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的迷情剂+番外 作者:odile

字体:[ ]

 
 
 
正文
 
“哦,这可不妙透了,”邓布利多喝了一口茶,轻声问斯内普,“你有什么办法吗,西弗勒斯?”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解药起码要一个星期——鉴于尚不知是何种魔药——我要研究药性,找出反咒,再配出全校的份……不过,在那之前,”他恶意地瞟向站在一旁忐忑不安的哈利?波特,“救世主不应该对此作出什么解释吗?”
 
   哈利愤怒地瞪着斯内普,几乎想对他挥舞拳头:“我说了!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起晚了!当我一进教室他们就……”他脸红了几秒,停顿一会后更大声说,“我又不知道怎么了!这不是我的错!”
 
   为什么麻烦总是不请自来呀?哈利发誓他比那些“受害者”要惊恐一百倍——想想吧,他只是比平常的一天多赖了一会床——难道伏地魔会在这十几分钟内复活吗?他没赶上早饭甚至第一节课都快迟到了,匆匆地推开教室门时——这就是一切灾难的开始——一起上魔药课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不管男的女的,在看到哈利的那一刹那都沸腾了起来,将他整个都围起来,拉扯他的袍子,抚摸他的手和暴露在外的皮肤,离得近的几个甚至还试图亲吻他的面颊,所有人都用一种炽热而痴狂的眼神望着他——这一切把哈利直接吓傻了。
 
   在斯内普制止之前哈利只是愣愣地想:“梅林在上,我还没醒吗?”
   
 
其实这一切都是南瓜汁的错。
 
是的,香浓幼滑的南瓜汁,据斯内普说,今早的南瓜汁中有人加入了“一种邪恶而强大的,未知名的爱情魔药”,喝了它的学生,或许还有几个老师,都疯狂的爱上了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
 
 
“噢西弗勒斯,停止为难哈利吧,除了解药外,你还应该研制出检测魔药不是吗?因为我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中了招,保险起见,全校学生都应该灌下至少一瓶魔药。”邓布利多严肃地说。
 
沉默半晌,斯内普干巴巴地开口:“那可真是个大工程。”
 
邓布利多又补充道:“而且最好尽快,我们都知道,三强争霸赛快开始了,我们总得赶在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到达前解决好吧?”
 
斯内普嘴角有些抽搐,这下连哈利都有些同情他了:“……离那只有一个多星期了。”(是的教授你辛苦了,这个梗里面最辛苦最虐的其实是教授吧……)
 
所以这就是哈利烦恼甚至痛苦的根源。
哦梅林今天还不是情人节!所以梅林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梅林你被洛哈特附体了吗?!
 
本来躲在公共休息室角落里的哈利突然被猫头鹰信件袭击,他几乎被猫头鹰给淹没了,是不是每个人都送了他一份礼物或贺卡啊?从格兰芬多到拉文克劳、赫夫帕夫,甚至是斯莱特林!都要求“周末和我去霍格莫德吧哈利”“你有女朋友了吗哈利我可以吗哈利”“做我的男朋友吧哈利”……
 
然后哈利有些失落地注意到其中没有秋张的猫头鹰,作为习惯喝茶的东方女孩,她可能是少数早餐时没有选择南瓜汁的学生之一。
 
再然后哈利看到了离他远远的一群兴奋地小声讨论的、傻笑得满脸通红的格兰芬多姑娘,对他指指点点……哦不赫敏也在那?赫敏虽然没有像她旁边的女孩们那么傻气,但是脸上也是一副渴望的表情,见他望过来,朝他羞涩地笑了笑——哈利惊恐地瞪大了眼——但是她又摇摇头,一副纠结死的表情,站起身上楼了。
 
好样的赫敏!你可以抵抗那该死的魔药的!你可以的赫敏!
 
其实哈利更失落了。他连个求助的人都没有了。
 
罗恩?哈利瞟了一眼他,然后就看着他慌慌张张地往外面跑了。
 
 
 
哈利漫无目的地在霍格沃茨漫游,在上午十点半光天化日之下,听着身旁走过的学生,不管哪个学院哪个年级,都在小声讨论着 哈利?波特。
要不是他穿着隐形衣,估计会被围起来再造成一场,呃,全校范围的轰动事件。
哈利干脆地决定翘了等下的魔咒课,反正弗立维教授据说早上也喝了南瓜汁,还有下午的神奇生物保护课,海格不会介意的,对吧?他往天文塔走去,白天不可能有天文课的.
 
“Ouch!”哈利被人从后面狠狠地撞了一下,他惊讶地往后看去,现在他可穿着隐形衣啊,然后他就发现了那头标志性的白金色头发:“马尔福?你在这干嘛?”
 
德拉科的眼睛茫然地盯着前方:“波特?你真的在这?”他皱着眉头,“该死的混蛋疤头,把你的隐形衣拿下,我可不想被认为像个白痴样的在自言自语。”
 
哈利愤怒地一把扯下隐形衣:“听着马尔福!现在赶紧滚到你的地窖里去!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吵!”但是哈利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狐疑地看着德拉科,“不对,你在找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他又惊讶地瞪大眼睛,“马尔福你没中迷情剂?”
 
“是的我在找你,可能是梅林告诉我你在这里谁知道呢,明显的我没喝你那傻兮兮的魔药不是吗波特?要我说,想统治世界用这个法子可不行,你为什么不直接给神秘人来一发迷情剂呢?”德拉科用一贯的贵族腔调慢吞吞地说。而哈利惊讶于他竟然对他的每个问题都回答了,虽然要忽视话里的讽刺明显有点难度。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德拉科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做声,哈利等得都想转身离开了他才慢吞吞的开口:“解药,我要解药波特。”
 
在哈利能开口说话前德拉科又快速地补充:“布雷斯?扎比尼这几个小时都在我耳旁念叨着伟大的救世主是多么性感多么诱人以及他有多渴望你,他现在已经计划着怎么把你拐上床了。但是要我今晚听我的室友在我的隔壁床和一个格兰芬多做爱?我的回答是:‘不!没门!’”
 
哈利目瞪口呆。
 
德拉科继续面无表情地说:“只要给我一副解药让我破坏掉布雷斯的小计划吧,此外你所有邪恶的小阴谋都和我无关了,圣人波特,你的慈悲心能让我耳根清净点吗?”
 
哈利总算拐过弯来:“不行马尔福!”他看到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又飞快补充,“我是说,我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迷情剂不是我下的!我没有解药!”
 
德拉科一副夸张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哦真的吗?我就说你的魔药成绩怎么可能比我好,做得出来那副复杂的迷情剂呢!”
 
哈利气得脸通红:“马尔福!”
 
德拉科却一脸严肃地补充:“你不会让布雷斯得逞的对吗波特?今晚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你的寝室里,事实上,”他冷笑了一声,“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斯莱特林和你有什么牵扯——那实在是,我都不想说我认识他们。”
 
而哈利咬牙吼道:“不劳你费心马尔福!”
 
 
 
 
哈利又在学校里游荡了一会儿,在摆脱那个“卑鄙的、可耻的、自以为是的”马尔福后。
 
但是似乎他摆脱不了。
 
“停止你那愚蠢的——”哈利听到马尔福在低吼,然后又被一阵古怪却似乎得意洋洋的歌声打断,他转头,发现是“他永远都摆脱不了的”马尔福和“永远缠着马尔福的”扎比尼。扎比尼在大声唱歌,而马尔福气得直皱眉。
 
“——His eyes are as green as a fresh picked toad.
His hair is as dark as a blackboard.
I wish he was mine, he’s really divine.
The hero who conquered the Dark Lord——”
 
哈利听出来这是二年级是金妮写给她的一首,呃,情歌?且不论那诡异的用词,光是在洛哈特的情人节上收到就够让人不舒服的了。而哈利没想到,在四年级他居然还会重温这个噩梦。
 
而随着扎比尼声音越来越大,周围的斯莱特林,不,或许还有几个拉文克劳,都大声附和着他。德拉科已经别开脸,似乎在琢磨着摆脱这群蠢货的方式。
 
哈利扯掉隐形衣,气愤地吼道:“够了!这首歌已经够蠢的了!你们——”他的话被一声响亮的抽泣打断,哈利转过头去,发现是哭泣着跑远的金妮后无奈极了。
 
然后他的注意力被面前的学生拉回了,望着这一双双闪烁着兴奋、痴恋、疯狂和欲望的眼睛,哈利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做了一件什么蠢事。
 
“哦不,”哈利喃喃道,在距离最近的扎比尼冲过来前只来得及把隐形衣穿上,但是有一个人比疯狂的扎比尼更快地冲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
 
是马尔福。
 
德拉科抓着哈利的手突破一大群学生后狂奔,他快速清晰而不容置疑地说:“听着波特,大家都知道你隐了形——所以他们会认为你就在我旁边,等下我们朝着两个方向跑而所有人都会去追我因为他们看不到你,就这样,注意别再犯傻了波特。”
 
哈利感到一阵迷惑,在德拉科松开他的手腕时他不顾德拉科的惊诧反握了上去,但是他没问太多问题,只是飞快的说了一句:“我在礼堂门口等你。”然后哈利也放开了手,两人向不同方向跑去。
 
哈利在礼堂前徘徊了十来分钟,终于看到那闪亮亮的头发慢慢走来,他打了个招呼:“嘿马尔福这边。”
 
德拉科茫然地瞪着四周,最后他放弃了,眼神空白地对着面前的空气小声说:“波特你还是别脱掉你的隐形衣算了,”然后他面无表情地补充,“你还有什么事吗?”
 
哈利抓了抓头发低头咕哝了一句什么,德拉科狠狠地皱眉:“你说什么波特?你还在这里吗?”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傻透了后表情更臭了。
 
哈利脸更红了,然后他意识到其实谁也看不见后终于清楚地说:“呃,谢谢你马尔福。”
 
德拉科挑眉,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噢原来救世主还会说谢谢,我还以为礼仪什么的对你来说还不如餐桌上的南瓜馅饼呢?”
 
哈利做了个鬼脸,发现德拉科看不到后悻悻地收起来:“算了马尔福我不想和你吵,那首歌是怎么回事啊?”
 
德拉科撇撇嘴,一脸轻蔑:“哦你终于意识到我们的新校歌了不是吗?拜扎比尼所赐——那个混蛋一直在单曲循环试图洗脑——现在大部分霍格沃茨的学生的见面语都变成了‘他的眼睛绿得像刚腌过的癞蛤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