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同人)清倌伶人 作者:十三筱木

字体:[ ]

 
  ☆、&序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一切的辉煌似乎只是错觉罢了。
  黑木崖上,仅凭一针便挡住了任我行,令狐冲,任盈盈,向问天的东方不败。为了一个杨莲亭,一个男宠。重伤之下,无力回天。
  那日黑木崖上,血红色的身影,抱着另一具身体,纵身跃入了无尽深渊。但留千百种传说与后人道哉。
  “本座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也断然不受尔等威胁。哈哈哈哈。。。”                        
作者有话要说:  
 
  ☆、惊鸿照影初遇时(一)
 
  草屋丛林,溪水清泉。远远地,与俗世相隔。很难有人想到,杀伐不断的黑木崖下竟是如此恬然。
  “老天保佑,今天可一定要打到猎物啊!”苏衍碎碎念着,拿着做工极为粗糙的木弓和短箭走出了房门。由于太过专注,险些被门槛绊了个踉跄。“靠!小爷要是没饭吃,就把你锯了烧柴。”流年不利,好像上一次的事情后,苏衍便被上天又一次遗忘了。
  日上三竿,大概已有了一个多时辰了。苏衍落寞地以弓拄地,一步步地往前挪着。“林子这么大,连只鸟都没有。小爷辛辛苦苦转了这么久,连口水都没有喝。呜呜呜~~~~啊!”随着声惨叫,木弓终于折了,苏衍“扑通”倒地。愣了半晌,看着成了碎片的木弓。苏衍默默地抽了抽鼻子,刚想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却令他心中一凛。下意识地,苏衍起身就想跑。但下一秒,缘分使然。苏衍暗叹了一声,凭着久经磨砺的嗅觉往丛林阴暗处急行。
  讨厌,憎恶,由衷的。苏衍打心眼厌恶这种血腥。他早已受够了。可本该规避千里的他,脚下步子从未停过,直到见了为枯藤所拦,死生不明的两个人。
  穿黑衣的,相貌不错,但眉眼间却有粗鄙庸俗的市井习气,胸前有一道伤口,气息微弱,苏衍打心眼里讨厌这个人,于是上前又补了一脚。
  而苏衍的目光移到穿红衣的身上时,苏衍却又愣了三分。君临天下,唯我独尊。即使昏睡着,也散发着那份鄙夷世俗的高贵之气。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脸上画的花团锦簇。比起血腥味,苏衍更讨厌这种呛人的脂粉味。红衣几乎与鲜血混为一体,泛着紫黑的伤口让人心惊。 
  “那便先救你吧,红衣美人。”
  -------------------------------------------------------------------------------
  “咯吱,咯吱,咯吱”
  轻微的噪音,分毫不漏地传进了东方不败的耳中,唤回了他早已沉沦的意识。
  睁眼瞬间,浑身气势一凛。这是哪儿?他环顾着四周,简单到简陋的木屋。干净整洁。眉间的紧蹙直到看见躺在一旁的杨莲亭才舒展了两分。衣着未变,不过同自己一样,伤口被仔细地包扎过。
  “莲弟,幸好你没事。”温柔的指尖抚过那人的脸颊。但神色复杂不已。莲弟,若非你狠心出卖了我,任我行怎么可能找到我呢?莲弟……
  “咯吱,咯吱,咯吱”
  轻响又一次传来,东方不败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让你又绊我,又绊我。今天不把你锯了,小爷不姓苏。”苏衍骑在了门槛上,起劲地锯着。
  “你在做什么?”声音冷清,自带威严。
  苏衍抬眸,两厢倾叹。
  阴柔,孤傲,绝美,冷冽……红衣似血,美若红莲。五官英姿俊秀,却又道不尽的婉转。雌雄莫辩,长发披肩,恣意的张狂。此等人物,似乎天生便该凌驾于众生之上,笑傲江湖。苏衍难得羞红了脸,尴尬的起身:“你……你醒了?”没想到,退了那繁琐的妆容,竟然有人可以美至如此。
  粗布麻衣,不减飘逸。翩翩君子,温良如玉。便连笑容都带着暖意,眸中泛光,脆弱的悲哀,任性的可爱,随性的简单。东方从来相信,这样的人要么自幼隐世,不踏足凡尘。要么历尽艰难,尝遍百味,才会如此,生动的干净,“本座…咳,我这是在哪里?”险些口误,他的身份已不可告与生人。
  苏衍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烫的灼心,不敢再直视对方。一边退后,一边答道:“那个,我叫苏衍。我……我也不知道这儿叫什么?不过你放心,除了你们不会有外客的。”
  语序很乱,神色异样。若置从前,东方不败早因为疑心将他一掌打死了。可这次没有,东方不败倚着门框,双手抱胸,颇有玩味的说道:“我问你话,你这算是害羞吗?”
  “才,才没”苏衍执拗地否认,但下一秒,脚又绊上了门槛“啊!”
  在身体接触大地的前一刻,红影滑过,环住了苏衍的腰身,两目相对,东方竟有怔忡,瞧着苏衍直欲滴血的俊颜,竟有了靠近的冲动,一切静止了。
  “你们在做什么?”粗鲁的怒喝打断了眼前的这一美好。东方一惊,回身至了杨莲亭身侧:“莲弟,伤口还疼吗?”
  “哼!死不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回了屋。
  而那厢,苏衍还是摔在了地上,趁二人说话时候,无辜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并未错过这边,妾有情郎无意的场景。                        
作者有话要说:  
 
  ☆、惊鸿照影初遇时(二)
 
  “山野之地,没什么好东西,只这些素菜,二位凑合着用,于伤势也有利。”苏衍替二人布好了饭菜,便要离开。即使这二人并不和谐,他也无力融入二人之间。
  东方不败唤住了他:“苏公子,不一起用膳吗?”他记得苏衍忙了一日,水米未进。
  “方柏兄好意,在下心领。我那还有些杂务,便先不陪二位了。”苏衍依旧彬彬有礼。一下午了,除了知道这二人,一名方柏,一名杨庭。其他的,他们守口如瓶。苏衍亦无心去问,信步离开后,仍能听见身后不小的怒火:
  “这都是些什么啊?半点油腥都没有,怎么吃?”
  “莲弟,还是将就一下吧!在这山林之中,能有如此已是大幸。”
  “妈的,我说不吃就不吃。剩的,喂狗!”
  呵呵,苏衍不想再评论些什么了。孤身一人离了木屋,到了不远处的溪水边坐下。手中的石块有一下没一下地丢进了溪中。
  “咕,咕。。。”
  苏衍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他为了招待方柏二人,拿出了全部的余粮。饶是这样,也凑不够三人份,只能委屈了自己。到头来,还是被嫌弃了。苏衍苦笑,无可奈何。
  今晚的月色很沉很静。同样的夜空,十五年前,自己被送进了那个地方。一年前,自己逃了出来。而今日,自己救下了这二人。皆是同样的月色,只是世事迁移,变化无常。果真非凡人可以参悟得透的。
  “这幅样子倒真不像是只有二十岁。”突如其来的声音并没有吓到苏衍,反而让他多出了两份心安。苏衍顺着声音看去,但见方柏正端了饭菜站在那里。两人份,一点也没少。
  “杨庭兄倒真是说一不二,只是这荒山野地,除此也再无其他了”虽没有讥讽,但苏衍无波的语气更显嘲弄。说着,迎了上去。他自诩不是什么傲骨铮铮的大人物,既然有菜有饭,何苦死要面子活受罪。接过饭菜,寻块巨石放了上去。苏衍席地而坐,刚想动筷却见有两份餐具。瞧着方柏也没吃饭的样子,苏衍温和一笑:“既如此,方兄就来陪我吃一餐吧!”
  东方不败挑眉,欣然接受。走至苏衍对面坐下,稍有歉意道:“实在抱歉,本来我二人蒙你搭救已是大恩难报。但莲弟…呃,杨庭他没过惯这种日子,见谅。”这样的话换作平时,东方不败是无论如何也所说不出的。只是面对眼前人,很奇怪,他竟连半分威势也拿不出来。
  “无妨”苏衍全无所谓,替东方夹了口菜后,自己才吃。吃得很快,但举止合乎礼节。东方越看越觉得诧异:一个山野之人怎会如此知礼?况且他与莲弟来路不明又身负重伤,这人除了替他们包扎之外,其余一概不问。除了自幼身处险境,还有怎样的人才会忍得住好奇?
  “苏兄果然非同凡人啊!”晦暗不明的一番话让苏衍的手指稍顿。抬首,莞尔一笑,极其自然地回道:“只是习惯罢了,依在下看,方兄才是真正的不一般呢!”
  “我?”东方不败闻言,真的低头看了看自身,布衣简衫,无一丝痕迹,还真的没什么不同啊!
  苏衍见他认了真,勾了勾嘴角:“其实人的气质不是衣服盖得住的,而如方兄你这般的,”苏衍的话停了片刻,注视着东方的眸子,含笑而语:“非君即帝。”不会出错,他的眼光磨练了许久了。
  果然“啪”苏衍的话刚出口,东方手中的筷子被生生拍进了石头。良久,他忽而又自嘲一笑:“那又怎么样,我情愿平庸一生,不问世事。”
  “是啊,做个平凡人。只看暮去朝来,山水田园不也很好!”
  二人说完,便在无言,欢喜着独自的欢喜。知音难求,他们却遇见了。
  而当夜,东方不败休息之际。腰际却被杨莲亭环住了。尚未来得及高兴,杨莲亭的下一句话便将他打入冷窟。
  “东方,你夺回教主之位吧!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过不下去了。”东方本就该记着,杨莲亭的主动从来都少不了条件的。
  “这。。。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  
 
  ☆、真情难伴庸情缠(一)
 
  “方柏,我不会随你走的。”苏衍戒备地退后,眼中是难掩的失望。
  三个月,从苏衍救回了东方不败与杨莲亭已有了三个月。苏衍不受控制地被东方不败吸引了。他开始难以置信,自己竟爱上了同为男子的他。许是那日黄昏时分的惊鸿一瞥,亦或是前番夜半的倾心相交。
  可笑,自己还真以为会有人同自己一般无心世俗的;可悲,自己在心中故意忽略了他日日练功,只道强身健体;可叹,知晓他与杨莲亭的百依百顺,还一厢情愿的追求。
  “苏衍……”东方不败未料到他会如此抗拒,一时有了怀疑,莫非东方不败紧蹙眉心,直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什么?”一旁的杨莲亭错愕,转而眼中一闪而逝了快意。他本就因为东方不败处处护着这个小子而恼怒,今时却有了极好的理由除了他。杨莲亭凑近东方不败,带着凶意:“杀了他,绝不能让他透漏你我二人行踪。”说完,不待东方不败动手,杨莲亭已抽出随身佩剑,走向苏衍,面露杀意。
  苏衍没有后退,哪怕半步。他深知,若今日真是死路,自己绝无活路可言。苏衍索性将心一横,冷嘲着:“呵,日月神教东方教主,杨大总管。忘恩负义,小人行径。苏衍多管闲事,活该丧命。冰冷的目光直刺入东方不败眼底,带着凉意。”
  东方不败微怔,几何时,那带笑的双眸已然凉薄如此,莫名心悸,难以言喻。“莲弟,你不能杀他。”身影一闪,东方一息之间便夺下了杨莲亭手中之剑,挡在了苏衍身前。话语中不容反驳。
  至此,苏衍终于松了口气。其实他一直在赌,赌自己在东方心目中占了几斤几两。而现在,似乎他赢了。吁,什么看破红尘,舍生忘死。他不是大义凛然的侠士,什么都没有自己这条在龙潭虎穴里保下的小命重要。再看看眼前的身影,苏衍却彳亍了‘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还是有一点在意我的。’
  正在苏衍胡思乱想之际,杨莲亭却愤然。没想过,东方不败竟会为了一个外人忤逆他的意思。杨莲亭咬牙切齿地说:“东方,让开,今日我非杀了他不可。闪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