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策瑜/文]碎玉章台 作者:Requiem花葬列/Mr_眉毛子(下)

字体:[ ]

 
 
六十三.
刘备第三次来到诸葛亮的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夏末了。
他站在门前,呼唤了一声:“诸葛先生?”
小嫩刚想说什么,就被里面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是诸葛亮。
他原本并不想见刘备的。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
因为【帛书】在他的手上。
 
刘备还是笑得那样人畜无害。诸葛亮看了看他,摇着扇子,淡淡笑道:“这不是刘豫州?前两次没有见到,真是遗憾。进来小絮,少坐上茶。”
刘备也寒暄了几句,然后示意张飞和关羽在别处等候。诸葛亮带着他进了屋子,二人相对而坐。
诸葛亮开门见山:“东西呢?”
刘备倒也不避讳,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布包,里面是厚厚的一叠帛书。
竟真的是当日师傅交给自己保管、却在郭嘉来后丢失的那一份帛书。
——他还以为是被郭嘉拿走了。
没想到竟然是被自己信任的徐庶,带给了刘备。
他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抿了两口茶,笑道:“刘豫州可知这东西的来历?”
刘备也笑道。“想必是从先生这里取来的。”
“取来的?”诸葛亮笑的很潇洒,“这么说倒是也行。刘豫州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刘备答:“这东西是先生挚友徐元直新手托付给我,说是关乎天下苍生的秘密。鄙人不敢怠慢,但是多年来却都没有能够解开这帛书上的蹊跷,听闻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特来求教一下。”
诸葛亮当年谨尊师命,名没有看这份帛书。他不知道这份帛书上写了什么,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秘密。这么一听心中倒起了疑问:“此话怎讲?”
刘备将帛书双手奉上,道:“先生一看便知。”
诸葛亮接了过来,刚一张开,面色微变。
他将帛书翻了过来,又翻了过去,看了半晌,才哈哈笑道:“竟是无字天书。”
 
这帛书,竟然是空白的。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就在诸葛亮家茅庐的屋顶,坐着一个人。
徐庶。
他一身黑色劲装,黑纱裹了脸,执着一柄窄刀,腹部像是有伤的样子。他没有声音,眼神淡漠而疏离,手里拿着一块玉佩,正望着它久久地出神。
这玉佩是没有完成的。只刻了一半。隐隐的,是一个“嘉”字。
这玉佩不是要送给曹操的么?那为什么不刻上曹操的名或者字,而是刻上自己的?
叙述一瞬间就想到了国家那种张扬不羁的笑。甚至想象到了,他扬着脖子说“一直带着啊,带着它就一定要想起我”时候的神情。
一定是骄傲而深情的吧。
 
“先生怎么看?”
诸葛亮笑道:“无字天书有无字天书的看法,亮长年困居于此,怕是解不得其中的蹊跷吧。”
“不,”刘备意蕴深长地笑了笑,“这帛书,只有先生能解。”
诸葛亮哈哈一笑,随即刘备附耳过来,轻声说了几句话。
诸葛亮听罢,哼笑一声,抿了口茶到:“这就是非去不可了?”
刘备并不答话,只是笑。
“哈哈,”诸葛亮长袖一挥,羽扇轻摇,潇洒自然,“我——不太喜欢被要挟。”
刘备惊惶摇头道:“这怎么是要挟?先生多虑了。”举止之间竟然没有半做作。
诸葛亮沉着眼睛想了半晌。
两个人都沉默了。
阳光从窗中打到诸葛亮清俊丰伟的侧脸上,割出阴暗不明的变化。
“我真的能带你见到你想见到的人。”
刘备摸着茶杯的沿儿道,“是真的。起码先生在这里,是见不到的。出去了,是不是更近一点?”
诸葛亮一边喝茶边一边笑。
风涌进屋子,吹动了诸葛亮的头发。
他他想起了很多事情,却只想起了一个人。
良久他道:“好。”
 
刘备一惊,然后大喜。诸葛亮唤来小嫩,叫他收拾行李。小嫩一愣,急道:“先生真的要走?”
诸葛亮笑道:“恩。”
“还回来么?”
诸葛亮揉揉他的脑袋道:“不会回来——”
他说罢顿了一下,望了望那张熟悉的榻,想到了曾经在那上面躺过的人,失了半刻的神,才苦笑道:“不……会回来的。”
小嫩听着,就哭了。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帮诸葛亮收拾行李,一件一件的衣服,都叠得整齐。
刘备见状惊慌道:“小兄弟这是怎么啦——我们只是——”
诸葛亮摆摆手,笑了笑,然后拿着简单的包袱,深深地回头望了一眼。
 
八年前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曾经对自己说过,自己还不成气候,可能要七八年才可以出山。
没想到八年之后,这句话竟然真的应验了。
 
这么一想,原来已经整整八年了。
 
诸葛亮和善眼睛,似乎感觉那温润柔软的触觉,还停留在指尖;墨色长发,盈盈的笑,都还还在眼前;一声声“毛头亮毛头亮”就在耳边。
让他觉得,就算是下一刻他睁开了眼睛,就会看见那个人躺在自己的榻上,裹着一层被,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翻书一边大叫道:“毛头亮——带我出去嘛——”
冬天暖烘烘的屋子里,露出白皙紧致的肩头。
随意披散的长发。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却什么都没有。
诸葛亮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心里却没有很悲伤。八年了,他已经褪去了当年的青涩,举手投足的丰姿之下,是一颗已经习惯了这种悲伤的心。
 
真的好想见到他。
好想在下一刻,就见到他。就听到他,就触碰到他。
 
他回身一笑,神采奕然,望着等候多时的刘备、关羽、张飞三人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即刻便出发吧。”
 
——一旦走了,就再也不能回头。
 
六十四.
曹操端着信,久久地出神。
“徐元直?”他抻长了音念着,“徐元直——”
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刘豫州还真是藏龙卧虎,”曹操叹道,“这让本公情何以堪?”
在他的面前,是端坐的曹丕。玄衣宽带,虎袍加身。神色不见半分波澜。
半晌曹操才问,“文若呢?”
“荀令身染小恙,正在家休息。”
“‘身染小恙’?”曹操冷笑一声,然后放下信问道:“子桓门今日可练箭了么?”
曹丕拱手应道:“清晨已练了。”
曹操又问:“可练马了?”
曹丕答得中规中矩:“晌午已练了。”
曹操又问:“可赋诗了?”
曹丕应道:“膳后已赋了。”
曹操挥手道:“呈上来。”
曹丕将诗呈上来,曹操看了看,倒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蓦地看见里面有一句“佳期白雪”,愣了一下,僵在那里。
佳期白雪……
他第一次见到荀彧的时候,也是一个大雪天吧。
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年了。
他叹了口气,唤道:“备车。去看看荀令吧。”
 
曹操来的时候,荀彧正在小眠。并不是他推脱,郭嘉去后,他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大大小小的病也都来了。
从他最初跟随曹操开始,曹操就对他青睐有加。早年曹操刚刚起势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有人想暗杀他。暗杀的人在粥中下了毒,不知情的曹操浑然不觉,刚要端起来饮尽,却被荀彧一把夺走。
“这东西喝不得,”
匆匆赶来的荀彧皱眉道:“喝了可是了不得的。”
曹操多疑,皱眉道:“你怎知这东西喝不得?”
荀彧只想把这玩意快些扔了,只是到:“这东西是有毒的。”
曹操从袖中掏出一根包在锦帛中的银针,道:“我吃东西之前都是要验一下的。这东西没有毒。”
荀彧颦眉,倒也不急,只是沉沉道:“并不是所有的毒银针都能鉴别的。”
曹操冷笑道:“那用什么来鉴别?人吗?”
荀彧一抬头,眼神定定地望着他。他也只是望着,然后叹道:“好,那就用人鉴别。”
——说罢就将那毒粥饮尽了!
刺客知晓曹操的毛病,想要让毒不被银针发现,这毒就必须缓着些。但是事实证明,这毒厉害得很,荀彧若是再晚一点送到华佗那里,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
最后荀彧死倒自然是没有死,只是落下了病根。那毒烈得很,烧人心脉,得拿些珍贵的药材压着这股火。曹操心有愧疚,多少年如一日,天天清晨送来冰莲子,为他调养身子。冰莲子珍贵至极,毒药虽然没有再伤到荀彧,但荀彧也落下了个体寒的毛病。到了冬天,都得穿的厚厚的,屋子里烧的暖暖的,曹操心疼他,甚至连屋子都不用他出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冰莲子有一个意外的功效,就是驻颜。许多人都称赞,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有荀令,还是当年的荀令。
荀彧身形飘逸,相貌俊美,墨发小束,浅浅地笑了,总带着那种超凡脱俗的清泠气。
这几日荀彧虽然身子不好,但是眉眼中的那中清泠,确是更甚。
怕是心里有事。
 
曹操进去了挥手将下人都遣了出去,径直坐到了荀彧的榻旁。荀彧醒了,曹操摸了摸他的额头道,也没说话。
荀彧因为郭嘉的事情几乎心如死灰,对曹操一直很冷淡。出殡那天荀彧回身离去之后,曹操也对荀彧不满起来,二人就这么僵着。
荀彧闭着眼睛,也不说话。眉眼间是深深的倦意。
“信,子桓送到了。”曹操沉声道,攥着荀彧的褥子道:“孤绝对不会放过他。徐元直。”
荀彧听着,也没什么反应。“那丞相准备怎么办?”他轻轻问,曹操冷笑一声:“自然是让他们都为我奉孝陪葬。”
荀彧听了,只觉得心底一阵发寒。
就算到了现在,你也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害死郭嘉的,就是你自己?
可悲!可叹!
荀彧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曹操似乎没有注意,只是道:“现在开始做准备。明年秋天,就去打刘备。”
荀彧一瞬间想起来了郭嘉临终之前说的话:“明年……绝对不能打刘备……会输……”
会输……难道真的会输?
郭嘉料事如神,这一点荀彧清楚得很。他暗自思忖片刻,最后仍然是没将这件事情告诉曹操。
某种程度上,他甚至觉得,自己是有点希望看见曹操输的。
他希望看见曹操,因为失去了郭嘉而付出代价。
 
荀彧从没想过,这一年过得有这么快。
转瞬之间,就是建安十三年。
公元208,华夏都为这一年而战栗。
 
六十五.
建安十三年。秋末。
曹操挥师南下。
 
周瑜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镇守鄱阳。听了之后,也只冷冷地笑了几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