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 - 七月半 作者:Nalni

字体:[ ]

 
书名:瓶邪 -  七月半
作者:Nalni
文案:
     提前的中元节贺。
 
一个建国以后大家都成了精的故事。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黑眼镜,胖子,解雨臣 ┃ 其它:盗墓笔记
 
==================
 
  ☆、01
 
  /壹/
  中元节到了,魑魅魍魉横行,阴气大盛,阳间修炼期满的也借着这股阴气成了精。一时间,大街上尽是些柳树精桂花精木芙蓉精。也有悟性高的茱萸,还没长成就早早成了精,避免了被人登高后插来插去。卧在杂草里的大石头也成了精,说话瓮声瓮气的,专门吓唬路过的小精怪。
  房间里也到处是成精的东西。午后,吴邪正在习字,一转身的功夫,祖传的砚台成精了,喀拉喀拉跑了,书案留下一滩墨水,宣纸上墨宝四字:祥瑞御……兔。
  吴邪回过头。
  嗯??????
  砚台没了。吴邪见怪不怪,只得亡羊补牢:摸了摸毛笔,又拍了拍书案——去年红木的书案成精,正写着字呢就踢着正步跑了,可给吴邪心疼够呛。为此吴邪格外惆怅,他端了壶茶,腰间别了壶酒,出门找人诉苦。
  诉苦对象是个戴墨镜的男人,他总出现在吴邪住的这条街上,摆张小桌,两把椅子两盏茶碗,支着个幡,上书“铁嘴后人,神机妙算”八个大字。他自称齐铁嘴后人,可街上的人都叫他瞎子,若你问那瞎子姓啥,街坊多半挠挠头:“……姓黑?”
  吴邪坐在“黑”先生对面,闷闷的。
  “又什么跑了?”瞎子摸着下巴问。
  “砚台。”
  “哎呦,这个可不好办呐,你八字太轻,不招些不干净的就不错了,想镇住鬼怪……”
  吴邪取下腰间酒壶,放在黑瞎子面前。
  黑瞎子凑上去闻了闻。
  “……也不是不可能的。”黑瞎子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珠转了转,“你八字轻,就找个八字重的与你同住便是。正巧你也在找室友,”黑瞎子指了指吴邪门前贴的小广告,“你们各取所长,他镇住你的家宅,你中和他的煞气,岂不快哉。”
  吴邪盯着茶杯,一脸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我上哪找八字重的去。”
  “这还不容易。比如——”黑瞎子随手一指。吴邪顺着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帽衫小哥正追着刀满大街跑。
  吴邪:“……”
  他指着张起灵:“这个‘刀男人’是谁?”
  “我一哥们,叫哑巴就行。”
  “……”
  哦。
  张起灵的刀成精了。那么沉的家伙满地跑,偏生还跑得飞快,给地面砸了一个又一个坑。张起灵在后面狂追,追得面不改色。
  吴邪他们看了半天。
  “这哥们儿还挺镇定。”吴邪下了定义。
  “那当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可是光镇定管啥用呀。“……他八字重的话,刀怎么会成精?”吴邪有点想把花雕收回来了。
  “哎,这你就不知道了,他那刀,是墓里淘弄出来的明器。明器你懂吧,阴气最重了,不好驾驭。”黑瞎子仰脖,咕咚咕咚灌下两口酒,“痛快!”
  张起灵追了一下午刀,吴邪嗑着瓜子看了他一下午。
  刀最后还是跑了,它跐溜一下,钻进水里不见了。张起灵抹了抹脸,带着被刀溅起的一身水回来了。黑瞎子远远看见他,冲他大喊:“嘿,哑巴!我给你弄了个好去处!”
  张起灵和吴邪对视了一会儿,而后张起灵坐到吴邪身边,看向黑瞎子:“我需要一把新刀。”
  “我就知道,”瞎子见张起灵要喝水,眼疾手快地将酒背到身后,把吴邪带来的茶推到张起灵跟前。
  吴邪:“……”
  黑瞎子:“先买一把凑合用,有机会再下次地就是了。刚才你就不该追着跑,你又不是不知道规矩,成了精的东西,就算追上了,又哪能留得住?”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精怪界也是有规矩的:有生命的成精,精魄可以脱离本体;没生命的成精,精魄一旦脱离,本体就会消散,所以它们都拼命往深山老林里跑,在没人的地方坐化个上千年,就能抛弃本体了;至于加工过的食物,噢食物最没尊严了,坚决不能成精。
  成了精的东西是留不住的,逼急了不仅能遁地,还会飞。吴邪矮身避过了贴着头皮过去的鸡毛掸子精,听瞎子说道:“你在这小兄弟家住吧,他找租客,八字太轻,每年这时候都要损失一笔横财。”
  张起灵看了看吴邪,后者指着家门口,含泪点了点头。
  张起灵走上前,按住门口蠢蠢欲动的扫把。
  扫把躁动了一会儿,最后安静下来。
  张起灵看了看瞎子,“嗯”了一声。
  吴邪为了表示对新镇宅用品,啊呸,是对新室友的友好,特地牺牲宝贵的练字时间陪张起灵买刀。买之前他郑重锁好门,生怕再回来家徒四壁。
  他没问张起灵为什么要刀这种弱智问题。毕竟他刚听瞎子说到下地,他一个卖古董的,当然知道下地是什么意思。他们再怎么卖古董,市面上流通的还是那些稀松平常的,而且赝品居多。真正的宝贝,还得是这些“手艺人”淘弄来的,他们摸到的宝贝,可从来不卖。
  二人并排走在刀具一条街。吴邪偷偷打量着张起灵,对着侧脸咽了咽口水,不是因为张起灵帅。
  ……而是他也想下地。
  张起灵站在一排排管制刀具旁,背个手,摆着首长似的扑克脸,可给小贩吓够呛。
  俩人从头走到尾,再从尾走到头。
  吴邪要崩溃了。他觉得自己在和一个移动的油瓶逛街,就像圣斗士剪了个贴纸命名女朋友,带“她”出去玩一样,尴尬得要死。
  可张起灵连纸糊的女朋友都算不上,吴邪在尴尬之余,又多了郁闷。
  为了缓解尴尬,吴邪不得不制造些话题,比如:“哥们儿,怎么称呼?”
  张起灵握了握刀柄。
  “张起灵。”
  “哦,原来是张小哥,幸会幸会。听口音不像本地人啊?”
  张起灵看了看刀刃。
  “嗯。”
  “小哥打算在杭州落脚一阵子吗?”
  张起灵拿起刀,在空中挥了挥,吓得吴邪倒退几步,倚在一棵树上。
  “嗯。”
  “小、小哥好刀法。敢问小哥师承何人?”
  张起灵提刀在空中抡了道弧,又刷刷几下,干净利落。刀身的白光晃得吴邪眼快瞎了。
  张起灵把刀放下,摇了摇头。
  “水果忍者。”
  吴邪:“……”
  吴邪懂了。张起灵顶着面瘫脸就是为了讲冷笑话的。
  俩人逛了一遭都饿了,就近找了家面馆。
  吴邪盯着张起灵空空的双手:“你就没一把看上眼的?”
  张起灵摇摇头,往面里倒了点醋。“我不要没有灵性的刀。”
  既要刀有灵性,又不许刀成精。吴邪觉得这个张大爷简直太麻烦了。
  现代工艺生产的刀大多是钢材,经过重重现代化加工,生产出的刀放上几万年都成不了精。只有古法制刀,经过匠人的细细打磨,才有灵性。可现在上哪找这种刀去?
  吴邪扒拉着面条,眼睛倏地一亮。他一拍大腿:这特么不骑着驴找驴吗?
  “小哥,我家有把乌金做的古刀,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
  张起灵倒辣椒酱的手停了。
  吴邪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张起灵要立刻起身,拉着他飞奔回家,然而张起灵并没有。他四平八稳地倒完辣椒酱,搅了搅,又四平八稳地吃完了面条,还妥善地擦了擦嘴,这才跟吴邪一起……飞奔回去。
  张起灵摩挲着刀身,后面传来吴邪气喘吁吁的介绍:“这、这是,咳,我三叔放在这的,他老人机、啊,有点门路,就是太迟、恩了,没人拿得动它,你看看合不合……”
  吴邪捂住脑袋蹲在地上,避开耍大刀的张先生。
  张起灵刷完一套刀法,在门口的盆栽后面找到吴邪。“这刀,怎么卖?”
  吴邪惊魂甫定,眼里闪烁出狡黠的光芒:“这刀不卖,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刀就白送你。”                        
作者有话要说:  
 
  ☆、02
 
  /贰/
  刀太沉,吴邪只能拖着走。
  他拖着刀走进大堂,张起灵跟到大堂;他拖着刀来到古董架子前,张起灵跟到古董架子前。
  吴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刀塞回去,张起灵就在旁边不眨眼地盯着。
  吴邪瘫在沙发里,喝凉白开似的喝掉一盏茶,终于打算理张起灵:“我要跟你一起下斗。”
  “不行。”张起灵斩钉截铁。
  吴邪想下斗,张起灵不同意。不仅张起灵不同意,吴邪的二叔、三叔、摆摊算命的瞎子和街坊邻居都不同意。啥?你问吴邪他爸妈?他爸妈忙着搞学术,没空搭理他是圆是扁,想下斗还是想上天。
  吴邪不高兴:你们为什么都不同意?
  三叔晓之以情:大侄子呦,我们全家可就你一个独苗苗,你让我们这帮老骨头省省心吧!
  二叔动之以理:你身体素质本来就不太好,八字又轻,下斗容易遇上起尸,不适合你。
  瞎子苦口婆心:斗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太危险,你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文艺书生吧,写写字,画个画,实在不行跟我算个卦。
  邻居冷嘲热讽:啥?天真要下斗?就你那小身板,还不够粽子塞牙缝呢!
  至于张起灵,就一句话:
  你太弱。
  吴邪,身为堂堂正正八尺男儿,自尊心受到了毁灭性打击。
  可不带吴邪下斗就拿不到黑金古刀,张起灵也很困扰,为此他求助了神算子黑瞎子。
  黑瞎子给他卜了一卦,捻了捻并不存在的须。
  “他会把刀给你的,你也不需要带他下斗。”
  张起灵挑了挑眉,愿闻其详。可黑瞎子捻了半小时须,张起灵也没听见“详”。
  张起灵觉得瞎子在驴他,不仅严重浪费了时间,还使自己的智商为了莫须有的翔受尽侮辱。他返身回屋,默默把吴邪接济他的铺盖卷儿收拾好,摊开床单和被子,坐在上面发呆。
  吴邪正记账呢,听见脚步声到他身后就停了,吴邪觉得奇怪,一扭头发现张起灵背对着他,用手掌挨个儿安抚古董。
  张起灵发现吴邪八字不是一般的轻,别说架子上那些春秋唐宋的真宝贝了,就连那个民国仿古的赝品花瓶也蠢蠢欲动。张起灵伸出奇长二指,不轻不重地弹了弹,以儆效尤。
  “噗。”
  张起灵回头,吴邪正冲着他笑。张起灵以为得到了肯定,更加卖力地安抚起古董来。
  吴邪笑够了,摆摆手:“小哥你别干了,我不为难你了,我不下斗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