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篮小段子(短篇) 作者:沈凉

字体:[ ]

板车组:
上了大学之后的绿间真太郎依旧保持着我行我素却又有些高冷傲娇的行为,每天拿着不同的幸运物穿梭在学校图书馆。尽管周围的人都认为他是个怪人,但他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在意的,早就不在身边了。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绿间抬起头望着天空,那个人,现在还好吗?
突然肩膀被人大力地推了一下,刚想抱怨,却看见一张似曾相识的少女脸,她正推着一辆板车。
“啊,抱歉抱歉。”少女抬起头,清澈的黑色眸子却闪耀着另一个人的光芒。
绿间心中的怒火顿时熄了一半,他不太肯定那个人是不是还有个妹妹,但是……果然看起来好像。
他无力地摇了摇头,刚想离开,袖口却被人拽住。
“请等一下,你……”少女狐疑的眼神令他很吃不消,在大学有很多人都用这种眼神看他,但他统统觉得无所谓,惟独用与他的眼睛很相像的眼眸这样看自己会令自己心痛如绞。
他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少女,绕开她沉默着走开了。
少女一个人站在原地拉着板车不知所措地看向那人的背影,勾了勾嘴角,向躲在树后面的人招了手。高尾和成从阴影里面走了出来,阳光照射在他略有些伤感的面颊,显得格格不入。
“这就是你千辛万苦也要找到的那个人么?”高尾唯音继续望着远去的背影,咬了咬唇角。
高尾低下头唇角凝聚了一个苦涩的笑,“是啊,小真……我回来了。”
 
高三时期,有着蟑螂须刘海的少年手挎着绿色碎发少年的肩膀,一边笑一边大吼。绿发少年一脸不耐烦却又没有推开那个傻子,唇角偶尔也会聚起一抹宠溺的笑。
某天晚自习绿间回来得有些迟,恰恰就因为那个迟,才造成了今后的他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人,他甚至来不及说再见,就连他出国读大学也是从别人口中得到的信息。他在那一刻突然怀疑,那个人在乎过吗,在乎过他们之间的友谊、所谓的感情吗?
但在今天遇到了那个少女之后,心里尘封的一切好像再次运转起来,灰尘在空中肆意飞舞着,似是在嘲笑他。
 
绿间放下手中的书,按着太阳穴,随手拿起放在桌角的清凉油,往手心摇晃几下,却并没有一滴流出来。他叹了口气,今天怎么都不顺……再去药店买点吧……
夜幕下只有几颗星星还在闪烁,路灯一闪一闪的仿佛马上要熄灭——就像他心里对那个人的感觉一样。
……好像太阳穴那里更痛了。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好在药店离宿舍并没有多远,很快就走到了,然而……
当绿间踏进这家药店的第一步,敏锐的洞察力就让他意识到了点什么,毕竟自己家里也是开医院的啊。虽然说从来没有来过这个药店,可是怎么看都不觉得感康和斯达舒可以放在一起啊!这是哪个不尽人事的八嘎干的。他不自觉地黑了脸。
“欧尼酱,有客人哦!”高尾唯音听到门口有声音,急忙冲里面喊。
“好好好,知道了!”高尾边擦着还湿漉漉的头发边走出来,抬起头问,“您需要点什么?”
这么熟悉的声调,语气,就这么突兀地传进了正在皱眉看药的绿间耳朵里。是……他?!
蟑螂须刘海,黑色的眸子,傻到爆的微笑也不知道从哪里给他的自信,认为还像高中那样傻就可以招揽到客人吗。
绿间就这样死死盯着对方却不说话。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而无奈高尾唯音在洗澡,缓解尴尬什么的……只能靠自己了吧,高尾深吸一口气,“小真……”
“别这么叫我,你没资格。”绿间扭过头,语气听不出一丝毫波澜。
“可是当初……”高尾有些委屈地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进一步说明,但是他却哑在了那里。毕竟……自己有错在先,小真肯定也觉得自己没资格委屈的吧。
“我要一瓶清凉油,谢谢了。”绿间也往前走了一步,将钞票放在桌子上,目光却不再扫过高尾一眼。
清凉油……吗?这么多盒子哪个才是……高尾看着柜台突然觉得眼花缭乱,刚想像高中那样找绿间帮忙,却又想起,对方在跟自己置气,或者说,在跟自己试图断绝关系?想到这里,高尾眼底重颤了一下,突然用尽全身解数朝还在等待的绿间大吼,“老子他妈喜欢你六年了!从高二一直到现在的大四!现在好不容易骗父母回了国,我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找你!你却是这种态度!!!”
“关我什么事。”绿间终于抬起眼跟他对视了一秒,却又很快转移了。
小真……是啊,关他什么事……高尾淡淡地转过身,“对不起。”继续开始寻找清凉油。
“……”心里仿佛尘埃落定一般释然,绿间悄悄走近,猛地从后面搂住还在仰面寻找东西的人的腰部。
“啊!”高尾差点跳了起来,回头一看,竟然是刚刚那个铁面的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而且……还面带绯色。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把脑袋搁在自己肩膀上那人的绿色碎发,唇角扬起了一抹弧度,眼角不自觉有晶莹剔透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下。他匆忙地下意识抬手想要抹去那滴液体,整个人却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他转过身窝在那个梦寐以求的怀抱里面肆意大哭。其实在国外他没有受过多少委屈,这些泪水的来源完全就是小真对他的态度还有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他,内心的思念与那份不确定的执念。
绿间望着那人不断颤抖的肩膀与自己被泪水浸湿的衬衫,虽然嘴上说着跟自己没关系,自己不在乎,但是……这个深入他心的少年,他放不下啊,不论经过了什么、改变了什么、过了多久,只要他的一句话,他就可以忽略一切,专心爱他。臂弯稍稍用力了点,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自己怀里一样。
“高尾。”绿间闭了眼,惊奇地发现太阳穴那里已经痊愈,就像他心口的那道伤。现在伤口长好了,疼痛也就消失了。他盯着怀里的那颗大药丸,“不许再离开了啊。”
大药丸抽着鼻子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绿间刚想斥责他又要干嘛,就看见他默默踩着一个小凳子在柜子上面拿着一盒清凉油递给他。
绿间,“……”
高尾,“……你要的。”
绿间,“……”
绿间伸长手臂再次搂住对方,在他耳边摩挲,“我要的……在这。”
于是当唯音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只剩下纸钞还在柜台上飞舞,她默默叹了口气将纸钞收起来,锁上了药店的门,回去睡觉了。
绿间宿舍——
“你到底要不要?”绿间不耐烦的声音。
“要要要,要要要。”
“那你快点!”
“嗷嗷嗷不要不要!”
“你敢不要?!”
“……啊,要要要!……痛啊!!!”
“明天不仅要给我解释为什么不辞而别,还要给我讲清楚这么多年在国外你都干了些什么!!!听见了么!”绿间的声音带了些粗喘。
“好……好了啦……痛!……老、老公……”高尾小受……
好了,乖孩纸不要偷听了,乖乖去睡觉咯!
 
——————————————————全文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