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最是那嫣然 作者:莘狄

字体:[ ]

☆、【上】
 
  十年有多长……十个严寒酷暑、三千六百个昼夜交替。人说七年会脱胎换骨,便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那……十年能改变什么?不变的又是什么呢?
  长白山
  吴邪伫立在雪地中的台阶上,望着面前被白雪覆盖的铜墙铁壁,眯了眯眼睛。
  八月的长白山一如既往地充满寒冷,白得刺眼的青铜门一角却□□着本来面目。那是记号,一个存在了五年的标记。
  吴邪往前迈了一步,自从五年前拥有了所有记忆,他便决定今天一定要来此地,他要打开这扇门,他要亲口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替自己孤寂十年。
  吴邪沉了沉眼眸,握紧手中的鬼玉玺,慢慢放入面前一个形状大小差不多的凹槽之中。顷刻,一阵厚重的摩擦声从四周传来。
  吴邪瞪着青铜门抖落掉覆盖的白雪皑皑,脚边渐渐腾升起一股白气,不禁往后退了一步。他有些颤抖,十年前仅存的那些记忆犹如走马灯一样在脑中闪过;他有些害怕,怕……他已不在这里。
  蓦地,一个身影在黑暗中恍惚,还来不及看清是不是那个人,吴邪便一个箭步上前,伸手轻轻覆盖上那双眼睛。
  “别动,外面雪亮,你的眼睛会受不了。”
  “飒飒——”微风吹落了一片雪花,反射着耀眼的阳光。
  吴邪遮掩着,手心传来的冰凉温度让他心跳不已,他的眼神闪烁着光芒,有激动有欣喜。他在等待,等待这个男人说的第一句话。
  然而……他却什么都没有等到,哪怕是一声呵斥或者一句疑问,都没有。
  吴邪诧异地慢慢放下手,看着身前这个困扰羁绊了自己十年的人,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那双比以往更加冰冷的眼睛,这些……他都有准备,失忆、忘却、陌生都有准备。但……为什么……为什么连看都不看一眼。
  吴邪望着那空洞漠然的眼睛,想扯嘴笑笑,却发现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低头快速地胡乱抹了一把,吸入肺内的寒冷空气让他瞬间浑身生疼,他闭了闭眼睛,而后重重吸了一口气,抬起头,解开自己的围巾绕到这个男人颈间,柔声说道,“小哥,我们回家。”
  三个月后广西
  “怎么还没到?”副驾驶的粉衬衫男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皱眉问道,“不会是有误吧?”
  “放心花儿爷,我今天刚更新的GPS,谢家的卫星没出过问题。”驾驶位上的男人笑道,一脚油门,只见路虎在崎岖的山路上愈发颠簸起来。
  “啊喂!您老慢点啊,在这艰苦的道路上还开这么快,不怕我翻江倒海吐你一车啊!”后座的胖子瞪着车窗镜,大声嚎叫,“树!树!前面有树!”
  “吱——”轮胎在打了90度之后,稳稳地停在树边。
  胖子捂着嘴巴,形象难看得奔下车,扶着树就呕吐了起来,“你……你这个……呕……”
  黑眼镜笑眯眯地瞥了眼脸色惨白的王胖子,依旧十分绅士地打开身边人的车门,“花儿爷,车只能开到这里,下面要用走的了。”
  “哦。”解雨臣合上手机,漫不经心地走下车,看到还在吐的胖子,一脸嫌弃,“喂!死了没有啊?”
  胖子好不容易止住恶心,白了那两人一眼,愤愤说道,“我王胖子怎么可能死在你们两前头。”
  “哼~还不知道谁先死呢。”解雨臣嗤之以鼻转身就走,黑眼镜赶忙跟上。
  眼见两人已经走上山间小道,胖子猛灌了一口矿泉水,吼道,“要不是天真叫我和你们来,鬼才愿意来搭伙。”
  解雨臣摆了摆手,示意“随你”。
  胖子狠狠地瞪了眼,虽然气愤但也无奈,谁叫自己找不到具体的地儿呢,他整了整口袋,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一个小时后
  “我……我说……”胖子抹了一把老汗,气喘吁吁地靠在一颗大树边,“黑瞎子,你……你到底找没找着啊……啊……打个电话问问天真啊……累死我了。”
  解雨臣拿着手机转过身,对着汗流满面的王胖子,弯起眼角继续挖苦,“胖子啊胖子,如今你俨然是一个真正的胖子,几年没下斗,你就被现实磨练成这样了啊。”
  “我这叫与时俱进,做个微胖界名副其实、表里如一的胖爷。”胖子擦了擦脸,打死也不往前走了,“瞎子,给个明话,到底还要走多久。”
  黑眼镜按着手腕上的接收器,在听到“嘀嘀”声之后,转身说道,“大概还有十分钟。”
  “十分钟……那还行,如果再来一个小时,那胖爷我肯定要匍匐前进了。”胖子站直身,喘了口气后又迈开腿。
  “胖子,你最近这几年不都在广西,怎么连这里都不认识?”解雨臣完全是打趣王胖子,看他现在这副手无缚鸡之力的笨重样子,和当年的摸金校尉相比,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你当胖爷我是人形地图啊,广西这么大,山这么多,我怎么知道天真会选择哪个点做窝。”胖子抬了头,望着不远处出现的房子,瞪大了绿豆小眼睛,惊呼道,“我的娘啊!天真这是要返璞归真吶,竟然盖了个吊脚楼!”
  “怎么样?高大上吗?”终于看到了目的地,解雨臣难得地笑了一下,“这可是我和吴邪一起设计的、独一无二的纯真建筑。”
  “额,原来如此,我说怎么会有这么不伦不类的吊脚楼,有你掺和的话就可想而知了。”胖子“啧啧”地点点头,边说边往前面快步走去,虽然打架这种暴力行为绝对不能认可,但也不能被打不是?
  “你说什么?!你个死胖子!”解雨臣气极了,侧身对着黑眼镜吼道,“快点打死他!”
  黑眼镜弯着嘴角,视着气呼呼的解雨臣,眼神中透着笑意,“遵命,花儿爷。”语毕,一个健步如飞,追向已经进入院子的胖子。
  胖子被人一把揪住衣领,看着仍然保持惯笑的黑眼镜,摊摊手,“瞎子,打吧,只要别打脸。”
  “嘿嘿。”黑眼镜闷声一笑,抬起手做出准备来一拳的架势,就听见一声狼嚎般地呼喊。
  “天真——救我!”
  “嚓——”小竹门打开,一个人走了出来。
  “吴邪!”解雨臣第一个发现吴邪,高兴地快步上前,抓着他手臂说道,“你还好吧?听说上次你是一个人去的长白山,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视着解雨臣微微泛红的脸颊,吴邪笑了笑,“小花,我没事,我去过那么多次,闭着眼睛都能走到,呵呵。”
  “你这家伙。”解雨臣见吴邪并无异样,宠溺地轻轻敲了下他的额头,“下次不要再单独行动,我们都很担心你。”
  “恩。”吴邪点点头,看着还被生擒的胖子,笑道,“胖子,有三年没见了吧,膘见长啊。”
  “你胖爷我以前是个帅哥,现在是个胖帅哥。都说人比人气死人,天真你真是一点没变,和以前一模一样。”胖子边说边拍了一下黑眼镜,“喂,姿势摆得够久了,放开吧。”
  黑眼镜看了看解雨臣,松开了手。
  王胖子三步并着两步来到吴邪面前,摇摇头,“啧啧,弱官人的样子没变,但脸色无光,眼神黯淡,看来你这几个月没好过啊。”
  听到胖子的这番话,吴邪扯了扯嘴角,却发现有点笑不出来,他勉强地抿抿嘴唇,不语。
  “怎么了?吴邪,是不是因为……”解雨臣关切地注视着吴邪的神情,皱眉说道,“他还是失忆了?他不记得你了?”
  吴邪沉了沉目光。
  “那还用说啊,能让天真不无邪的人就只有小哥了。”王胖子朝门内探了探,却不见任何,“诶?小哥他人呢?怎么没有动静。”
  “他在睡觉。”吴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拍拍解雨臣的肩膀招呼道,“都进去吧,我泡了茶。”
  屋内
  吴邪拎起绕着青烟的紫砂壶,给四个杯子里倒满,杯面上顿然飘起一、二瓣碧绿茶叶。
  解雨臣端着满载的茶杯,靠近鼻尖闻了闻,抿了一口赞道,“上好的西湖龙井,好茶。”
  “小花,你还真是……”吴邪捧着手中的茶杯,脸上掠过一丝淡笑,“这茶是你去年给我的,你忘记了。”
  “啊?是吗?”听吴邪如是一说,解雨臣惊讶道,“不会吧,我真的忘了。”
  “你现在是日理万机,不记得也很正常。”吴邪说着,眼睛却瞥向另一边的胖子,见他不停地围着客厅的木椅打转——确切地说是围着木椅上的人,好笑也无奈。
  解雨臣顺着吴邪的视线,自然是看到了那个人,还是一身蓝色连衫,乌黑的刘海掩盖了所有的表情,就像刻意隔绝。
  胖子在转了五圈之后,快步走到茶桌边,瞪大了绿豆小眼,问道,“天真,你刚才说小哥在干啥?睡觉?”
  吴邪视着那片浮在水面的嫩绿,点点头。
  “这是睡觉?有这么蹲坐着睡觉的吗?手臂蜷着脚,头埋在手臂里,这……这不会是见到我们来害羞躲起来吧,呵呵。”胖子讪讪笑道,但在瞅见吴邪一脸落寞之后,卸下打趣。他拉开椅子坐下,怔怔地盯着吴邪,正色道,“他不会从回来就一直这样吧。”
  “没有。”吴邪看着手中的茶杯,仅剩的一点水汽也渐渐散去,“他刚来的时候,不会蹲坐在长椅上,而是背靠墙角,蹲在地上。”
  蹲在地上……三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万籁俱寂,偶尔从林中传来的鸟鸣都格外刺耳。
  “除了蜷在墙角,他没有任何其它的动作,更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都没有一点反应。”说及此,吴邪手指有些颤抖,他仰起茶杯,一饮而下,“他失忆了,或者说他把自己和外界分开,他就像包裹了一层厚厚的丝茧,不让任何人进去也不再从里面出来。”
  胖子不敢置信地望了眼依旧一动不动的人,结巴道,“可可可是他现在不是换了个地方吗?把地面改椅子了啊。”
  吴邪微微侧目,在触及那个男人之时心口狠狠地痛了一下,“他要蜷在墙角,我便陪他一起,早晨、午后、夜晚,只要他还在,我就会在他身边。”吴邪顿了顿,继续淡淡说道,“或许是我太粘人,或许是他也感觉到地面太凉,直到有一天,我睁开眼竟看到他蹲坐在了那把长椅上。”
  看着吴邪复杂的神情,那双原本清澈干净的漆黑眼眸此刻却透着浓浓的哀伤,解雨臣黯淡了目光,伸手揉了揉那头枣栗色发丝,“吴邪,别太担心,他能从墙角到椅子,就说明他不是完全没反应。也许他一个人在青铜门内就是这样蹲坐在墙角,时间太久,久到忘记了说话,忘记了正常的生活。你别绝望,给他一些时间,我相信慢慢地他就能恢复如初。” 
  “一个人……”吴邪低垂着头,握着茶杯的手指变得泛白,“那十年应该是我的……应该是我一个人去的……”
  “吴邪……”解雨臣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从未如此无助愧疚的吴邪,那种悲伤的痛楚渐渐蔓延过来,感染了自己的心绪。
  一只手搭在解雨臣的肩膀,黑色眼镜的后面传来慰藉的目光,“大家都别消极,就像花儿爷说的,多给小哥一些时间,他绝对能恢复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