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唯愿执子之手(苏越) 作者:千千问

字体:[ ]

 
 
《唯愿执子之手(苏越)》作者:千千问
 
 
    文案:
 
    我曾经败于一人剑下,自此以后,再也无缘一战,心中虽存憾恨,亦是输的心服口服,师尊与我言明,不会继续居于执剑长老之位。若有朝一日我当真执掌门派,于心目中,早已定下执剑长老之人选。此人……早已远行,那个位子便会永远空着,直到有一天……他从远方回来。而时如逝水,永不回头,我终知晓他不会归来,你们也始终无缘一见执剑长老“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的御剑风姿。―――陵越看完古剑奇谭,始终无法忘记的是大师兄最后站在天墉城数不尽的台阶之上,等待屠苏归来的情景……不知,他是否知晓他的师弟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亦或者他知道却不愿相信。
 
    即使我的身边有繁华万千,我的眼中却只有你在。
 
    有生之年,唯愿执子之手。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陵越 ┃ 配角:风晴雪,欧阳少恭,方兰生,红玉,襄铃,方如沁,芙蕖,紫胤真人,陵端 ┃ 其它:苏越
 
=============
 
    
 
    第1章 楔子
 
    
 
    八岁之前的陵越还不叫陵越,或许时间真的过去太久了,陵越已经记不清他从前的名字,只记得师尊给他的陵越之名。他明明都快要记不起父母和弟弟的样子,却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去找草药的功夫就把弟弟弄丢了,他还记得那时的慌张与心痛,师尊告诉他那些饥民所吃的肉是动物的,可是他的弟弟呢?他想让自己相信师尊说的,弟弟还活着,在某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平安的活着。却又无数次的在梦中见到他被饥饿的村民分食的情景,他哭着叫“大哥”的模样。如果不是师尊带回那个眉间一点朱砂的男孩,如果不是那个男孩成为他的师弟,陵越还是那个每晚需要师尊陪伴才可入睡的长不大的孩子。那个曾经叫韩云溪,现在叫百里屠苏的男孩,是陵越此生放不下的执念。
 
    百里屠苏记忆中见到的第一人便是陵越,眉目清秀的少年满含关切的看着他,他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少年清亮的嗓音,还有那个悦耳的名字“我叫陵越……”。接着他才见到紫胤真人――他的师尊。他不再是韩云溪,百里屠苏便是新生。“屠绝鬼气,苏醒人魂”,不执着于过往,是师尊对他的期望。因为体内煞气之故,师尊不让他与其他弟子有过多接触,就只有同是紫胤真人弟子的师兄陵越在后山教导他剑术。在百里屠苏的生命中,师兄陵越是无法忘却的执着。
 
    八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当年的男孩已长成沉默寡言性格坚毅的少年,少年的师兄也成为正直严格磊落仁惠心志果敢的天墉城大弟子。
 
    然而,故事仍要从他们初遇的那刻讲起。
 
    
 
    第2章 第 1  章
 
    
 
    师尊是不是有随手捡人回来的习惯,否则怎会在捡回自己后又捡回一个男孩?他会成为师尊的另一个弟子,自己的师弟吗?坐在床畔奉师尊之命照顾男孩的陵越胡乱想着,师尊在收自己为徒前从未收过弟子,至于为什么会收下自己,陵越得到的回答是“为师同你有缘”。那么师尊同这个男孩是否有缘?自己同这个男孩是否有缘?而且,这个男孩的年纪和弟弟差不多呢!
 
    因为男孩身负煞气无法离开焚寂剑,紫胤真人便决定收他为徒,并为他改名为“百里屠苏”。紫胤真人却因为被焚寂所伤不得不闭关,于是便把教导屠苏的任务交给大徒弟陵越。
 
    陵越不可置信的眨眨眼,不确定的问:“师尊是要我教导屠苏吗?”
 
    紫胤真人点头:“陵越,你不必担心,以你现在的知识与修为足以。”
 
    陵越仍有着犹豫:“可是,师尊,弟子年纪尚小,历练不足,怕误导了屠苏师弟。”
 
    “不会,为师每三年会出关一月指导你们。”紫胤真人表情倏的变为严厉,“陵越,记住为师一句话。”
 
    “师尊请讲,弟子定当谨记。”
 
    “陵越,不要再依赖旁人,你是天墉城的大弟子,屠苏的师兄,要担当起你的责任,为师弟们做表率。”
 
    陵越愣了片刻,坚定果决的向师尊行礼:“是!”
 
    师尊的这几句话,陵越一直铭记在心,也一直尽力去做到,他也几乎做到完美了,可却有一个人,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失了分寸。
 
    从此以后,陵越除了比之前更加刻苦修练,还要每天在后山教导屠苏剑术,教屠苏识字念书,打理屠苏的一切生活琐事。在很久很久之后,紫胤真人知道当年自己大徒弟对小徒弟无微不至的关怀,开始反思自己,他究竟是哪里出错了?他是要陵越教导照顾屠苏,可不是要他照顾的那么仔细!你见哪个天墉城的弟子每天早上可以眯着眼让人穿衣服?有人给梳头有人给洗脸?有人给开小灶?有人给讲睡前故事啊?!虽然陵越绝不会放松对屠苏的修行方面的要求,但是!你确定你是在养师弟吗?!幸好随着陵越年龄的增长和修为的提升,他越来越多的被掌教委以任务,下山除妖的次数越发的多,屠苏这才学会了一些日常小事。倒是陵越总是不放心屠苏,每次一回来同掌教真人复完命,衣服也来不及换就要去后山看屠苏。
 
    屠苏渐渐也大了,愈发的不爱说话,更是时常冷着一张脸,再加上其他师兄弟们对他总是在后山不和天墉城众弟子一同修行的行为特别不满,以陵端为首的弟子对他总是时不时挑衅一番,陵越偶尔不在山上时更是变本加厉,屠苏也不像小时候一样会告诉陵越,他不想其他弟子说师兄偏心,即使他心里想师兄偏袒于他,可是师兄是天墉城大弟子,他应当公正无私。
 
    虽然屠苏向来是面无表情冷漠疏离的,虽然陵越向来是一丝不苟严肃冷静的,不过那是他们在别人面前而不是在彼此面前的样子。屠苏在陵越面前,从来是乖巧听话偶尔任性的,陵越待屠苏从来是温柔宠溺凡事由他的。
 
    “师兄,你在发呆。”陵越一直是从天烨阁出来便到后山看屠苏的,所以衣服也便不会是天墉弟子的服饰,可今日他自山下回来却是先回临天阁换了衣服才来的。屠苏也没了练剑的心思,遂放下木剑,坐到他对面。
 
    陵越回过神来,眼睛里仍有一丝迷茫:“屠苏,我可告诉过你我有个弟弟?”
 
    “师兄说过。”屠苏虽不解,还是乖乖答道。
 
    “嗯。”陵越点了点头,低下头也不知在想什么,半晌才抬起头来如往常般的笑道:“我从山下带了东西给你,你回临天阁看看。”
 
    “师兄呢?”
 
    “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陵越道。
 
    “好。”屠苏应了声,“师兄方才在想什么?没事吧?”
 
    “没有。”陵越勾了勾唇,道:“这次下山除妖容易些,我给你带回的东西多了,就先放回房间了。”
 
    “师兄给阿翔带东西了吗?”屠苏也笑了笑,问。
 
    陵越笑道:“我方才还在想,若是不唤回阿翔,它会不会生气?若是唤回它,不知它还飞不飞得动?”
 
    屠苏道:“那便饿上它三天吧。”
 
    陵越昂首向亭外道:“阿翔,你说好不好?”
 
    明显偏胖的海东青落在陵越肩头,亲昵的啄啄他的发。
 
    陵越对屠苏挑眉笑笑。
 
    屠苏翻了个白眼,一把抓住阿翔,不顾它的挣扎抬腿向临天阁走去。
 
    陵越无奈宠溺的笑笑,却在屠苏的身影消失之际敛去脸上的笑,眉目间泛上浓浓的困扰恼怒自责迷茫。
 
    屠苏刚来天墉城时不习惯每天一顿饭的习惯,常常倍感饥饿,陵越便偷偷到山下村民家中借了一只鸡,悄悄地为屠苏做了鸡丝粥,这是陵越第一次违反天墉城的规定,当时他以为这是最后一次。因为这件事陵越被戒律长老罚面壁思过三个月,屠苏闷闷不乐的自责了三个月,唯一的幸运是自此掌教真人和戒律长老默许了陵越时常为屠苏开小灶的行为,而陵越的厨艺也和他的修为一样日益精进。后来屠苏更是因为不愿应付陵端的诸多刁难直接不去饭堂用饭而由陵越送到后山去,当然这只会让陵端对他更加不满,逮着机会就要挑衅一番。陵越不止一次劝导屠苏去饭堂用饭,各种方法都用过了,也试过不给他送饭,奈何小孩子油盐不进,陵越又不忍心饿着他,就只好由着他了。
 
    陵越感叹,孩子果然难养!
 
    陵越在临天阁前停了停,他待屠苏是大哥对弟弟般的感情,他一直如此以为,只是不同了,从何时开始,不同了呢?
 
    陵越对屠苏,不只是师兄对师弟的感情。
 
    陵越勾了勾唇,眼神清明,因习惯皱眉产生的眉间褶痕亦松展开,那又如何?
 
    陵越对百里屠苏,只能是师兄对师弟的感情。
 
    对于师兄的手艺屠苏向来是十分捧场的,作为屠苏的宠物,阿翔亦是如此,现在它正一口又一口的吞下陵越手中签上一块又一块的五花肉。
 
    “够了,阿翔,你再吃下去还飞得动吗?”陵越放下手中的签子,拍拍海东青的脑袋。
 
    阿翔抗议的“扑扇扑扇”翅膀,试图以实际行动反驳陵越的话,结果行动失败,阿翔垂头丧气的立在一旁。
 
    陵越摇头失笑:“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宠物,这个委屈的模样和屠苏倒像。”
 
    “师兄叫我?”屠苏抬头。
 
    陵越看他:“吃的好吗?”
 
    “嗯。”屠苏笑着点头,一派满足的样子,“师兄做的饭很好吃。”
 
    陵越笑笑,叹口气:“每次我一下山,你也不去饭堂用饭,只吃些馒头包子……”心头划过心疼之感,“不然下次我再下山时请芙蕖送饭给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