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之年兽 作者:书被催成

字体:[ ]

 
 
文案:
天道无情,人道有情,不入轮回,却转世为人的上古神兽……
他是天道残缺所形成的年兽,
他吞噬时间之力,为红尘世俗所不容,
他擅长空间之力,四处躲避天道的追杀,
天要他生,他生,天要他死,他便死?
他一直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一线生机!
 
他是黑巫师家族斯莱特林的家主,萨拉扎·斯莱特林,他爱上的人是来自一千年后的双面间谍,西弗勒斯·斯内普,属于斯莱特林的魔药大师。
 
咳咳,不要那么严肃么。。。
蛇祖:这些长得奇奇怪怪的人是神马?斯莱特林是神马?梅林是神马?西弗是神马?这个我知道,媳妇儿嘛。。。
蛇王:(一脚踹飞)。。。。。。
蛇王说我穿越到了一千年前的时空之中,你能和我比吗?
蛇祖茫然,我是来到了另一个平行空间吗?
蛇王说我是身穿,而且又穿回去了。
蛇祖咬手指,胎穿你伤不起啊,我当然跟着媳妇一起到处穿,媳妇儿穿哪我穿哪里
 
内容标签:强强 HP 生子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萨拉扎·斯莱特林、西弗勒斯·斯内普 ┃ 配角:戈德里克、罗伊纳、赫尔加、哈利·波特、德拉科 ┃ 其它:HP、年兽、斯内普、教授、斯莱特林
 
 
 
  ☆、初见碎了一地月光
 
  伦敦的天气总是雾蒙蒙的一片,这所城市有名的穷人区蜘蛛尾巷,不断传出嘈杂的声音,有妇人拿着棍棒教训着孩子,有男人聚在一起赌博,最多的还是三五一群的流氓地痞,抢劫杀人强J,法律似乎在这个区域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
  灰暗的墙壁,阴暗的房间,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所住户,问到一些老人,才会知道这家是姓斯内普的住户,不过人却都死光了,最后连唯一的儿子都不知所踪,似乎是被怪物带走了。斯内普家的小怪物,这个称呼在哪些家长里短的妇人口中倒是印象深刻,但是大多数人谁会有多在意一个本就是茶资的人物。
  淅沥的水声从那间房间里传了出来,和蜘蛛尾巷的名字一样,房间里阴暗潮湿的仿佛不似有人居住,简单破旧的家具摆放在客厅,水声是从卧室中传来的,朦胧的水汽,映着主人原本苍白的面庞带了几分红晕,西弗勒斯斯内普弄干头发上的水迹,换上黑色的睡袍,无力的躺倒在床上,黝黑深邃的双眼没有焦距的望着天花板。
  今年就是那个绿眼睛救世主入学的时间,在校长室邓布利多又一次对自己重复了莉莉这个名字,似乎反复的强调就可以让他忘了那个救世主还有一个令人厌恶的父亲,斯内普苦笑,邓布利多当然不会相信一个食死徒,哪怕自己用一切承诺过他会保护那个莉莉生命的延续。
  不堪重负的身躯疲惫的支撑着主人的清醒,无梦药水的糟糕味道让斯内普终于合上了双眼,又是这样一个孤独而又麻木的夜晚。
  一轮圆月高挂于天空,银色的光芒铺盖在大地上,仿佛和白昼一般,斯内普讨厌满月,这让他总是想起上学时尖叫棚屋的狼狈,皱眉,再次闭上双眼。月光?警醒的斯内普第一时间寻找自己的魔杖,一贯放在自己床头的魔杖竟然不见了,什么都没有,空旷的草地,四周都是树木,分不清东南西北,斯内普在慌乱中迅速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斯内普第一眼注意到的是遍地的魔药,尤其是曾经在霍格沃兹禁林中的月光草,满月之下,开着细碎的银色花朵,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美好的致命,本能驱使着这位魔药大师弯下腰细细嗅着月光的味道,细细分辨却发现和月光草有着微弱的差别,难道是变异的月光草?斯内普抑郁了,只穿着睡袍的魔药大师为没有办法带走这些魔药而懊恼,几乎忘了自己所处环境的诡异之处。
  森林深处,隐约的火光,也许会有人,斯内普谨慎的朝着火光的方向迈步,他一定会回来将这些魔药带走的,不舍地将那些稀有的魔药暂时放开,火光越来越近了。果然有人,这是斯内普的第一个念头,只是双面间谍的职业惯性没有让他走近那个在火堆旁边仿佛在烤着食物的男人。
  男人低着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有人靠近,依旧专注地翻着手上的食物,火星四射,借着月光,斯内普发现男人的姿势仿佛不是在森林中烧烤,而是出现在某个贵族宴席上的觥筹交错。
  还在想着如何向对方打听的斯内普停在离男人不远的地方站定,男人终于抬头,他看着他,“要吃吗?”那目光仿佛是和朋友的家常邀请,而不是深夜森林中一个穿着睡袍的陌生人。
  “我假设只有脑袋里装满了芨芨草的巨怪才会不知深浅的邀请一个陌生人,而不是直接用□□毒死他。”话一出口,斯内普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是来打探情况的,只是多年来的习惯让他一开口就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讽刺。
  男人果然愣了一下,果然是没脑子的巨怪,斯内普忽视掉心中那一缕微不可闻的失望情绪,却忽然听到男人的笑声在空气中散开,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斯内普越发懊恼,“对于娱乐到阁下这件事,我深感荣幸。”
  “我只是很高兴有人用这样一种方式,”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稍微偏了偏头,带着点孩子气,“唔,关心我。”说完依旧拿起烤好的食物朝着斯内普举起,就那么一直举着,仿佛他不接就犯了多大的罪一样。
  “阁下真是自恋,”斯内普对于一个陌生人能够听懂自己的话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只是对方真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不得不让他有一点愉悦,他接过对方坚持递过来的食物,干巴巴的说道。
  男人打量着斯内普的黑色睡袍,微微挑眉,“没有人会在深夜时分穿着睡袍出现在埃威尔森林,”也许是斯内普就坐在男人的旁边,这让男人的声音放低,清冷的声线在空旷的森林中辐射开来,斯内普感觉到一丝凉意。
  “埃威尔森林?”英国有这个地方吗,斯内普疑惑地拧紧眉头,“这里是处于哪个位置?”
  “爱尔兰北部,最近的城市应该是贝尔法斯特,”男人随意的从自己胸前的某个空间里拿出带着香味的纸巾,上面还标注了S.S的字样,随意擦了擦嘴角,另拿了一张递给了蹙眉深思的斯内普。
  斯内普愣了一下,他只是睡了一觉就从伦敦到了爱尔兰北部的某个森林里,更别提这二者之间还隔着一片海域。“英国的执政者是哪位?”斯内普没有使用显时魔法,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整个身体的魔力都出现不契合的凝滞感。原本那些随意使用的魔法也失去了原有的效力。这让斯内普感到惶恐,在一个陌生的环境竟然丧失了耐以生存的魔力,不,魔力就在那里,却无法使出来。
  “英国?英格兰吗,阿尔弗烈德吧。”男人淡淡的回道,仿佛对对方一点常识都不了解的事实没有丝毫怀疑。
  阿尔弗烈德大帝?斯内普瞬间绷紧了身躯,双眼一阵紧缩,他来到了一千多年前,梅林的臭袜子,这是在嫌他这一生还不够戏剧吗,是梅林在看莎士比亚剧的时候心血来潮把自己丢到一千年前的爱尔兰看热闹吗?
  “西弗勒斯斯内普,我想我需要阁下的帮助,”斯内普还是学不会贵族那套推杯换盏间几句话敲定所有事宜的方法说话,或许是他不愿意,陌生的环境,像个初生的婴儿一般翻身,学着爬行然后走路,也许是雏鸟情节,又或者是男人可笑的直觉,总之斯内普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请求对方的帮助,当然,斯莱特林不会做损己利人的事,没有利益的引诱,他们的脚步永远不会为你而行。
  “说说你能付出什么。”或许这次埃威尔森林之行还有意外的收获,男人颇有兴味的看着面前这个叫做斯内普的家伙,同样的黑发黑眸,只不过一个看起来温文无害,另一个则是浑身不满了坚硬的刺,每一个靠近的人都要忍受着疼痛之后方能接近到内心最深处的柔软。
  “我假设互报姓名是最起码的礼仪,”他能付出什么,斯内普对于这个问题无法回答,“阁下需要什么?”
  “我允许你称呼我年,”慵懒而又随意的姿态带着上位者高不可攀的语气,他看着面前脸瞬间黑了下来的男人说道,斯内普抿唇不语,隐忍着身体忽然出现的不适,他在等待对方的答案。
  “三十分钟过去了,”名为年的男人看着天际的满月漫不经心的说着不着边的话题,“埃威尔森林有两样东西最为出名,在贵族之中颇受欢迎,你知道是什么吗?”
  对气氛尤为敏锐的斯内普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脖颈处慢慢晕出一片潮红,朝着耳根处浸染。
  “米尔迪恩的魔力石和月靡草,”似乎并不在意斯内普的动作,男人似乎只是在陈述着一个众所周知的常识,淡漠的口气,不带一丝情绪的黑眸,“月靡草,又被称为情人草,在满月升起的埃威尔森林,情人们交颈而卧,贵族们最喜用这种情人草来制作一些情趣药剂。”
  理智和本能撕裂着斯内普的身体,□□在体内翻腾,他紧紧咬着唇,明艳的血珠划过下颌,“他们生长在月光草之间,却又和月光草相仿,不过也只是一些小小的差别,在肌肤直接碰触后便会产生强烈的欲望,意志强大的人也撑不过三十分钟就会发作,因为月靡草的药性过于猛烈,以这种材料制作的药剂削减了他本身的烈,却又保留了那种身体不受理智控制的向本能屈服的趣味。”男人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月光下的美景,湿漉的眼眸,如同发光的黑曜石,苍白的脸上晕染的潮红,在欲望和理智中挣扎,他只是看着,那个名叫斯内普的男人最终会被哪种情绪征服和支配。
  看着一个意志力强大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向沉沦,这是贵族之间喜欢用月靡草的乐趣所在。此时的斯内普似乎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草地上扭动,他控制不了自己,身上的睡袍也早已被自己扯得凌乱不堪,他看着那个名为年的男人淡漠的陈述着月靡草的特性,看着那个男人抱起自己,看着自己羞耻的扬起脖颈主动将自己献出。
  月色下的情人草泛着银光,见证着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压抑隐忍的呜咽声,微弱的水光,人能最本能的律动,交织成世上最华丽的篇章。
作者有话要说:  先放这里看看,觉得这篇开头还成,有人看就接着写,但是还是把那一篇结束再说吧……哈哈哈
 
  ☆、你真的认为这是一场交易?
 
  刺眼的阳光穿过层层的树叶,在地上留下斑驳的阴影,斯内普用手遮住眼睛,茫然的皱眉,一瞬间回过神来,他想到了自己毫不知耻的摆动腰肢,放纵的渴求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的身上似乎有一丝和我相仿的灵魂味道,”不知何时出现的男人,依旧淡漠的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没有起伏的声线,“不过我帮你去掉了,我不习惯我的所有物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斯内普咬牙,好吧,没什么可羞耻的,不过是月靡草的作用,何况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只是什么叫做对方的所有物,浑身酸痛的斯内普无力争辩,他试图起身,身体很干爽,并且换上了和对方相似的麻瓜贵族的衣衫。
  “相仿的灵魂?”斯内普果断抛开昨晚的一切,习惯性的抬手捂住胳膊,那里有他逃不开的罪,只是现在那里只有洁白的一片,他讶异的看着男人,质问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微颤,“你到底是谁?”
  “萨拉扎·斯莱特林,不过我说过你可以称呼我年,尤其在某些时候。”男人不在意的说道,或许现在可以用萨拉扎·斯莱特林来称呼这个男人了。
  梅林啊,惊涛骇浪在斯内普的心中翻涌,这个男人就是斯莱特林的创始人,而他和这位蛇祖春风一度,斯内普扶额,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哦,是来自梅林的恶意。习惯性的大脑封闭术开始运行,却忘了自己的魔力不契合的问题,斯内普向后倒下,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环过他的腰部,然后将他带进对方的怀中。
  “啊,斯莱特林的黑巫师之名已经从英格兰传到爱尔兰了吗,被吓到魔力反噬?”萨拉扎挑眉,带着自嘲的声音响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