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不是黑魔王的儿子 作者:卡兰达(上)

字体:[ ]

 
文案
(原名:HP我是一条蛇)
 
第一部:
穿越成那一条被哈利波特从动物园裡放出来的蛇。
流浪蛇的生活悲催,不得己投靠人家。
为了想重新成为人类,进入了霍格华滋。
结果要装成黑魔王的儿子,考验影帝级的演技。
 
第二部:
无法面对己知的未来,
生活在一班熟悉的陌生人当中,
他要抱着什么的心情,去改变命运?
想要逃避开错了头的谎言,但是己经躲不过只能延续下去的故事。
 
第三部:
"真相"一步步的揭开,
兰斯的身份渐渐迷失了在真与假之间。
唯有相信才可以战胜敌人?
还是只有相信,会让人摔得万劫不復?
 
第四部:
迴荡在巨轮之下,多馀的情感…
这到底是世界复灭,还是重生的前奏?
让以真实欺骗着真实,以谎言证实的谎言,
到达尽头……
 
 
++++++++++++++++++++++++++++++++++
注:
 
妙丽=赫敏
水仙=纳西莎
石内卜=斯内普
瑞斗=里德尔
锁心术=大脑封闭术
爱哭鬼麦朵=桃金娘
鲁休思=卢修斯
夫子=福吉
嘿美=海德薇
崔老妮=特里劳妮
维克多喀浪=威克多尔.克鲁姆
西追.迪歌里=塞德里克.迪戈里
波巴洞学院=布斯巴顿学院。
依果卡卡夫=伊戈尔·卡卡洛夫
阿拉特.穆敌=阿拉斯托·穆迪
花儿·戴乐古=芙蓉·德拉库尔
小仙女·東施=尼法朵拉·唐克斯
 
内容标签:HP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斯 ┃ 配角:哈利和德拉科 ┃ 其它:
 
  ☆、動物園
 
  我是一条缅甸蟒蛇。
  玻璃前面的人,天天都在经过,赞叹或者恶心我的存在。
  老实说,这样子的穿越,像是被困了进一部电视机的世界里一样。
  唉~~~~
  我非常确定自己曾经是一个人,即使我从蛋壳出来,己经过了十年了。
  但是我看得懂字,听得懂每天人来人往的人,说的是英语。所以这些年来,我才没有疯掉。
  仿真的森林环境,舒适湿度和温度,可口的小动物,柔软班驳的漂亮身体。
  生活质素,一点也不比我作为人类时的生活条件差。
  但是我不能放弃逃跑。
  对於我的饲养员来说,我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蛇。我总是一有机会就逃跑,无所不用其极,看少一眼都不行。
  一般来说,我这个种族是很温驯又漂亮的,甚至很适合成为宠物。但是我是个异类,明明是人工繁殖的,却也野生的更加「不通人性」。
  在我的角度来看,却明明是他们蠢得可怜,我己经把我的高智商表现得如此明显,他们却还是可以自欺欺人,我也是没有办法可以和他们沟通了。
  今天的我还是俺俺地困在原地,思考我为何穿越这个高深的哲学问题。
  然後,他出现了。
  ………
  ﹛他们这些人,怎会明白天天呆在这里的滋味?一个同伴也没有,还不时被粗鲁的人滋扰。}
  我惊讶的睁开了眼睛,抬起了头。
  一个消沈瘦削的小男孩,一双碧绿色的寂寞眼睛。
  {哈利波特?﹜我的脑袋蒙了。那个男孩比我更加惊讶。
  ﹛你在说话?
  我点点头。﹛你是…哈利波特?﹜
  男孩不可思议地说:﹛你怎麽可能知道我的名字?﹜
  ……
  我的心中,百般滋味涌上了心头。
  ……
  「爸妈!快来看!」达力一下子把哈利推倒了到一边,打断了我们的说话。
  我愤怒了。我瞪了这个可恶的胖子一眼。
  然後,他石化了。
  同一时间,玻璃消失,他保持着这个把身边重量全拍在玻璃上的蠢样,掉进了我的水池里。
  这一个瞬间,我的脑子里,并没有什麽剧情,只有快意。
  这个困了我十年的电视机,今天,我终於可以摆脱了!!
  我爬了出去,下了那冷冰冰的水泥地面,心里满满是重获自由的激动。
  「达力!」但是哈利并不如我估计一样,带着恶作剧成功的喜悦,而是害怕後悔的尖叫了出来。
  我回头一看,那胖子,头下脚上,笔直笔直的倒栽在浅浅的水池里。像是一个雕像,他的头整个淹在那个水池里,没有挣扎,也没有动静。
  玻璃早就回到了它该在的地方了!
  佩尼阿姨和威侬姨丈一早己扑到那块玻璃上,狼哭鬼嚎:「达力——」
  不是吧,剧情不是这样的!如果达力死在这里的话……
  噗!
  达力解除了石化,「咳咳丶咳……」他抱着自己的头,辛苦的在咳嗽。他的眼睛充满了恐惧,濒临过在生死之间,彻底地,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恐惧。
  「达力——」佩尼阿姨凄厉地叫了出来。
  ………
  那一天,我飞快的逃跑了。
  哈利波特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是质问。我们两个之间,就是莫名的清楚,他的石化,是我动的手。
  ﹛我很抱歉。﹜我吓呆了,飞快地道歉。
  「蛇!蛇——」旁人也终於注意到了我这条一直在旁观的大蟒。
  ﹛我很抱歉!﹜我马上在人和人的腿间,跑路而去。
  然後我的野生日子,就开始了。
  ……
  我习惯了吃些乾净的培殖老鼠,而不是野生长在沟渠里的。它们身上的寄生虫很多,那一股恶心的臭味,不论我怎样洗,总是不乾净。就是强迫自己硬是吃下了,也会恶心得反胃。
  我开始翻人类的垃圾吃。明明以前最是喜欢的食物,进了口却变成了另一种怪味。还害我拉了很久的肚子,差点让我以为自己吃下的是被下了□□或者过期的东西。但事实就是,人类的食物,我真是一点也不能再吃了。
  我的身体不大也不小,平日躲在草丛树堆,不敢让人发现,晚上才出来觅吃。这样的日子,使我沮丧。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我对自己的能力,练习得越来越纯熟了。一开始,我是拿小动物来练习的,由老鼠,到流浪的猫狗。只要是和我视线相接的生物,只要我想,它们都会石化,直到我心中默念:「解开。」
  鉴於这是一个魔法世界,我大概也算是一种魔法生物了。至於我为什麽会流落到普通人世界这一点,真是天晓得了。
  ……
  女贞路。从阅读的路牌上得知。
  没有目的地漫游的我,竟然也到了这个地方。难道是一种命运的启示麽?
  我看到其中一间的房子,屋顶上站满了猫头鹰。
  哈利在那里,不言而喻。
  到底我穿越的目的,是什麽?我又一次问自己。
  如果我去找这一个寂莫的男孩,告诉他一切的真相。对他有什麽好处?
  我是一条蛇。
  如果被魔法界的人发现的话,这个男孩的是跳进泰吾时河水里也洗不清了。
  ……
  现在我下手的食物,主要是一些刚出生的流浪猫狗。
  很残忍,我知道。
  但我是一条蛇,
  我耐不着饥饿的折磨。
  那些宝宝们是我找到最乾净的食物,而且他们根本还什麽都不明白,没有痛苦地死去,换个方法想,这不是一种仁慈吗?
  那些快要临盆的猫狗妈妈,我会追踪它们的气味,悄然无声地跟踪它们。短则几天,长则一个星期多点。
  等它们在生产的时候,我会拿一只走。只是一只。
  ……
  这一次的目标,我己经吊了它的尾整整两个星期了。我饿得很狠,还是小心翼翼的保持低调。
  因为这一只猫妈妈,它的直觉很厉害,它知道不对劲,但是它找不到我,
  於是一直忍着,忍着不生,直到它觉得摆脱了我,或者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为止。
  残暴的我心想:我就是整个把你连大连小的一次过绞死也不在话下,我只是要你一只小崽呀!一只而已!
  我也饿到了一个边缘了,再下去,我连沟渠老鼠也要将就了。
  ……
  「喵……」
  今天费格太太回来的时候,在墙角遇上了一只快要分娩的猫妈妈。「唉呀…我的小可怜……」
  她正打算抱走这只猫的时候,一只蟒蛇瞪了她一眼。
  是的,她肯定自己没有看错,在那草丛里,藏着的是一条蛇!
  而她现在像是中了石化咒一样。
  作为一个爆竹,她试过被下无数恶劣的魔咒,当然包括这个。她肯定不是自己的错觉。
  那蟒蛇一瞬间扑了出来,吓得那只猫大叫,猫爪了蛇一下。蛇张大它的嘴巴,露出狰狞的牙,凶了回去。猫像是疯了一样,蛇也是和不甘示弱,双方疆持不下。
  那蟒蛇目露的凶光,便是费格太太自己也是心惊。
  此时,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天而降。乘蟒蛇不备,从後精准地爪起了它到半空。
  是嘿美,费格太太认得,波特的猫头鹰!
  她松了一口气,石化咒的感觉也消失了。她抬头,半空中的蛇在疯狂挣扎。
  最终,它从爪子下掉了下来,跌进了远远的一个小林里。
  ………
  我从高空坠下,第一下是碰到树枝上,然後一下下曲折地摔到泥地上。
  这是我人生里,最凄惨的时刻——没有之一。
  我全身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猫爪丶猫头鹰爪丶摔下来的淤伤。疼痛之馀,还有饿,让人发狂的饿。
  蛇是没有泪线的,我很肯定。要不然,我一定在哭了。
  嘿美折反,在天空盘旋,
  我的位置,她不好抓。
  我掉进了头顶上有些障碍物的小坑中,
  我再向里缩了缩,盘旋在上空的嘿美不得不可惜地放弃了。
  嘿美很想把我捉回去,向她的新主人,展示她的能干。
  「啾——」不甘的鸣叫。
  ……
  
 
  ☆、收留
 
  我在那小林里,打算呆一个晚上再说,
  即使有费格太太可能会叫捉蛇人来捉走我也是这样说。
  我石化了一只倒霉的老鼠,一把恶心地强迫自己咽下了。
  我疼得不能动了。
  有一刻,我有点後悔离开舒适的动物园,但也只是仅仅一刻,便消失了。
  没错,宁愿死,也不想成为家畜。
  拍沙拍拉……
  有人走了进来。我惊醒了。
  他还带上了一根小电筒。
  ﹛唏!你在哪里?﹜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