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世之尊]思远(王思远X孟奇)+番外 作者:灰烬生

字体:[ ]

 
文案
预计短篇一发完结,不过如果有灵感就写多点。
内容标签:原著向 强强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奇(苏孟),王思远 ┃ 配角: ┃ 其它:
 
  ☆、1
 
  
  苏孟,苏子远。每一次看见你,都会有新的惊喜。
  王思远活到现在,可以说每一步都在他的计算之内,除了苏孟,这个忽然冒出来光彩夺目天资横溢的少年英才,屡屡无意之中破了他的算计。
  王思远号称算尽苍生,却是个不甘天命的人。但是这辈子他遇到苏孟,却让他觉得是命中注定。
  他总是忍不住接近他,透漏些半遮半掩真真假假的信息,看他无奈跳脚的样子。
  就像现在,他算到苏孟路过江南,就迫不及待地截住他,邀他喝茶小聚。
  他肯定会来的,而且会费尽脑筋猜测自己又发现了什么,又有了什么新的算计。可惜他注定什么也发现不了,因为打死他也想不到王思远只是想见他一面。
  苏孟,他真正的名字应该是……苏子远。思远思远,莫不是我打从一出生起就注定了,会为你着魔?
  王思远,你的名字还真是恰如其分般的讽刺。
  *******************************************************************************
  “王兄叫我来可是有什么指教?”孟奇懒洋洋地喝着茶,心中却是奇怪得很,自己碰到王神棍的概率未免太高了,每隔一两个月总能碰上他一次,每次不过喝喝茶闲扯两句,看不出任何实质性的意义,让孟奇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早已掉进了王思远布的什么局里。
  “子远可是不待见我?未免太让人伤心。”王思远老神在在,也不像过去那样喝几口茶总得咳嗽几声,脸色比起过去的苍白毫无血色要好了不少。
  听见“子远”这个称呼孟奇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他对苏子远的身份从来也没什么认同感。
  “你不喜欢我这么叫你?那么也许我该叫你……小孟?”
  “咳咳…”孟奇呛了一口茶水,王大少爷故意用那种缱绻温柔的语调念出“小孟”两个字,配上他那张宛若好女的脸,怎么看怎么吓人,怎么想怎么惊悚。
  这家伙不会是在报复我老是害他咳嗽的仇吧?
  王思远笑着看着孟奇毫不掩饰内心想法的表情,心里却一股邪火,小孟小孟,守正剑可以叫,我“算尽苍生”却叫不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王载称兄道弟的好不亲热……王思远面上波澜不惊,言笑晏晏,内心汹涌的情绪却在每一次见到孟奇以后越演越烈。他轻咳了几声,垂下眼帘,遮掩住快要掩藏不住的阴暗情绪。
  不妙啊,王思远摩挲着手中的茶杯,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就快要忍不住,想要毁了他的冲动。
  瞥见王思远嘴角的笑,孟奇莫名感到全身发凉,难道是□□玄功的感应?王神棍果然对我布了什么局吗?
  “咳,王兄,时辰不早了,在下还有些事,若无其他事在下就……”孟奇整了整衣襟,打算向王思远辞行。也不知从哪次开始,王神棍见自己身边连个丫鬟仆从什么的都不带了,两个大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待久了总有点不自在。孟奇才不会承认王思远的长相对他造成了任何影响呢。
  王思远叹了口气,秀美的脸上浮现几丝忧伤,“你就这么不喜欢和我在一起?”
  孟奇觉得如果自己在喝茶一定又会被呛到,王神棍什么时候改行当影帝了,这副幽怨的样子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纵使脸皮厚如孟奇,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
  “你也不要叫我王兄了,以后我叫你小孟,你唤我思远可好?”
  孟奇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今天发生的一切根本是自己在做梦,他怔怔地看着王思远含笑望着他的样子,然后几乎使出了全部功力催动轻功,落荒而逃。
作者有话要说:  
 
  ☆、2
 
  
  脸色苍白面容秀美的贵公子,单单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便是一幅画,若是不曾谋面,谁能想到“算尽苍生”竟是这么一副无害而美好的模样。
  忙完了手头的事,只等着收网的王思远又感觉无聊起来。
  简单的事完成再多件也无法满足,果然还是非你不可啊,苏孟。
  想起那个自上次见面以后一直躲着他走的人,王思远嘴角的笑意不禁加深。
  想见你的欲望非但没有被时间减弱反倒更加汹涌,你要怎么满足我的渴望呢?
  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室内,优雅的贵公子眼里的癫狂没有人能看见。
  要怎么把不听话的“小孟”钓出来呢?王思远捏着手心的棋子,面对着虚空中的对手落下了一子。
  *******************************************************************************
  孟奇每每想到王思远那声诡异无比的“小孟”,便感觉一阵恶寒。
  在孟奇过去的生命里遇到的最大的变态就是罗教妖女顾小桑,如今却发现原来还有隐藏的boss王思远,却比顾小桑更难应付。王家可不比人人得而诛之的邪教,就算知道王家背后正图谋着什么,以自身目前的实力与背景,远远不到和王家对上的时机。
  而且他真是一点也摸不准王思远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反正他现在对阴阳怪气的王思远真是怵得很。
  孟奇胡思乱想完继续百无聊赖地听着茶楼的小曲儿,直到店小二送来的一封信打破了他旳一时闲适。
  即使没有见过他的笔迹也知道出于何人之手。孟奇捏着信纸的手不禁用力,好像再使劲儿一点可怜的信纸便会粉碎。
  “齐师兄……出事了。”
  “客官,您的肘子来喽……哎?人呢?”端着香喷喷的秘制肘子上楼来的店小二看着空荡荡的窗边雅座愣在了那里,桌上只余半杯放凉了的茶和一锭银子。
  *******************************************************************************
  “子远,别来无恙?”明明上次还说要叫孟奇“小孟”的王大公子依然用着那个让孟奇微微不快的称呼,随意散漫的坐姿却显出一派士子风流,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到底想怎样?”孟奇一反往日的斯文有礼,神情冰冷,微眯着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你这么问我……是不是代表你认为我会用齐正言来威胁你?”王思远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投下的阴影完完全全掩住了他眼中的神色,“我应该只是告诉你齐正言在江东踪迹不明,你以为是我捉住了你的齐师兄,要威胁你做什么呢?”王思远微侧着头望向孟奇,似笑非笑,眼神里流露出的是孟奇从没见过的邪意。
  孟奇默然不语,他确实没有证据,不论是六扇门还是来自仙迹的情报都没有任何疑点指向王家,但联系到王思远近来的奇怪举止,他的直觉强烈到不经思考便认定是他下的手。
  好像面对王思远的时候,他特别容易冲动行事。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你的齐师兄定会安然无恙。”
  下意识地忽略了王思远对齐正言奇怪的叫法,自己的直觉果然没错。
  “王思远,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站在王家的地盘上也敢说这种话的孟奇必然有所依仗,除开轮回所得的保命之物不谈,他的因果之刀也让他在面对以自己的境界依然看不出深浅的王思远之时仍有一拼之力,他赌王思远不想和他拼命。
  “子远,你忘了我的绰号是什么?别紧张,我根本没想对付你。”王思远笑得仿佛十分温柔,“我若不这样做你还会来见我?怕是想请你喝杯茶也没有机会了。”
  “你个疯子,就为了请我喝茶干这种事?”孟奇怒极反笑。
  “我只是想叫你知道你根本没必要避着我。”
  意思是说你总有办法叫我乖乖听话吗?孟奇骨子里从来不是个受人威胁的人,他本就看王思远那副谪仙似的的神棍气息不顺眼,这下更是好感全无。
  比我长得帅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孟奇暗暗腹诽,不对,那个一副病秧子模样的小白脸哪里比我帅了!
  “不过是开个小小的玩笑,子远生气了?”孟奇口中的病秧子小白脸微微摇头叹息,那略显心伤的样子若是被外面那些迷恋他的女子见了怕是只为他开心一点掏心掏肺也愿意。
  “我根本没动你家齐师兄,倒是你,对他的了解又有多少呢?”王思远神情莫测,说出来的话字字暗含恶意,“凭你的情报来源都查不出他的事,你就没想想为什么?”
  威胁不成又来离间,孟奇冷静地与那双仿佛直直看进他心底的深邃眼眸对视,他不确定王思远对他暗中的身份知道多少,又对齐正言的事知道多少。
  “就算你说的不假,我也相信我的同伴。”
作者有话要说:  
 
  ☆、3
 
  
  最后一笔落在画纸上,一个青衣刀客的形象已经跃然纸上,说是刀客也不太对,因为他还同时负着一把剑。
  王思远展开画卷,淡然的神情说不上是对自己的作品满意还是不满意,待到墨迹干透,他把画卷了起来,交给低头侍立在侧,从始至终未敢抬头看画卷一眼的仆从,吩咐道:“给他送去。”
  待到仆人未发一语小心翼翼地接过画卷离开书房,王思远复又执笔沾墨,寥寥几笔在新的空白画纸上勾勒出一个倒地不起,满身伤痕的垂死少侠,墨色的血在他身下蜿蜒开,真实得像下一刻就能从画纸里流出来。
  突兀地,毛笔掉落在地上,王思远白皙到近似有透明质感的手缓缓摩挲着画中人的容颜,眼神微微发亮。
  “子远,我想你了。”
  *******************************************************************************
  在孟奇质问某个看起来悠闲得不行的家伙又因为什么事把自己找来时,王思远成功地用一句话让孟奇红了脸。
  说好的世家之人的矜持呢,如此不知廉耻地调戏于我很开心吗?转念一想那些世家的做派,表面上看个个正人君子,搞不好十几岁就通晓人事,二十几岁就通房侍妾无数了吧。孟奇不无恶意的想着,思及自己这一世本也是个显赫出身却因为小小年纪被送去少林,随后轮回任务压身,至今还是个处男魔法师,这下看向王思远的眼神都嫉妒得发红了。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王思远好笑的看着他。
  “某在想某一定要比你更早成就法身,到时就让你给某端茶倒水当小厮。”孟奇咬着牙说。
  王思远笑起来,颜值太高,孟奇都不敢多看他的笑脸。“何必等到那时,我现在就可以为你当一回小厮。”
  王思远起身绕到孟奇身侧,缓缓俯下身,执起茶壶,宽大的袖子微微下滑,露出一截白皙优美的手臂。看着身畔他甫一接近便开始暗暗戒备的孟奇,忍不住调笑道:“你就这么怕我?”
  孟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被你这种高手近身到这个程度还不知戒备,某早死几百回了。”他没有说出口的是,明明王思远近在眼前,他的感应中却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光这一点就足够作为他在王思远面前片刻都不敢放松的理由了。
  孟奇仍然不明白,他和王思远间的关系算什么。敌人?说不上,他们没有明显的对立理由。朋友?更说不上,王思远给他的感觉很危险,他无法不对这个男人保持戒心。陌路人?你见过哪两个不熟的人每十天半个月非得见个面喝个茶矫情的不得了吗?
  所以最后孟奇也懒得思考他和王思远之间的关系,陪他喝喝茶聊聊天也不会掉块肉,与其撕破脸还不如自己每次小心点别被他坑到哪个布局里就是。况且王家的情报这些日子确实也给了他不少帮助,稍稍抚慰了他在给王思远当陪聊的过程中受到的心灵创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