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执事克亚同人—忘川河的遗忘 作者:夜独酌

字体:[ ]

 
书名:黑执事克亚同人—忘川河的遗忘
作者:夜独酌
 
文案:
 
地下有条河,西方称其为Sanzu no Kawa(三途河),东方谓之,忘川河……
黑执事 克亚同人 克劳德X亚洛斯 亚洛斯重生梗 爱恨不明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恩怨情仇 西方罗曼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亚洛斯·托兰西,克劳德·弗斯达斯 ┃ 配角:阿洛伊娜·托兰西,鱼肉,幻 ┃ 其它:黑执事克亚同人爱恨不明
 
 
  ☆、Chapter 1  序章
 
  成为您最忠实的奴仆,渴求您的一切。达成所愿,奉上您的灵魂,成为我的晚餐。
  ——恶魔的美学。
  谁在哀叹那悲伤的语调,像圣母教堂的钟塔传来悠远的鸣响。低沉的少年的嗓音,吟诵着古老而晦涩的咒语。“Hoheotararuna ronderotareru”你可知道代价?树林深处。
  ANAΓKH
  参天的古树下积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土壤,那大多是叶子和树木的尸骸。迷雾之中,金发的少年向树林的深处走去,没有惊慌失措,像流连花园的蝴蝶。但这并不是重点,金发的灵魂,纯白的味道,值得嘎吱嘎吱咀嚼的食物。隐藏在暗处的蜘蛛窥视着自己的猎物,这个灵魂,纯白色的像一团浓重的雾气,有些略微的怪异。
  树林的深处,灰烬仿佛雪一般洋洋洒洒的飘落,融入土壤。巨大的蜘蛛栖息在蛛网上静静等候。咒语生效,如约前来,如您所愿。
  走到尽头的少年,看到面目狰狞的巨型蜘蛛,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笑容,眼底似乎有怀念:“你是妖怪吗?”
  “恶魔。”简单而准确的回答。
  “你有什么愿望?”蛛网将少年包围于中央,却并不紧密。
  “愿望……”少年低下了头,让恶魔看不清他的表情。金瞳蜘蛛的前肢将少年环住,像情人的拥抱,安抚着对方不安的情绪。恶魔惯用的伎俩,温柔地给予你无法拒绝的诱惑,让你甘愿将灵魂奉上。
  “没有愿望就把我叫出来吗,那我来帮你报仇呢?”亲手调配纯白的毫无愿望的灵魂,给予它自己想要的调味料。像厨师用完美的食材随心所欲地制作自己想要的食物,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我憎恨村子里的人,但大家都死了,那个老头子…….怎么对我也都无所谓。都,不存在了。我只有一个愿望,不太可能实现了。”少年摆了摆手,眼底似乎划过了些什么,纯白的雾气更浓了。
  “那么……”仇恨是纯白灵魂必要的调味,怪异的没有仇恨的少年,怎么会有纯白的灵魂?难以理解。
  “呐呐,我还不能和你签契约哦。等我需要你的时候再出现,可以吧?”少年——吉姆马肯如此回答,说的那般熟络,仿佛相识多年,又仿佛料定恶魔会答应。
  “如您所愿。”蝴蝶已经撞入蛛网,便无法逃脱,这是自然界的法则。
  于是雾气开始消散,蛛网破碎成灰烬,落在土壤上,散发着腐朽的芬芳。所有的一切扭曲变形,黑暗像潮水一般袭来将少年淹没。睡梦中的少年被粗暴的推回现实,他知道,这不是一场梦。
  时间的齿轮在转动,地狱的大门即将打开。没有翅膀的蝴蝶,再次撞入蜘蛛的怀抱。
  “我们又见面了,好想你呀,克劳德。”少年缓缓地露出一个近乎温柔地笑容,长而弯的睫毛遮住了那双满是疲惫的眼眸,这就是那个“人”说的,重生吧。
  ***
  恶魔静静地等候在蛛网上,纯白的食物早已离去,这让他有些略微的遗憾。
  “蜘蛛大人,好久不见。” 一条黑色的蛇影从草丛中探出头来,嘴巴一张一合间有黑色的雾气冒出来。没有实体,只是类似蛇形的影子。
  “有事情吗?”蜘蛛在蛛网上未曾移动分毫,低沉的声音在树林间回荡。
  “弗斯达斯家族希望您返回地狱,老爷子让我转告您,冥鸦那里有异动。”小蛇微微扬起了身体,仿佛在展现自己s形的曲线:“咳咳,老爷子的原话,大概是这个意思。”
  “原话。”
  “老爷子说:你快点回来,冥鸦家主又在本家主面前装牛逼,你赶紧给老子撑场子来!”清脆的童音顷刻间变成了中年人底气十足的声音,模仿的惟妙惟肖。
  “…….”恶魔——克劳德弗斯达斯陷入了长久地沉默了,就在小蛇以为自己要被冷处理的时候,对方回答:“我拒绝了,这里有一个纯白的灵魂。”
  轮到小蛇沉默了,对于恶魔,在食物面前总是没有抵抗力的。但是,它要怎么回去交差?
  “至少在1000年内,冥鸦一族的恶魔还未接收过一个纯白的灵魂。”恶魔善解人意的交给小蛇一个可行的理由,似乎是已经想象到了纯白灵魂精致的口感,声音带了点沙哑和无法掩饰的愉悦。
  于是,小蛇走了。正如它没有存在感地来,又没有存在感的走……
  即使不是纯白的灵魂,您也会要吧?谁都可以……您要的只是借口。
作者有话要说:  【ANAΓKH  命运】  希腊文  选自 巴黎圣母院
  文案 忘川河和三途河的关系有不同解释  作者仅选其一  其二会在另外一篇解释。
  作者节操没保障,坑品还是有的。欢迎入坑【笑】
  注:宁子习惯是每章节大约2000-3000字左右,章节字数最少会卡在1500-2000,最多会到4500左右,不知道是否符合各位看官每章节看文标准【笑】,如有觉得某章节字少的可以告诉宁子,宁子可以重新写或者把两章并一块。
  PS:此文 名字是一个系列的 全部为忘川河的遗忘——XX篇   以后相继会有其他原创人物长篇
  
 
  ☆、Chapter 2  召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任凭尘世如何爱恨纠缠,时光却依然不急不缓的向前流淌,细致而缓慢地侵蚀着,把那些或喜或悲的往事像堆积物一样带往不知名的远方,悄然无声地沉淀,将所有的一切掩埋。
  克劳德继续待在蛛网上,没有动作。对于长久的生命而言,时间的确是太过冗长了,而作为除了灵魂感知不到任何味道的恶魔,冗长已不足以形容它们的生活了。所以,作为执事,也是某种打发无聊生活的方式吧。至于美学,那是游戏的规则,据说是一位不太靠谱的魔君制定的。
  有些嘶哑的声音传入树林:“黑暗……又是黑暗,将所有的一切染成黑暗吧!”
  蜘蛛动了,他稍稍移动了一下,消失了。接着树林,雾气,蛛网……所有的一切化作了碎片,风化,消失——这只是一个空间,一个狩猎的空间。猎物已经落网,工具自然也就被抛弃了。
  满身青紫色伤痕的少年在黑暗中张开了嘴,蜘蛛赫然出现在有些发白的红色的舌头上,一道淡金色的符印取代了蜘蛛,随即又暗了下去。
  “再次确认,您的愿望,是什么?”低沉的嗓音在少年的耳旁出现,毫无预兆。
  “我要成为伯爵,将一切染为黑暗。”少年自己拉开了血红色的窗帘,黑暗中的月亮那么突兀,却意外地缓解了他在黑暗中的恐惧。
  于是一个身黑色穿燕尾服的青年出现在少年的面前,黑色的头发,白皙的肤色,冷漠的脸,笔直的身材……..唯有那双毫无感情的金瞳泄露出这位执事打扮的青年不是人类。在这个静谧的夜晚,月光透过窗子将彼此的影子拉长却无法相交。
  男人没有看床上已经死去的托兰西家主——有【女王的蜘蛛】之称的黑暗贵族,也没有看少年满身伤痕□□的肉体,只是看了看少年如湖水般看不透的眼,随即单膝跪地,低下头,低沉地声音再次响起:“白隐于夜,糖隐于盐,智隐于骸,秽隐于洁,藏青隐于金,主人。”
  少年摆了摆手,就这样□□着推开窗子望着街上孤单的路灯和围绕着的小小的萤火虫,微微眯起了眼睛似乎这样能看的更清楚些。
  独留执事清理托兰西家主,不,是前任家主的尸体。
  “父亲大人,让您久等了。”想起自己麻木地再一次重复曾经做过的事情,身为被拐卖而来低贱的性玩偶,诱惑托兰西家主,这是成为名义上家主儿子的代价,这是活着的代价,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怜的。原本是可以直接召唤克劳德的,原本不必再被肥猪一样臃肿的老头子性虐的,只是…….不按照上辈子的套路,我多怕再也找不到你,对我而言,找到你是我重生的意义。只能,再一次侮辱…….呐呐,与你无关,我自找的。
  原以为自己会冷漠的对待,可当老头丑陋的凶器刺入这具早就残破的身体,泪水却还是几乎涌出了眼眶,却又倔强的缩了回去。视线被泪水模糊了,似乎连老头子的样子也虚化了。克劳德那双只看着自己的眼睛出现在眼前,伸出手似乎就能触到。可手腕突然被抓住狠狠地按在床上,留下一圈紫红色的痕迹。亚洛斯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老头子嘴里的臭气喷在脸上,无法用语言描述。忍耐,忍耐,忍耐……..然后被一片黑暗吞噬。于是所有的一切如同前世一样,老托兰西对自己宠爱有加,当然。也导致身上的斑痕成倍增加。不过都是有回报的,无论是暗示还是什么也好,他成为了老头子名义上的儿子——至少在贵族圈子里。掐着上辈子的时间,在一次毫无快感纵欲之后,他翻身骑在老头子的身上。老头子似乎以为他要玩什么新的游戏,那种下流的眼神几乎再一次刺痛了亚洛斯的心。某种名为愤怒和绝望的东西溢出胸口,亚洛斯伸出满是青紫伤痕的手臂死死掐住了老头的脖子,他的脑子里再次出现那样的念想: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老头子太老了,常年的纵欲毁掉了他那本就臃肿的身体,几乎没有扑腾几下就死了,只留下一双翻着白眼的眼睛不曾闭上,那些曾是亚洛斯的噩梦。
  春风还夹杂着冬日的寒气,站在窗前的亚洛斯觉得手脚都麻木了,可他依然这样站着,望着灯和萤火虫沉默着…….
  黑色的燕尾服盖在了身上,亚洛斯看着上身只剩白衬衫的执事,定定的望着对方金色的瞳孔,想从中找出点什么。可惜,什么也没找到……
  “你叫什么?”亚洛斯哑着嗓子问道。
  当年他也是这样问恶魔的,恶魔语调毫无起伏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克劳德弗斯达斯,很好听的名字。
  但是,“请您为我赐名。”恶魔冰冷的面孔依然没有任何的波动。
  纯白的食物即使任性也要满足,拥有纯白灵魂的您,将决定执事的一切,包括名字这等小事。——【恶魔】执事的美学
  亚洛斯在听到回答时停顿了一下,突然夸张的笑了起来:“哦?叫畜生怎么样?”那些被缩回去的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掉落,泪痕在少年颤抖的过程中偏离轨迹,在脸颊上纵横开来。
  “是,主人。”恶魔依旧冷漠,作为执事,他似乎惹怒了他敏感的小主人。
  “哈哈哈…….你是畜生…….哈哈哈……..我却……..哈哈哈…….”亚洛斯的笑声回荡在大大的房间里,甚至干脆坐到了地上,捂着肚子打颤。
  亚洛斯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的是执事慢慢的走进,就像他杀死他的那个夜晚一样。
  执事捧起亚洛斯的脸,用白色的手帕轻轻擦拭着。
  “走开,”亚洛斯猛然停止了疯狂的大笑,推开黑衣执事,头却再次转向窗户:“你的本名是什么?即使是恶魔,也该有名字吧!”
  “克劳德弗斯达斯。”执事再次单膝跪地,他知道,自己的主人疯狂而任性。但是好在,他有经验。冷漠的对待,是最好的方式,也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