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白正同人)堕落之境 作者:罗莎姐姐

字体:[ ]

 
 
文案
本来是想永远留在你身边,可挽留的动作却让我们相隔天涯,一去十五年。
 
本来以为久别重逢后就是亲密无间,可你我在相互靠近的同时也站在彼此的对立面上渐行渐远。
 
本来以为相视一笑就是永远,
 
本来以为拉着你的衣袖就可以带你逃到云际天边。
 
我们想要飞向彼此,
 
可宿命的嘲弄折断了我们的羽翼。
 
于是我们在风暴中挣扎地抓住彼此的手,
 
然后,一起堕入深渊。
 
宿命中的谎言,不由自主的背叛。
 
凄艳的血红模糊了视线,
 
荒唐闹剧在瞬间终结。
 
内容标签:家教 恩怨情仇 边缘恋歌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兰·杰索,入江正一 ┃ 配角:沢田纲吉,斯帕纳,真六吊花,里包恩, ┃ 其它:白正,HE,有虐有甜,背叛,欺骗,阴谋,爱情
 
 
 
  ☆、委派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谢谢阅读!
  其次呢,给第一次戳进来的亲亲预警一下。
  此文无傻白甜无宠无总裁理性浅虐,看上去没有雷爽感,本文的本质是披着耽美皮的世界观。
  全文智商不算特别高,内容不算晦涩,但是能坚持看完的绝对都是有耐心的高智商大学霸。
  一目十行者可能看不懂,低龄者可能看不懂。
  先给所有戳进来的小天使鞠一躬~至少能被这个看上去就不甜的标题吸引进来我已经很感谢啦撒花~
  后面的内容希望大家也会喜欢。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现在的宇宙还没有出现的时候,世界其实是一个立方体。
  后人所谓的天圆地方,大概是对那个失落的时代的遥远而隐秘的某种感应。
  所有的星球都是六面立方体,地球也不例外地被天然分成了六个位面,如果把地球想象成一个摆在桌上的立方体,上底面就是名流雅士聚居之地,也称神宥位面,四个侧面是平民百姓居住的地方,称为普凡位面,而下底面,则是流放罪犯的,堕落位面
  入江正一要去堕落位面了。
  他本来是普凡位面贫民窟出身,却因为惊人的天赋和极端的刻苦跻身神宥位面,成了彭格列帝国首席工程技术专家,虽然年纪轻轻,但手下的技术人员却没有不服他的。他本来只想安安心心做研究,无奈史蒂芬议员总是想方设法克扣他的研究经费,想中饱私囊。
  对于史蒂芬的这种贪腐行为,入江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最近他做得越来越过分了,加之同事们也不能忍了,入江一气之下向彭格列十世沢田纲吉上书,指责史蒂芬的胡作非为。不曾想史蒂芬竟用花言巧语掩了过去,还不知怎么地就说服沢田纲吉让自己去堕落位面担任督察。
  没有官员愿意去堕落位面,因为那里黑暗阴冷,肮脏污浊。一介位面督察虽品级甚高,但堕落位面的督察连皇宫里的侍卫也不如,因为只要一踏上堕落位面的土地,就相当于被流放,永无翻身之日。况且,最可怕的是,一般堕落位面的督察都会因为水土不服,得些怪病死在那里。
  入江正一一阵绝望,他的胃顿时绞做一团地痛,这种疼痛一直传至脊髓,颤得脊背一片片冷汗往外冒:在那个位面,自己做科学研究的理想,恐怕……
  自从十岁那年失去白兰后,做科研就是入江唯一的精神慰藉了。
  白兰在那个时候犯了事被流放到堕落位面,听大人们说,以他的小小年纪,不出几个星期就会死在那个罪恶的地方。于是入江拼命地扎进科研里分散注意力,长年累月也渐渐成了习惯,他对科研似乎已经有了瘾,一天不做就心里难受。
  唯一的理想就要这样破碎了。
  入江痛得倒在地上,恍惚间莫名地又开始想念白兰。
  究竟有多久没有想他了?那个银发紫眸,永远带笑的男孩。入江一直回避白兰在记忆里的出现,这个时候,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开始想他。
  奇妙又奇怪。
  入江颤抖着剥出胃药,没有水,就干巴巴地咽下,不知过了多久,胃疼才好一些。他虚脱地坐在电脑椅上,尽量不去看那张调令,但这样也改变不了明天就要出发的现实。
  从明天开始堕落。
  这时切尔贝洛来敲门:“入江大人,彭格列十世请您过去。”
  又有什么事?入江疑惑地应了一声,跟着去了。难道十世有什么特别的交代?
  是了,其实这个调令再仔细想想确实不太符合十世的性格,他不大会是轻听谗言的人。入江懊恼自己刚才的不冷静,都没有好好分析,十世一定另有想法。
  果然,沢田一见到他就亲和地拉着他坐下,开门见山:“正一君,其实请你去做堕落位面督察,我也有我的目的,想请你帮个忙。”
  入江微微倾斜着上身:“请讲。”
  沢田把红茶杯拿起,掂量了一下怎么开口,又放下,把手交叉放在膝上:“你知道,现在堕落位面不很太平。”
  入江推推眼镜,心想堕落位面能有什么太平日子可过。
  “也许我用词不是很精当,我说的太平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太平。”沢田眼眸下垂,盯着红茶,“我是说,我接到情报,有人在那边想建立反叛政权了。”
  入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首先,在那种地方,生存下来都很困难,建立政权所需要的物资就难以筹集。其次,那些穷凶极恶之辈居然还不是一团散沙。“所以,您是想派我去……”
  “没错。”沢田纲吉道,“正一君办事牢靠,有正义感,这就是我选择你的原因。不过我想正一君不适合和他们硬碰硬,争取用怀柔政策将他们从内部瓦解,才能更好达到目的。”,
  怀柔政策?挺像十世的风格。“可是我在这方面没有经验,如果做的不好……”
  “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的眼光。”沢田打断了他,笃定地说。
  入江又推推眼镜,思忖一下:“好吧,那我争取不辜负十世的信任。”
  “谢谢你,正一君。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会给你派十个最精良的切尔贝罗跟随你,她们日后会是你的得力助手。”沢田往红茶里加了块糖,眼睛垂下来,不去看入江。
  入江看着沢田的动作,敏锐地察觉到沢田应该对他有所隐瞒,而究竟是什么,入江不是玩政治的人,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工科生,纵使察觉了异常,也没办法猜个清楚。“那这个计划,有多少人知道呢?”
  “我,里包恩,还有云雀先生。”沢田笑笑,“放心,你出什么事有他们兜着,不用怕。”
  入江有点奇怪:“没有狱寺先生?”
  “狱寺君他……太冲动了,虽然忠诚度是毋庸置疑的。”沢田道:“你和他都是彭格列最高智商的象征,有一个参与计划就够了。”
  入江被夸得不好意思:“哪里……没有啦……”
  “既然你提到他了,不妨明天就让狱寺君送送你吧。”沢田作了决定,见入江点点头后,就吩咐切尔贝罗送客了。
  而堕落位面的人第一时间就接到了消息:又有新的督察要来上任了。
  他们对于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通常做法是使用强大的病毒让督察快速死去,神宥位面的人也怪不到他们头上。而这些病毒全都掌握在堕落位面反叛集团的最高首领——白兰杰索的手上。
  他此时正靠坐在柔软的皮质沙发上,指尖□□着一颗雪白的棉花糖:“这种事情还来请示我干什么,直接杀掉就好了嘛。”说着把保险库的钥匙一甩,对面的铃兰嬉笑着一把接住:“嘻嘻,保证完成任务!”
  
 
  ☆、溺水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谢谢阅读!
  其次我还想说,这篇文到后来弃的人很多,估计现在生活节奏快了各位小天使都比较想看轻松愉快,一目十行也可以毫无压力地看懂的那种文。(其实我也很想写成那种效果,但是我不会……QAQ求原谅。)
  如果很有耐心一句一句认真看的话,相信十二三岁的小天使也可以毫无压力地看懂。
  但是,如果跳行或者扫读的话就不行了。
  如果觉得眼睛盯着屏幕一句一句看很吃力的话,建议小天使转跳别的坑哟。
  不过,如果愿意耐心追下去的话,至少我也绝不会让各位小天使觉得这是一篇渣作(我不敢保证人人说这是神作,毕竟众口难调,但是我有我的诚意在里面,至少不会让大家觉得我很漫不经心。)
  再次鞠躬~
  以后的“作者有话说”版块我可能只会写“感谢阅读”四个字吧,因为我是真的很想说这几个字,感谢戳进来的各位小天使,感谢你们的阅读,感谢小天使们支持我。
  入江正一第二天见到了狱寺隼人。意外的是,他身边还站着云雀恭弥。狱寺一头银发虽发型无异于十年前,但那份张狂冲动早已沉淀为沉稳成熟和坚毅隐忍,也不再盲目追随十世的任何决定,他学会了独立思考,总是会指出十世决定的偏漏之处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加以改进。而一旦决定形成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云雀沉默地站在狱寺旁边,传送机鼓出来的风缭乱了他的黑发,也使他的衣襟鼓荡飞扬。
  入江不知道为什么云雀也会来,他猜想是不是沢田担心狱寺和自己交谈之后知晓了这个计划,所以才派云雀在旁边看着。“谢谢二位相送。”
  狱寺亲自替入江打开传送机舱口:“入江,你是一个优秀的人,我们大家都期待你能再次回来,为帝国做出贡献。祝一路顺风。”入江点点头,坐了进去,十个装备精良的切尔贝罗紧随其后。狱寺关好机舱门,目送他们离去。
  一旁的云雀突然开口了:“走吧,草食动物,你还想在这风口上站多久。”狱寺下一秒就暴露了本性:“混蛋鸟王,劳资才没有那么容易生病!”云雀一支浮萍拐就从袖子里滑出来,一下把狱寺抽晕过去,然后一把扛起他,面无表情地对草壁哲矢道:“开车回府。”
  草壁表示已经习惯了:“是,云雀大人。”他才不会这么蠢到去问到底回云府还是回岚府的问题。
  机舱向地底下飞速发射出去,像一架加速下坠的电梯,入江感到强烈的失重感,一下觉得血液都在血管里飘飞,心脏飞到了嗓子眼。可一旁的切尔贝罗却个个表情不变,安然无恙,两相对比入江没有一丝自己缺乏锻炼的惭愧感,而是想道:果然这些切尔贝罗都不是真正的人类,不愧是最好的傀儡。
  等机舱飞过了地心,引力的方向就发生了改变,一下感觉像是在一架急剧上升的电梯里。这一切换使入江原本都要飘起来的身体一下子砸在座位上,疼得他眼冒金星:我去……这安全带系松了……
  好不容易到达,入江被切尔贝罗刚扶下机舱,就开始呕吐起来,所幸他没有吃早饭的习惯,所以只是干呕了几下:难道我现在就开始水土不服了……啊呀,身体本来就不好,以后得了病怎么办……
  “入江大人要不先修整一天,明日再举行就任仪式,我们也好把办公场所打扫整理一下。”切尔贝罗道。
  “好。”入江接受了这个提议。于是分了两个切尔贝罗扶他去休息,另外八个去忙了。
  入江本来就有作息时间紊乱和失眠的毛病,昨天晚上更因为这件事想了一夜,根本没睡好。他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却感觉意识里又有什么东西在拉扯,明明已经疲倦到极点但还是睡不着的感觉真是糟透了。他只能迷迷糊糊地靠在枕头上,半梦半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