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斗士]初代黄金养成记+番外 作者:燕禹青叶

字体:[ ]

 
 
文案:
       对于人类而言,神袛是神秘、高贵而又万能且无所不知的
       那么,身为神袛在人界的代言人呢?
       而作为代言人中的佼佼者的黄金圣斗士呢?
       第一代的黄金圣斗士,他们早已被历史的洪流淹没,仅留下存于史书中、片字的辉煌
       如今,将揭开他们那神秘的面纱,将历史的真相一一现于眼前......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圣斗士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德纳兹(初代双鱼座) ┃ 配角:初代黄金,雅典娜,帕伽索斯(教皇,天马座),圣域海界冥界及天界各人员或神袛 ┃ 其它:神袛满天飞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嗯...我是比较喜欢在正文之前先写一些铺垫的,大家看的时候请务必保持耐心,谢谢_(:3」∠)_
  因为临近海洋的缘故,这里的风总是带着一丝腥味。
  但是这丝腥味却永远无法传到那个坐在海岸礁石上的男孩那里。
  男孩年纪很小,摸约只有五六岁,有着一头如同海洋一般颜色的及肩蓝发。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是仅露出来的下半张脸就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浪潮翻涌着,不断击打着男孩脚下的礁石,甚至几次掀起了几米高的浪花,差点将男孩浇个“透心凉”,但是男孩仍然是坐在礁石上,晃着一双小脚,丝毫没有要离开这里的意思。
  许久之后,男孩忽然扭头看向隔岸的湾港,海风将他的刘海吹到一边,露出了他那如海底一般深蓝色的眸子。在那边,模糊的可以看见一些人忙碌的准备着出海的物资,再一一搬到停靠在岸边的木船上。
  在这个时代,按照常理,人类在每次出海前都必须向神袛献祭,不论是谷物还是牲畜,抑或同族。并祈求他们保护商船能够平安到达目的地,返航时也是一样。但是这一次,不知是因为过于匆忙,还是这里太过贫瘠,人们并未进行任何献祭,只有几位老妇人在旁边摇着头,却也未曾劝阻。
  男孩静静地看着商船驶离岸边,开往无际的海洋。当它即将消失在人们的视野时,原本较为平静的大海掀起滔天巨浪,压向商船。当海浪消失时,再也没法看见那艘商船的影子了。他低头看向脚下的海面,不去看另外一边的湾港上人们的表情。过一会儿,几块木板的碎片从海水中浮上来。男孩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跳下礁石,平稳的立在海面上,俯身捡起其中的一块木板,沿着礁石向右绕走了一会儿。从两块礁石的缝隙中进去,再睁眼,就是一片插满木板的沙滩。
  男孩将木板随手插在沙滩上,径直离开,不曾回头:“这些木板,便是你们的墓碑。这是天谴,愚蠢的人类们。”
  至始至终,男孩周围都被一层淡紫色的气围绕着,或许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气,便是刚刚男孩那非人类所为的现象的根本缘由吧。
  ----
  走了一段路后,男孩忽然停住。面前的森林只有一条小路可以进去,但是男孩仍是在外面七绕八绕,这才拐进森林。高大浓密的树木完全遮住了阳光,明明是白天,却如夜晚般阴暗。似乎是因为常年无人涉足,亦或是其他原因,整座森林十分安静,除了最外围有些许鸟鸣之外,越往深处走,越是诡异的安静到让人窒息。
  许久,这男孩终于走到了一片开阔地带,而那里所仅有的,除了一座有些破旧的小木屋外,就只有木屋后方插着的两片布满青苔的木板。正准备进去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孩子呢,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怕是已经死掉了吧,在你那毒雾之下。”
  男孩猛然回头,那双如同寂静的深海的双眸,现在却是掀起了滔天波浪!
  在他身后,一个穿着及地黑色长袍的男子从树荫中走出,不提他头上所戴、匍匐着双翼龙的黄金头盔与他脖颈上由珊瑚、水晶与黄金所造的项饰,仅观其姿态就可见其身份非凡。
  男子细细的打量着男孩:“不仅是觉醒了小宇宙,已经能够简单地使用了啊。不过,你那稀薄的小宇宙所化的毒雾,可是没有办法伤害到我呢”
  男孩皱着眉,在确认确实无法伤害到男子后,松开了一直紧握的右手:“你刚刚说...小宇宙?”
  “没错。”男子点头,随即摘下头盔:“从刚才来看,你似乎对于那些不敬神的人们抱有鄙夷的心理呢。那么,诞生于双鱼星座下、并被其选中的孩子哟,你是否愿意跟随本教皇前往‘圣域’,并在那里进行磨练,并作为战争与智慧女神雅典娜殿下的‘圣斗士’,替雅典娜殿下守卫大地呢?”
  “你说...战争与智慧女神雅典娜?可是她与大地有什么关系?”男孩的关注点却并不在自称教皇的男子的问题上,他眨眨眼,反而扔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
  这是一个幸运E的妹子的故事。
  苍天无眼啊!她不就是平时懒了点腐了点没节操了点没下限了点,有必要在她趁着运动会缩在操场旁边偷懒时一个铅球砸死她么,这不叫为民除害这叫乱杀无辜好不好。而且她还有那么多新番没追漫画没看本子没买,再说了……她的亲人朋友,肯定都很伤心吧。
  结果眼睛一闭一睁,得,之前辛辛苦苦混了快十六年,现在又得砍号重练,还是个男号。这种事情让这位生活在社会主义红旗下禀信着科学是人类发展的动力的三好青年有点接受不能。
  而且……穿越真心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在睁眼的第一瞬间他就确定这绝对不是二十一世纪,时间至少得后退个几千年。第二瞬间他就开始吐糟这一世的爹妈——穿到欧洲之类的地区可以理解,但是两位能解释一下那一头酷炫狂霸拽的金毛和红毛是怎么生出我这头蓝毛的。这基因变异也太给力了点吧。
  然后他就见怪不怪了,之后他见到的人,多半都是各种绚烂的发色,就当作是异世界的定理吧。
  既然是几千年前的时代,那么换成男性这倒是有利于生存。况且这对夫妇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家境却挺好的,大概是贵族吧。时间长了,最开始的怀念与不舍,现在倒也放下了。
  等这个号长了几级、呸,长了几岁时,他还发现这家还真是贵族,而且还是个大家庭。就在他以为能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去,没事研究点药学时,他那该死的幸运E又犯了。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作用在他身上,而是他的父母。
  金钱,欲望,权力,都是永远无法满足的。父母死于家族的内乱,年仅四岁的他跟着父母的尸体一同被扔进了大海。然而从这一刻起,幸运女神似乎又开始眷顾他了:被海水冲到离原来的家不知道多远的沙滩上;独自一人生活了一段时间后身体里慢慢的多出了一股力量,足以自保;没多久后听闻原来的家乡因为对神不敬而被洪水淹没——现在大概还是神话时代。
  然而,现在这个自称教皇的人出现后,他又有了一种重归幸运E的感觉。
  但是不管怎样想,既然教皇都来了,那么他肯定跑也跑不了。所以伊德纳兹还是接受了这个命运,按照曾经看过的圣斗士里面的称呼方式:“那么教皇大人,在前往圣域之前,我能不能与我的父母告别?”
  “可以。”料想伊德纳兹也跑不掉的教皇十分痛快地答应了。伊德纳兹也不拖拉,直接走出森林,来到海边。摘下颈上的一个小小的吊坠,扔进大海:“他们葬于大海,我亦应归于海洋。现在便是毫无瓜葛了。”
  
 
  ☆、第二章
 
  在伊德纳兹已经做好准备之后,却并未见帕伽索斯打算使用小宇宙那个作弊器所附带的外挂之——直接用瞬移回圣域,反而是轻轻牵着伊德纳兹,缓缓地漫步在海滩上,出神的眺望着远方。柔和的海风将他那银白色长发吹起,另有一番韵味。
  伊德纳兹只是看着,没说话,直到帕伽索斯回过神。
  “抱歉,是我有些失态。”帕伽索斯笑笑:“许久没有这么直接的站在海边,倒是想起了些许旧事。”
  “旧事?”伊德纳兹并不认为,眼前这个身为圣域教皇的男人,会被一些前尘旧事困在原地不前。
  “我是美杜莎的孩子。那个在你们人类的故事中,被雅典娜殿下变为蛇发魔眼、双手布满鳞片、长有如野猪一般的獠牙的女妖的孩子。”说着,帕伽索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你相信这个传言么?”
  考虑到事关自己未来在圣域的处境,伊德纳兹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最终摇摇头:“我不确定。”
  帕伽索斯轻轻地笑了:“真相往往被时间所湮没,人们却被传言蒙蔽的双眼——不错,母亲确 实是蛇发魔眼的女妖,但这是因为她是万妖之祖提丰的孩子!我的父亲,便是海皇波塞冬。”
  伊德纳兹听着帕伽索斯的话,只是稍微眨眨眼,内心却如同千万匹草泥马奔驰而过:果然到了异界三观什么的就得重塑啊口胡!尼玛教皇大人你还敢不敢再抖点更劲爆的消息出来!
  果然,帕伽索斯悠悠的说道:“确实,母亲是海皇陛下的情人没错。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流言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母亲绝未随意伤害人类是真,不过是将一些无聊的人类‘勇士’变为石像充当装饰罢了。而那个珀尔修斯来时,正巧碰上母亲分娩...她是女妖,要诞生流有半神的血脉的我是十分困难的。最后那个人类不仅斩下母亲的头颅,还试图将我驯服并作为他的坐骑。若非雅典娜殿下出手相助,我亦不可能站在这里。你现在...还相信你曾经听过的那所谓‘众神故事’与‘英雄传说么’?”
  伊德纳兹赶忙摇头,半晌,迟疑地问道:“可是...为什么您要跟我说这些?”
  “这事已过去百余年,本不提也罢。”帕伽索斯看着远处的海港:“不过,我倒是很想听听,从小在这类故事长大的你,在听见真相后的表情。”
  “诶?”
  “如今你被双鱼星座选中,自然会是未来的双鱼座黄金圣斗士,也会是雅典娜殿下的代言人之一。你所能接触到的,远远比那些一辈子只能眺望众神的普通人类更接近真实,自然不能被那些人类所造的虚假故事困住了思维。”帕伽索斯拉起伊德纳兹的手,运起小宇宙:“被海洋眷顾的孩子。”
  周围景象瞬间变化,伊德纳兹最后一句话听得朦朦胧胧,本想询问,可是胃里却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简直就像坐电梯时缆线突然断掉一般。“啊,忘了跟你说了,瞬移时一定要用小宇宙保护自己,不然可是会很不舒服的。”身为天马的帕伽索斯此刻却笑得跟个狐狸:“关于刚刚说的那些事情,以后可是有很多时间慢慢解释的,现在,就先稍微熟悉一下圣域吧。”
  伊德纳兹闻言抬头,面前瞬间开阔:正中央的高山上,伫立着一座座磅礴大气的白色宫殿,中间各有阶梯相连;山顶可以看出是人故意削平,一片广场上矗立着一座女神像,神像右手扶盾,左手掌心平托,上面似乎有一个等人高的石像;山脚下大片空地被一一分成或大或小的训练场,上面已有一些训练生在火热的训练着。远远地还能见到一些零星的建筑群,以及显眼的,同在山上、与处女宫平行所建的一座钟塔。
  或许是由于第一次看到这种建筑的原因,伊德纳兹感到十分真实,甚至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圣域所建也不过五六年,人员自然是稀少了些,不过基本配置都已经备齐。如果有什么单另需要的,可以另行通知我——女神殿下是不会反对你培养各种兴趣爱好的,前提是不伤害战友。”帕伽索斯很满足伊德纳兹在见到圣域布局时眼中一瞬间的错愕:“这几年里我一直在各地寻找被星座选中的战士们,青铜圣斗士与白银圣斗士也到找到了一大半,黄金圣斗士现在包括你这未来的双鱼座,已经找到了白羊座、金牛座、天秤座、射手座和摩羯座。其中就算是较晚的白羊座,也已经来了有半年了,有什么不懂的,除了问我,也可以向他们请教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