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无法逆转的世界 作者:久牧莲 (上)

字体:[ ]

 
 
文案
 
日向安奈喜欢宇智波带土。
 
 
没错,安奈喜欢心里只喜欢着琳的带土,喜欢还是直男的带土,喜欢扮演着阿飞还时不时调戏他的带土。
 
 
这是一篇爱上直男的苦逼货,在被虐身虐心以后终于获得真爱的故事。
 
 
大反派霸道攻(复杂攻算不算?)+正派温和受(别扭算吧~)*作者极度爱好世界第一初恋,小受设定类似
 
AB爆出的阿飞是带土,带土各种悲催,那就让小受来疼吧~
本文带土感情大部分遵从AB原著,爱琳爱的刻骨铭心~(注定文章很虐)
 
第一卷大家都以为是女主(扶额无力),好吧,后面就证明了岁月是把杀猪刀……
 
 
内容标签:火影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奈、带土(阿飞)、大蛇丸、卡卡西 ┃ 配角:带土(阿飞)、卡卡西、宇智波鼬、佐助、鸣人、大蛇丸、巫氺、红豆、白樱、绝 ┃ 其它:虐恋情深、相爱相杀、火影
 
===============
☆、第1章 喜欢的是月亮
 
  大地刚从薄明的晨嫩中苏醒过来的时候,浓密的树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晃动,看得见在那树丛里还有偶尔闪光的露珠,小甲虫便更不安地四方乱闯。在肃穆的清凉的忍校里,已经飘荡着清朗的笑声
  今天是木叶忍校新一届毕业生毕业的日子。
  获得毕业资格的学生陆陆续续的走进校园里。
  阳光以双倍的活力闯进教室来。
  含笑的春日向洒满阳光的窗口探望。
  教室里不时传来欢笑声。
  安奈躲在教室的门外不住往里面看去。
  闹哄哄的教室里,似乎那个人还没来,心却不安的躁动了起来。
  “安奈!”肩膀被来人从背后拍了一下,让注意力集中的安奈吓了一跳。
  转过头来是笑盈盈的棕发少女,脸颊边亮紫色的胶带,称的温柔的脸格外好看。
  琳低头温柔摸摸安奈的头“今天我们毕业,不是给你们低年级的放了假吗?”
  “……恩,我…我来找带土。”
  “带土好像迟到了,等会他来了,我叫他去找你吧!”
  听到琳的话,安奈忙拜着手拒绝,“啊,不…不用了,真的!”
  “呵呵,我又没说什么!”琳看着这个据说日向家分家优秀的天才,才六岁的年纪出奇的害羞啊。“不过,安奈君不早点回去吗?今天你们日向家不是家主要举行婚礼吗?”
  “啊,差点忘了,那么再见了!”匆匆行了礼,安奈立即跑了回去,因为今天是带土的毕业式,原本只是想呆一会,看见了带土就走,不过对方迟到了这么就还没来,只能先回去了。
  “咦,那不是日向安奈吗?”红走了过来,看见安奈急匆匆离开的背影。
  “是啊。”
  “他倒是总来这里看带土,要是安奈是女孩子的话,带土一定是被人暗恋上了!”阿斯马站在红的旁边说道。
  “不过带土又迟到了呢!”红转身走回教室。
  “都习惯了呢,毕业可不要和他一组,指望他守纪律太难了!”
  “没关系的啊!”琳笑笑。
  “呼呼呼~”一口气冲回来的安奈,扶着膝盖在日向家大门喘着气。
  感觉面前站着一个人,安奈抬起了头,银色的头发,遮了半张脸的少年正插兜看他。
  “哟!”死鱼眼耷拉懒洋洋的打了个招呼。
  “啊,卡卡西!来参加婚礼吗?”
  “恩。”简单的应了一声,卡卡西的身后是金灿灿头发像阳光一样的优秀忍者波风水门。
  走过来的水门笑弯了眼睛,“安奈要不是个优秀的男孩子,那么来求定婚的人会把日向家的大门都踩破的!长的真是清秀啊,是不是啊卡卡西!”水门心情好的大力揉了揉安奈的头。
  “忍者只要可以完成任务就可以了,外貌是不需要的。”
  “呵…呵……!”水门尴尬的揉揉后脑笑了笑,自己这个学生太严肃了,希望接下来的新学生可以活泼一些。
  “水门老师,要接新的毕业的学生吧!”
  “是啊,安奈问这个干什么?”
  “那么,恩,那个宇智波家的人会分到哪里?”
  “宇智波啊!今年毕业的有几个呢,我的队里就一个!叫带土。”
  “带土!”安奈激动的叫出声来。
  “安奈认识带土吗?”
  “恩!”
  "宇智波一族的吊车尾,还是不守纪的那种,不想认识也难吧!"卡卡西冷漠的回答。
  "不是这样的,带土哥哥不是不守纪,他,他只是帮助别人才迟到!"
  "那么黑猫是怎么回事,他去帮助黑猫了吗?木叶的黑猫真多。"卡卡西毫不留情的反驳这安奈的话。
  "那,那是..."
  "是什么?"
  面对卡卡西咄咄逼人的样子,安奈半天回不过话,水门忙出来打圆场,卡卡西只要对上安奈就会变的压迫人起来,但,日向安奈,日向一族的天才,也的确性格不够魄力,作为分家来看,也是个好事吧!
  安奈也不明白为什么卡卡西不喜欢带土,虽然提前毕业了,那么也曾经是同学吧,带土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如果当时溺水的时候没有带土的话,自己就死了吧,虽然被称作吊车尾,可是却非常的努力,就像是月亮一般。
  就算自己关注带土,带土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奇怪的人吧,见到他就会跑开,总是躲在一边悄悄看他,带土是月亮一样不可缺少的存在。
  安奈第一次见到带土的时候是在街道外。
  那个听说是宇智波族吊车尾,万年迟到王宇智波带土,真在帮一个小女孩从树上捡风筝。
  安奈没来的及多看一样就被拉走,只看见那个在阳光下大大的笑容。
  安奈是日向家的天才,虽然只是分家,但作为未来家主日向日足的侄子,还是可以在日向家有一席之地。
  只是他的性格过于内向,能不与人动手就绝对的忍着。
  造成了自己经常被看不惯他出色的本家少爷从大街上押到河边,一阵殴打。
  这回可能不止是殴打那么简单了。
  安奈对着鼻子被拍瘪的像是平底锅一样的本家的太一郎打来的一拳老实的没有反扛。
  这个长老家的大少爷太一郎在昨天日向家的内试赛里,被自己不用八卦掌的一掌,击在了鼻梁上晕厥。
  一个十岁的毕业忍者本家少爷却被六岁的忍校新生分家孤儿不开白眼轻松解决掉,是奇耻大辱。
  舅舅日差叫他不要锋芒毕露,天知道,他也想保持低调,结果……
  “昨天,你小子可是大出风头啊!”
  “我…我…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混蛋!”太一郎拉起安奈的领子,与他对视着。
  安奈眼神漂移,也那不定注意要不要和太一郎眼神对接。
  “打你的话,回去让日足大人看见还会责备我!”
  安奈不解的抬起头,只见太一郎放开了他,拿出了一张照片晃了晃。
  “这个就不能给你了!要的话就下去捡吧!”说完在安奈惊慌的目光下把自己与父母唯一的一张全家照丢到了下面的河里。
  等安奈空白的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河里下沉了。
  来不及呼救,嘴一张开,河水就从鼻腔各处灌了进来。
  无法呼吸,冰凉的河水让身体随之越来越冷。
  神智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渐渐的,不再挣扎,浑身都没有了力气,肺部依旧充斥着火辣辣的痛苦。
  听觉却尤为清晰,像是从远方传来来的叫声。
  随之手被握住拉起
  冰凉的嘴上贴来的温度,传来的空气,“咳咳咳~”
  模糊的视线,无法集中的神智才清楚起来。
  迎面而来的就是戴着护目镜少年担忧的表情。
  “你还好吧!”
  安奈颤抖着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水,看向流淌的河水,“…我的照片!”
  “照片?”带土扬起灿烂的笑容,伸出手来,“是这个吗?看你的手里一直抓着。”
  木然的接过照片,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然后身上就是一暖,“外衣给你!”
  那个时候,即使浑身都是水,在初春依旧寒冷的风里,从带着体温的外衣里感受到的温暖融到了心底。
  "又是那个奇怪的家伙!"带土瞥见树后藏头不藏尾的人,自从自己救了日向安奈开始,就没有摆脱被他跟踪的命运了,翻了个白眼,"我看见你了!"
  安奈不安的从树后面走了出来,"好...好巧!"
  "...有事吗?"
  "没有,恭喜你毕业!"
  带土郁闷的转过头去,没什么好恭喜的吧,没想到会和卡卡西一队,那个该死的家伙,迟早有一天让他拜倒在宇智波的家徽下,嚣张到极点的混蛋!不过可以和琳分在一组里还是个高兴的事情,抬头望天,不知道琳现在在干什么。
  低头组织了语言的安奈开口,"这个..."
  话未完,面前已经不见了带土的身影,"...给你!"话语飘散在空气里,落叶飘落在手里拿着的盒子上。
  虽然这个月亮从不会把他的话听完,但喜欢的是月亮。
  作者有话要说:开坑了,不知道大家看明白了没。
  我写文的开头都不是很好,应该是不顺的缘故吧!
  安奈的小时候性格像雏田,长大会好些的,大家喜欢什么样性格的主角啊~
  话说某莲我文笔似乎还是没有长进,好难过~
  前传是他们以前的故事。
  是的!安奈喜欢带土,侬家也喜欢安奈哟~
  求留言~求支持
 
☆、第2章 日常
 
  安奈的周末是从给小鸟喂食开始的。
  然后是晨跑,到森林处对着空地木桩练习场开始进行每日必定的柔拳练习。
  只不过今天多了一项。
  在安奈站在宇智波家门口开始,已经过了几个小时。
  来来回回的宇智波族人对这个一动不动捧着礼物盒的八岁日向家少年投以目光。
  毕竟日向一族与宇智波一族不合的事情是心知肚明的事情,第一次看见日向家的人来宇智波族的领地。
  大家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前询问。
  直到……
  “这不是安奈君吗?来找谁?”
  安奈抬头看着抱着婴儿向自己微笑的宇智波美琴。
  “您好!”安奈行了个礼,“我来找宇智波带土!”
  “带土吗?那孩子今天很早就走了!”美琴歪头回想,“今天是他升中忍的日子,听说约了个漂亮的女孩一起走了!”
  “……”
  带土过的很开心,如果忽略掉卡卡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