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鼠猫]镜城 作者:ai笔妖(下)

字体:[ ]

 
  ☆、第100章
 
  白玉堂是被一阵无法忽视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吵醒的。惊醒的眩晕一阵强过一阵地袭来,太阳穴针刺一般地疼。
  白玉堂抬起手压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透过窗帘的只有街道上惨白的路灯。现在还很早,白玉堂觉得甚至离自己睡下没有经过多长的时间。
  睡梦里那窸窸窣窣的声音消失了,白玉堂认定那个声音是自己梦到的。不想再多思考,白玉堂翻过身想要抱着身旁那温暖的身体继续入睡,但是却扑了个空。
  展昭呢?白玉堂撑着床坐了起来,摸了摸身边的空位,还是温热的。展昭并没有离开太久的时间。
  干什么去了?思索的时候白玉堂又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外面翻什么东西。白玉堂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门,结果他就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展昭家到了晚上,是会在客厅里留一盏落地灯的。落地灯并不是很亮,只是一圈平和的白光,平时展昭都是迷迷糊糊地也没有注意,但是在这一圈暗淡光线的晕染下,整个客厅都显得惨白,有些阴森森的。
  而白玉堂,首先就因为这阴森森鬼片一样的气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其次就是客厅的另外一角,简单来说就是放冰箱的角落。
  白玉堂总算是知道了那个声音的来源。展昭正扶着冰箱的门在冰箱里翻找着些什么,嘴里还嘟囔着白玉堂听不懂的话。
  过了一会儿,展昭发出了一声欢呼。接着白玉堂就看到展昭捧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苹果,随便用水洗了一下就埋头啃了起来。
  落地灯惨白的光线,因为刚睡醒而凌乱的头发,还有无视展昭手中食物的整体,他吃东西的动作……白玉堂明白了自己的确是不适合看恐怖片的类型。
  吃得正满足,手里的苹果忽然被拿走了。展昭惊讶地抬起头,只看到白玉堂站在他的面前,脸上还带着没有散去的睡意,正眯着眼打量着自己。
  “饿了?”白玉堂审视着手里的苹果,再看看展昭的模样,最后还是把苹果塞回了展昭的手里。
  展昭艰难地咽下了嘴里的苹果肉,茫然地点了点头。白玉堂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凌晨一点。
  “我被饿醒了。”展昭不好意思地说。看着白玉堂只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这里,展昭把白玉堂往房间的方向推了一点,“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吃完苹果就回来。”
  白玉堂只是往冰箱的方向探了下头,不怎么赞同地说,“苹果越吃越饿。冰箱里就没有别的吃的了?”
  “有啊。”发现白玉堂暂时还没有回房间睡觉的打算,展昭三两下就把剩下不多的果肉啃完,把果核扔进了垃圾桶,艰难地嚼着。
  白玉堂看着展昭的脸因为过多的食物鼓了起来,担心他噎到,白玉堂用目光示意展昭不要着急。
  展昭用了好久才把苹果咽了下去,接着回答白玉堂,“但是都不是现成可以吃的,半夜煮东西太吵了。”
  “没事,你煮点吃的好了。我不在意。”说完了这句,白玉堂就转身回了房间。
  展昭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填饱自己的肚子。不想弄太复杂的,展昭打算随便给自己煮一碗面条当做夜宵。
  因为想要速战速决,展昭就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厨房。所以他根本没有料到,当他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转身,却发现白玉堂正过着一条厚厚的毯子,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
  “玉堂,你怎么还不睡!”展昭把碗放在了桌上,跑到白玉堂的身边。
  “你的床一个人睡太大了。”白玉堂很自然地说,完全无视了自己平时睡的床比展昭的床大了不知道多少的事实。
  展昭也没有戳破他,虽然很想劝白玉堂不用留在这里等自己,展昭最后还是走向了餐桌,又端着面坐到了白玉堂的旁边。
  展昭一坐下,白玉堂就分出了一部分的毯子把展昭裹了起来。展昭夹起了一筷子的面条递到白玉堂嘴边,“我是按照自己的食量煮的,你别抢太多啊。如果我吃不饱,后果很严重的。”
  “呵……”白玉堂会意地笑了,吃掉了展昭喂给他的面条。味道真的很不错。
  白玉堂并不喜欢在半夜吃东西,所以只吃了两口就安静地靠在展昭的身上没有说话了。等到展昭吃完了夜宵,才发现白玉堂早就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
  已经吵醒了白玉堂一次,展昭不想再剥夺白玉堂的睡眠。只能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半边身子不动,把碗筷放回茶几上。
  嗯……虽然说只裹了一层毯子,虽然说沙发的位置小了点,但是两个人挤挤应该也没什么问题。除了明天早上肩膀可能酸痛,其他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展昭默默地无视了名为理智或者是常识的玩意儿的抗议,闭上眼睛把所有的杂念都清空。再次睁开眼睛是因为忽然响起的手机。
  白玉堂比展昭先醒过来,跑回了卧室接了电话。一接通,白玉堂就后悔了。包拯那兴奋的却在刚睡醒的白玉堂听来完全无法理解的话在本该美妙的清晨显得格外吵耳。
  “喂,展昭!我跟你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不得了……”
  “猫儿在睡觉。”
  “啊……白玉堂啊?早上好。”发现是白玉堂接听的电话,包拯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跟白玉堂道了声早安。
  而白玉堂的反应就是……默默地按了一下“结束通话”,然后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再次回到沙发上,搂着展昭准备接着睡。
  “谁打来的?”展昭蹭着白玉堂的睡衣,含糊不清地问。
  “订报纸的。”
  “哦。”丝毫没有怀疑白玉堂的回答,展昭打算再睡一会儿,他今天的课在下午,没必要那么早起床。
  但是这个美好的想法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白玉堂的手又一次拍上了手机,看都不看屏幕白玉堂就接通的电话,“我们不需要订报纸,不要再打来了。”
  说完,都不给电话那头的包拯一点反应的时间,白玉堂又一次挂断了电话。不等展昭提问,白玉堂就又说,“订报纸的。”
  等到电话第三次响起,白玉堂再次接通了电话。连话都不说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还给手机调了静音,用抱枕压着。
  但是手机还是第四次不屈不挠地响起来了。到了这次,展昭总算是清醒了一点,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哪有订报纸的会这么锲而不舍。
  怀着十二分的怀疑,展昭总算是亲手接通了电话,“喂……”
  “展昭?是展昭吗?天呐终于是展昭了!”电话那头的包拯几乎是喜极而泣,“白玉堂再挂我电话我都要哭了。”
  “……玉堂……”展昭无奈地看着白玉堂。白玉堂扯过毯子把自己全身都裹了起来,装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什么事情啊包大哥?”展昭决定暂时不跟白玉堂计较,包拯这么早打电话给自己是件很反常的事情,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是关于昨天晚上拍卖会的事情。”
  包拯一说,展昭就让他等一下,然后推了一下白玉堂,“正经事,我公放了。”
  白玉堂终于拉开了毯子,示意展昭公放。结果电话一公放,就传来了包拯得意的声音,“白玉堂,这次公放了吧,你不能挂断我的电话了吧!”
  一听到包拯在那边说些有的没的,白玉堂只觉得头疼,“猫,挂电话。”
  “喂不要这样啊!”包拯发出了一声哀嚎,总算是把话题绕到了正事上,“昨晚老刘带着几个兄弟搜了储藏间,但是很可惜,东西都已经提前被撤走了,除了这次失窃的几样文物,其他的没有追回。”
  “这样啊。”展昭平淡地回答,说不失望那是假的,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强求。这样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展昭已经预想到了。
  “先别失望。”包拯的声音听上去却充满了元气,显然是得到了好消息,“虽然没有抓住拍卖品的供应商,但是你知道最后牵扯到了谁的身上?”
  “……”
  “是博物馆的副馆长。”包拯听起来格外激动,“他不是主谋,但是和这次失窃的事情脱不了关系。结果说到底是博物馆出了内鬼。虽然其他人跑了,但是稍微逼问一下也许能问出幕后的其他人。如果能问出任何和庞家或者庞言有关的线索,我会再通知你的。”
  “嗯,谢谢包大哥。”展昭知道,包拯这么高兴给自己打电话,不光是因为昨晚拍卖会上行动的成功,更是因为找到了可能和庞言有关的线索。
  哪怕只是抓住一点对庞言不利的信息,那都将成为未来他们和庞言对峙的筹码,为了那落在庞言手里的巨阙和苗刀。
  “我们还谈什么谢。”包拯说的云淡风轻,隔着电话,展昭已经在眼前描绘出包拯不同于寻常的伟岸形象了。
  但是包拯有个称号,“帅三秒”,也就只帅三秒,只正经三秒。三秒过后,包拯说话的对象就直接跳到了白玉堂,“白玉堂,我只说了展昭不用道谢,你呢,你的道谢呢?你还挂我电话,现在知道我要说的话是多么重要了吧?要是因为你挂了那么多次,我放弃了,展昭肯定会失望的,你现在知道自己差点犯下大错了吧……”
  在包拯发表长篇大论之前,白玉堂直接挂断了电话,并默默地等待了三十秒。白玉堂发誓如果三十秒内包拯继续打电话过来他就把展昭的手机给关机了。
  好在包拯总算是识相地没有再打电话来了。没了包拯絮絮叨叨的声音,客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鸟鸣,旭阳,本该是清爽的早晨,却因为一通充满了幸与不幸的电话变得负担了起来,最起码对白玉堂来说是这样的。
  原本除非大哥他们给自己打电话,自己都不会起床去公司上班的计划一下子就泡汤了。白玉堂木着脸躺会了沙发上。
  “起来吧。”展昭好笑地看着白玉堂,推了他一下。白玉堂不情愿地摇头,抱着展昭,就算睡不着了,也打定了不起床的主意。
  虽然自己的睡觉计划也被破坏了,但是展昭心情显然很明朗,“睡不着了,起床吧,我给你做早餐。”
  在沙发上窝着饿着肚子直到卢方他们给自己打电话为止而不得不去上班,现在起床吃早餐和展昭一起消磨时间然后高高兴兴地去上班,两相比较之下白玉堂自然是更喜欢后者。
  白玉堂很利落地起身,却发现展昭还躺在沙发上没有动作,“猫,怎么了?”
  “我动不了了。”展昭很努力地想要活动身体,却发现全身僵硬,没有力气。展昭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不会是鬼压床吧?”
  展昭一副完蛋了的表情,在白玉堂看来特别有意思。靠近还沉浸在“鬼压床”的悲怆中的展昭,白玉堂环着展昭的肩膀,扶着展昭坐了起来。
  身体拜托了躺的姿势,所有沉睡的神经仿佛在一瞬间清醒了过来,然后疼痛就像是电光一样在身体的每个角落炸开。“嗷呜!”展昭不可控制地哀嚎了起来。
  “什么鬼压床。睡麻了。”也难怪,挤在沙发上睡了一晚,而且还被自己压在下面,变成这样是自然的。
  白玉堂帮展昭按揉着手臂和后背,帮展昭从这恼人的痛苦里恢复过来。身体总算是恢复了知觉,展昭动了动脖子,右后颈传来了千缠百结的痛感。
  “嘶……没有鬼压床,可是脖子扭到了。”展昭捂着发疼的地方,凄惨地看着白玉堂。
  “我帮你按一下吧。”白玉堂于心不忍地说。
  在白玉堂的要求下,展昭趴在了沙发上,一脸期待地看着刚洗完手的白玉堂,“玉堂,我不知道原来你还会按摩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