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佐鳴]汝非吾 作者:冥茶

字体:[ ]

 
 
文案
佐鳴-原著向
佐攻鳴受,別亂。
HE
 
内容标签: 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助、鳴人 ┃ 配角:火影等眾 ┃ 其它:佐鳴
 
 
  ☆、第一章
 
  三次大战过后,五影纷纷回到各自的村庄内进行战后重建,并建造临时居所及救护场所以作安置用途。
  「小樱,你帮佐助和鸣人包扎好后,再来找我,我再帮你们安排好休息的地方。」卡卡西看着小樱帮佐助和鸣人清理伤口道。
  作为第六代火影,卡卡西再也不能像以往一般只看着他们。大战刚结,各个村庄都毁坏得差不多,现在连住人都成问题,还有要点算伤员和死亡人数,安排葬礼的时间。看到佐助他们都问题不大,卡卡西自然要回去指挥这些烦琐的工作。还有佐助的问题也要赶紧解决,希望那些长老们不要在这么紧凑的时间里还要生出事情来,卡卡西心想。
  「好的,卡卡西老师,都交给我吧。」小樱看了看鸣人和佐助空档档的手臂,才转头对卡卡西笑着道,可笑得着实勉强,笑容实在比哭还难看。她的心就像被一块大石压住,强忍着刚刚才停住的眼泪,为什么还是不能帮到忙呢,明明已经很努力了,每一天都和师傅一起训练、钻研医术,但是为什么还是只能看着他们越走越远,一点儿都帮不上忙!别哭!不能像以前一样只会哭,只能在他们身后,等等一定要去师傅那看看怎样才能做出新的手臂。
  「哈哈,卡卡西老师,别担心了,我们都没什么事,是不是,佐助﹖」鸣人倚靠着佐助,挥了挥没有事的手,对着卡卡西老师笑着道,可是那惨烈的脸还真的看不出他笑来着。
  「对。」佐助看了看把一半身都倚在自己身上的鸣人,看看那猪头一样还要笑的蠢脸,佐助觉得自从认输了之后,身体轻了不是一丁半点。再看看卡卡西和小樱那带着关心的脸,不由扯了扯嘴角道。
  看着他们又像以前那样和乐融融的气氛,卡卡西现在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笑咪咪地对着他们说︰「那我就走先了。」不等他们响应就用了忍术去和其他忍者会合。
  卡卡西走后,这里的气氛一片沉默。佐助一直在看着天发呆,而小樱还在整理伤口,鸣人待了一会终于受不了这儿的气氛。
  出声道︰「小樱!我们是不是很厉害!我和佐助把全部人都救了出来!」
  虽然鸣人尝试把气氛弄好一点,但显然这一个话题并不太好。小樱停下了整理的动作呆呆地看着鸣人,而佐助也从发呆中回了神。
  佐助沉默了一会道「我不是救。」
  「……哈哈,说什么傻话,我们最后不是一起用了那术把大家都救了出来吗﹖」鸣人被佐助这一句话滞住了一下,除即尴尬地打哈哈地道。
  「我的本意不是如此。」其实佐助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这种话,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说道。
  「哈哈,那不重要,我们只要重视结果就好了嘛,还有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小樱和卡卡西知,我们都不说,他们就不会知了好吧。」鸣人听着佐助的话有点难受,但还是继续说道,说到最后甚至还有包庇佐助的想法。虽然是无意中说出来的,但是鸣人这话不太经大脑的说法还是很成功地取悦了佐助。
  「白痴。」佐助笑了笑说了句鸣人很久没听到,但还是炸看了起来的话。
  「混蛋佐助!好歹我也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带回正途,你就不能让让我吗﹖啊、痛!」鸣人才不承认他有点怀念那一句白痴。他激动地说着,不由地跳起来用伤着的右手抬起来指着佐助。
  「鸣人!说了伤着的时候不要激烈的运动到伤口!你就不能坐下来好好的等我包扎完吗!」小樱本来还看着鸣人和佐助斗嘴,高兴地看着的同时继续帮佐助进行包扎。突然看到鸣人跳起来还抬起了受伤的右手,红灿灿的鲜红色和白色的骨骼非常的刺眼,小樱不由地紧张的吼起来,鸣人这种时候怎么还乱动!不知道这样对伤口是很不好的吗﹖
  「啊…!哈哈…对不起啦小樱,我不是有意的。」鸣人听到小樱的吼叫,抬起没有伤的左手,摸着头坐了下来。
  佐助和小樱看到鸣人如此熟悉的行为,彷佛回来很久以前的七班,虽然经常吵架,但也无比热闹和快乐的那时候,他们都呆呆地看着鸣人。
  鸣人被看得有点发毛,喃喃地开口︰「怎、怎么了﹖」
  他们看着看着,最先的还是小樱,小樱就这样坐着笑了起来说道︰「真好,真好,我们又回到从前了。」说到后一句,小樱还是不由得留下了泪水,这一幕她等了很久了,终于还是让她看到了。
  佐助听了也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鸣人看了看小樱,又看了看佐助,也笑了。对,真的很好。
  笑了一会,小樱把鸣人的伤口也包扎好了,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我们回去吧。」
  「对,我们回去,佐助,快点起来,我们回木叶吧。」一说到回去,鸣人就兴奋了起来,因为今次佐助也会一起回去的关系,鸣人激动的拉起了佐助完好的手,催促着佐助。
  「哼。」佐助看着被拉着的右手,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后就起来。当然,要是不看他嘴角那丁点的微笑的话。
  「好,我们回去了」鸣人看到他们都准备好了,就大叫一声向前走去,一如既往,三人同行。
  穿过了大大小小的弯道,其间看到了好几个正在往各自村庄走去的忍者。看到鸣人、佐助和小樱他们总会用一丝复杂的目光看过来,更甚者是在厌恶和感谢中不断转换,看得鸣人十分的不自在。
  当然,大多数厌恶的目光都停留在佐助的身上,谁叫他是一个叛忍,又曾经加入过晓。佐助可以说是在各个村庄里都有个大大小小的前科,不过佐助习惯了也就不在意。但是鸣人却觉得很不舒服,不过也没理由叫他们别看,毕竟人的眼睛往那看他决定不了,也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突地停下来。而小樱看着那些人的眼光后,只是紧握了拳头一会,并没有什么动作。
  继续行走,古树参天、枝叶茂盛的密林,阳光在高处只有丝丝的微光洒落在地上,看来这次的大战对大自然的影响并不大,她还是如此美丽,身在林中,也看不出这个世界才刚经历过大战。
  而在时间的流逝,快要到达木叶的范围,突然两名暗部成员出现并栏截在三人身前。
  「你们要做什么﹖」鸣人和小樱停下后自然地站在佐助前方挡下了两名暗影欲要前进的步伐。
  「奉命捉拿叛忍宇智波佐助回木叶等候受审,旋涡鸣人、春野樱,这是长老命令,快点让开。」其中一名暗部成员说完便拿起封印卷轴打算上前把佐助的查克拉封印。
  「等等!我们奉了第六代火影卡卡西的命令,要带同佐助前往木叶去找他。你们不能带他走。」小樱一看到那卷轴后立刻急了,慌忙把卡卡西的话拿了出来。
  「这、我们等会会向火影汇报情况,你们不要再挡道,他是一名S级叛忍,让他自由活动实在太危险了!」另一名暗部成员迟疑了一会说。
  「你们怎么能……!」鸣人想说些什么去辨驳他们的话,可是佐助现在的确还是S级叛忍,突然出现了这事也不能像与雷忍那般说相信他并被揍上一顿就能解决得了。
  佐助由刚才起什么话都没有说,看到小樱一脸焦急,而鸣人那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的那表情,心里啧了一声,真难看。
  「哼,你们想封印我也要有那个能力才行吧。你不觉得你们还不足够把我捉住吗﹖」
  「你!」其中一名暗部显然不太稳重,被佐助一句话便激得想向前打上一另。
  「等等!别激动。」另一人见状立刻阻止,他们的实力确实不足以把佐助捉拿,本以为宇智波佐助被旋涡鸣人捉住了,他们只需要进行封印和压他回去,可是看情况根本就和给予的情报完全不同。
  「对对。别激动,反正我们都是要回木叶的,现在才刚刚结束了战斗,不如把木叶都复原好了,才再处理这件事。再说,佐助和我可是一起把被困的人都解救出来的,怎么说都是功大于过,你们怎么能再用这种看法来看待佐助。」鸣人看到这种情况,打铁趁热地说道。
  两名暗部互相看了看,确实现在能看着佐助的只有鸣人一个人了,有他们在也不可能把佐助捉回去,加上在这里耗下去浪费时间,不如回去帮忙整理好木叶。
  他们决定好了,对鸣人说︰「那请你好好看着宇智波佐助,我们这就回去。」
  确认到他们都走了之后,鸣人一脸不愤︰「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佐助,佐助你怎么都不生气!」
  「对啊,佐助你怎么都不生气,那些长老究竟在想些什么。」小樱越说越生气,一脚踏在地上,地上龟裂的纹路表示着该主人受了多大的气才会如此用力。
  「小樱,别生气,地都裂了。」鸣人看到龟裂的地面,赶紧道。小樱这是越来越大力了。
  「不需要为了这种小事而生气,我们继续走吧。」佐助没所谓地说,他早就预料到这种事情,那堆长老的一定会来事,可是也没想到他们会连木叶都没有整顿好,就想着怎样把他定罪,真可笑。
  「卡卡西老师。」
  鸣人他们一到了木叶便去找卡卡西,卡卡西正在和其他忍者讨论打后的工作安排,看到了鸣人他们神色有点怪异,他示意其他忍者先行离开,待他们离开后才道︰「怎么了﹖」
  小樱和鸣人便一一把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卡卡西听完之后沉思了片刻说︰「别担心,我会处理,你们现在去休息吧,找到大和,他会安排你们的住宿问题,明天再去找纲手大人研究一下你们的手后再作打算。」
  「知道了,鸣人、佐助,我们去找大和队长吧。」小樱答完,转头对佐助和鸣人说道。
  「好。」
  在其中一间刚建好不久的临时居所,其实就是一间什么都没有的木屋,只有两张的被褥和薄薄的毛毡,一个黑发的人坐在被褥上,而另一个金发的人则坐在用来通风的小窗前寂静无声,一脸不太清楚为何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这究竟是什么状况啊!」金发的人终于受不了转头走各向黑发的人身旁坐下。
  「不就是两人一间房,难道你想和小樱一起一间房不是。」佐助瞄了鸣人一眼。
  「不是!」鸣人看着佐助,他只是觉得突然只有两个人有点尴尬,毕竟他们见面不是追逐就是打架,这么平静的共处一室,实在不自在,但又不能就打一场吧。
  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默不作声,外边的暄闹声完全遮掩不住那凝固的氛围。谁也不知道谁会先打破这种沉寂。
  「……,值得吗﹖」佐助看着鸣人失去的右手,再回想起这些年鸣人一直没有放弃过带他回来,但是这真的值得吗﹖那些努力、时间、甚至是抛弃尊严跪下,患上过过度呼吸症,现在连右手都没有了。就是这份执着,他才会一直想砍断他们的羁绊,不砍断他,他就会不时想起那些事,那终究是一个弱点,不过现在就只剩下庆幸、一点愧疚以及不知明的情绪。
  「值得!我们是朋友吧!而且如果我都放弃了,谁把你这个混蛋拉回来。我还想象以前一样一起出任务。还有,我会成为火影的,你看着吧。」鸣人跟随佐助的视线看向自己空档的右手,立即说道。想到现在终于把佐助带回来了,觉得这些年的辛苦有了回报,他们可以这样坐在一起说着话,不是一见面就是打架,不用再听到佐助说要毁了什么,杀了谁。有什么是值得的,身体上的痛楚是什么,怎么比得上他们心里的痛,现在他们的心不痛了,释怀了,就是值得了。
  「呵,吊尾车的。」佐助看着因为这句话又炸毛起来的鸣人,笑了笑。果然,这种生气勃勃的样子,很好。在世界都成为灰白,当世人都站在对边,他还是那唯一的金黄,烁眼而温暖。
  翠日,小樱要去看护其他伤者,吃过早饭便先一步离开,而佐助和鸣人则在吃饭后去纲手那儿,看看有没有复原的可能性。
  「……。」纲手看着桌上两份报告,低头沉思。
  而在隔壁房里鸣人和佐助在这儿候着。
  「佐助,你说我们的手能不能复原﹖昨天洗澡吃饭时真的很不方便。」鸣人想着昨天就像几年前被腐属性查黏着了手一样,吃饭要佐助帮忙,洗澡又要在他帮助的底下脱下上衣,可以说上不同的便是他们的人身自由不受影响,可是也不像以往只想快点分开。鸣人觉得互相帮忙做这种事其实挻快乐的,当然如果忽略掉被逼吃下的那堆蔬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