭州进入了一年中最酷热难耐的时节。
  西泠印社的小古董铺子,也进入了一年中最清淡的季节。
  一大早起来,吴邪并没有去铺子,打了个电话轻声给王盟交代了几句,听那小子哼哼唧唧的还没睡醒,本想骂他几句,不过看了一眼旁边仍然闭着眼睛的闷油瓶,还是把骂声吞了回去。
  闷油瓶向来起得比较晚,虽然不能确定他是否醒了,但是他天性爱静,吴邪总是很小心地不去打扰他。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套上一件旧T恤,然后就走出房门,把门也轻轻地关上了。
  先出门去楼下买了两人份早餐,刚进屋,就听到洗手间传来了水声,他把早餐放到桌子上,走到洗手间门口。门没有关,可以看到那个穿着蓝色T恤消瘦的人影正站在水槽边,吴邪就笑着走了过去。
  “小哥,你今天起得这么早啊?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张起灵一边刷牙一边转头看他,微微摇了一下头,眼睛亮晶晶的,他看上去神清气爽,一点也没有起床后的困倦。
  “我今天不去铺子了,等下你吃完早餐,咱们把家里收拾一下,已经好些天没收拾了,你看地上都是灰,洗衣篓里的衣服也要满出来了。”
  张起灵漱了口,用毛巾擦了擦嘴,这才点点头:“恩。”
  其实家里并不是很脏,好像离上次打扫也没有几天,吴邪也难得这么勤快,只是想找个借口不去铺子留在家里,张起灵知道他的小心思,这样的吴邪很是可爱。
  当然家务方面向来都是两个人一起做,只要吴邪说话,他总会很配合地一起做家务。
  虽然两人一起住才半年,但是有些习惯,他也改变了。比如无时不刻地发呆和看天花板,比如整天不吭一声或者无故失踪等等,生命中再也不是一个人,突然多出了一个和自己亲密无间的伴侣,张起灵也在很努力地试图去适应。
  就算难免会有些不习惯,但为了眼前这个人,这些不适还是可以去忽略的。
  “吴邪。”
  “什么?”正打算离开的吴邪回过头来。
  张起灵就走了两步,来到门边,伸手将他脑袋上一络头发压平。
  吴邪忙按住头顶,笑道:“哎呀,又翘起来了,真是的,老这么不听话。”
  “你昨晚睡得不好,好几次把头蒙到被子里。”张起灵说。
  吴邪看着他不好意思地笑。睡得好不好他可不记得了,就只记得早上醒来时,脑袋蹭着闷油瓶的肩窝,像头小猪似的拱在他怀里。
  张起灵略弯了一下嘴角,轻拍了他的头一下:“去吃早饭。”
  两人胡乱地吃完早饭,就趁着上午的凉意,把卧室、客厅和洗手间都收拾了一下,并且拖好了地,刚准备洗衣服,看看时间竟然快中午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小哥,咱们中午吃什么?家里没什么菜,要不要出去吃?”吴邪擦着满头的汗。
  张起灵看了一眼窗外酷热炎炎的天空,就走到冰箱边打开仔细地看了看,拿出了一包速冻饺子:“就这个吧。”
  “也好。我去煮饺子,衣服下午可以洗。”
  吴邪洗了脸和手,然后下了两大碗饺子,两人都有点饿了,没什么味道的速冻饺子竟也吃得很香甜,吴邪一边吃一边偷偷地看闷油瓶,闷油瓶吃东西可认真了,不管吃什么都一副品尝天下美食的样子,真好玩。
  吃完东西,又洗了澡,把空调开起来,满屋子的沁凉,两人都懒懒地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谁也不想动了。
  “衣服我明天早上再洗吧。”吴邪拿起摇控器开了电视机,舒服地盘着腿。
  摇控器一阵乱按,近百个电视台没一样好看的。他懒洋洋地把摇控器一扔,咕哝着:“现在电视节目越来越不好看了。”
  说着话,把身子舒服地往后面靠了靠,背后,并非是柔软的沙发垫子,而是他专属的人肉靠垫。
  他的身体与身后的胸膛契合得恰到好处,又暖又不显得局促,舒服得他直眯眼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