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士兵突击同人)蓦然回首+番外 作者:矛盾的综合体

字体:[ ]

 
文案: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寻找的故事。
 
师侦察营副营长高城心里牵挂着一个人,那是一场美梦,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于是从天南到海北就是一抬腿的距离,他义无反顾地追寻着自己的梦......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天之骄子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城,史今 ┃ 配角:袁朗,吴哲,马小帅,沈月,何凌,林冰,成才,许三多 ┃ 其它:士兵突击,高史同人
 
==================
 
  ☆、追忆
 
  1.
  高城站在营帐前,静静仰望夜空。夜幕漆黑,星汉璀璨,旷野的风呼啸而过,拍打在作训服上,冰寒透骨。再有一个小时演习就结束了,战事一度胶着,胜的惨胜,败的惨败。这帮臭老A,真是快难啃的骨头!自从跟他们交手以来,就从没讨得半点便宜。
  高城在心里腹诽着,不由想起了一年多以前那次令他终生难忘的演习。也是和这次差不多,当时整个702团的战损比高达十五比一,而自己所带的钢七连战损比是九比一,已是历史伤亡最高纪录。更重要的,是那次演习让很多人彻底离开了部队,成为他们生命中的最后一次军事演习。而对于高城来说,之所以难忘怀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失去了自己最好的班长。
  ——4811,是他记在心里的一个数字,但记在我们心里的就是一个名字。史今,一排三班班长。高城记得自己在告别仪式上这样说。
  砰砰几声爆响,一排信号弹冲上夜空,划出几道炫亮弧线。高城眸中一亮,眯起眼视线追着那几道亮光,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风吹过耳畔,似乎听到有个声音在轻轻诉说......
  每个人心里边都得开朵儿花,可漂亮了......
  那自己心里呢?自己的心里那还是个花骨朵儿呢,还没开呢,就给连根拔没了。
  ......
  “副营长!”
  高城思绪被打断,没好气的回头:“嚷什么嚷,我听得见。”
  马小帅委屈地抓抓头发,心道听得见才怪,瞧你那丢了魂的模样,我不嚷行吗!
  “到底什么事,快说!”
  “报告副营长,演习结束以后,团长让你去找他。”
  高城平复了一下情绪,声音低下去一些:“知道了。”
  ......
  演习结束,各连集合,陆续上了装甲车。高城看见王团长在吉普前等他,便走了过去。
  “王叔。”
  “到我车上来。”王团长笑容可掬地道。
  车子缓缓往回开,二人并肩坐在后排。
  王团长看了高城一眼道:“演习之后就是年关了,回家的时候替我向你父亲问好。”
  “今年我不回家。”
  王团长眼神一闪:“你可是请了探亲假的呦。”
  “是,我请了。”高城理所当然地道,“探亲假也没规定就得回家吧。”
  王团长听到这番说辞,不由露出狡黠的笑容:“你小子不厚道。”
  高城扭头,双眼瞪得浑圆,表情活像一个倔强的孩子,那意思就是说,我怎么就不厚道了?
  王团长哈哈笑了两声,打趣道:“我听你爸爸跟我说,你小的时候,在幼儿园就晓得拽着漂亮老师的手不放。你爸还说怕你长大以后变成花心大萝卜......”
  “哎呦王叔,你又来了,别老提这段儿成吗?”高城听得头皮发麻。
  “为啥子就不能提了?”王团长哼了一声,“为了女朋友连亲爹都不要理了,这算什么?”
  高城一怔,半晌没说话,最后把脸转向车窗外,“什么女朋友,没有的事儿瞎说。”
  王团长也愣住了,他看不见高城的表情,但直觉上应该不是意料中的心事被戳破的脸红,反而有些莫名的伤感的味道。王团长看得连连摇头:“不对劲,不对劲。”
  高城僵了半天,总算换上一副还算正常的表情,“王叔,我休假的事别跟我爸提,总之你放心,什么事儿都没有。”
  “不对。”王团长笃定地看着高城,“你心里有事,自从调来侦查营当这个副营长,你就跟以前不太一样。起先我以为你是过不去钢七连解散这道坎,得给你时间。现在我觉得你不只为这个。”
  “王叔,你别瞎猜好吧?”高城有些神思不属。
  “你越这样我越不放心。”王团长觉得今天是问不出什么了,再看高城表情更是闷得慌,于是找话题故意逗他,“看你这副样子就是被小姑娘甩了!”
  “啥?”高城听完立刻双眼瞪圆,紧接着脖子一扬,“王叔你说啥呢你?像我这样的,要学历有学历要模样有模样,要啥有啥,小姑娘我才看不上呢,只有我甩她们的份儿!”
  王团长微微点头,终于又笑了:“嗯,这才像样子嘛,装甲老虎的魂儿回来一半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开始就有希望。
  其实一直很纠结要不要写,可实在太喜欢连长和班长,所以只好冒着被砖头砸死的危险抒发我的HC之情,如有雷到,敬请谅解。
  第一次写现代文,没啥经验,语言尽量贴近生活,我会努力的。
  貌似士兵同人现在很少有人在写了,我随便搜了一下,都是好几年前的。可我是2014年底才接触的这部剧,然后就中毒了,相见恨晚啊~~~~本来冲着袁朗吴哲去的,看完以后却彻底被连长班长拿下......其实小眼睛的班长也不太帅,我咋就那么喜欢他捏?
 
  ☆、寻梦
 
  2.
  高城在乡间小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心情烦闷到极点。接下来要去哪里他不知道,只知道今天是倒霉的一天,自己的人品也太差了吧。
  手机一直关机,可能是换号了。联系不上人,高城就直接来了。史今的工作单位高城是知道的,当了九年兵,复员后分配到县里的公安厅做文职工作。待遇不错算公务员又不危险。高城当初特意留意了史今的去向,对于这份工作感到很满意,他觉得史今也会满意。哪知今天到他单位一打听,接待的人说史今几个月前就辞职了。
  于是高城又找去史今家里。家在农村,路不好走,折腾了几个小时才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人瞠目结舌。史今他爹叼着旱烟袋态度很不友好,高城说明来意,史今他爹就硬梆梆的给出一句“他不在家”,然后就不理人了。史今的大哥瞧不过眼把高城让进屋,然后就是叹气。
  “您是他战友吧,老四跟家里闹了点别扭,爹还在气头上,您别见怪。”史家大哥一副憨憨的模样叫人看着还算舒服。
  “我刚从史今单位过来,听说辞职了,他人呢?”
  史家大哥嗫嚅半天说道:“那谁知道呀,一赌气走了好几个月哩。”
  离家出走?!高城听完都愣了,很难想象那个不温不火很少着急生气的人会做出这种事。又是辞职又离家出走,咋离开部队才一年多人就叛逆了呢?整啥玩意儿这是?跟家里闹别扭……天大的事儿至于吗?
  高城想问因为啥事跟家里闹别扭,又觉得打听这么细不合适,坐在那儿只有发愣的份儿。
  “同志,同志?”史今大哥觉得这个战友很奇怪。
  “啊?……啊!”高城回过神突然一拍桌子,“他离家出走这么长时间你们都不带找的吗?还是不是一家人啦?史今还是不是你弟弟!”
  史今大哥倒也不生气,只是见高城这么激动有点意外。“哎,那个,解放军同志,老四他又不是三岁娃娃,这么大个人了丢不了的,那也不叫啥离家出走,我们村里娃长大了都是要到大城市去讨生活的。”
  “大城市,大城市是吧?北京还是上海?东北都招不开他了?”高城咬牙切齿的赌气说道。
  史今大哥是老实的乡下人,不善言辞,见高城这样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想了想只得道:“哎,真不巧,老四不在家,这位同志,要不你吃了饭再走吧。”
  高城一看表,好家伙,折腾一天这都下午五点多了,赶上人家饭口了,腾一下站起来:“不吃了,这就走,我接着找他去。”
  说走抬腿就走,史今大哥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拦着:“哎,哎,解放军同志,你这上哪儿找去呀?”
  高城动动嘴皮子又怔了几秒,突然吼道:“我把天下翻个遍不怕找不着他,从天南到海北不就是一抬腿的距离!”
  说完自己就愣住了。这话是史今说过的,有次高城问许三多,你班长走了伤心不?许三多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他说起初伤心得不行,现在不伤心了,高城问为啥,许三多说班长走之前告诉过他,人总是会分的,而且会越分越远,可人也在成长,个越来越高,能耐越来越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从天南到海北就是一抬腿的距离。高城暗暗叹气,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早已把史今说过的每一句话深深刻在心里。
  可能是那常年练兵喊话的大嗓门把史今大哥给吼懵了,高城看看史今大哥呆愣愣的表情,啥也没说转身就走。
  “解放军同志!”
  高城定住身形,没有回头。
  “东村的柱子头两天回来的,说在北京见着过我家老四,好像当了导游。”
  “......”高城眼中一亮,沉声道:“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  
 
  ☆、北京北京
 
  3.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他烛骨般的心跳。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里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
  在这里失去。
  北京 ,北京。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
  就像霓虹灯到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我们在这欢笑,
  我们在这哭泣,
  我们在这活着,
  也在这死去。
  我们在这祈祷,
  我们在这迷惘,
  我们在这寻找,
  也在这失去。
  北京 ,北京。
  ……
  高城一出地铁站就被这苍凉的歌声吸引。一个眉眼清俊的小帅哥抱着把吉他在出口的地方边弹边唱,人流陆陆续续从他身边经过,偶尔有几道目光在他身上流连,
  不超过三秒又转开然后继续前行。毕竟这里是北京,首都北京,车站地铁站西单王府井像这种歌手多了去了,人们早已习惯或者麻木,每天有多得做不完的事,谁又
  有时间和心情去关注一个卖艺歌手。
  小伙子长得挺帅,歌也唱得好听,高城一直听完整首然后掏出张一百元钞票递过去。小帅哥愣了一下,随即微笑说谢谢,典型的南方口音普通话。那笑容里有些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