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吉祥纹莲花楼同人之莲开 作者:懒骨头的阿纠

字体:[ ]

书名:吉祥纹莲花楼同人之莲开
作者:懒骨头的阿纠
 
文案:
     传说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李莲花原来竟是十年前东海一战后消失的李相夷。十年后笛飞声战帖又至,却无人应战。原来,李莲花早已安然等死,随舟飘远。后来方多病捡回浑浑噩噩的李莲花,将之安诸于东海柯瘄休养......欲知后事如何,且听掌柜的慢慢道来。(百度搜索“魔爪小说阅读器”或登录 mozhua8.com 下载最新版本)
==================
 
  ☆、莲踪何往
 
  紫檀雕花架几案上,墨迹未干,但是本应伏在案前的人却不见了。地上遗落了一张纸笺,昭翎公主朱唇轻抿,无奈地摇了摇头。都道当朝驸马与公主乃是人间仙眷恩爱非常,昭翎却自知自己在方多病心上的分量怕是比不得李莲花的一半。想必是有寻到什么绝世神医能治得了东海那人了,这才又忘了与自己的约定又跑了。
  昭翎公主莲步轻移,将手中的炖盅放下,俯身拾起了那纸笺,眉头一紧。
  原来那并非方多病惯用的砑花水纹纸鱼子笺,而是一张质地极为粗劣的普通宣纸。纸上只写了四个字——“相夷有难”,干涸的字迹上有零星的墨色点点,细闻之下却有丝丝腥气。
  “来人,备车马。”昭翎公主扬声命人进来。
  只见一个绿衣小婢蹦蹦跳跳走了进来,“公主,车马早已在驸马踏出良府之时备好,咱们这是又要去那个小渔村吗?”昭翎公主略一沉思,“不,还有些事要做准备。”
  当方多病跳下一路上换的第三匹所谓西域名驹一路冲进李莲花住的小院子之时,施文绝正蹲在在李莲花茅草屋后院的那片沙地上研究着些什么。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恨死死莲花了吗?”方多病看见施文绝大奇,又思及那日收到的纸笺,言语未免带了些戒备。施文绝看了他一眼,晃了晃脑袋,扬了扬手。施文绝虽晒了一张似碳黑脸,手指却是极为白皙,那指尖所夹竟然是那张写有“相夷有难”的纸笺!方多病迟疑地看着施文绝,“这张纸怎么在你手上?”
  施文绝神色有些尴尬,目光看向别处:“尊夫人担心你,派人来请老子过来看看。”方多病一声冷哼,心里道本还以为这书呆子突然福至心灵开了窍呢,又突然想起些什么,道:“你说......是公主她请你来的?那...”方多病挠了挠后脑勺,警惕地看了四周,生怕从哪里走出个明丽动人的宫装女子。施文绝叹了口气,“你放心,你那美娇娥没有跟来,瞧你那怯妻的样子。”方多病双眼一瞪,盯着施文绝一张黑脸怒道:“老子才不是妻管严,你他妈才是!老子是方氏的大公子,当世无双的翩翩佳公子......”
  “你刚刚进来有没有发现什么?”施文绝打断方多病的话,问道。“什么?不对,死莲花呢?”方多病这才想起来他这是收到纸笺过来看看李莲花是否出了事。
  “在你来之前,我就在屋里屋外来回找了不止十遍,唯一的发现就是这后院沙地上的棋局。这棋下得,有些奇怪。”方多病凑了过来,用尽平时所学看这棋局也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好棋好棋,杀伐决断无一不是干脆利落,锋芒毕露。”施文绝不以为然:“你看另一方的落子,稳重内敛,却自带一股萧杀之气。下棋者的心气品德常常暴露在棋路之下......这对战双方倒是不相伯仲,堪为知己。”方多病恍然大悟:“你个死书呆,果然不担心李莲花生死,反倒拉着我研究这什么破棋局。笛飞声下的棋自然带着肃杀之气,有什么奇怪的?”“你说,这下棋的一方是笛飞声?那另一方不应该是李莲花吗?但是这棋路......怎么也不是李莲花的风格......”施文绝当真奇怪得很,眉头紧皱,竟然破天荒地没和方多病斗起嘴来。方多病一听施文绝所言,也发现了不对劲之处。笛飞声和李莲花下棋的时候他也会在旁边看上几局,李莲花的棋路通常是温温吞吞,不紧不慢的,待到你自以为获胜之际,却会发现他早已布下陷阱就等你自投罗网了。这让他在观棋之时经常冒着憋成内伤的危险保持了他的君子风度。
  “我看过他们下棋,李小花那个家伙的棋路不是这样的......”方多病还没说完,从前院里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吵闹声。方多病当即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却见“佛彼白石”之三将将踏入屋内,反倒是肖紫矜已扶着乔婉娩在李莲花那张只剩下三只腿的木靠椅上坐下。方多病因李莲花一事已对四顾门之人心存不满,只问道:“不知各位前辈来此,所为何事?”
  “我们收到一纸信笺,称李相夷有难,所以过来看看。”肖紫矜沉着脸并不唤李相夷门主,语气上仿佛李相夷只是他四顾门内一个属下。乔婉挽拉了拉肖紫矜的衣袖,肖紫矜只当不察。纪汉佛皱眉,石水阴恻恻地看他,只有白江鹑笑嘻嘻开口:“肖门主好大派头,”言未讫,转身向方多病道,“还烦请方公子告知在下门主消息。”他称肖紫矜为肖门主,却唤李相夷为门主,亲疏远近立现。
  方多病此时也不好拿乔,只将日前他收到信笺方到此处之事说了一遍。一时,屋内众人惊疑不定。
  “会不会是笛飞声挟持了门主?”石水说话声极低,带着股阴冷。
  “绝对不是笛飞声。”方多病肯定道,笛飞声趁他脱身不便早已大摇大摆地住进了李莲花家里,要下手早就可以下手,何必多此一举劫持李莲花呢?方多病虽然有些吃味,却仍替笛飞声辩解了几句:“笛飞声时常来与死莲花下棋,屋后还有他们刚下完的棋局,他挟持死莲花难道是因为输棋没面子?”方多病说完,自觉有趣,还笑了几声。但见众人愁眉莫展,最后变成了干笑。
  “方多病,老...老子想明白了,”施文绝从后院跑来,有些气喘,满脸兴奋,“下棋的人除了笛飞声李莲花,还有可能是另一个人!”“是谁?”方多病一抓施文绝的手,急切地问道。纪汉佛白江鹑石水不约而同地往前走了一步,就连乔婉挽也站了起来,肖紫矜伸手揽过乔婉挽。施文绝似乎此时才发现屋里不止方多病一人,扫了一圈众人,微不可见地点了个头,方道:“与笛飞声下棋的如果不是李莲花,当然就是——李相夷!起先我一直在想与笛飞声下棋的人不是李莲花又是何人,直到方才才想起李莲花本是李相夷,当年的故事我也听了不少,这般落子杀敌,也只有他能与笛飞声比肩。”
  石水不知何时进了后院,此时又走了出来,沉声道:“极像门主手笔。”白江鹑一张肥脸却未见喜色:“如果,彼丘在这就好了。”那他便能分辨出那是不是门主,而非像不像门主。纪汉佛冷冷道:“且不管下棋之人是谁,当务之急是找到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章,练练手感
 
  ☆、相夷归来?
 
  纪汉佛话音刚落,便听得耳边掌风袭来,凌冽霸道,本能地闪身一躲,待转身反手一击,却在看清来人面目之时收手,生生受了来人一掌。
  只听旁边石水一声惊呼:“大哥!”
  来人白衣飞扬,光华流转,眉宇间傲气卓绝,只听他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汉佛你刚刚为何收掌?有人犯我兄弟,却只知在一旁大呼小叫,石水我当日是这般作为的?紫矜,这便是你带出来的四顾门吗?”
  白江鹑激动莫名:“门主说得对,他们都该罚该打,你看就我还好,是吧,哈哈......”白衣人自腰间抽出一柄极长的软剑,剑身极轻极薄,剑光似要脱剑磅礴而出,一剑挥出,剑光四散,宛若百炼铺天盖地四面八方而来。惊得“肥鹅”急忙往后一退,身形灵动地躲避着剑光所到之处,分明叫人怀疑他当真有二百斤重。石水见势,青雀鞭甩出,鞭子似灵蛇游动,企扰乱那软剑的章法。纪汉佛调息已毕,也加入战局。三人一时打得难分难解。
  肖紫矜自被来人点名,脸上五颜六色,看不出是喜是怒,暗自握紧了拳头。分神之际,只见流云剑光盖面而来,映得剑后那人的白衣珠光皎白如月,仿若绝世谪仙一般飘渺。
  “不——”乔婉娩挡在肖紫矜身前,淡黄色的纱裙还带着风颤抖,“相夷,你......你......你不要杀他。”白衣人看了她许久,没有放过她脸上一丝表情:“嫁给他,你很幸福,对吗?你爱他。”乔婉娩点了点头,一双明眸噙着泪水:“对不起你的是我,他...你...别杀他。”
  白衣人轻哼一声,收了剑,目光越过乔婉挽看向肖紫矜:“紫矜,你看见了,如今婉挽所爱的人是你,你千万不可辜负了她......婉娩,婉娩若是不爱你,又怎么会嫁你。你未免,太过看低你自己,也看低婉娩了。”声音越说越低,言罢竟似有一丝叹息。
  肖紫矜听得愣愣,全然不知该作何反应,半晌,僵硬地吐出两个字:“相夷......”白衣人打断他,声音有些冷:“你有愧的是李莲花而已。从今以后,你好好做你的肖门主罢,好好照看四顾门。”
  白衣人一番话听得旁人有些疑惑,肖紫矜对不起李莲花什么?肖紫矜本就面带愧色,听得此一言,竟“扑通”一声跪下了。乔婉挽看见他如此作态,心里明白了三分,跟着他也跪下了。纪汉佛石水白江鹑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上演的哪出。白衣人叹了一口气:“你明知李莲花不会怨你,又何必这般呢?起来吧。”肖乔夫妇这才起身。
  方多病眼见着那长的俊美非常与李莲花容貌有七八分相似气质为人却相差十万八千里的白衣人从一进屋便成功成为众人焦点,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阁下是?”白衣人看着方多病,淡笑道:“在下李相夷,你是”多愁公子“方多病,旁边是‘皓首穷经’施文绝施......施公子?久仰久仰。”他久仰久仰说得极是自然,就似是平常客套一般,却说得让人极为受落,好像能被他久仰是多么值得骄傲荣幸的事。方多病一呆,拍了拍自己脑袋,自忖李莲花是李相夷的可能性有多大,病得快六亲不认的李莲花变成风华绝代的李相夷的可能性有多大。
  只听一旁施文绝喃喃道:“李相夷果然是人中龙凤。”李相夷哂笑,染得一室明亮:“我不过是江湖草莽,怎称得人中龙凤?若说是人中龙凤,倒是有一......”施文绝双目圆睁,看着李相夷,脚下略挪了挪,变了语气道:“死骗子怎么可能是李相夷?天壤之别,天壤之别!”也不知是为了说服谁。
  李相夷骤然咳嗽数声,一声急过一声,一声烈过一声。他脸上血色尽退,苍白如纸,英眉凝成一团,痛苦异常。众人正待围上去扶住李相夷,只听“碰”的一声,小木门被重物撞开,飞入一个红色的物体,摔在地上。又有一抹青光掠了进来,在众人之间穿梭停在了李相夷所在之处。
  “我说过,不得妄动真气。”笛飞声语调不高不低,声音缓慢。他左手抓着李相夷,将李相夷拉到床上,右掌抵在他身后运气。
  李相夷脸色苍白,仍不以为然道:“是你来得慢了些。”
  笛飞声看了一眼被他扔进来的红色物体,淡淡道:“的确是慢了些。”
  只见那红色物体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赫然是“御赐天龙”杨昀春,方多病的大舅子,昭翎公主的大哥。杨昀春擦了擦嘴边血迹,看见笛飞声面露兴奋之色:“我们再来打过!”方多病本见了杨昀春已是大惊,听闻此言更是惊得跳了起来,却被施文绝拉住,方没有破坏他温文佳公子形象。
  笛飞声再没有看杨昀春,专心地为李相夷疗伤。倒是李相夷好意地替笛飞声回答了:“他少了一半内力还在十招之内擒住你,杨公子以为还有再打过的必要吗?”
  “倒是没必要了,“杨昀春耸耸肩,也不觉尴尬,反倒问起李相夷,“你是李莲花?怎么变得好看了?衣服看起来也值钱不少。”
  “别说话。”笛飞声剑眉皱起,冷冷出声。李相夷听话地合上了嘴巴,闭目养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