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gantz]安达原 作者:寒羽鸦

字体:[ ]

 
书名:[gantz]安达原
作者:寒羽鸦
 
文案
【至安达原之黑冢,不觉身已处归处】
 
gantz同人,CP为冰川(牛郎武士)×KILL BILL(我叫她栗山千明!)
时间设定大概是大阪战之后,私设有,bug有,如误入请务必别深究。
依旧黑历史。但毕竟是我老公,写的时候真的很用心,虽然多年以后看还是烂得耻度爆表。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冰川,栗山千明 ┃ 配角:很多 ┃ 其它:
 
 
  ☆、【1】
 
  
  窗子外面强烈到可以致命的日照被厚实的窗帘一丝缝不留地阻挡着,角落里的冷气几十小时下来毫不停息地疯狂运作。这间窄小脏乱的室内唯一算作光源的东西只有我前方正在播放新闻的老旧电视机。此时此刻上面放映的刚好是玄野亮的父母二人嚎啕痛哭的画面。
  「那个男人的头你丢去哪里了?」
  一边听着现场记者的解说,我这么向身旁正倒在沙发上盖着一本书浅眠的男人问道。
  「哪个?」
  「玄野亮,前几天你刚刚杀掉的那个。」
  「……」
  一阵让我以为对方又陷入睡眠的沉默之后,男人的声音再次从对半掀开的书本下传来。
  「好像是丢在了他哥哥公寓的楼下。怎么了?」
  「似乎没有被发现呢。他的头。」
  「啊。」
  「不觉得奇怪吗。那个叫玄野计的尸体发现的新闻已经在前几天放出来,却并没有同时推送关于捡到玄野亮的头颅的新闻。似乎是现场没有发现的样子。」
  另外,真是相当无情的父母,明明哥哥死的时候完全无所谓只是假惺惺地哭几下,一轮到弟弟的时候情绪就变得格外极端起来。
  我这么想着在内心又添了一句,刺耳的哀嚎的声音和破碎的不成句的话语隔着电视传来让人觉得莫名很烦躁。
  「撒。说不定是被别的什么人捡走了。」
  半开玩笑地敷衍了这么一句后,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的男人便不再说话,过了一会之后连呼吸也变得均匀绵长。无论怎么看都是又一次进入了睡眠状态的状况。
  算了,反正是无关人员的死。
  面对这样的场景,我也只好放弃深入讨论,将视线转移回到电视上面,无聊地看着播报员介绍下一个新闻的内容,一边走神开始恍惚地想着别的事情。
  这里是位于东京都街头的被称为「格斗夜店」的地方。门外就是这个地下俱乐部的大厅,现如今终于安静了下来,在脱离了夜晚的喧嚣混乱的氛围后血腥味也散去了许多。果然是深入时间不长的问题吧,我完全没法像其他的家伙们一样适应这种晨昏颠倒的作息时间。
  事实上,明明在不久以前我还是白天照常地去学校读书,晚上偶尔和奈美惠他们出来大街上乱逛的普通学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即使这么问自己,也什么都得不出来。而可以怪罪追问的对象,不论是奈美惠她们还是那个叫玄野亮的高中生都已经死去了。
  没错。本来应该同样被视作猎物,身体散落成一块一块死在俱乐部大厅中央的我,正以一种畸形非正常的形式活在这里。
  而这个男人。
  冰川。大家好像都是这么称呼这个正躺在我旁边的男人的,至于究竟是本名还是即兴取的这点就不得而知了。
  而这个男人是罪魁祸首。或许可以这么总结吧?
  被他领去变成同类之后,我就一直被分配去和他一同完成任务。说是共事,不过对方大概并不需要我——因为通过这段的相处,我对于他的认知已经从「看起来很强」变成「强得恐怖」了。尽管吸血鬼的身体确实更加敏锐,爆发力也强大起来,可是要做到不拖他后腿仍旧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包括上次进入了狩猎人的黑球房间来到大阪的百鬼夜行也是,如果不是被他及时止住血,我恐怕会死在那里。
  当我在事后向他询问起我昏厥后的情况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不要误会了。我只是想取回那根指头,才顺便救下你的罢了。」
  「那看来我运气相当好。」
  因为就是这样一个情况。两人间谁死了另一个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只是在一起共事而已。
  不停地转台都没有看到什么有意思的节目,我终于放下了遥控板侧了个身将兴趣转到冰川身上。小心翼翼地凑近他,试图将呼吸调成同一个节奏而同时不发出其他声音。距离足够接近之后便缓缓地伸出了手。
  下一秒,左手手腕就被他的右手精准快速地禁锢在半空中。
  「……」
  「做什么?」
  「盖在你脸上的书是昨天在书店买的,我还没看完。」
  「……」
  右手仍然没有放开,但他已经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然后左手握住书脊合上摆在自己眼前。
  「黑冢?小说?」
  男人半眯着眼睛。
  充满睡意的困倦的脸。
  「以源义经没有被追杀死去,而是遇到了居住在深山中的美丽吸血鬼黑蜜,被她变为半同族作为序幕叙述的故事。」
  「是吗?是吸血鬼啊。」
  「似乎是不必惧怕阳光,可以不老不死的样子呢。」
  「…那真是让人羡慕。」
  因为「防晒霜」很贵啊。
  虽然没有出口,但我可以猜到他下一句想说的内容。
  「已经够了吧,还给我。」
  可能对方没有刻意使劲,但手腕处的疼痛感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堆积。行动被长期限制住这点也实在难以忍受了,我克制住焦躁情绪用毫无起伏的语调这么说道。
  「嗯…女主角和你有几分像。」
  「?」
  被他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单看外表的话确实有几分想象。
  「你搞错了。性格上和我完全是两种人。」
  我没忍住略为讽刺地扯嘴笑了一下。
  在故事里吸血鬼黑蜜是一个渴望得到爱的,孤独又疯狂的女人。
  而我什么也不想要,也一点不觉得孤独。就这样死去也无所谓。
  听到我的解释之后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然后松开了手,将书还给了我。
  「不困吗?」
  他又问道。
  「并不特别困。」
  「果然不适应啊,闷在俱乐部里很无聊吧。其他家伙都去地下室睡了,要不要出去逛逛?」
  「不必了。」
  摇了摇头,我翻开小说开始寻找上一次看到的地方。书签在之前因为书本被冰川当成眼罩的关系已经从里面滑落到了地板上去了。
  「随你的便吧。」
  并不是不想出去。
  现在是下午三点,虽然不及一小时前的阳光毒辣但还是相当凶猛,这种情况即使抹上了防晒霜走在太阳底下也会很不舒服,不如就这样待到天黑来得轻松一些。
  在哪里呢?两人一起到达神乐村被追杀的内容似乎已经看过去很多。
  我一边粗略回味剧情,一般快速地向后翻。
  「我最近,总感觉被什么人在身后盯着看呢。」
  「什么时候?」
  愣了愣,我抬起头终于有些想要回应他话的意思。
  「从那颗黑球出来后的第二天开始吧?意外觉得很不愉快。是相当缠人的视线呢。」
  「会不会是哪个暗恋你的人?」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因为这个男人有着一张男公关一样的脸。
  「不知道,如果是的话就抓来吃掉吧。」
  「男的要怎么办?」
  「……」
  这回是对方愣住了。
  「那就送给你吃。」
  「……」
  「我开玩笑的。」
  「……一点也不好笑。」
  低头。继续找。
  「有看到我的另一只耳环吗?先前放到桌子上面的。」
  「和戴在左边的那只是一对?」
  「嗯。虽然右耳没有穿耳洞啦,但是那个很贵,随随便便丢失的话总觉得很可惜。」
  随随便便乱放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抿了抿嘴,手头却没有停下翻书的动作。刚才虽然有一次跳过头,但是应该要接近了。
  「没看到。」
  「是吗——」
  他稍稍拖长了音。但是却没有再接着往下说。
  ……找到了。
  是男主角沉睡醒来发现自己身处未来的情节。
  自己确实是看到这个地方的。                        
作者有话要说:  
 
  ☆、【2】
 
  等意识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时针从三点转到六点。冷气依旧呼呼地低温运作着,而房间外面的气氛也随着怪物们的醒来重新变得嘈杂。
  那之后我就一直沉默着坐在沙发的一侧看书。另一侧的冰川在被刻意地打断两次之后终于也放弃了睡眠,点上一支烟后就从房间不知哪个角落里翻出了一叠叫做「王子」的人的录影带无聊地边打哈欠边观赏起来。
  顺带一说,「王子」似乎是个相当厉害的拳击手。
  彼此间没有一句话,空气却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受到温度的感染冻结住。毕竟以这种状态相处并不是第一次了,两人共同话题少得可怜,而且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谈的人。或许这种各干各的方式才是最合适的。
  即使是被他救了很多次,我们的关系也仍旧丝毫不曾增进或减退过。
  确实不过是在一起共事而已。
  然后在这样的恣意的毫不受外界打扰的氛围被踹门声打破了。
  「泷泽叫你过去一下」
  中长发一身黑的男人站在门外对冰川这么说,额头几乎要蹭到门框的顶部。我还很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奈美惠挽住的就是这个男人的手臂。
  当然,如今的自己对于眼前这个怪物已经什么多余感觉也不存在了。恐惧也好憎恨也好,已经被消抹地一干二净。
  要说为什么,其实是毫无资格。因为我们是同类。
  他所说的泷泽,是这个俱乐部的类似于领导人的身份。如今我们所作出的一切行动都是由他所下达的。重要的比如说追杀黑衣小队,阻挠他们的行动,消抹其个别重要成员,另外陆续的会有和其他一些外星人的结盟行动。其他无关紧要的命令,就像是出去钓几个「猎物」回来狂欢之类的,比起前者似乎更受到大家的青睐。
  原来到这种时候了呢。我这才突然意识到了时间,拉开窗帘布,周围已经是处在一片柔和的可以适应的光线中。
  「你在这里等着。」
  相当罕见,冰川在要离开房间的时候突然转过头来这么对我说。接着他披上了那件和长发男人一样的黑色长外套,慢吞吞地经过他身边踏上了去二楼的阶梯。
  我并不是你的从属。
  本来想这么说的。不过算了。
  看了一会儿他离去的背影,放下已经看完正文而后记刚看到一半的小说,我关掉了超时工作的空调,另外又打算从柜子里摸出「防晒霜」来——自从上次和玄野计交手后,我就变得即使在黑夜里也安全感全无了。
  结果正当我蹲下身子伸手去拉开柜子的门的时候,什么东西折射出的亮光让这双变得对这东西敏感万分的眼睛立刻注意到了角落的地板。
  细看之后,才发现在这个角度里闪着光芒的东西是冰川的耳钉。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