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无法逆转的世界 作者:久牧莲 (下)

字体:[ ]

 纲手坐在了桌子上,手臂抱起,听到静音的问话也皱起了眉,因为是来接老师留下来的位置,临时的情况,出外的几年也刻意避开关于木叶的一切,里面错综复杂隐藏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安奈说过,他是因为团藏与第三方势力,即是叫阿飞的晓成员有接触,连同灭族那日也必定和根部,阿飞有关。”
  “要不是安奈说,我想我不会相信根部有参与宇智波灭族,宇智波鼬是无辜的吗?”
  “那不清楚,宇智波鼬可是根部的,谁知道是不是团藏有背叛木叶或其他动机,”
  纲手思考着,“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不知道的?”静音低头思索,“那知情人会有谁?”
  “是啊,到底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甚至有可能自来也,安奈,乃至整个木叶上上下下都不知道的事情呢,我要好好的想一想!”
  在这美好的春末风光里,平坦的路上远远的走来两个人。
  同样的制服,黑底红云,其中一人看见了不远处的丸子店,兴奋的指向前方对旁边的人说道,“那个那个,前辈,那个地方竟然有个团子店哦~”
  说着跑向前转过身对着明显不耐烦的人手舞足蹈的说道,“稍微去休息一下吧~~一直在走路我都累了~”
  迪达拉倍感无语的看着在他面前上下移动的漩涡面具,一个大转身飞奔到团子店里,不由撇嘴,“完全没有累的样子不是吗?”切,很欢脱嘛~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绝说的那样受了伤的。
  坐在团子店的门外长椅子上,迪达拉不耐烦的说道,“真是的,悠闲的家伙。”基本上一路轻松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来执行任务的,迪达拉不禁有点想整天说他早死却是比他先去了的蝎旦那。
  阿飞有点委屈的转过头,“因为啊前辈虽然说要去抓尾兽,可是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啊!”满不在乎的转回头,“就放松点慢慢来吧~”
  说的这个话,迪达拉用他那水滴型的蓝眼睛鄙夷的看阿飞,啧,上面可是紧着叫他们执行任务。
  “啊,说起来,要去抓的叫什么来着?”
  鄙视到底,“是三尾啊,三尾!”
  阿飞恍然大悟的伸出手指来,一尾二尾的在哪里数个没完,见迪达拉要用炸弹轰他的兆头,阿飞放下了指着自己的手,“开玩笑的~”
  好冷……
  “丸子,久等了!”店家端来了丸子及时打断了他们,也止住了迪达拉看阿飞越加不顺眼而想要炸他的冲动。
  “哇哈哈~丸子来了!”阿飞振臂欢呼,看着色香味俱全的丸子开心的拿起了一串,“不知道味道如何!”
  原本闷在一边的迪达拉看见阿飞要吃丸子的举动,脸上一惊,咽了口口水,留心的看去,好奇这个东西实在是个无法抑制的冲动啊,搭档以来还真没有人见过阿飞的样子。
  “我不客气了!”说着阿飞半掀起面具转过了头,让伸长了脖子的迪达拉也没办法看见阿飞面具下半点皮肤,“真好吃啊,这个佐料不错,不甜也不辣,真是绝品啊!”
  迪达拉耷拉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咬下丸子,白痴的家伙也就是白痴的样子了!
  “啊前辈前辈,那个那个!”阿飞转回身向店里指去。
  迪达拉顺着阿飞指着的地方看去,一只摆放蚊香的猪型器皿正放在显眼的角落。
  “和前辈你的作品一模一样!”阿飞还火上浇油的加上一句,“难道前辈的作品是……抄袭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于佛只能忍三次这样的话,迪达拉是不指望阿飞会牢记于心了,于是被阿飞侮辱了艺术的迪达拉,气的抖动着肩膀咬牙低沉的话语都带上了颤抖,“你这家伙!宰了你!!!”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里阿飞被炸到了天际的另一端……
  “兜那个家伙似乎相当急于将幽鬼丸的能力给唤醒啊!这样心急的性格,还给我解决了一个还没见过有趣的盟友,”阅读了兜传来的信件,将信一把捏起放在旁边的蜡烛上燃烧,“心急也不能成大事,强制引出的力量也并非真正的力量,当心中燃起某种强烈的*之时,才能使出连自己也难以置信的真正力量!不过要回来了也好~”
  没有兜在旁边帮忙实验是有些不方便,红莲死了固然可惜,不过为他而死也是光荣的。
  点燃的纸升起一丝余烟,照的大蛇丸向来苍白的脸上映着一点暖光,一手支起了头思索着。
  “哒。”门被推开,发出声响,大蛇丸斜眼看去,黑发的少年浑身散发冰冷气息站在门口,“你叫我?”
  “呵~佐助君!你来了!”大蛇丸直起身,“木叶来了个人,你出任务一直没有看见,去帮我把他叫过来吧,我也迫不及待想见他了!”
  空气潮湿有着一点点药味,四周一片死寂,就像是被埋在了阴冷的地下。
  地下?安奈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过来,从床上爬起,手上的链子摩擦作响,落入眼帘的就是自己刻在床头上的刻印,一横一横的记着自己来到这里有多久了,大概是半个月,桌子上的表记录的时间却让安奈实际体验在这个地方感觉过的太漫长。
  “安奈大人,你醒了!”今天准时来敲门的声音居然不是兜让安奈的有些意外,兜一向固定几天就会准时到这里,“你该吃药了。”
  推开门走进来的一个系着音忍护额的人,把药盘放在了桌上,十几瓶药。倒了出来混合在一杯水里混成奇异的红色,递到安奈的手上,“喝了吧!兜大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喝的话!什么后果就不知道了。”
  半是威胁的话语中安奈把手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喝的太急反而被呛到咳嗽了起来,无味的配方让想知道里面成分的安奈都知道不了,“那个,兜去哪里了?”
  收拾着药盘的忍者头也不抬的说道,“无可奉告安奈大人。”
  “那大蛇丸呢?”从来就没有见到大蛇丸,安奈也迫切的想知道他们的目的。
  “无可奉告安奈大人!请好好休息。”一句简单的话后,忍者走了出去,门又被重新锁上。
  不到不承认兜是个天才,真正的医学上的天才,裕子给他短暂压制瞳术的药,兜能用药物来延续药效,试图把药吐出来,最后却是产生幻觉,最不愿意想起来的事情就在大脑里不停的回响。
  坐在床上试图调动一点查克拉。
  “嘭——”门被大力的踢开,撞击在旁边有些摇摇欲坠。
  “……佐助?”安奈看清了来人。
  “是你啊。”佐助虽然是用着陈述句,却让安奈硬生生从里面找出了一点点失望的意味。
  “……恩!”
  “……给你钥匙,”佐助把手里的钥匙丢向给他,“大蛇丸找你。”
  跟在佐助的身后走在大蛇丸永远不变装修风格的地道,安奈听见自己的脚步在里面回响,面前的佐助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
  “那个,他……”
  安奈侧耳倾听着佐助说话。
  或许是不经常说话,也不习惯这样的问话,佐助的表情和语调都显得很生硬,迟疑着开口却停住了,“没什么!”有着懊恼意味的话语说完,不打算问自己心里想知道的事情,佐助转回身继续走。
  安奈听话听了一半,既然对方不想回答,他也就没有兴趣主动问。
  和昏暗的有些幽深的走廊不同,大蛇丸的房间此时特别的亮,点着许多牛油蜡烛,每一个角落都照的纤毫毕现,大蛇丸在书桌旁边的一个小型操纵台上调制着药剂,玻璃瓶夹在酒精灯上,里面的液体翻滚了起来。
  佐助也不多话,把安奈带到了拂袖离开。
  留下安奈在这个房间里,惴惴不安的站着,他从大蛇丸这里跑的,连带着把兜给抓了,他实在不知道大蛇丸会怎么对他。
  “一直没有叫你,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安奈听见后,看向大蛇丸,却见他看着自己,那种眼神有点像是在大蛇丸身边学习受伤时大蛇丸会问的话,但那是好久以前了,有点怀念。
  “在看什么?”
  “啊!”安奈移开视线摇头。
  大蛇丸有注意到安奈的眼神,清澈明亮,忽然恍惚了一下,仿佛记起了极其遥远的某个瞬间,那双眼睛还是那样,不带着属下对他的敬重崇拜和顾忌,只有纯粹的没有什么想法单纯明亮的闪烁着。
  越是干净的东西,越是要毁坏,这样的残忍想法对着安奈的时候就特别的突出。
  不过在那些短暂的和安奈相处的日子,记得看见这个眼神带上情绪看人的时候大概就是对着宇智波家的小子了,弱者从来就不会让他在意,让他好奇的是,安奈怎么会看上印象里宇智波中出了名的吊车尾,其次就是……阿飞。
  都说人死前的眼睛骗不了人。
  “感情这种东西在一起越久羁绊就越深!”
  安奈僵着没敢抬头也没敢接着问他的话什么意思。
  “你和宇智波斑在一起并不久吧!你总喜欢和宇智波一族的纠缠不休,之前是那个废物!”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安奈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而且带土不是废物,他是英雄!”
  “哐啷——”
  一声接一声的东西掉落声,操作台上的酒精灯摔落到空地上,打碎后,火轰的一声点燃,灼烧着空气。
  感到身体失去了平衡,随后摔落,被人重重的压在了操作台上,被横在下颌的胳膊抵住,安奈微抬着头,对上大蛇丸冰冷的眼睛,里面有什么情绪在涌动。
  然后大蛇丸又弯起了嘴角,类似蛇信的舌头伸出来舔着嘴角,“你忘了我以前怎么教你们的,只有弱者才会在战场上轻易的死亡!这个世界不需要弱者,而且有意思的是,你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吗?”
  “……怀疑……什么?”
  “撒~在五年前,出现的女人,宇智波斑,不应该说假冒宇智波斑的人为什么不杀了那个女人,他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大蛇丸低低笑了起来,“我一直在怀疑这他的身份,只是有这么个好的突破口让我做最大胆的猜测!”
  “闭嘴,你闭嘴!”因为大蛇丸的话疑惑在心头蔓延而开,这样的猜测堵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他不是没想过,安奈大力的挣扎起来。
  “呵呵~会是宇智波一族里的谁呢?也许会是最想不到的那个!虽然我在晓里主要的目的是研究但是我也是被利用最少的,我知道的事情远远比你看见的多的多。”
  拼命压抑自己狂乱跳着的心,紧紧闭上眼睛不去看大蛇丸的眼睛,“不会是,是谁也不会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灵依靠,根深蒂固的别样思念,那个人即使还活着也不会对他对木叶做出那些事情。
  “呵呵,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你激动什么!”大蛇丸看着被压住的安奈想起了那个奇异的梦,有种冲动想吻上安奈细长的脖颈,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安奈对这样的压倒性姿势有些抵触,不适的挣脱,却被看起来没用多大力的大蛇丸压的死死地,不死心的动了动,隔着布料摩擦敏感的肌肤,大蛇丸一时没有克制好,明显的倒吸了一口气,安奈心情烦躁着,“放开我。”
  “你就不能老实一点。”
  安奈看着身上大蛇丸难得气急败坏的脸愣了愣,“那你放开我。”
  “呵~那你告诉我,你从兜那里跑出去后去了哪里?”
  安奈闭上了嘴一言不发。
  安奈抓了兜又跑走却不是回到木叶,直到一星期后才回来,具体过程连安插的间谍都没有立即查到,有点等不及卧底传来情报,一直有着安奈动向,除去五年前,这次安奈身上应该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