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水帘洞 作者:几炮

字体:[ ]

 
 
文案
千年生出的火龙,张扬跋扈不可一世的西海龙三太子,这四海之中无人能敌,然而遇上一只猴子,口吐狂言,说自己是这天地间的王者,要的是齐天霸业,龙斗不过猴,臣服于他,二人联手,漫天神佛无人能敌,一路杀上九重天,杀得天地变色,天上地下,改朝换代。
 
内容标签:古典名著 强强 灵异神怪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敖烈,孙悟空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今日东海龙宫二太子造访西海。
  是时四海龙族施云布雨常有不蕴,恐天有异象,族内生变,东海南海北海俱派了使者到西海来共商大事。
  兹事体大,不敢敷衍对付,是以四海龙王均是派了足下有才德的龙子龙孙,一来是族内事容不得外人插手,二来亦是考验四海后继之人能耐如何。
  西海作东道主,代为主持的是摩昂太子,西海龙王敖闰意指何人,却是昭彰。
  殊不知东海诸多龙族,到的却不止一个二太子。
  东海四公主自幼玉带薄丝地养着,惯了脾性,听哥哥要去西海,便起了心思,定要二太子将她一道带去,打定了主意要出东海游玩,若是二太子不允,就化人身到人间去。
  公主身份何等尊贵,若是在人间有什么好歹,东海颜面何存?
  二太子便只得请示了父亲,将她一并带去。敖广素知女儿顽劣,奈何这脾性亦是自己长年累月娇惯出来,责骂不得,料想此番出行去西海定不会有什么凶险,便摆摆手随她去了。
  敖听心欢欢喜喜谢过了父亲兄长,便收拾出一身打扮,扮作兄长身边虾兵蟹卒,还画上两撇长胡须,乍一看确是像□□分。
  一行人抵了西海,西海二太子敖荣在外相迎,进了殿里,又见了摩昂太子同龙王敖闰,偏生不见三太子敖烈。
  敖听心压了嗓子问敖锐:“这敖烈可当真是条火龙?”
  敖锐皱眉让她莫多话,小心惹了岔子。
  敖听心便识相闭了嘴,只是心里仍想着要见着敖烈一面。
  四海内自广利王后这一千年来才又出了这一条火龙,旁的皆是玉龙水龙等她见惯了的,早不稀奇。
  据说这敖烈使的天魁破魔枪,重三千六百斤,四海之内无人是他对手,同他交过手的,往往捱不到他化龙形便做了手下败将。
  又说敖烈面目英俊,双目如炬,乃是这水中龙族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她来这西海,说是为了好玩,实则,却是为了这火龙敖烈。
  在西海暂且安顿下来,头一宿便一夜好眠,第二日兄长便要去议事,临行前特意告诫她不可乱走,这西海的规矩可不比东海自家门院。
  敖听心囫囵应下,好不容易才将敖锐打发走了。
  少了个管束自己的人,敖听心心中爽利不少,便信步向龙宫里逛去。
  这四公主自幼养尊处优,这几百年来仍是少女心境,这边瞧瞧那边看看,也不知走到了哪里。
  找不见来路也不慌张,想兄长总要来寻她,不如先逛足了瘾再说。
  于是便更脚步轻快,往别处院落走。
  西海中行宫众多,敖听心走得浑不知路,也不知进了谁的宫里,行至中庭,忽听得一声大吼,惊得她浑身颤了一颤。
  缓过神来,便扒着墙边探眼去看。
  之间这中庭之中有一赤发男子,身着金红武服,手执一柄□□正在行武,挞来如山崩,拨来如点水,枪法之精妙,让她这外行人亦看得住了眼。
  正出神时,这使枪之人忽然冷笑一声,敖听心未回过神来,这枪尖便已赶到眼前。
  张惶之时动弹不得,忽而背后一股大力将自己扯开,紧接着便听到自己兄长敖锐的声音:“小妹不识规矩,打搅了三太子,还望三太子海涵。”
  “小妹?”那赤发男子忽然开口道。
  敖听心吓得浑身哆嗦,躲在兄长身后大气都不敢出,她自小被人捧在手心里,哪有今日这般性命攸关过。
  “未听得东海公主到访,敖烈有失远迎。”那男子忽然收了枪,恭恭敬敬地拱手行了一礼。
  “不敢,是小妹顽劣,定当回去罚她。”敖锐见状亦愣了愣神,便拱手回礼道。
  “既如此,便不送二位了。”敖烈道。
  敖听心这才敢从兄长身后探头看他一眼。
  她这才晓得敖烈为何是这水族里拔丛出类的人物,不是他英挺俊朗的眼耳口鼻,而是他那双眼。
  那双眼里仿佛这千年间未见的雷石天火俱付其中,熠熠地闪出光来,再一瞥,却给他全收了起来,徒余下暗沉沉的一双红眸子。
  当真是一条一千年才生得的火龙。
  四海议事虽操办得急,却也顺利得很,不消几日便出了些结果,此事亦不可急于一时,在场是族内青年才俊,有如此进程,得了令报的四海龙王也该是满意了,便是时候各回去亲自禀报了。
  摩昂太子既是担了重责,如此一来也算是卸下一副重担。
  议事之时的一点风吹草动,自然也瞒不过他。
  待送走各位太子龙族内戚,便先去了敖烈寝宫。
  “三弟又在练武?”摩昂太子进了中庭便见敖烈舞枪,劲力灌注,三尺之外便击碎了足有二人宽的巨石。
  敖烈停了枪,便有仆从上前来接过枪,退下去收好了。
  “总之是闲来无事。”敖烈道,“大哥今日怎么有空找我?”
  “也非什么要事……”摩昂太子道。
  “大哥若是没有要事,怎会来我寝宫。”敖烈笑了笑,在一旁白玉桌椅边坐下。
  摩昂本身也晓得他二人兄弟亲疏,给他拿话一堵,便有些局促。
  但到底是能执掌大局的长兄,面上并不表露出来,只也走到桌旁坐下。
  “东海四公主你可见过了?”摩昂道。
  “大哥说的是在我练武时冒冒失失闯到中庭的丫头?”敖烈道,“若不是我存几分逗弄心思,恐怕现在早已丢了性命。”
  “敖烈,父王说过……”
  “这天魁破魔枪沾不得龙族的血。”敖烈答道,“我几时忘过?大哥也应该知道,我练武时最忌讳外人闯入,多少水族不识规矩做了我枪下亡魂,如今我已饶了她一命,大哥是要找我兴师问罪不成?”
  这言语间已有几分戾气。
  摩昂亦是对这三弟有所忌讳,不想惹他动怒,便好言安抚道:“三弟看大哥可有向你兴师问罪的意思?”
  敖烈看他一眼,便又笑了:“是了,大哥,小弟火气大了些,冒犯了。”
  他这三弟阴晴不定,变脸快似翻书,叫摩昂也忌惮几分。
  “其实大哥此番前来,是另有要是相商。”摩昂道。
  一条斑精这时候送了茶点来,恭恭敬敬送到桌上。
  敖烈垂眼看了会儿面前的茶点,转头去看那斑精,道:“你倒是好眼色,是我疏忽,大哥来了竟也未想到招待。”
  那斑精便吓得抖如筛糠,直直地跪下了:“三太子饶命……”
  “我说了要拿你如何?”敖烈叹了口气,“下去吧。”
  摩昂看在眼里,晓得敖烈平日是如何暴戾的,便只是说:“三弟不必劳心,大哥坐坐便走。”
  “大哥说有要事相商,这龙宫里有要事找我商量竟是头一回……敢问是什么要紧事竟劳动大哥?”敖烈道。
  “三弟如今亦是蜕角三回,可有中意的族内女子?”摩昂略一沉吟道。
  敖烈却笑了:“原来大哥竟是给我做媒来了。”
  “三弟聪颖,一点便通。”摩昂道,“便是那东海四公主。”
  “怎么,这一面之缘,她竟对我一见钟情了不成?”
  “当是八九不离十,东海二太子同我说自她见了你这一面后,日日魂不守舍,竟文静了十分。”
  “哦?”敖烈漫不经心地吃了块点心。
  “若向东海提亲,你意下如何?”摩昂看他反应,想他应是默允了,便急着问道。
  “我西海若同东海结亲,亦是好事一桩,自此西海东海亲如一家,若是再起什么冲突,自家人间有什么解不开的结,若是惹了外祸,多了东海的势力,从此我们西海龙宫亦是可以高枕无忧了……”敖烈将口里的点心细细嚼了咽下,慢慢道。
  摩昂不想三弟如此明事理,正想称好,敖烈忽然神色一变。
  “大哥与父王当真打得好算盘!”敖烈站起来道,眼里似有雷霆劫火,“将我敖烈当个顺水人情伸手便送,给那东海四公主一个不懂事儿的小屁孩儿添个玩伴,用妻女将我栓在龙宫,给你们做个活碑用,当保你们永世安宁啊!”
  摩昂见他戾气愈盛,亦皱了眉头,碍于兄长颜面,未站起来与他争执,只道:“敖烈,你性子怎这几年越发躁了?只是问你意愿,你若不愿,我和父王难道还会绑了你去不成?”
  摩昂太子话说到这份上,亦自觉同这三弟无多话可谈,起身叹一句好自为之便走了。
  敖烈眼见摩昂走出去,心下仍是不快,沉着脸一拳便将这白玉桌子击了个粉碎。
  正走到门外的摩昂听到中庭内石桌碎裂声,脚步顿了顿,终是什么也未说,走了。
  敖烈拒了摩昂提的婚事,西海与东海欲成姻亲,这一时半会儿恐怕是没了机会。
  然多了四公主这一层关系,联系倒日渐密切起来,消息互通也快上几分。
  敖烈去见父王,亦收些赏赐,却总有小女儿家的东西,今日是水香绣帕,明日是双鱼游水挂囊。
  谁送来的,敖烈心知肚明,嘴上应着谢父王,未到寝宫便一把火烧了,丝毫未有些犹豫。
  这日东海又来了消息,怕是有什么急事,报信的精怪法术催得轰隆作响,连敖烈在寝宫里亦能听得蹙眉。
  急召了这西海内所有龙族去殿中。
  敖烈是最后一个到的,摩昂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东海的定海神针竟被活抢了去。这可是天大的笑话,出了这么大的事,龙族颜面何存?
  因此东海龙王已将那罪人告上天庭去。
  敖烈本是没什么兴致的,却忽听父王道:“这猴头当真肆意妄为,胆大包天!强抢我龙族至宝不说,东海大太子带兵前去讨伐,竟被他一人打得溃不成军,还胆敢辱我龙族俱是酒囊饭袋!简直罪无可恕,当真当这世间无人敌得过他不成?”
  东海侍卫训练有素,并非是那些草包一般的虾兵蟹将,那猴头能从东海抢得东西,虽说那东海大太子同敖烈交过手,不过尔尔,可这猴子听来应是好手。
  他敖烈有多少年未痛痛快快打一场了?
  怕是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虽连面都未见过,敖烈却隐隐觉得自己是找到了好对手。
  “父王。”从不在议事时开口的敖烈忽然间说话,竟让敖闰也微微一怔。
  “烈儿何事?”敖闰道。
  “既然这泼猴蔑视龙族行事如此嚣张,我西海为何不出兵讨伐,也好替东海出口恶气。”敖烈道。
  “这……”方才慷慨痛骂猴头的敖闰此时却言语迟疑,“毕竟定海神针是东海所保,如今被人强夺,若我们西海出头,怕是不妥的。”
  “我看父王是被这猴子吓破了龙胆,不敢了罢。”敖烈冷笑道。
  敖闰闻言大怒:“你这逆子!同你父王如此说话是谁教你的?你懂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