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使密码)彼岸情缠+番外 作者:黑色平衡

字体:[ ]

 
文案
天界百废待兴,地狱改革创新。一天,地狱派出一名堕天使前往人界除暴安良……
内容标签:原著向 奇幻魔幻 血族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奥兰比亚(加百列) ┃ 配角:沙卡利曼耶尔,汉斯,紫杉,米凯尔,路西华,andsoon ┃ 其它:天使密码,天使迷梦,驱魔师·奥兰比亚
 
 
  ☆、黑夜的堕天使
 
  金乌高挂,夺目华光覆盖了伦敦城,高楼大厦仿佛上了金黄的涂料,远处的建筑陷入蒙蒙迷雾中。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嬉笑声传得老远。
  “对,我这段时间还不能离开,所以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
  斜靠阳台的男子拿着手机看向窗外,柔顺的金发垂至后背,享受着撒入屋内的温暖。
  “就是因为清楚你的能力才拜托你的,何况你又住在那里,难道还要舍近求远?”电话那头又说了什么以致男子好看的双眸弯成了月牙型,“那就交给你了,结束了这边的事我就去你那里。”
  男子挂了电话,唇角微微上扬,绝美的容颜在日光下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边,神圣又高贵,如同天使莅临人间撒落的奇迹。
  “终于决定成为我的伴侣了?”
  一声轻佻从天而降,然后一只蝙蝠倒挂在窗框下。
  “你涂防晒霜了?什么牌子的效果这么好。”
  如果蝙蝠的表情够丰富的话就能看到它此刻在抽搐。
  “只有低等吸血鬼才怕阳光,我可是高贵的三代血族汉斯·弗雷登·莱恩·托瑞多!”
  “……”
  事实证明,阶级歧视不是人类的专利,或者说曾作为第三个人类的该隐既是遗传的接受者又是传播者。
  “好了,你考虑得怎么样?一旦成为我的伴侣你不但会拥有永恒的生命,还会获得强大的力量,哪样你都不吃亏。”
  “这只会让我有乱伦的错觉。”
  无论成为哪个血族的伴侣都必须接受“初拥”,这就意味着后者必将成为前者的后代。
  人类的身体都有极限,连奥兰比亚自己都不知道他还能维持这个样子多久,但他知道一旦向眼前的吸血鬼抬头露脖子,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他还依稀记得,在一个无月的夜晚,这个吸血鬼对他露出獠牙,苍白的面孔让血一般的牙床更加森然,然后便是无尽的黑暗。他以为醒来后迎接他的会是嗜血的欲望,可一切仍旧如常,不同的是星光下扇动的一对黑色羽翼,和同样颜色的长发。
  曾经无数个夜晚所描绘的画面都比不上亲眼所见,梦中的残像也好,往昔的回忆也罢,其实都不过是内心的不甘。
  不难理解为什么“贪婪”是七原罪之一了,精神或物质都存在让人无法满足的东西,抑制还是放纵只在一念间,结果可以是天差地别。
  蝙蝠张了张嘴,突然发出一阵咆哮:“你看不起我!你歧视我!”然后扑腾翅膀飞走了。
  “……”这家伙真是三代?
  这次的工作在一周前就定下了,为此奥兰比亚驱车前往伦敦,同行的还有缠了他几年吸血鬼。
  身为驱魔师却跟吸血鬼为伴,多少有点不务正业,可当中也有不为人知的便利。
  譬如,在戒备森严激光射线多的地方可以拿来当枪使。
  譬如,开车开累了可以两手一放,某吸血鬼即刻缩水蜕变成蝙蝠飞向车顶,完成凯迪拉克升级成磁悬浮的过程。
  缺点是不好养,因为吸血鬼的食谱只有血和肉。
  “老子说过很多遍了,老子不是保姆!”
  说是这么说,但每次都在尊严和情感间选择后者。
  血族的等级划分经纬分明,一代的该隐发展了十三个后代,从而开始了十三氏族的管理制度。三代是个特殊的群体,二代在挑后代的时候口味出奇的统一,很匪夷所思地搞了次单传,结果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被群起而灭之。
  汉斯为爱慕对象做牛做马的事不光在他的氏族里掀起轩然大波,还惊动了其他氏族,甚至地狱也来了几个稀客探听虚实。懒惰如贝利尔不睡觉了,暴食如别西卜放下手里的炸鸡,□□如阿斯蒙蒂斯下了他的床……八卦精神是永垂不朽的!
  家丑不可外扬,但这个丑可以毁灭。于是一直以来热衷于内斗的十三氏族难得统一了,其中魔党为了看热闹,中立氏族纯粹围观,可他们的目标却令他们想哭——一个美到天怨人怒的驱魔师。
  三代们绝望地放弃了挣扎。
  奥兰比亚的容貌确实吸引了所有在场的血族,可以说没有血族认为发展他成同类是个错误的决定,将这样一位金发美人拥入怀中并吸食其血液,再让他体内流淌着自己的血,这种快感恐怕谁也无法抵挡。
  但汉斯那副护犊的熊样让他们不忍直视,更何况人类身后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令他们胆寒。
  身为三代,上面发生的事是有耳闻的。该隐不止一次拿来当饭后笑料,神赶走他却让他永生,三分之一的天使堕落却有多数因扛不住魔化而死亡,曾经站至天界顶端的四位大君更是不知所踪。
  眼前的堕天使跟奥兰比亚一前一后,不禁疑惑人界和地狱什么时候变成前锋和后卫了。除了多见不怪的汉斯,其他三代都觉得有必要向该隐汇报一下。
  这段插曲发生在法国。
  当时银月静挂于天际,流光迷魅倾注于塞纳河面,顿时璀璨生辉,北岸的卢浮宫隐隐浮现了层层暗紫色。
  奥兰比亚只听见来自身后的翅膀的扇动声尔后先前还气焰嚣张的三代们便蔫了,一磨牙扭头就飞,一时间全欧洲的蝙蝠飞得跟候鸟迁徙似的。
  短暂的同盟结得快散得更快,托瑞多家族个个面如锅底,其他十二家个个笑到抽筋,据说当年年底的年度会议破天荒地有人缺席了。
  汉斯凑到奥兰比亚耳边道:“那个堕天使还在,要我叫他离开么?”
  奥兰比亚瞥了他一眼道:“你叫得动么?”
  汉斯碰了颗软钉子,气血开始上涌,遂转身朝堕天使走去,而奥兰比亚则走向另一边的停车场。当他钻进驾驶室,一只蝙蝠贴在后座的玻璃上,拎着蝙蝠脚爪的堕天使一言不发地上下摩擦玻璃,汉斯怒道:“放开,你这么做会后悔的!”这种被用烂了的威胁根本不具杀伤力,堕天使连眼皮也没多眨一下。事实上,堕天使出现至今一个音节都没发过,汉斯直接怀疑他是长期不说话导致声带退化了。
  从后视镜里看不到堕天使的样貌,其实不用看也知道,那张看了无数个天界年的脸,即使光辉不在,也不是单纯的黑夜就能掩盖的。
  后座玻璃下滑,蝙蝠被丢进车内,堕天使看了眼驾驶座,角度差令他只能看到车主的鼻子以下部分。突兀的猫叫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一只黑猫探出脑袋,泛着绿光的眼睛看向黑发黑衣的堕天使。
  “小曼,进来。”
  黑猫听话地退回车内,跳到主人的肩上。
  奥兰比亚关上后座车窗,踩下油门,保养良好的白色汽车瞬间没入无边夜色。                        
  
 
  ☆、持刀的幽灵
 
  巴黎之行过后便是伦敦。
  干多了驱魔的事,即便看到灵体横穿马路都不觉稀奇,在接到委托人的电话后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结果一到现场才意识到玩大了。
  “是一个小女孩的幽灵,每天午夜十二点出现,已经死了好几对夫妻了,警方也束手无策!”
  委托人名叫塞尔·伍德,此刻神情很惨淡,因为前天他父母就遭遇了此事,虽然援救及时,但他父亲为了保护妻子受了重伤,躺在医院昏迷不醒。而他更担心的是幽灵夜闯医院的后果。
  奥兰比亚道:“你有见过幽灵的样子吗?”
  塞尔道:“嗯,长得倒是很清秀,没想到这么歹毒。”
  汉斯嗤笑:“就算纯良的幽灵在你眼前飘来飘去你也会认为它是歹毒的。”
  由于过于紧张,塞尔一开始就没注意到年轻的驱魔师旁边还跟了个人,不免有些尴尬:“这位先生是……”
  汉斯挑眉,看着一脸平静的奥兰比亚,咧嘴笑道:“他的追随者。”
  在世风开化今天,这句话很难引起人们的字面联想,何况这句话本身就是有内涵的。
  塞尔的嘴不自觉地张开,大到足以塞下一枚鸡蛋,然后十分镇定地说:“你们很般配。”
  奥兰比亚的嘴角细微地抽动了一下,汉斯乐开了花,他笑眯眯地拍着塞尔的背:“年轻人有眼光,我喜欢。”塞尔被拍得一个踉跄。
  向驱魔师说明情况后,塞尔火急火燎地赶去医院,生怕一不留神女鬼又缠上他父母。
  鉴于幽灵出没的时间,白天他们便四处打听可靠的讯息,但一天下来得到的线索不外乎夫妻双双遇害,所以塞尔的情况勾起了不少同情。
  “你认为今晚幽灵会去医院?”
  “不,我相信医院的夫妻不比这里少。”
  汉斯讶然:“万一它换口味改杀单身汉了呢。”
  奥兰比亚淡定道:“我会给你加血的。”
  汉斯感动地握起奥兰比亚的手,后者补充道,“新鲜鸡血。”
  “……”
  太阳已有一半沉入地平线,淡淡的余晖射向规模不大的教堂顶部,仿佛落入尘世的星辰碎片。
  奥兰比亚推开教堂大门,琉璃墙上巨大的十字架与下方虔诚祈祷的神父似乎诠释了这个世界,没有纷争、没有杀戮、没有死亡。只是过于完美的理想哪怕天界也不曾拥有。
  “孩子,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么?”
  年过半百的神父有副好嗓音,笑容里充满了治愈的力量。
  奥兰比亚想起他刚刚恢复记忆的那天早上,有个声音无比柔和令人沉醉:“我的孩子,不要害怕,任何时候我都与你同在。”此后那个声音再没出现,反而他除了本职工作以外又多了个任务。
  从神父口中确实得到意外的收获。
  三十年前,附近一栋老房子里发生命案,一对夫妻身中四十多刀当场死亡,他们的女儿却下落不明,因此所有证据统统指向这名十来岁的小女孩。
  “您知不知道最后这案子是怎么了结的?”
  “定了小孩子的罪,但一直没找到,所以有人猜测孩子也可能不在了。”
  “那幢房子现在还在吗?”
  “在的,出了那样的事后就废弃了。年初有地产商买下打算拆了重建,结果当天夜里就有人大喊有鬼。开始没人放心上房子照拆,直到第一对夫妻惨死。”
  从教堂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六点,汉斯在他进教堂前就不知去哪了。
  按照神父的指示,凶宅位于教堂东南方向一二十英里处,在晚上这个拆了一半的建筑物像极了恶魔降临。
  奥兰比亚踩上台阶,慢慢走进去,黑压压一片首先就营造了毛骨悚然的氛围。他按下刚买的打火机,火焰一下子蹿出照亮了屋内的大致结构。
  比其他房子略高的两层楼建筑,客厅的两扇落地窗早已拆除,正对的院子长满杂草,时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楼上有四个房间,两间看上去有布置过的痕迹,另两间估计是客房。
  荒废了三十年的房子,从墙壁到家具都积了厚厚的灰尘,蜘蛛网到处都是,火光接触到蜘蛛丝发出滋滋的响声。
  一张泛黄的照片落在角落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与当下的情况一对比除了讽刺还是讽刺,女孩的样子比故事里描述的还要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