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秦之一世长安 作者:若然晴空(下)

字体:[ ]

 
  ☆、第56章 极品将二代
 
  李蛟来之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不是没想过把事情直接告诉嬴政,但是想想v587说过,许多穿越者都是因为一点点“小发明”而被土著给怀疑上的,偏偏他们又受到限制无法说出穿越的事实,往往都会被当成夺舍恶鬼给活活烧死。
  始皇大大他能接受会变成猫的弟弟,不代表也能接受会变成猫的弟弟被陌生人夺舍。
  想想还真悲催,他花样年华一朝身死,死前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到了这吧,喜欢的人又拿他当弟弟,真相还不能说出去,这绝对是暗恋要暗一辈子的节奏啊!
  v587斜眼,“你的人生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的意义了吗?”
  李蛟:“……”请不要用江直树发好人卡的语气和本人说话谢谢!
  坐上回程的马车,李蛟拉过心爱的靠枕抱在怀里,一点形象也没有的用脸蹭了蹭,要是再摆个电脑放他面前,那俨然还是一副宅到发霉的死宅模样。
  v587觉得它受到了伤害,说好的万年一现辅龙凤凰命都是帝王杀手万人迷大妖孽呢?它的眼前陡然浮现出了这样一幅场景:
  九十九层汉白玉御阶上,一身凤袍的二蛟慵懒而坐,下面站着一溜儿眼巴巴的皇帝,王方谄媚地端着托盘:“主子,您该翻牌子啦!”
  二蛟倾城一笑,“昨儿个游戏没打通关的通通撤牌子。”
  ……
  李蛟结结实实打了个大喷嚏。
  正在这时马车“吱呀”一声停了下来,他整个人往前倾了一下,亏得撑住了车壁才没摔倒。
  “怎么回事?”李蛟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脸,还好还好,没有破相,哥这张脸越长越帅可不能中途夭折掉!
  车夫道:“公子,前面拐角有一辆马车挡道,路小,卡住了。”
  !!!
  穿越文经典场景之两车争道!
  是妹子吗呜喵?
  哥虽然弯掉了但还是正直阳光帅气绅士好男人一枚!
  “那我们先让开吧。”李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矜持一点,其实心里已经美翻了好吗!
  v587从天雷滚滚中回过神,就看见自家宿主在逗比,一瞬间感觉心……芯片好累。
  对面的人确实是个妹子,还是个非常可爱的妹子,李蛟也认识,就是他那个名义上的表妹夏芸,跟芈婉兮抢过墨玉雕龙像结果便宜了他,小姑娘耳朵尖,听到唤了一声“公子”就反应了过来,笑嘻嘻地跳下马车走过来。
  “成蟜哥哥!真巧呀!你都好久没来找我玩了!”
  听见打扮不俗的小姑娘一口道出主人身份来,车夫并一众护卫也不敢拦,夏芸就伸了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进来。
  很挫地抱着一只靠枕呆毛乱翘的李蛟:“……”
  辛辛苦苦装逼二十年,一招不慎回到解放前。
  夏芸呆呆地眨了眨眼,“成蟜哥哥,好看……”
  #论颜值秒盖逗比的可能性#
  #谁来拯救你,我颜控的妹妹#
  夏芸是夏太后娘家兄弟的孙女,很得夏太后宠爱,基本上一个月总要进宫住上几天,只是最近被压在家里学习一些管家事宜女红针线什么的,因为他们家给妹子定亲了啊!
  十二三岁的女娃就定亲了啊!搁在现代还是初一初二拉拉小手都要被全校通报早恋的好吗!
  据说是因为妹子来了葵水,大家都认为可以嫁人了……
  李蛟非常同情地摸了摸夏芸伸进来的狗头,小姑娘眨眨眼,攀着车壁咚咚咚爬了上来就往李蛟身上蹭:“成蟜哥哥成蟜哥哥,正好芸芸要进宫,你带我好不好!”
  清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卖,卖萌可耻!李蛟痛苦地捂住扑通扑通的小心肝,传说中的狗狗射线粗线了!
  于是李蛟就地投降。
  夏芸这次进宫是有正事的,据说夏太后有意让她同未婚夫婿见上一面,这对先秦女子来说并不是件很出格的事情,所以李蛟也不怎么意外,然而听到她的心音,李蛟整个人都“==”了。
  【听说那个王郎君私蓄妓子,人品败坏,还极为凶恶……我,我就看一眼,要是他长的丑,我就跟成蟜哥哥私奔,他人长得好看,那我就认了】
  李蛟忽然觉得压力很大,看着夏芸一幅“我很乖我很淑女”的模样,不知道怎地心里一软,也罢,要是那王郎君真是个人品败坏的纨绔子弟,当哥哥的一定不会让夏芸嫁给他!
  ↑
  哥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有木有!
  等等!
  王郎君……
  “王贲,你最近有什么好事啊?乐颠颠的像捡了金子。”
  “咳,这事我只告诉你,我阿父给我定亲啦!”
  ……
  额……私蓄妓子,人品败坏,极为凶恶……
  李蛟默默给王贲点了三十二根蜡,却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王贲的话,还是个不错的归宿。起码王家家风清正,不纳妾不蓄宠,王贲虽然是独子,却是军营里摔打大的,云想容那事纯粹是当兵十三年,母猪赛貂蝉,而且有了这个教训,想必要是他再敢有什么“真爱”,王翦第一个打断他的腿。
  只是想想还是觉得自家妹子亏了肿么破?
  化身傻哥哥的李蛟很忧虑,王贲他都十八了,自家妹子才十二!老牛……嫩牛刨豆芽吧这是?
  等,等等……
  刚刚他跟王贲一起出的宫,现在人呢?
  被遗忘的王贲穿着特意穿上的新衣服在王府门口默默泪流,然后,骑上了一匹枣红大马,拼命朝王宫的方向奔去。
  既然已经决定了不靠联姻坐稳王位,嬴政也没有左右逢源的习惯,开始大力扶植夏氏外戚势力,他虽未亲政,但已有几派清流向他倾斜,羽翼日渐丰盈,在王宫也渐渐说一不二起来。
  夏太后与嬴政关系不睦,但并不影响夏氏一族的投诚,不管从前有过多深的间隙,从嬴政坐上王位的那天起,夏氏一族就已经被绑上了他的船。
  做为一点诚意,夏太后的居所从停风台挪到周华宫,彻底与重仪宫分庭抗礼。
  李蛟带着夏芸进去,一路上都挺别扭,夏太后最近对他和颜悦色了很多,v587也说她是真心后悔了,可是越是这样他越别扭,毕竟他又不是她亲孙子,原主可能还有几分亲情濡慕,可他确实没那个资格承受她的补偿。
  “姑婆!”夏芸甜滋滋地叫了一声。
  夏太后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闻言眉头微微皱起,“都快嫁人了,还这么不端重。”
  李蛟摸摸鼻子,行礼,“成蟜见过祖母。”
  夏太后点头,“你也有心了。”
  知道夏太后是以为他特意来陪夏芸看夫婿,李蛟干笑两声,没说话。
  离约定的时间还早,王贲也没到,夏芸叽叽喳喳地说起她在家里的事情来,夏太后慢悠悠地煮着茶,李蛟坐在旁边端着茶盏冒充风雅,一时气氛倒是不显尴尬。
  “……所以我才觉得嘛,明明我做的衣服根本穿不上身,再学也学不成,他们还非要逼我!”夏芸气鼓鼓地总结,“娶妻又不是找纺工绣娘,我今天就要问问王郎君,他们家难道买不起衣服吗?”
  李蛟差点都要笑出声来,连忙喝茶掩饰,忽然想到,夏芸才十二岁就要成亲,幽姬可快二十了。
  想起最近幽姬虽然恢复了原先的样子,可一直怏怏不乐的,李蛟抿了抿唇,他没办法做到太多,只想替她找到家人,再等她找到良人,让她风风光光地出嫁。
  “成蟜哥哥,你想什么呢?”夏芸戳戳他的胳膊。
  李蛟无奈:“芸芸,打个商量,别再叫我成蟜哥哥好不好?”
  简直羞耻piay有木有!被二次元洗脑的宅男伤不起!
  夏芸眨眼:“那……二表兄?”
  自古表兄妹出jq啊妹子!李蛟张张嘴,又闭上了,好吧,这个时代直接叫名字要么是很亲近要么是有仇,他两样都不沾,还是不要惹人遐思了。
  说话间王贲到了,早上跟李蛟一起上课的时候这厮穿一身灰不溜秋整个人蔫不拉叽,听说来见媳妇,立马漂漂亮亮化身土豪高富帅,极品将二代,那身银湛湛的明光铠衬得他俊美犹如二郎神。
  李蛟忽然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被准妹夫衬成土鳖了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再看夏芸,小姑娘脸颊红扑扑的正在努力坚持住不让自己晕倒啊!
  王贲其实心里也发虚,夏家娘子的名声他是听过的,却从来没想过能落到自己头上,偷偷瞥一眼,王贲都在心里转圈圈了。
  她好小好白好可爱!看上去毛茸茸软乎乎!
  心都要化了有木有!
  看着一对未婚夫妻面对面脸红红时不时偷瞄一眼对方是什么感觉?
  李蛟:单身狗的膝盖中了好多箭好疼好疼喵。
 
  ☆、第57章 马甲掉光了
 
  被漫天粉红泡泡伤害的单身狗捧着一颗四分五裂的小心脏回到长亭宫,然后得知一个噩耗:由于王贲相亲去了,下午的骑射课取消,韩非老师非常敬业道:“那,那就上,上课。”
  坐在书桌前,手里抓着笔,一点也不好闻的墨香扑了李蛟一脸“呵呵”。
  过了一整年,基本上该认识的字都学完了,然后课程难度再次加大,最变态的一门就是给一部书,规定时间内看完,然后写一篇感想。
  你妹的感想!哥看红楼梦这种白话文代表作都要靠翻译!
  没过几天,韩非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旁的他没觉得,就是隐晦的向嬴政表示,你弟弟我徒弟他可能理解能力方面有些问题,好吧你觉得他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我尽尽力。
  嬴政沉默了一下表示,他还小。
  韩非点头表示理解,不教废了就行。
  于是一整年过得极为清闲的韩非开始逐字逐句地给李蛟讲解。
  “夫,夫法在……于,于民,的意、意思是……”
  李蛟痛苦地记笔记。
  其实他也知道,能让一代大家韩非子这样尽心尽力地教他是件非常荣幸的事情,但说是这样说,换个人来照样得抓狂,结巴不是病,听的人要命啊啊啊啊啊!
  于是有什么话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写粗来非要这样折磨我呢亲!
  韩非眼中笑意掠过,拍了拍李蛟的额头,“好了,去,去玩吧。”
  李蛟:“……”
  “不过,晚、晚上的……策论,还,还是,要交。”看着小童惊喜【划掉】又不可置信【划掉】的眼神,韩非补充了一句。
  在见到等在门口的玄衣少年时,李蛟终于知道韩非为什么要放他离开了,坏老师总是不吝啬于在家长面前表示自己的慈爱。
  就是今天的始皇大大好像心情不怎么好的样子……
  v587默默吐槽,何止是心情不好,那张脸上简直都要结冰碴子了好吗?
  它心里忽然有那么一咪咪小愧疚,这么算计二蛟,好像不太仗义?
  一路小媳妇一样跟在嬴政的后面,李蛟像只惴惴不安的小老鼠,还有点委屈,好几天没见了一见面就给他一张臭脸算怎么回事,虽然始皇大大的臭脸依旧很帅没错。
  终于,前面的脚步停了下来,李蛟抬头,然后一怔。
  碧池凉亭。
  这是他上次差点被赵国贵女淹死的地方。
  嬴政负手转身,就站在离李蛟五步远的地方,眼神晦暗不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