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起灵谣,相思诫+番外 作者:dny_故地之声

字体:[ ]

 
文案 
《盗墓笔记》不只是一部小说,而是一个世界。
一个只为相信它存在的人而存在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是真的。
《起灵谣,相思诫》一共分为上下两部,上部“起灵谣”下部“相思诫”。
以盗墓笔记为原型,原著风续写小哥和吴邪的故事。
绝对保证HE,欢迎捧场!
青铜门内人守门,青铜门外人守人。
我等他,他一定会回来。
起灵之谣,相思十诫。
2015,静候灵归。
 
内容标签:原著向 盗墓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王胖子,解雨臣,黑眼镜 ┃ 其它:起灵谣
 
==================
 
  ☆、我在这
 
  第一章我在这
  眼前的景象很久都是一个样子,二道白河的四季于我,并不是那么的分明。往后的日子,我不必在乎春秋。只要一张张撕完眼前厚厚的日历,就知道365天过去了。我有时候会想,我为什么留下。可能是想离他近一点,或者是能率先发现他出来……我在等。我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耗多少日子。就像云彩没了之后,胖子守在巴乃一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等着,要等到何时。只是不能离开……不能心安理得的走,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于是我选择就在二道白河呆着。我在这里租了一间房,又在之前的商店里做了守店的,不过就是收收闲钱,进货什么的都还是原来的老板一手操办。原来的老板50多岁了,搬去大连找女儿养老了,本来舍不下店子,正巧我找上门来,他就直接交给我了。本来他的意思是可以盘给我,但是我决定只当给他打工。万一以后闷油瓶出来了,我也不能一直守着这店啊,再说,家里那边也不可能容我一辈子在这里呆着。
  现在全靠二叔回来了,他接下了三叔原来的生意,做了好些调整。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反正吴家还有个吴二白在,他肯管这些事,比我这个半吊子好了不知多少倍。我才有这大把光阴撒在这冻得要命的地方。
  说到这里,我已经在铺子里大半年了,当初选择在这里找活儿,我是希望,等将来风和日丽的一天,我哼着小曲儿把腿搁在桌上闭目养神的时候,进来一个客人,敲敲桌子叫醒我,我一抬头就他娘的能看见那张又帅又闷的脸对着我,最好还冷冷的来一句:“吴邪,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一定会在他敲桌子的时候就发现那是他,因为他那俩发丘指敲出来的声音一般人没法儿比。
  可是,我等得到他么?
  想到这里,又心酸起来。还想着小爷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真他娘的恶心人。
  当初回到杭州的第二天我就发现鬼玺是个西贝货,当时在长白山的时候没工夫琢磨,回到杭州后我本想拿出来膜拜膜拜这玩意儿顺便在家里找一个风水宝地好好收藏,谁知道才捧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好像轻了一些,这才想起闷油瓶给我鬼玺的时候,是从背包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然后丫的稍微掂了掂才把这个递给我的。想到这,顿时心里咯噔一下。缓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我再也不可能找到他了。
  于是我把店里的事交代给王盟后,收拾家当,又奔回到了二道白河。
  我打算在这里等。不然除非他自己来找我,否则我永远别想再见到他。
  他会来找我吗?在思考了一秒钟之后我干脆的否定了这种可能,我不能抱着这种等他来杭州找我的心理。于是我只能来到这里,等他一下山,就能把他逮了,看他又往哪里跑!
  哪怕我心里很清楚,他要是想走,我又能怎么办。
  我必须要第一时间知道,他从那个破门里出来了。
  我有一种感觉,他会回来的。否则你要我怎么相信这样一个神一样的人物,就他娘的这么在我的人生剧本上杀青了!
  小爷哪都不去,小爷就在这里截胡他。就在我肆意幻想着闷油瓶被我逮到的场景时,有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正在传递过来的路上。
  它将会彻底轰动我的世界观。改变我的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  
 
  ☆、爆炸性
 
  第二章 爆炸性
  这一天我起了个大早,收拾收拾之后就去了店里,依旧准备当我的收银员胡乱混过这一天。刚进了店门,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胖子,这可稀奇了,我赶快接了起来:“胖子,你居然舍得主动打给我了,不是要勒索吧。”胖子道:“瞧你说的,怪我不给你打电话,我这不是忙嘛。”我道:“是是是,你的伟大革命计划要改变社会环境拯救弱者忙都忙死了,哪有闲工夫理我。”胖子道:“天真,你……”我心说我还没使全力呢,怎么就嗝屁了。我正准备调侃他自由落体式下降的反应敏捷度,谁知他这时居然叹了口气!他娘的,我道:“死胖子,你别装忧郁,不适合你。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瞎叹什么气,不吉利。”胖子道:“天真,这回不一样。”我寻思有什么不一样的,他又接着道:“我要直接说了怕你受不住,你要不找个桌子板凳的扶着点。”我不耐烦道:“你怎么婆婆妈妈的,不说我挂了啊。”胖子道:“说啊,我要说了啊你听着,天真,小哥他……要结婚了。”我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死胖子。便道:“你他娘的无不无聊,别瞎扯。”胖子道:“我就知道会这样。我也不跟你多说,反正请帖肯定已经送到你家那边了,你回去自己看吧。”这死胖子怎么还一本正经的,不是和我二叔串通了要来骗我回去吧,太可恶了,用这种连母版王胖子上树的可能都比不上的理由。正想着,电话里又传来炸炸呼呼的声音:“天真,天真,你他娘的不是晕了吧。”我怒道:“去你的,小爷有这么不禁吓么?”胖子又道:“得,你还是不信。行了行了,胖爷我也不跟你瞎扯,你赶紧回杭州准备,咱是铁三角,送礼可不能含糊,你准备好了就上北京来,我明天就回北京。”我一把按了电话,心里乱的不得了,这死胖子到底搞什么鬼,他不太可能会帮二叔来诈我。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不,不可能。闷油瓶下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是他的必经之地。再说他哪来的媳妇儿,结婚,他跟谁结去?可胖子也没必要骗我,还是说胖子也被人骗了?他娘的,这种理由连我都不信,胖子怎么会信?不行,这事太古怪,看来我真得回去一趟了。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在闲扯淡。我马上关了铺子,回到房子里收拾了些东西就赶去车站,开车前吃了碗面,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干脆抽起了烟。我坐上车的时候还神情恍惚,想着当初来这里的时候是抱着死等的决心,没想到才大半年就回去了,还是以这么令人惊悚的理由!我心里有种预感,平淡的日子结束了。接下来,还有得乱。
  到了杭州,我站在自己的店铺门口,突然迈不出步子。
  我不敢,我不敢去验证那个消息。
  我害怕,我所有生活的激情全部付诸在等待中,我怕等待还没能磨灭我的坚持,我就失去了等待的理由。
  发了半会儿呆,后来是王盟看见我了,叫了声“老板”,然后把我拽进了店里。
  我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发现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大概是感受到了温暖吧。
  是的,在看见桌上的喜帖之前,我还是能感觉到温暖的。
  那张红色的帖子带着考究的图样,颜色也规规矩矩的红色,不艳丽,却深沉。我伸出手放在纸面上,心中满是抗拒,我不想打开。我也许是该为他高兴的,但我终究找不到发自内心的一丁点儿笑意,他终于在这世界上有了痕迹,却抹杀了在我的世界里留下的痕迹。
  我还是翻开了喜帖,看到了“新郎”字样下面的那个名字。
  心里只剩一个念头,为什么他回来了,我一点也不知道……
  他不可能没到过二道白河,他不可能不知道我还在那里等他。
  他没有再来找我。
  或许,是认为没必要吧。
  他最终还是不愿意接受我做的一切,我用尽全力能为他做的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  
 
  ☆、座上宾(上)
 
  第三章座上宾(上)
  随手搁下了喜帖,我坐在了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看着王盟问道:“帖子什么时候到的?”王盟愣了愣,随即反映过来,道:“老板,你说是那张喜帖啊。两天前,二爷的人捎来的。”我心底苦笑着,原来只有我还不知道。两天前,我他娘的还在二道白河替别人打工数票子呢!我这是图什么,简直是白瞎了。我居然还屁颠屁颠跑去二道白河等了大半年,娘的,跟傻缺一样!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恶劣,王盟喊了我几声才把我差点报复社会的心思掐灭在了摇篮里。
  我向王盟摆摆手示意他继续去做事,自己这才想起来不对。闷油瓶就算真找了个媳妇儿,也不至于到处下帖子吧,他也不是爱热闹的人,二叔怎么也知道。我心里快速的闪过一个念头,立即站起来又翻开那张请帖,仔细琢磨着。刚才都没注意,新娘的下方用楷体工工整整写着:张素娥。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家人!
  怎么回事?张家不是只剩闷油瓶了么。什么时候跑出来个女的。
  难道此张家非彼张家?恰好闷油瓶看上的姑娘姓张?还是说这家伙只会看上姓张的姑娘?
  我晃了晃思绪乱成一团的脑袋,消化一下信息继续看着。
  恩,时间是下周。
  恩,地方是新月饭店。恩?这饭店不是搞拍卖吗?怎么接起婚宴来了。跟小爷真是孽缘!
  再接着看……消化不了了,他娘的。
  这请帖请的不是我。
  不,应该说,这请帖上写的不是我。而是“九门吴家”。
  我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下,请了吴家,那肯定少不了老九门其他几家。
  闷油瓶搞什么?结个婚还这么兴师动众,怎么看也不是他的手笔。难道,是这个女的?张素娥。完全陌生的名字。算了,干脆问二叔,反正请的是吴家,帖子也是他送来的,他肯定知道什么。
  想着手上就拨出了电话。
  “二叔。”电话接通,我道。
  “恩,小邪。你回去了?”二叔道。
  “对,我现在在店里。帖子我看见了。二叔,这个张素娥是个什么来历?”我道。
  “她也是老九门的人。”二叔说完,我猛的一激灵,急忙问道:“她难道是张大佛爷的后人?”那边二叔稍稍沉默了一会儿,道:“她是张启山的孙女。”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还没说话,二叔又道:“这次的婚事请了老九门全部家门。事情恐怕不那么简单,过两天我派两个人给你,你代表吴家去。先看看他们的意图。我留在长沙,有事也好照应。”我心说这完全是个鸿门宴啊,居然请了老九门全部的家门……对了,胖子。胖子是作为什么样的身份被请去的?是闷油瓶的兄弟,还是……我心里顿时乱了,也不知该怎么反应,只道:“二叔,这次请的,除了老九门的人,还有别的势力吗?”
  二叔道:“还有些其他道上的人。势力隐晦得很,你这次得多留点心眼。”
  我应了下来,又和二叔扯了几句家常,才挂了电话。
  我心里突然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释然。一切还没完。
  在平静的表面下,处处是暗流涌动。
  有一场腥风血雨要开始了,我不知道这场风雨会给我带来什么,让我失去什么。
  但一切总要有个结局不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