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猫与狐狸与其他+番外 作者:喵の耳语/牡烊

字体:[ ]

 
 一
 
 
 
   “这么说,您的委托是寻找一条七彩的珠串?”
  “是。”妇人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是儿时的朋友送我的礼物,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无论如何都希望能够找回来。”
  “我知道了。”少年点头,“还请将珠串遗失的前因后果说得更详细些,方便寻找。”
  “说起来也有近三十年了吧。”妇人的声音极悦耳,吐字也带有受过良好教育的清晰,“是一个夏天,当时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妇人嘴角泛起微笑,“那是第一次到人群密集的地方去,兴奋地不得了,看什么都新鲜。在公园和几个年纪相当的女孩玩跳房子,很快就熟络起来,后来还被邀请一起去看了烟火表演,珠串就是在集市上买的。”
  “集市?是塑料的吗?”
  “嗯。有些好笑吧,能轻易拥有世上任何宝石的我竟然将一串塑料珠视若珍宝。”
  少年微微摇头,“任何事物的价值都不是单凭流于表面的金钱可衡量的。”
  妇人直视少年,眼中有赞许之意,“您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
  “那场盛大的烟火是那一天最后也是最美好的记忆。第一次和同龄的人类女孩子玩耍;第一次结识了朋友;第一次逛庙会;第一次吃到那么多美味的零食,玩那些有趣的游戏;第一次看烟火……虽然最后因为太累的缘故,烟火表演还没结束就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回到家中。那天一起玩的小伙伴再也没有联系,关于那一天的美好记忆就只剩下一串塑料珠。是以,我十分珍惜,时时戴在手上,一晃竟也过了三十年,如今的我,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妇人凝视庭院的景色,时光荏苒让她不胜唏嘘,竟一时忘了此行的目的。
  庭院内,惊鹿敲打在石沿上发出一声脆响。
  “啊啦,瞧我怎么这般心不在焉,让您见笑了。”妇人以袖掩面将目光收回。她对面的少年不以为意,眼帘低垂。
  “我的长子今年十五,似乎和您年纪相当呢。次子十二,正是男孩子最闹腾的年纪,却因为喜爱阅读的缘故相当安静。小女儿七岁,虽是女儿家却非常活泼。”妇人叹了口气,“这次的意外也是因她而起。”
  “想必您也认同,如今的人类社会较之过去对我们来说更加凶险了。按照宫里的规矩,是绝不允许她在这个年纪独自一人接触人类社会的。可惜小女是非常任性又大胆的孩子,三天前,小小年纪的她避开随从只身来到陆地。我们发现后非常着急,四处寻找,在日落时小女自己回来了,受了惊吓。原本想着对于这样任性妄为的孩子无论如何都要施以惩罚,但是看到小女哭泣的模样又无从责备,为人父母的心真是难料。”妇人无奈的叹气。
  “那孩子回来后昏睡了一整日,醒来后不停向我说对不起。起初我认为她是为了私自离家玩耍而道歉,细问之下才知道,她拿了我的珠串并将之遗失了。之前为孩子的离家而担惊受怕的我完全没有发现这一点,听了小女的坦白才注意到珠串不见了。也曾想过不去在意,丢了珠串,就当作我同它缘分已尽。可到底是承载过美好回忆,相伴多年的心爱之物,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找回来。只是我们不能在陆地上停留过久,听闻您常帮助像我等这般‘非人’之人,适才特来求助。”说完妇人施了一礼,少年连忙恭恭敬敬回了礼。
  “您客气了。帮助你们是应了祖上的训导,我一定认真对待。令爱可曾更详细地描述珠串丢失的经过?”
  妇人有些为难地说:“小女年纪尚幼,加之对陆地完全不熟悉,只说上了岸后沿着海往南边的方向行走,到了一处大房子,见到许多人又看见许多尸体,惊吓过度慌慌张张地跑了,珠串大概就是在那时遗失的。我也曾派人在海岸边搜寻了一阵,一无所获。”
  “许多人和许多尸体?”
  “是。”
  少年静默了片刻,“大概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剩下的就交由我来处理吧。只有一件事,那珠串在公主身边日久,想必已经沾染上公主的灵气,我想向公主借用一点灵气,方便通过灵气之间的联系来寻找珠串。”
  “我明白了。”妇人微微一笑,将手笼入袖中,再伸出时,指尖有一点金黄,光华夺目。“请将手给我。”
  少年依言伸出双手。
  妇人拾过他的左手。少年的肤色白皙,十指修长指节分明,轻触掌心能感觉到手掌与骨节处的薄茧。轻轻托住少年的手,手背向上,妇人拿指尖在他手背上一点,那金色的华光便消失于肤下。
  “这是我的一瓣鳞片,带有我的灵气,希望它能助你早日找到珠串。”
  少年明白这瓣鳞片是非常珍贵的事物,深施一礼,“我一定不辱使命。”
  妇人微笑着说:“我该回去了。您知道怎样联系我,那么我就敬候佳音了。”说完,她周身浮现出一个水球,妇人端坐其中,随着水球啪的一声响,少年的对面已空无一人。
  ************
  “镰仓水产品批发市场”
  少年站在巨大的招牌下看着眼前的一大片仓库。
  三天前他接下了客人的委托,寻找丢失的珠串。然而得到的有用信息少之又少,虽然有客人交付的带有灵气的鳞片助阵,但是鳞片只能在相距很近的地方对沾染相同灵气的珠串产生反应,如果没有找对地方,空有鳞片也是徒劳。
  仔细分析了公主的话——‘有好多人和好多尸体’,乍一听十分恐怖,但会被那一族人称作尸体的也只有一种可能。
  于是少年从小女孩上岸的地点出发,沿着海岸线寻找和鱼有关的地方。
  他买了一张地图,研究哪里的鱼多,看来看去发现湘南海岸边有不少水产批发市场,那里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鱼虾蟹,让小女孩惧怕不已的或许就是那样的地方。
  只是沿岸这样的市场有很多,平时要上学和练习,只能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一想到这少年便十分郁卒。
  时间有限使得寻找的工作进展缓慢,少年在扫荡了5家批发市场一无所获后终于来到了位于镰仓的这家。照地图所示,这是镰仓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时间已将近晚上9点,这么大一片区域都寻完怕是又要到深夜。少年叹口气,觉是怎么也睡不够了。
  入夜,巨大的批发市场没了白日里的喧闹,享受短暂的宁静,正是潜入的最佳时机。少年伸出左手催动鳞片在空旷的市场游走,感知珠串的所在。
  少年很专心,他做事一向专心。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是他的人生哲学。
  “流川……流川枫?”
  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少年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在工作中竟然遇上认识的人,只是这声音有些陌生,会是谁呢。
  少年回头一看,喊他的人高高大大,一头违反地心引力的头发根根朝天,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
  竟然会是他——陵南的仙道彰。
  “真的是你,流川枫。”仙道很意外。自己练完球做完功课,被自家老妈打发来拿忘在公司里的账本。他心里本来老大地不愿意又迫于老妈的淫威,不得不来。没想到本该空无一人的市场竟有个人影,仔细看,人影摆出个十分中二的姿势在市场内游走。他忍不住好奇心跟上来,发现人影很眼熟,借着月光怎么看着像是自己比赛中的对手,湘北的流川枫。
  试着上前叫了名字,对方回头,还真是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
  俩人几乎同时问出这句话,又有些尴尬地同时闭嘴。
  还是仙道先回答:“我家在这里有生意,被老妈指使过来拿东西,明天早市要用。”
  流川想,原来他家是卖鱼的。
  “你呢?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该怎么回答呢?虽然流川没觉得自己在做的工作有什么不对,但是本家那群啰嗦的老头子总叫着要保密,要保密,到底和普通的工作不同,解释起来会很麻烦。流川从来没向外人提起自己的这份工作,以往在工作时也没遇到过认识的人。今天和仙道的相遇纯属意外,该怎么说完全没想过。
  流川只能选择沉默。
  “这什么情况……”仙道的内心无比挣扎,虽然从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看来,这个一年级惜字如金,但是在自己回答了他的提问并且希望对方也有所回应的时候,这小子居然一言不发起来,这也太尴尬了吧。
  而仙道若知道此刻流川脑中想的恐怕要倒吸凉气了。流川枫正很认真地思考要不要把眼前的家伙打晕,再对其施以消除记忆的法术。
  最后的结论是不行,自己不擅长这种法术,真要施展起来不知会带来什么后果,要是一不小心将对方弄死就不好办了。
  突然,流川觉得左手背上一热,底头看见手背上金光闪烁,“这是……鳞片有反应了。”
  这么说珠串就在附近。
  顾不上仙道,流川感应着灵力的波动,向灵力反应最强烈的地方跑去。
  “喂。”仙道在后面喊他他也不理。仙道更加莫名其妙了,这一年级的小子搞什么,他不是镰仓本地人吧,夜里出现在水产市场已经够奇怪了,问他原因也不吭声,现在又突然跑掉,到底有没有把人放在眼里啊。就算是以好脾气著称的仙道都觉得自己不能忍受这种无视了。
  他跟在流川身后跑起来,我倒要看看你搞什么鬼。
  ************
  水产市场占地很大,现在没有人也没有灯。借着月光,流川追寻灵气的流动穿梭在空旷的楼宇间。对方移动速度很快,飘忽不定,流川差点跟不住。
  珠串不长腿,是落到什么人手里了吧,追来追去却看不见对方的身影样貌,流川有些烦躁。多日搜寻终于有了结果,若是对方就此逃走,今天的工作就黄了。流川只希望快点结束工作,回家睡觉。于是在对方又一次变换方向后,流川释放了一个巨大的结界。很耗费灵力,可是为了截住珠串,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被结界限制,对方果然停了下来,流川在一处阴暗的角落找到了肇事者。
  漆黑的皮毛,金黄的眼睛,利爪和尖牙,从外形上看他像猫,却要比普通的家猫大上三倍,状如小豹——是一只猫妖。
  流川一眼就看见猫妖的前爪上缠着的塑料珠串,虽然委托人没有详尽描述过珠串的样子,但灵气骗不了人,珠串闪动着和鳞片一样的金色光泽。城里的猫妖一般长不到这么大,流川猜测他必定得到了珠串的加持。沾染公主灵气的东西还真不得了,能让一只猫妖变化如此巨大。
  “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我不会找你麻烦。”流川的声音很冷。
  猫妖不应他,只是压低了身体从喉咙里发出嘶嘶声,态度很不友好。
  流川心想,这畜生不听自己说话,只好动武了。
  他注意猫妖的反应,发现猫妖一直注视自己的左手,眼睛里闪动出危险的光芒。虽然流川平时除了打球总是很迷糊,可是在工作上脑子转得很快。猫妖得到珠串,只靠着上面的灵气就使得灵力突飞猛进,如今他感受到流川手上相同的灵气,打起鳞片的主意,想占为己有。
  流川心里冷笑,想要,还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
  猫妖紧盯着眼前的人类,他听得懂对方说的话却根本不相信,他有自己的打算。
  人类社会愈是发展,山精鬼怪的生存空间愈是狭小,为了生存妖怪们不得不将自己伪装起来。他们中的某些藏入更深的山林湖泊中,有些则选择融入到人类的社会去。
  对一只猫妖来说水产市场像是巨大的食库,这里的食物取之不尽,他在这里一直生活的很好,又拥有比普通野猫高级的智慧和法力,猫妖觉得自己会在这里幸福地过一生,直到他发现了那珠串。
  因为感受到了灵力而将珠串戴在前爪上,不过两个昼夜的时间自身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前所未有的灵气充沛全身,个头瞬间长了三倍,对于他这样的小妖怪想要变为人形可能需要经历两三百年的修行。大多数时候他们不能成功,只能以猫的样子过完一生。如今看来,有了珠串化作人形已并非难事,可能只需花上几年。猫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力量,力量原来是这样好的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