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猎人]死宅技术哪家强 作者:蒹葭伴酒(上)

字体:[ ]

 
文案
顾允再次睁开眼睛后到了一个三观不正的异世界。
没问题啦,在这个世界也能渣游戏嘛(°v°)/
 
顾允的新名字是糜稽·揍敌客,身份是……身份是宅男。
没问题啦,就算全家人都是杀手也能刷微博嘛(°v°)/
 
这是一个迟钝的蠢萌慢慢适应奇怪的世界奇怪的亲人奇怪的网友的故事。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很多年后,蠢萌才迟钝的想起来这个世界是上辈子富奸的HUNTER×HUNTER。
直到死掉还是没能看到结局真是对不起,更重要的是剧情人物之类的他快忘光了,不能剧透了真是非常对不起!
 
所以现在问题来了。
 
揍敌客家二子双手交叉撑在下颚,摆出一副非常酷炫狂霸拽的pose,冰冷的丹凤眼斜睨着观众,却不知道从哪里侧漏出一股蠢萌气息。
 
——死宅技术哪家强?
 
ps:以揍敌客家为视角中心的猎人世界。
CP确定为侠客X糜稽 
 
内容标签:猎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糜稽·揍敌客,揍敌客一家 ┃ 配角:猎人众 ┃ 其它:猎人,穿越
==================
 
  ☆、第一章
 
  枯枯戮山的那个晚上开始下起了雷雨。乌云在漆黑的山顶聚集,阴郁的压在整座山上。雷雨持续了很久,巨大轰鸣的雷声回响在揍敌客家主宅内任何一个角落,淅沥的大雨砸了下来,桀诺站在门沿下,雨幕在他面前织下密集的横路。
  “父亲。”
  桀诺回头看了一眼席巴,摆摆手转身回去。此刻一道红色的闪电刺啦一声划拉下来,而顷刻间巨大的轰鸣声积累的整座主宅都仿若震了几震。一个影子飞快的沿着上山的道路闪掠而来,最后他停在了住宅门口——全身都被雨水打的湿淋淋大约十岁的男孩子抬起眼来看了看席巴和站住了的桀诺,他歪了歪头,黑色头发上的水珠一滴一滴的流到了地上。
  “爸爸,爷爷。”
  “伊尔迷,回房间去,不要再出来了。”
  “还有一个任务没有完成。”男孩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漆黑的看不清瞳仁的大大的猫眼盯着席巴,“雇主要求是在今天之内。”
  席巴和桀诺对视了一眼。席巴开口:“我替你去。”
  “虽然是level E。”伊尔迷伸出三个手指,“三百万戒尼,记得汇进我账户里。”说着他很干净利落的往主宅内走。席巴嘴角轻略一抽,喊住伊尔迷:“换了衣服后去照看着你弟弟糜稽,别让他跑出宅子里。”
  伊尔迷转过头:“这是女佣的工作?”
  “不。”席巴说,“这很重要,在今天。伊尔迷,答应我,好好的去完成。”
  湿漉漉的黑猫歪了歪头:“好的,爸爸。”
  伊尔迷对弟弟糜稽的印象潦草。这个在他开始学会杀人后出生的小婴儿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贴着“可以轻易杀死”“不能杀”“是家人”标签的人偶。糜稽存在后他们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三年——其实也不过是伊尔迷继续他自己训练、任务、训练的生活,而那个小婴儿被女佣照顾着,并未给他带来任何影响罢了。
  他一手拿着毛巾擦着完全可以拧出水来的头发,一手推开了游戏室的门。宅邸里隔音效果很好,外界巨大轰鸣的雷声传达到这里只剩下些许的余音。一个小小的男孩子正坐在地毯上专心的拆卸玩偶,他的身侧凌乱的堆积着各式各样的玩偶残肢,散落的胳膊抑或是头颅。男孩子身旁的女佣看到伊尔迷进来,匆匆忙忙的弯身行礼:“伊尔迷少爷。”
  伊尔迷转头看看糜稽:“他平时玩这个?”
  “不……糜稽少爷有时候会拆一些别的东西,电视监控器之类的。夫人说小孩子还是玩玩具比较好,所以换了这批。”
  “喔?”黑猫似乎觉得有些意思,他走近两步蹲在糜稽身边。小孩子拆的专心,根本没有注意到伊尔迷的到来。伊尔迷就看着糜稽熟练的卸下仿真玩偶的胳膊,扭下头颅,扣出眼珠。完成后糜稽将残肢扔在一边,张着粉嫩的脸打了个哈欠,他和伊尔迷一般漆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最后视线停留在伊尔迷身上。男孩子打哈欠的动作僵止住了,就张着嘴巴,呆呆的看着伊尔迷。
  “糜稽。”
  小孩子眨巴眨巴眼似乎想了好久,然后咧开一个有点怯生生的笑容:“哥哥。”
  黑猫举起爪子,按在小孩触感柔软的头发上揉啊揉。揉着揉着黑猫转过头面无表情的问女佣:“糜稽多大了?”
  “啊?啊,糜稽少爷刚满三岁。”
  伊尔迷想了会儿,拉着糜稽的手站了起来。糜稽为了够着伊尔迷的高度也只能颠颠的爬起来,伊尔迷低着头看着小孩的发顶,说:“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揍敌客家族的主宅很大。游戏室在二楼,伊尔迷牵着自己印象并不深刻的弟弟绕过二楼贴着繁杂花纹的墙纸走下楼梯,再从一楼按电梯输入密码下去。地下室是冰冷的石室风格,走廊上挂着冉冉燃烧的火把。小孩握紧了哥哥的手,尽量的让身子靠紧过去。他并没有来过这里,走廊的延伸仿若没有尽头一般。伊尔迷牵着糜稽拐进一间房间,绕过几架放着不同刑具和人体器官以及其他什么东西的货架,从角落里拖出一个箱子,从里面抱出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具人偶。
  这具人偶和成人等高,糜稽踮起脚来摸了摸它的皮肤——也是和真人一般的质地。伊尔迷将人偶摆成坐着的姿势靠在墙边,这是个美丽的惊心动魄的女性。金色的大波浪,海蓝色眼眸静默的注视着前方,每一处细节都会让人恍然觉得她是活着的。
  “这是半年前收获到的,原主人已经被杀死了。”伊尔迷的语调没有起伏,他扳过美人的头,那里的后颈部还插着一枚念钉,“可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这个是人类。不过挺有趣的,对吧,于是就带了回来。现在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就送给你吧。你可以把她拆了哦,我也挺想知道她身体里面的构造是不是和真人一样。”
  糜稽伸出手去扭人偶的胳膊,半天后他皱着小脸昂起了头:“扯不下来。”
  “你需要一把刀。”伊尔迷从货架上摸索出一把锋利的牛骨刀递给弟弟,“对于没有觉醒将身体构造改变的你,这一点确实非常麻烦。”
  三岁的糜稽花了一个半小时将那具成人大小的美丽女性肢解成碎片。伊尔迷翻身坐在货架最上端看着弟弟的每一个动作,最让他满意的是这具人偶真的具有内脏和鲜血。糜稽将它的胸腔刨开,掏出肠子和心肺;再沿着咽喉处划开。没有血腥味的红色液体滴滴答答的撒了一地,最后每一个关节都被分开,糜稽抬头看向哥哥。伊尔迷从货架上跳下来,一脚踩爆了人偶滚在一边的头颅,脑浆黏糊的流淌出来,粘了他一脚。
  “这个人偶好棒!哥哥!”小孩兴奋的扑过来,用染满了红色液体的手拉住伊尔迷的衣角,“还有吗?”
  “没有了,只有这一个。”伊尔迷握住小孩的手,“玩够了,回去吧。”
  ——异变是在他们从地下室走上来,路过一个敞开窗户的时候。
  雷雨并没有停止。整个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根本让人无法辨认出现在其实是白昼。不断落下的血红色闪电宛若非常近了。糜稽从窗户边路过的时候,窗户外突然探出剧烈的恶念,整个黑色的天色中骤然充斥了血红色的光。
  伊尔迷感觉握着自己的手紧了一紧,接着就无力的从手心中滑下去。他愕然的一转头,就看见弟弟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呼吸也微弱的如同停止。
  “父亲。”
  席巴走进房间的时候桀诺已经在里面了,桀诺淡淡的扫了一眼席巴,又将目光转移到床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糜稽身上。
  “已经把那个人干掉了?”桀诺开口问道。
  “是一只藏在远处借着雷电嚣张的狡猾的老鼠,没有想象中强。这样看来他的能力也不是源于念,糜稽出事的时候,那个复仇者已经死了才对。”
  桀诺像是叹了一口气:“咒术或者借由雷电的其他的力量吧。他的目的本来就是揍敌客的下一代,真是了不起啊,这么多年来第一个给我们家族带来了打击的复仇者。我完全驱散不了已经进入糜稽身体里的毒素,只能用‘那种药’压着了。糜稽本身资质就不是特别好,这样看来除非出现奇迹,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成就了。你去告会基裘一声,没必要对这孩子进行那么严格的训练了,他已经受损的身体受不了的。”
  席巴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也算幸运,不是伊尔迷。”
  “伊尔迷的资质很了不起,如果之后没有更好的选择的话,他就是下一代家主了吧。”桀诺低下头将手掌放在糜稽烫的惊人的额头上,将温和的生命能量缠绕在那个小小的身体上,“家族的防御还要加强,这一次是我们的错。……幸亏不是伊尔迷啊。”
  糜稽的意识游荡在一片深黑色海洋中。他只感觉的到彻骨的冷和荒凉,冰冷的温度如同冰刃一般削着他的骨头;但顷刻间岩浆又包裹了他,骨头,灵魂,眼珠,大脑,全部都被蒸汽融化了。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气球一样的不断膨胀,到了最后——
  彭。
  血和碎肉一片片的飘落了下来。
 
 
  ☆、第二章
 
  顾允是个死宅。
  除了在互联网上有些许的存在感之外,似乎就什么都不是了。这样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身份,对于顾允来说,似乎没什么不好。
  他拎着一袋快餐上楼,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踩开鞋子趿着拖鞋,反手将门关上。一边叼着筷子一边甩了甩鼠标,暗下去的屏幕很快就亮了起来。顾允坐了下来,将快餐盒从塑料袋中拿出来,肉末茄子的香味就很快充斥了这个老式居民楼的狭小房间。
  QQ滴滴滴滴的响个没完。
  右键选择“请勿打扰”模式,然后他开始缓慢的浏览信息。大多是群记录,以往的班级群、动漫群全部聊的一片欢腾,他把记录读完后按下了右上角的红色叉叉。最后,他翻到了那条信息。
  14:25
  好基友(·U·)y。:吃午饭了吗。
  √好基友(·U·)y。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14:35
  好基友(·U·)y。向您发出了视频邀请。
  顾允点了接受。屏幕那边很快出现一个笑的爽朗的大男孩,背景一如既往的,是他在美国那边的宿舍。床上乱七八糟全部都是衣物,衣柜打开的,里面的衣服也被胡乱的塞着。
  所以说基友你住到哪里哪里就是无法治愈的垃圾堆吗!请不要把不知道穿过没有的内裤挂在衣架的最上方!在摄像头视角来看它跟被顶在你头上没有任何的区别!床头柜记得拉上!你跟妹子视频的时候完全不在意妹子看到里面的安全套吗!——顾允嫌弃般的抽抽嘴角但是没有吐槽出来,心中奔腾的槽点乱飞,面部却只能维持着高冷脸强迫自己将视线转移到基友被无限放大成异形的脸上。
  “哟!顾允你小子终于舍得给我看你啦!来来来到镜头面前转一圈……喂你怎么又瘦了?!有没有好好吃饭?!中饭吃了吗?!啊我看到了!!你现在才开始吃饭!你都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顾允被吼的捂住了耳朵埋头吃饭。
  对面的放弃了说教——摄像头照到了顾允埋头吃饭的发顶,他的头发一向柔软并且颜色较浅,摄像头一朦胧,视线的触感都变成毛茸茸的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