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鼠猫]镜城 作者:ai笔妖(中)

字体:[ ]

 
  ☆、第051章
 
  和煦的阳光温柔地拥抱着两人,后山上不时会刮起风来。每当和风扬起,草叶摩挲,树叶窸窣,细碎的声音就像私语般在耳边响起。被风带起的还有兰花的香气。
  站在这么安宁的环境里,耳边是白玉堂强有力,同时也让人异常安心的心跳声,展昭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浸泡在温水中一样,暖融融的,又懒洋洋的,放松过后他什么都不想做了。异常舒适的感觉让展昭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猫儿,醒醒。”白玉堂听到他那声哈欠声就知道大事不好了,等他低头看展昭,展昭双眼早就眯成了一道缝,已经到达的昏昏欲睡的程度了。
  白玉堂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确实风光不错,他都忍不住惋惜两人浪费了大好的野餐机会。
  正这么想着呢,展昭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也想起来两个人来这里还有事要做。展昭遗憾地看看四周,喃喃道,“好可惜啊,本来可以来这里野餐的……”
  一听他这么讲,白玉堂就忍不住扶额……自己是不是被展昭同化了,不管什么事情率先想到的都是吃?
  “猫儿,你不觉得这香气不太对吗?”对展昭自己吧思维调回来已经不抱希望,白玉堂还是帮他拉了一把。
  白玉堂一说,展昭就仔细地闻了闻空气中的花香,甚至是闭上眼睛认真地分辨这当中的不同,果然,他发现了些许的不同。
  他们在丁遥身上闻到的那股花香与现在的花香相差无几,但是与这里的花香相比,清幽里却夹杂了些许的浓郁,不合于自然的味道。
  如果非要在以往的经验里找出一个相似的东西,那么只能是……“有点像是化妆品,脂粉的感觉。”展昭先是喃喃道,然后越发确定自己的想法。
  展昭崇拜地看着白玉堂,“玉堂,你鼻子好厉害啊。”这么一点不同都能够感觉出来。
  白玉堂觉得今天就是尴尬的日子,展昭的目光让他越来越不好意思。他别过脸,催促展昭,“我们赶紧去找吧。”
  又不好意思了?展昭眨眨眼,对自己能逼得白玉堂破功而自豪。怀着这样喜悦的心情,展昭也开始寻找可能的墓口。
  他们跟随着踪迹确实是来了这里。但是没有了树木的遮挡,原先在林中明显的踪迹到了这里却已经消失了。
  直觉告诉展昭和白玉堂,他们要找的地方就在这里。展昭和白玉堂分头在兰花田里寻找着,展昭小心地拨开兰花,避免自己踩伤任何一株兰花。
  他拨开面前的一束兰花从,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小片的兰花从损坏得特别严重。展昭立刻呼唤白玉堂。
  在展昭的面前,有一片兰花被拔掉了,枯萎掉的兰花还被扔在一边。在这之中,展昭和白玉堂能够清楚地看到地面上嵌着一块石板。
  石板有些大,展昭和白玉堂两人合作把石板推开,不出意外地一道长长的阶梯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并不断地往里延伸。
  展昭和白玉堂一前一后地往里走,越是往里走,白玉堂和展昭越是觉得回到了开封,回到了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那条通道的尽头,是“展昭”和“白玉堂”的墓穴。那么这条路的后面呢?
  白玉堂和展昭并肩走在一起,用手电筒照亮前路。相似的感觉让两人的心情都有些凝重了起来,心里总是会担心之后会看到什么。
  从阶梯上下来,就是一片平地。展昭往前没有走几步,就摸到了一面石壁,手掌所及之处好像被刻下了什么纹路。
  展昭刚一停顿,白玉堂就用手电筒照亮了墙壁。看到上面的字,展昭和白玉堂突然沉默了。
  “这里……该不会真的是丁家的祖坟吧?”展昭虽然是用着询问的语气,但是这件事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了。
  难怪丁月华会说他们家已经在这里住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展昭和白玉堂都没想到会是那么久。
  落款的地方没有留下姓名,但是却留下了时间。展昭伸手把时间刻痕上的灰尘给抹开,“又是宋仁宗时期?”
  白玉堂吃惊地挑眉,因为自身遭遇的缘故,他和展昭都对宋仁宗时期的信息特别在意。平时对于这段时期的历史,白玉堂都会下意识地去注意。
  更何况,这次他和展昭只是凑巧来帮丁月华的忙,丁月华收到一块来历不明的古玉,他们顺着这条线走下来,最终要找的人依然生活在宋仁宗时期。
  这样的概率会有多少?如果放在之前,展昭是不会觉得有多凑巧。但是现在,不光是白玉堂,展昭也隐隐约约觉察出当中的牵连。
  “是嘉佑年间下的葬,墓主是病逝的。”石壁上刻下了墓主的生卒年,墓主活了四十多个年岁,最终病逝,也算是过完了她的一生,“她完全生活在宋仁宗的时间点。”
  从石壁上没办法得出更多的信息了,白玉堂和展昭两人打开了石门。石门刚一打开,满室浓郁的兰花香就倾巢而出,是让展昭和白玉堂感觉到窒息的程度。
  墓室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完全看不清楚,白玉堂习惯性地把手电筒朝向黑漆漆的墓室。当光线照到室内的一刹那,仿佛是一声令下,整个墓室忽然亮了起来,强烈的光芒让展昭和白玉堂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展昭和白玉堂才适应了里面的光线。但是当他们睁开眼的时候,却被墓室内的情景给彻底震撼了。
  展昭从未想到过,出了名难以生养的兰花,竟然能在如此封闭的墓室里面如此绽放,酝酿了多年盘旋的香气,仿佛是在倾尽全力告诉他们这个墓室的历史,沉睡在此的那个人的故事。
  所有的兰花静立,蓝色的花海自外向内,安静地承载着千年的岁月,只为了守护墓室正中防止着的水晶棺。
  透过水晶棺,展昭似乎隐隐约约地看到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安静地躺在那里。
  展昭忍不住做了个深呼吸,对了,就是这里。这里的香气和丁遥身上的,他们房间里的香气一模一样,展昭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丁遥口中的那个姐姐。
  忽然之间,展昭没有了上前的力量。应该是这里的香气太让人窒息了,从刚才开始展昭就一直有一种胸口发闷的感觉,而在看到这口水晶棺的时候,那种发闷郁结的感觉越发明显。
  展昭觉得有一种复杂的情绪要冲破胸臆,仿佛有千言万语,却又怎么都说不出口。那是歉意,那是遗憾,但是展昭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希望水晶棺中的那个女人过得好好的。
  意识到白玉堂没有说话,展昭看向他,却发现白玉堂也是用着复杂的目光看着那具水晶棺,那是与平常完全不同的沉默。
  “猫儿,我认识她。”白玉堂忽然说道,完全沉浸在铺天盖地而来的愧疚中。对,就是愧疚。对眼前的那个女人,他感觉到了怀念,喜悦,些许不坏的防备,但是更多的是愧疚,总让他觉得,他曾经允诺了这个女人什么,但是却没有做到。
  完全没有意识地,白玉堂牵住了展昭的手。牵住他的手,不仅仅是给自己一个平静,给自己一个安宁,也是一个证明,只是想要证明给那个女人看。
  展昭也回握白玉堂的手,手心因为内心的复杂而微凉。展昭露出了苦笑,惆怅地说,“是啊,总觉的,欠了她好多。”
  这不是很神奇吗?在这个墓穴,在完全不知道墓主是谁的前提下?
  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展昭和白玉堂缓缓地走到了水晶棺边。有些犹豫地,展昭朝着水晶棺伸出了手。
  指尖刚一触碰到水晶棺壁,展昭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收回了手。心中被莫名触动,展昭看向了白玉堂,寻求他的肯定。
  白玉堂冲着他点了点头,鼓励展昭把手伸向水晶棺。
  隔着水晶棺,棺内的那个人显得更加模糊。展昭和白玉堂都很想知道,棺材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展昭将双手放在棺盖上,轻轻地往前推去。每推开一分,展昭和白玉堂的呼吸就轻上一分。
  棺盖推至半身以下,水晶棺中躺着一位身着白衣的中年女子,她双手交合至于腹上,仿佛水晶棺不是她死亡的归所,只是给了她一处安眠之地。
  水晶棺锁住了她的似水年华,纵然人处中年,依旧是动人的秀美端庄。而秀美端庄并非眼前之人的全部,自她柔和带笑的眉眼里,一缕英气让人无法忽视。
  若是她睁开了眼,应该是一个让人无法不欣赏的女人。
  墓室里的光线忽然按了一下,展昭和白玉堂眼前就是一晃。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棺中早已没了人影,只有一件白衣。
  “玉堂?是我看错了吗?”展昭不相信地揉眼睛,手摊入棺中,但是真的只有一席白衣,完全没有人的踪影。方才看到的那个女人,根本不在那里。
  “我也看到了。”白玉堂凝重地说道,对眼前的变化还无法接受,“我也看到了一个女人,现在她不在里面。”
  这个墓,有古怪。一旦有这个想法,展昭和白玉堂就忍不住提高了警惕,绷紧了神经。就在这个时候,深处地下的墓室中竟然吹起了一阵风。
  有什么东西来了。
  兰花随风摇曳,清幽的香气仿佛在传达着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静得吓人的墓室里,忽然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那感觉就像是在耳后想起,展昭和白玉堂甚至能够感受到气息的流动。
  展昭和白玉堂迅速地后退,远离了那种气息。但是只是一会儿,那气息就又追了上来,纠缠着两个人。
  白玉堂拉着展昭远离水晶棺,那样的气息才稍微好一点。在这种未知的情景中,发生着未知的事情,甚至连兰花香气也萦绕在两人身旁。
  那样的气息纠缠了两人一会儿,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没了一开始的担忧,白玉堂反而觉得他和展昭似乎是被逗弄了。
  一有这个想法,连香气都变得恼人了起来。白玉堂甚至有种错觉,连香气都在逗弄他和展昭。
  转念一想,白玉堂突然拿出打火机,冷声道,“出来,否则我就烧了这一屋子的兰花。”被戏弄了这么久,白玉堂早就没了耐心。
  展昭眨眨眼,怎么都想不明白白玉堂是怎么想出用兰花来威胁的。这烧了兰花的威胁要真的游泳,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灵异事件?玉堂该不会是被气糊涂了吧?
  正当展昭想要劝白玉堂冷静一点的时候,一个焦急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
  “唉别别别!不就逗一逗你们吗,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了脾气还这么糟糕,卑鄙!”
  白玉堂才没这个心情和这个女鬼开玩笑,打火机口蹿起了火苗,眼看着白玉堂就要把打火机往花丛里扔了。
  “等等等等!我出来,我出来还不行吗?”一个女影忽然出现在水晶棺的上方,坐在了水晶棺上,“你别烧啊,我都出来了,这些兰花陪了我好多年了,你别烧啊啊啊啊!”
  展昭无语地看着史上第一场放火烧花的威胁剧,而且还是人威胁鬼的。展昭冲着白玉堂眨眨眼,无声地表示自己的钦佩——大爷威武,小生佩服。
  不过能把鬼给叫出来就可以了,展昭连忙示意白玉堂把打火机收起来。这要是把女鬼给逼急了,他们要再出去就难了。
  白玉堂也就收回了打火机,和展昭一起看向水晶棺上显出庐山真面目的那个女鬼。这一看,他们就是一愣。
  眼前的女人,虽然和之前水晶棺中躺得是同一人,却年轻了不少。
  “你就是墓主吗?”展昭半信半疑地问道。
  “对啊,你们两个人不是刚才见过我了吗?”女鬼单手托着下巴,歪着头对着两人眯眼笑,另一只手指了指空着的水晶棺。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下,再眨眨眼,“可是刚才你明明是中年的成熟样貌啊……”
  “笨啊,我爱漂亮不行吗?”女鬼忽然站了起来,原地旋转了一圈,衣袂翻飞,裙衫飘动,“比起三四十岁的样子我觉得这样出现在你们面前更好,所以就变了个样子,怎么样?”
  女鬼期待地看着两人,渴望得到两人的赞许一般。白玉堂只是瞟了她一眼,再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四十多岁的女人装什么年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