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神话传说]套狐狸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作者:芙蓉三变(上)

字体:[ ]

书名:[综神话传说]套狐狸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作者:芙蓉三变

文案:
最初,他只是想要赶紧离开伤心地找个犄角旮旯舔舔伤口;
然后,他就被一根五大三粗黑面神的木头捡回去了;
木头男就木头男吧,至少不会骗他,他也认了。
但是!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木头男居然真的是一根木头!
房梁成精什么的这种设定真的科学吗!!!
还有,为什么他的设定也变得不科学了!!!
这尾巴和耳朵是怎么回事啊摔!!!
最不科学的是,就算不科学了他也是食肉动物!那家伙是个素啊,为什么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食肉动物会败给一个素啊!!!

ps:一,综神话传说主《聊斋》,内有大量原创成分,内有大量原创成分,重要的话说两遍!
ps:二,本文主受,本文主受,本文主受,更重要的话说三遍!
pps:终于弄了个围脖玩,全新注册,有愿意的亲亲来找肥喵吧,围脖是浪家的,叫“爱着狗的肥猫”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前世今生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范周,梁楠(梁猛男) ┃ 配角:老板,蓝扇,蓝翼,大师傅等等等等 ┃ 其它:新人物还在不断蹦出来

银牌编辑评价: 
范周遭遇人生低谷,看似偶然地走进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极品“农家乐庄园”。然而,世界在他眼前以一种奇妙的方式重新打开了,范周蓦然发现,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一个叫梁楠的妖精已经痴痴的找寻了他一千五百年,而他自己竟然是只狐狸精转世的。那些应该只存在于神话传说或者文学作品中的神仙妖鬼在他眼前一一化为真实。在老板的帮助下,范周脱胎换骨恢复妖身,顺利与痴情猛男结为夫夫。为报答老板,夫夫俩走上了出差异世界,开辟职场新领域的奋斗之路。
文章综合了传统神话传说为背景,以聊斋故事为主,全文温馨诙谐无虐点。由夫夫俩穿入聊斋世界的视角展开,带读者轻松愉快地走进一个独特的聊斋世界。
==================

  ☆、第一步

  范周灰头土脸的登上最近的一班火车离开他曾经拼搏了十年的大都市,全部身家装在一个双肩包里,跟着火车奔向一个未知的方向。
  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范周也不是一个擅长表达自己的人,如果是,他就不会把所有的苦水都往自己肚里咽,最后还落得一个被人指责没长心肝的下场。
  范周买的票是到终点的,火车速度一流,一夜的时间可以把那个伤心地甩的足够远。 范周跟着人群慢慢走出车站,茫然四顾,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双亲俱在,还有一堆血缘上的亲戚,但和他之间的关系不会比陌生人更好。好像天生他就是个到哪里都不会被人待见的人。至于朋友,曾经他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好朋友,后来他以为他们会成为家人,最后,他被害的沦落至此。
  范周不想留在大城市里,于是他买了张地图,决定找一个偏僻的小县城什么的地方去。
  大客换小客,小客换三轮,折腾了大半天。
  范周有气无力地上了那辆长的有点怪异的三轮车,和开车师傅说了个自己也是第一次听的地名之后就有点发晕了,完全没有注意周围的风景的精力,好在拉客的师傅也没有聊天的兴趣。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甚至连口水都没怎么喝过,身体早就发出抗议,如果不想自杀就得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范周和骑三轮的师傅一问,师傅直接把他拉到了一个像是农家乐的地方。然后二话不说,拎过他的行李就往里走。
  范周一愣,差点以为自己被拐进了贼窝。
  倒是路边几个聊天的大爷瞅见他们,主要是瞅见了三轮师傅,主动打起了招呼。
  “大梁子,这是来客人啦!”
  大爷们的口音浓厚,范周勉强听得出是熟识的人在打招呼。三轮师傅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就继续往前走。
  “这次来的这个后生长的也俊阿,他们这小院儿还真是风水好。”
  “长的好有啥用,一个一个都不找对象,我闺女都死了心懒得给他们张罗了,你说现在的年轻人啊。。。。。。”
  大爷们开始自顾自的唠叨了起来。
  范周迷迷糊糊地跟着三轮师傅往里走,心想那些大爷们大概是以为他是大城市里来找新鲜的那种客人了吧。
  胃已经开始抽搐,大脑也晕乎了,范周甚至在心里想,就算被拿去包了人肉包子也没啥,反正他这样的,还能怎么更糟呢。
  到底他还没失去五感,走着走着就被周遭的景色给吸引了。
  早春时节,各种花期早的果树和花树好像都挤在这里了似的,明明很宽敞的连着一个小山坡的大院子,竟被这一树一树挤挤挨挨大肆盛开的花朵烘的热热闹闹的。淙淙的水声时远时近地,微微潮湿的空气中带着心人心脾的清甜香气。
  这样扑面而来的勃勃生机让范周一直佝偻紧绷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放松了下来。
  沿着石头砌的台阶往上走,半山腰平坦的地方,一座不知让人怎么形容才好的院子一下子跳进了视野里。
  “到了。”
  “啊?”一直没吭声的三轮师傅忽然开口,范周没反应过来,赶紧答应了一声。这才发现不打眼的三轮师傅其实是个高大黝黑的汉子,五官棱角分明,比时下电视里那些酷男什么的有型有气势多了。比起一个小县城的三轮师傅,到更像是那种印象里古代的军爷。八成是个退伍军人什么的吧,范周心里想。
  碎石板拼成的石阶拐上红砖砌成的台阶,三轮师傅打开栅篱的门,里面是个不小的园子,院子里搭着一排一排的架子,有一垄一垄的菜畦,地里的菜范周不怎么熟悉,不过至少还认得大葱什么的。
  跟着三轮师傅走进一扇黑油大门,里面是好大一间堂屋,稀稀落落地摆了几张方桌和长条凳,连窗户都是古色古香的木窗棂,玻璃上还贴着过年时的窗花。
  “东西我给你拎到房间里,等会有人来招呼你吃饭。”
  三轮师傅扔下句话,拎着包就走了,范周声都没来得及出一个。
  孤零零地被扔在大堂,即使是再怎么满腹心事失魂落魄,眼下也忍不住无奈起来。
  范周找了个条凳坐下来,战战兢兢地等人出现。
  目光四下打量间,发现这大堂虽然看上去简单,其实颇有些雅致的细节。 桌凳都是好木头,手工相当好,和那些贵死人的实木家具比反而更有种古拙圆融的自然美感。堂屋的角角落落都有花盆,有的向阳,有的背光,都被养的郁郁葱葱,几株开了花的范周叫不出名字,不过花香着实好闻。
  靠在桌上,捂着饿极的胃,放松下来的范周忽然觉得在这里小睡一下也不错。 似睡非睡之间,一股子浓郁的谷物香气一下子让范周精神起来。 一个穿着黄色对襟长夹袄的小姑娘端着个托盘正冲他抿着嘴儿笑。
  范周脸皮薄的很,耳朵一下子就红了,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自己也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个啥。
  “小米粥,还有小菜,你饿久了,吃这个对胃好。你先吃,吃完了我再跟你说你住哪。别害怕,我们就是做生意的,不是开黑店的,大梁哥就是不爱说话,其实他人可好了,还能干。”小姑娘嗓子脆甜,透着一股子利落劲儿。“我叫鹃子,就是杜鹃鸟的那个鹃。你慢慢吃,要是想抽烟就去外面,门口有个石头的烟灰缸,你一看就能找着,要是有啥事儿就喊我,你吃完了我来收拾。”
  小姑娘噼里啪啦说完了,抿嘴一笑就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范周总觉得这个鹃子好像偷偷打量了他好几遍,挺好奇的样子。
  这里难道生意不好吗,客人少见不到多少外地人?
  疑惑在脑子里头转了一圈就被范周就着小米粥给咽了。 他也曾混出头过,应酬离不开吃喝,从有点贵的到非常贵的,范周几乎都尝过,就像他曾经顶风冒雨的拼搏路,只不过那时候有人和他并肩,如今曾和他并肩奋斗的人依然在那个五光十色的大都市里享受着香衣鬓影,觥筹交错,他却形单影只一无所有的坐在偏远的小店里喝粥。
  一口粥喝进嘴里,浓郁的米香让干枯的味蕾一下子鲜活了起来,口水哗地分泌出一大堆。囫囵吞枣地咽下去,从喉咙一直暖到胃。夹一口不晓得是什么绿菜腌制的小菜,清爽鲜脆,配一口水分十足的鲜萝卜,再来一口粥。 胃里瞬间就暖起来了,全身都跟着懒洋洋地松软下来,每个细胞都被滋润的饱满起来 。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一直生活的谨慎认真到压抑的范周仿佛醍醐灌顶一般,被一顿毫不出奇的早餐给击碎了三观。
  十年了,他有苦自己吞,任劳任怨,近乎毫无保留地付出,只因为在这份感情里先开始的人是他,所以他觉得欠了那个人的,是他把那个人带上了这条艰难的不被承认的路。本来他们约定好,共同创业,等到他们有足够的实力不畏惧任何闲话和眼光的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世人坦诚他们的感情。他们做到了,他们的事业已经相当成功。
  可惜,这份成功据说与他毫无关系,他只是恬不知耻坐享其成没皮没脸的贱、货,好在看在他也挺有毅力的不要脸的纠缠了十年的份上,还可怜他给他三个月的遣散费,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过去的那十年原来是在为自己以后做个乞丐儿努力的。
  范周本已有点儿自暴自弃,不过这一刻他想明白了,不怪他被人鄙视被人骗,那全是因为过去的十年甚至更早开始,他就是个死脑筋的白痴,完全活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久违的新坑
  撒花撒土
  拜拜求大吉
  劳动节开始劳动的肥猫奔过。。。

  ☆、第一步

  范周狼吞虎咽的吃,甚至没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满脸鼻涕眼泪的邋遢样,怕被来收碗盘的鹃子看到丢人,赶紧胡乱用手囫囵抹几下,借着抽烟的引子逃掉了。
  刚才没仔细看,堂屋外面原来还有道回廊,廊檐很长,有的下面还有几个鸟窝。这片屋子盖的颇有特色,范周不懂建筑,也不知道这些房子是什么建筑风格的,但他就是莫名的觉得哪里都好看,目光所及没有一处不是和谐自然十分顺眼的,总之就是舒服。
  范周走下红砖台阶,围廊下面贴着矮墙放着条凳和几个墩子,还有几个即奇形怪状的石头家伙,估计都是失败品,其中一个不晓得当初要被做成什么失败了的长得有点像个锅的大号石碗就是烟灰缸了。
  范周走过去往里瞄了一眼,发现这里估计有不少烟友。
  点上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叹息般的吐出烟雾,坐在条凳上,懒洋洋地倚着背后的矮墙。
  眼前是菜地,是果树,是各种鲜花,猫猫狗狗分久必打打久必分的闹成一团。
  范周忽然就觉得自己其实也是那种矫情的贱、人。
  多大点事儿呢,他又没对不起任何人,不过是眼瞎错爱了个渣,谁没犯过傻,至少那渣男还像扯卫生纸擦屁股一样给了他三个月的“遣散费”,人家身为一个被“硬掰弯的直男”没反过来朝他要精神损失费什么的不是已经很厚道了吗?
  被坑的官司债务缠身,不得不把股份套现才得以脱身,不至于惹上牢狱之灾。于是那个明明军功章有他一半甚至一大半的公司和他的关系就剩下了雇佣与被雇佣。最后以对公司对外形象不好的理由一脚把他踢出门。而那些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公司元老门冠冕堂皇的对他表示遗憾,大家都要依规矩办事嘛。背地里这些人大概会笑话他傻到冒泡,大概还可惜他们怎么就遇不到这么蠢的家伙呢。
  的确,这么蠢的家伙,他也好想遇到一个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
  范周正抬头望天吞云吐雾,冷不丁旁边一个大块头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吓得他烟都窜到气管里,好一顿咳。
  三轮师傅,哦,应该是叫大梁子吧,啥感情也没有地瞅了他一眼,伸出一只黝黑的大手到范周面前。
  范周额头冒汗,大梁子这身材给人的压迫力是在是有点大。
  两人大眼瞪大眼,半天,范周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要借火,手忙脚乱地掏出打火机,毕恭毕敬地递过去。
  大梁子瞅他一眼,眉头一揪,点了烟,把打火机还给范周,道谢。
  莫名其妙地,范周被谢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对于一个弯,即使是刚刚十年感情鸡飞蛋打的弯来说,身边这个男人也太有存在感了一些。
  大梁子抽的是时下的人几乎遗忘的长杆旱烟,随意往下一坐,身上的肌肉流畅地舒展,自然的光影仿佛给那身体抹上了一层油,简直可口到不行的样子。更别说这样靠近的距离,那人身上有种天然的体香,又带着微微的檀香,再混合那股烟草的味道,这些味道缠绕在范周的鼻端,丝丝缕缕都强悍地沁入心脾。
  范周的耳朵染上两抹嫣红,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唰地站起身,“那个,你慢慢抽,我先走了,多谢你载我来,对了,车费是多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